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门 > 1985香江枭雄 > 第三百九十七章 铁公鸡

第三百九十七章 铁公鸡


想用金钱收买他人可是个技术活啊,特别是对米勒这种手握实权的人物,背靠cia、美国政府的他在利比亚能量即便是以候文俊如今的地位也不敢小觑的。

        像他这种cia外派地区负责人,其官位不大但权利极大的人物有多难缠,看看cia当局就知道了,连总局都不敢直接给他们美金。候文俊就算在自信也不认为自己比cia的那些头头脑脑还厉害。

        别的不说,你真要用钱去收买他,拿钱不办事还算小意思,真要拿上瘾说不定人家还要回过头来用你在这里的投资要挟你。所以想收服这种人为自己的助力,候文俊必须谨慎再谨慎。

        装作听不懂米勒暗示一般的候文俊靠在副驾驶的椅子上半闭着眼睛道“嗯,米勒先生为维护美国的利益确实劳苦功高,这次交易完成后我会亲自跟国防部的戈登上校反映你们前线人员的情况。当然我候文俊对朋友一向是很大方的。”

        半推半威胁式的回答,让正在开车的米勒从热情转为了冷淡,不咸不淡的‘嗯’了一声后福特越野车中又陷入了一阵沉默。

        对米勒,候文俊肯定是想收买的,但在收买他的同时也要展现自己的力量,展现侯氏集团随时置他于死地的力量。对付这种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家伙,不让他知道骨头是谁给的,等真弄出事来就麻烦了。腐蚀拉拢cia的地区级负责人,这可是相当严厉的控罪,候文俊背不起的。

        看着候文俊登上旋梯走进商务机舱里的背影,站在旋梯下米勒十分不屑的向地上吐了一口痰,一边向十几米外的座驾走去一边低声抱怨道“该死的有钱佬,果然个个都是一毛不拔的铁公鸡。过河就拆桥,这他吗的混蛋。”

        坐到机舱沙发上的候文俊通过机身上的小窗口扭头看着逐渐远去的福特越野车,发了一会呆后才拿起身旁的卫星电话拨打起来。

        “狗曰的候文俊,真他吗的铁公鸡。”从机场一直开车到cia在班加西的秘密联络点,这一路上米勒的嘴就没停过,各种f字母打头的单词在他的口中狂飙而出。确实站在米勒的角度而言,我帮了你这么大的忙,你候文俊都不知道表示表示?

        米勒刚把车开进这处作为cia在班加西秘密联络点的带庭院两层小洋楼下,出于职业的本能他瞬间感觉到了一丝不寻常的气息。太安静了,一辆汽车驶进小院,这么大的动静居然没有人来‘迎接’(检查)?

        走下汽车的米勒依着车门,右手慢慢从后腰间的枪套中抽出了自己的配枪。

        “琳娜!琳娜!”躲着车门后的米勒轻声呼唤着这处联络点负责人的代号。但除了他自己的声音外就一片寂静的小院让米勒头上的冷汗瞬间就留了下来。

        作为cia联络点其最基本的规矩就是必须保持24小时有人值守,这样的情况对经历过不少暗杀与反暗杀的老cia的米勒来说,唯一的解释就是这处联络点被人攻破了。

        “咔嚓”小楼大门被人从里面打开了,米勒透过大门的缝隙扫了一眼大厅内的情况,一双穿着丝袜倒在地上的女性小腿从沙发的后面露了出来。看来这里确实出事了,地上的那一摊鲜血早以超出人体三分之一的血量了。

        敞开的大门无疑是个陷阱,一个诱捕他的陷阱。但米勒更清楚的是,联络点被人攻破了自己敢反身逃跑,外面的这条长达50米的大直道足以让躲在暗处的狙击手击毙自己十次以上了。

        冲进楼内跟对手进行近距离的肉搏战,找到机会从屋内的暗道逃跑才是自己唯一的出路。用格洛克17型9毫米手枪对付藏在暗处的狙击手,那是特工电影里的场景。

        握着手枪的米勒小心翼翼的观察四周的情况,依靠着车门后的他突然发力猛的扑向了小楼右边的拐角处。

        躲进墙角平行视线死角的米勒这才暗暗松了一口气,让他奇怪的是这段至少五米的奔跑距离,想要埋伏他的人却没有射出一颗子弹。

        来不及思考原因的米勒按照既定计划小心翼翼的打开脚边经过伪装的通道口,蹲下身来的米勒屏住呼吸仔细听着暗道口里的声音,他要确保对方没有发现这处只能让人爬着进出的暗道,他可不想被人瓮中捉鳖。

        在确定通道另一头没有人后米勒这才脚前脑后的倒着爬进暗道,没办法他必须要把外面的伪装板恢复到原样,不然追击出来的敌人一样会顺着这条暗道找到或杀死他。

        以60度角倾斜往下的暗道并不算太长,三米的距离足够让米勒从屋外的地面入侵到屋内的地下室内。靠着熟悉地形的优势,或是突然杀出打里面的人一个措手不及,或是暗中从其他的暗道偷偷溜出这处联络点,这就是米勒的计划。计划并不复杂,但绝对比刚才转身驾车逃跑或者硬冲对方布下的活力网要强。

        刚刚顺着斜坡滑出暗道的米勒,在上半身还卡在暗道里时胯下就被一件硬物给顶住了。直觉告诉他那是一把枪,自己还是中计被人诱捕了。

        “米勒先生,你被俘了。”零点几秒后上半身滑出暗道的米勒耳边就响起了一个冷冽声音。带着金属感般冰冷的声音显示出了对手发自肺腑的无情,此人绝对是一位杀人如麻的精英特工。

        三十左右的年纪,平凡的相貌配上一头棕色的短发,这样的人丢到人群里就能让你瞬间忘记他的长相。这是个完美的特勤人员,一个随时能在大街上杀了你目击者还记不住样貌的家伙。

        “你好,我是米勒,怎么称”放下手枪的米勒显得很是从容,女人、美酒等等他都享受过了,现在是他该为自己的祖国尽忠的时候了。说话间米勒就准备咬破按在自己后牙槽里的毒丸。

        可惜他的对手也同样是一位经验丰富的老特勤,一只强而有力的大手捏住了米勒的脸部。科博耶夫冷笑着摇了摇头道“不用急,我的米勒先生,我还有不少问题想向你请教答案呢。”

        看着逐渐围上来的三名敌国特工,米勒知道自己完蛋了。作为特工他太清楚被俘的下场了,不管你是否吐口,一场刑讯下来人基本上就废了。(未完待续。)


  https://www.3zm.la/files/article/html/21/21190/1192734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3zm.la。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m.3zm.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