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门 > 神级仙医在都市 > 第七百章 震撼画面

第七百章 震撼画面


        古帆观察了整个木屋。

        不管是瓶瓶罐罐还是有可能存在着宝物的盒子,或者品质不凡的丹炉,再或者品质可能为宝器的流星锤,甚至是图神前辈的储物戒指,这都不是古帆关注的重点。

        古帆最在意的,还是有关天地诅咒的信息。

        而这枚玉简,毫无疑问就是最有可能满足古帆要求的东西。

        只是,古帆站在门口可以,但想要进去,这就不得不让图雷老祭祀让开位置了。图雷老祭祀现在把整个大门的位置给彻底占据了。

        偏偏现在图雷老祭祀还虔诚的跪在地上,头颅都要贴着地板了。

        其它祭祀也都如此。

        如果现在提出要进去看看那枚玉简的话,这是不是有点太不近人情了!

        所以,古帆虽然很急切,但还是悄悄的站在了一边。

        耐心等待。

        不过,一边等待,古帆还是忍不住出动了灵识,灵识把整个木屋全部包围。

        他在研究笼罩了整个木屋的阵法。

        看上去,这是一个简单的加固阵法,但古帆发现,并没有如此简单,在这加固阵法之内,还有小型的聚灵阵,同时,还有隔尘阵。

        而这些阵法,都不算难。但却非常巧妙的结合在了一起,产生了非常好的效果。

        而仔细看看,其内的这个小型的聚灵阵,应该算得上是能量的来源。

        古帆更加仔细的研究和分析,同时,这也给了古帆很大的触动。

        一种阵法跟阵法相互结合的新天地在古帆眼前彰显而出。

        让古帆瞬间好像抓住了什么,但又好像什么也没抓住……

        终于,图雷老祭祀抬起头来,颤巍巍的站了起来。

        虽然眼神中还是带着悲切之意,但却不像先前那般失态了。

        毕竟先祖已死这一点,是早就想到的,有这样的一个心理准备。

        图雷老祭祀看了看古帆,古帆微微笑了笑说道:“图雷祭祀,请节哀!”

        图雷老祭祀微微点头,然后问道:“古门主跟我一起进去吧!”

        “我?”古帆很诧然。

        他是很想进去,也想主动要求进去。

        但这毕竟是祭祀一脉先祖图神前辈的圆寂之地,他毕竟怎么都算是一个外人,图雷老祭祀竟然邀请他第一时间进去……

        看来图雷老祭祀对古帆还真的是没把他当外人啊。

        “对,古门主!”图雷老祭祀认真的点头。

        “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古帆倒是没假惺惺的推辞,而是干脆的答应了下来。

        随后,图雷老祭祀和古帆踏步进入木屋之内。

        而其它祭祀,则是等候在外。

        进入之后,图雷老祭祀很明显这才看到屋内的情况。

        看到右侧的一对流星锤,看到左侧那些瓶瓶罐罐、盒子和丹炉,他脸上悲切之意更浓了。

        这样的内置,再加上山谷内的诸多药草,很容易让人联想到炼丹,而联想到炼丹,就会不自觉的去想图神前辈在这里的挣扎和求索!

        可惜的是,这一切都是徒劳的。

        也许在天地诅咒诞生之前,图神前辈有成功跨越到寂灭层次的可能性。

        但是……

        在天地诅咒之下,甭管图神前辈怎么样的努力,估摸着都不可能有什么收获的吧!

        最终,他也只能化为一队骨骸。

        强者又能如何?在天地诅咒之下,越是强者,就好像越显得悲哀。

        图雷老祭祀看了一圈后,目光最终还是落在了图神前辈的骨骸上。

        自然也就看到了左右手分别抓着的东西。

        然后,图雷老祭祀慢慢的靠近,伸手要去拿那枚玉简。

        古帆心中一动,对图雷老祭祀有了更多的好感。

        这真是一个善解人意的老人。

        知道古帆想知道的信息,最有可能存放在什么地方。

        玉简被抓着,图雷老祭祀尝试了一下,竟然没能抽出。

        “先祖,对不起!”图雷老祭祀告罪一声,然后稍稍用劲。

        图神前辈的手掌骨骸有意思咔嚓声响传来。

        玉简被图雷老祭祀拿到手中。

        图雷老祭祀连忙跪倒在地,喃喃自语着……

        古帆没说话,他能明白图雷祭祀现在的心情。

        也许,对他来讲,刚才的举动,算得上对先祖的一种亵渎了吧。

        过了一会儿,图雷老祭祀站了起来,把玉简递给古帆说道:“古门主,你看看吧!”

        “不,图雷祭祀,你先看!这有可能并不是我所想要的内容,万一是你们的传承,我看了不合适!”

        古帆轻声说道。

        图雷老祭祀是好意,但古帆却不能不尊重他。

        “好!”图雷老祭祀稍稍愣了一下,他倒是没想到这种情况。

        然后,图雷老祭祀把玉简贴在了自己的额头上。

        古帆盯着图雷老祭祀,只看到图雷老祭祀在第一时间就脸色狂变,脸上满是深深的震惊之色。

        古帆不知道图雷老祭祀看到了什么会有如此表情上的变化。

        天地诅咒的信息?还是看到了什么强大的传承?

        这两方面都有可能。

        而古帆,现在只能耐心的等待。

        哪怕再怎么焦急,也只能等着。

        而这一等,足足半个小时。

        图雷老祭祀这才把玉简从额头上挪开。

        然后把玉简给了古帆,他自己则盘坐下来,闭上了眼睛……

        看脸上表情,很明显还处于被震撼当中。

        他需要进一步的消化。

        而他能够把玉简给古帆,已经让古帆明白了玉简当中有可能的内容到底是什么。

        看图雷老祭祀已经闭上眼睛,但古帆还是对他点了点头,也不管他能不能看的到,然后,就脸色慎重的把玉简贴在了自己的额头上。

        轰然一声!

        古帆感觉脑袋一阵轰鸣,他看到的竟然是一副画面!一副不是特别清晰,但却足以让人感觉到无比震撼的画面。

        画面中,图神正在修炼,但突然之间,整个天地被一股绝强的力量给笼罩。

        一个模糊的人影出现在高空当中。俯视着图神。

        “你是谁!”画面中,图神就如同雕像中那样的,脸色狰狞,抬头看天,脸上带着浓烈的不屈。

        “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不想被你干扰!”高空之上传来声音,声音响起,还伴随着天雷滚滚。

        看的出来,在这声音响起的时候,图神浑身都在颤抖……

        “你不是这个世界之人!”

        “你想布置夺运大阵!你不怕天谴吗?”

        图神虽然浑身颤抖,但还是大声质问。

        “一个小小的化神修士,懂的还算不少!”高空之人很明显微微有点诧然。好像没想到图神竟然看出了他的意图。

        “我还知道!你不敢杀人!一旦杀人,天谴马上就会降临!”

        “哪怕你实力通天,也要在天谴在灰飞烟灭!”

        “给我滚下来!”

        图神的恐惧不在了,眼神中满都是明悟还有明悟当中的焦急。

        “没想到遇到这么一个有趣的小家伙!”

        “可惜,我的大计不容许任何人破坏!”

        高空中人声音滚滚,然后突然一只巨大无比的大手从天而降,竟然直接凭空把图神抓了,仍到了山谷当中。

        随之,这大手只是一个翻转,一个强大的封印禁制转瞬出现!

        古帆看到心头震撼!

        那么强大复杂的封印禁制,此人翻手之下就布置了出来。

        这是一种怎么样的禁制能力?

        古帆是远远不如。

        然后,画面不再有外部的任何信息。

        只剩下了图神在山谷之内对封印禁制的攻击和挣扎……

        画面还在继续!

        大概过了三天时间,正在攻击封印禁制的图神突然浑身一颤!

        天地诅咒降临了。

        古帆用这样的方式,见证了天地诅咒的降临。

        在这种天地诅咒之下,没人能够在有突破!

        古帆看到玉简中的更多的画面,像是快放一般的画面!

        看到了图神前辈的挣扎,他在山谷内的布置,他炼丹,他不断尝试……但可惜的是,他最终的结局……

        而突然,画面消失。

        一个声音在古帆脑海中响起。

        “有人对修真界施展了夺运之术!”

        “这是一种夺取修真界气运的神术!”

        “修真界将不会再诞生金丹期修士,将完全被限制在金丹期之下。”

        “我不知道我留下来的这一切,到底能不能被看到,也不知道到底是谁看到!”

        “但不管是谁,都要给我记住!打破这种夺运之术!打破他!打破他!还修真界一个朗朗乾坤!”

        声音消散,玉简光芒不在。

        一切的一切,完全结束。

        这就是玉简内的全部内容。

        古帆的心情久久不能平静。

        高空中的那个人!

        图神前辈的遭遇。

        夺运之术的提及!

        这让古帆对天地诅咒有了更多的认识。

        而现在也总算明白了在禅宗秘境之内,看到的‘夺运’这两个字到底是什么意思了!

        看来,那边其实也有明白人。

        “夺运之术!剥夺气运?形成诅咒?”

        “难道说,剥夺了地球修士诞生到金丹期的可能性,他会获取到无穷尽的好处?”

        古帆喃喃自语。

        心中犹如一团火在燃烧似的,心中的愤怒简直要把古帆给完全的点燃。

        这是一种多么自私的行为!

        可惜的是,图神前辈只是记录了他经历的一切。

        其它的,比如说有关玉片这方面,他一点也不了解。

        但哪怕如此,也足以让古帆收获良多了。

        天地诅咒不再那么模糊,而是真真切切的展现在了古帆跟前!

        只是好像没图神前辈了解的那么多而已。


  https://www.3zm.la/files/article/html/21/21204/1175874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3zm.la。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m.3zm.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