三掌门 > 1985香江枭雄 > 第三百二十章 转型

第三百二十章 转型


“哈哈,大家早啊,本叔、十哥,你们也来啦。”随着一阵夸张的大笑声出现,洪兴的龙头基哥也到了。

        不管基哥能力如何,但他头上洪兴龙头的招牌就让在场的大佬们纷纷站了起来,热情的跟他打着招呼。

        就连今天表现的特别高傲的陆启昌也站了起来,向着基哥笑着打了一声招呼道“早啊,基哥。”

        虽然从外表上来看基哥整天傻乎乎的,但人家能混成蒋家两朝元老,在蒋家衰落之后还能坐上洪兴龙头大哥的位置,基哥绝非他表现出来的那样无能。

        见人到得差不多了之后,坐在主位的候文俊这才用手轻轻的敲了敲茶几道“好了,时间也差不了,我们现在正式开始开会吧。”说完也不等其他接话,候文俊直接转身走向了别墅外的小花园里。

        随着候文俊的话音落下,刚才还热闹非凡的大厅立刻陷入了一片沉寂中,自觉有资格参加这次会议的众人跟在候文俊的身后向着别墅外的花园走去。

        刚想跟着本叔往花园走的乌鸦就被花脸猫给拦住了,抓着乌鸦手臂的花脸猫轻轻的摇了摇头道“老家伙不死,你我都不够资格。”

        乌鸦不是不知道他们不够资格,但他担心这次会议啊。昨晚好不容易打下尖东,也许老鬼今天一句话就能收了他们的场子。当即有些不甘心的乌鸦看着花脸猫低声道“就这样放弃尖东?我不甘心啊。”

        花脸猫无奈的笑了笑道“棋差一招认命吧,输了就输了,何必在给自己填麻烦呢。你要实在不甘心就在这等消息吧,我先回家睡觉了。”说着花脸猫就准备转身离开。

        是的,他们跟本叔的争夺战中输了,但他不相信候文俊会太偏向本叔,毕竟候文俊还要靠他们在号码帮内牵制本叔的。尖东本叔拿不完,但他们也决定不了自己能剩下多少。既然一切只能听从候文俊的安排,厮杀了一夜的他还不如回家睡大觉来的痛快。

        乌鸦看着离去的花脸猫,咬了咬牙后一屁股坐回了沙发上。他实在不甘心,他要第一时间知道未来的尖东会怎么样。

        此时的候家的小花园中,谢豪早以根据刚刚到场的大佬人数安排好了椅子,不多不少。正好每个社团龙头各一张。

        满脸笑容坐到主位的候文俊,看着身后的众人哈哈一笑道“大家随意好了,今天不分大小。”说是不分大小,但在场的哪个不明白,这座次是按各自实力排的。实力越强的社团当然坐的离候文俊越近咯。

        等待众人落座之后,候文俊才对着陆启昌点头道“如果不是今天早上陆私r跑来敲我家的门,我都不知道昨晚的香港发生了这么大的事。”

        明知道候文俊的话很无耻,这场前所未有的大厮杀就是他候文俊在背后挑起的,但在场的大佬们也只能装作不知道一般。

        抽出一支烟给自己点上之后的候文俊,这才看着沉默中的众人笑了笑道“陆私r来呢,跟我商量一下,他意思是请我出面跟大家做个调解人,我呢,也不知道你们的意思。愿不愿意接受我的调解?当然我候文俊从不勉强别人,不愿意的现在就可以走。”

        说是可以走,但今天来这的人,哪个不是等着候文俊的裁决,等着他确认自己的地盘。当然也有不服的,如尖东娱乐的人,五大股东,除了候文俊本人以外今天是一个都没来,明摆着他们还要继续打下去。

        深吸了一口烟的候文俊一边吐着烟圈,一边虚指了一下身旁的陆启昌道“陆私r的意思呢。希望大家结束这场厮杀。”说着候文俊拍了拍自己的双手。

        早以在这一旁等候多时的鱼头标跟韩斌、恐龙等人陆续走了出来。看到来人,候文俊呵呵一笑道“我呢就做一个表率好了。鱼头标、恐龙我知道你们二人都有心屯门,但是昨晚鱼头标赢了。所以恐龙,我希望你收手。不准你在打屯门的注意了,有没有问题?”

        在候文俊说这句话的时候,向十的脸色难看到了极点,屯门可是他们新记传统的势力范围。现在从候文俊的嘴巴里一说好像变成了联记小弟恐龙跟和联胜的鱼头标的地盘似的。可即便向十在恼火也不敢出声反对,候文俊已经跟他说的很清楚了,要么新记倒下。要么他向十倒下。

        听到候文俊的话,同样不甘心的恐龙也只能点头道“知道了侯生,我退出屯门。”

        候文俊满意的点了点头,看了眼在坐的众位大佬继续道“我阿俊做人是很公平的,不会偏袒任何一方的。至于湾仔地区嘛,昨晚新记的人抗住了联记跟和联胜的进攻,那么湾仔依然归新记所有,我也会约束聋子跟吹鸡,不准他们在打湾仔了。”

        湾仔陈耀兴的地盘,在昨晚开打之前,候文俊就已经跟向十商量好了,依然归他们新记所有。这也是候文俊为什么要阻止陈浩南入侵湾仔的原因,凭吹鸡跟聋子,两人是不可能打下湾仔,那怕是陈耀兴已经挂了,但湾仔之虎的底蕴还在那摆着的,门徒七千众,昨晚怎么也能组织起五千人来的。

        当然如果新晋的铜锣湾猛人陈浩南出手的话,那胜负可就难料了。

        听到候文俊的话,吹鸡跟聋子也站了出来,表示不会再打湾仔的注意了。

        尖东,问题最复杂的尖东,也是候文俊牺牲了自己的利益换来这场大厮杀的尖东。候文俊看了眼站在一旁的疯龙道“阿龙啊,昨晚没守住尖东,我不怪你,但尖东以后将不在有联记的位置了,我希望你也不要去尖东了,有没有问题啊。”

        昨晚被十二少带人追的如丧家之犬的疯龙早以没了从前的锐气,昨晚要不是雷耀扬带人砍翻了十二少的人马,今天他能不能站在这里说话都是一个问题啊。

        即便是昨晚勇猛成那样的十二少跟雷耀扬,今天也是一死一重伤,疯龙现在彻底明白了候文俊的格局,候文俊他早以不看具体的得失了,他要的是‘势’,大势在我,凡人皆不可逆势而行。用人话说就是,候文俊要的是整个香港的社团都诚服于他,他才不在乎占据这间场子的是联记还是和联胜亦或者是其他社团的人马。

        候文俊发起的这场统一战就是为了摆脱自己身上的联记、和联胜这种社团标签,他正在成为澳门何赌王那样的灰色商人。澳门没有一个帮派是归何赌王管理的,但澳门的每一个帮派都需要臣服在他何赌王的脚下。(未完待续。)

        ps:  候文俊在用自己的方式给自己洗底,从此他将不在是社团中人。


  https://www.3zm.la/files/article/html/21/21190/1076163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3zm.la。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m.3zm.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