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门 > 诡神冢 > 第二百七十章 陪我留在这里(二)

第二百七十章 陪我留在这里(二)

        在陈智的连踢再骂中,鹦鹉勉强的站了起来,精神依然有些恍惚。

        陈智激动的双手抓住鹦鹉的头,板着他的脸,对着他大声吼道。

        “鹦鹉,你清醒些听我说,现在这个房间里面很快就会充满了毒气,到时候我们两个都会被毒死在这里。现在不是哭的时候,我们现在必须要找到开启暗门的机关。

        我们俩个分头行动,把这个房间里的每一个凸起的地方,每一块活动的石板都要敲一敲,时间紧迫,如果找不到暗门的机关,我们俩个就都要惨死在这里了,快去……”,

        陈智喊完这些话之后,照着鹦鹉的脸上狠狠的打了一拳,鹦鹉被打了的一趔趄,眼睛又明亮了起来,似乎清醒了很多。

        在接下来十几分钟里,陈智和鹦鹉满屋子的跑,用最快的时间跑遍了房间里的每一个角落。陈智的眼珠子飞的四处转动着,去扫视每一个有可能是机关或暗门的东西。他和鹦鹉把这房间内的每一个摆设,甚至连每一颗夜明珠都摸过了,但是却没看到任何机关的踪迹。

        室内依然冰冷,但在他们快的奔跑中,两个人已经满头大汗了。这个时候,他们看见,这房间内一种淡绿色的气体已经逐渐的在空中升腾起来,颜色开始越来越浓重,已经布满了整个房间。

        当这种淡绿色气体的刺鼻气味,钻进陈智的鼻腔中时,陈智知道,大事不好了。

        这是一种含有酸性成分的腐蚀性毒气,化学式是hso。这种毒气除了从呼吸中进入外,更多的会从皮肤表面浸入。被这种毒气侵入的人,往往死相会非常的悲惨,浑身的皮肤都会烧烂,在临死之前会经受地狱一般的折磨。

        因为这种毒气的属性,即便是带上他们的防毒口罩也不能抵御侵蚀,但是带上口罩却能阻止呼吸感染,延缓中毒的时间。

        “快把防毒口罩很手套都带上,多少能顶一会,尽量别大力呼吸”,陈智对鹦鹉大声喊道。

        鹦鹉此时在毒气中已经慌了手脚,他慌忙的从百宝囊中取出防毒口罩戴在嘴上,而周围的毒气却扩散的极快,地板的缝隙里在大量的冒着毒气,快填充着整个房间,空气中已经由淡绿色逐渐转变成深绿色。

        陈智和鹦鹉的呼吸开始变得非常困难,脸部和脖子裸露的皮肤开始灼烧般的疼痛,鹦鹉此时已经完全丧失了希望,他坐到了四眼尸体的旁边,抽出了手枪放在手中呆呆的看着,不知在想些什么。

        而在这一片浓重的绿色烟雾中,城池模型上悬浮着的那颗蓝色月球,却依然闪闪亮。

        陈智看着那颗蓝汪汪的星球,脑子中忽然产生了一种奇怪的想法,他想起了棚顶上的那副壁画,又想起了把九尾天狐封存在这里的封神印,以及那场战争的起者姜子牙。

        陈智掏出短刀,在自己的手掌心上割开了一个口子,然后走到石板前方,把带血的手握在了那颗蓝汪汪的月亮的上面。

        忽然,一种极其奇异的感觉从陈智的手心中传来,那颗月亮的手感完全不同了,像是活了一样在他的手心里缓缓蠕动,陈智的血液在手心中缓缓流出,像是被吸血了一样。

        忽然间,陈智感觉手中的月亮不再轻盈,而是变得越来越沉重,那种感觉难以形容,像在宇宙中掌控了整个星球一般,一时心中的波澜壮阔无法形容。

        “咯吱咯吱咯吱”,

        一阵清脆的机关转动声音响起,北墙面上的石墙错位移动,一扇门口露了出来,陈智活下去的希望终于出现了。

        陈智急忙松开握着月亮的手,去拉地上的鹦鹉一起逃出去,当他的手刚松开月亮的时候,只见那颗已经被染成血红色的月球,急的抖动了一下。

        咣当,一声沉重的闷响,前方的石门又关上。

        「这是怎么回事?这门怎么又关上了?」,陈智此时的脑子已经不好用了,他急忙用手又抓住了那颗月亮,咯吱一声,门又缓缓的打开了。

        陈智反复的试了几次,最后绝望的现,这个机关设计的就是必须有一个人在这里死死的抓住月球,门才能处于开启状态,另一个人才能出去。也就是说他和鹦鹉,今天必须有一个人要死在这里。

        鹦鹉一直安静的坐在地上,默默的看着这一切,眼神非常的凄然,他再也没有了初次见面时的那股年少轻狂,现在睁着两只黑色的眼珠子像受伤的小鸟一般,满是悲伤与无助,让人感觉非常的可怜。

        “小智哥,你走吧!我来扶开关”,鹦鹉轻轻的说道,声音极其的轻弱,简直像要哭出来一样。

        “你……,你他娘的说什么呢?现在是逞英雄的时候吗?你把我当成什么人了?”,陈智没想到年轻的鹦鹉嘴中,会说出这样的话,“你先滚出去,我再想办法,不行就留一只手在这里……。”

        陈智说完之后一阵的咳嗽,毒气明显已经穿透了口罩。现在无比残酷的现实,把他的谎言映射得那么的无力。

        “小智哥,你走吧!人手活着的时候手剁下来没有抓力,抓不住开关的。再说就算我自己出去了,我也找不到出路,一样是死的。而且……,而且我想留下来给四眼做伴。”

        “快点滚出去!你他娘的哪来的那么多废话”,陈智说到这里之后,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一股血腥味涌到嗓子眼,他立刻剧烈的咳嗽起来。

        在绿色的烟雾中,鹦鹉的面目忽然间变得极其的激动甚至扭曲了起来,他立起了眉毛,用极大力的力量一把抓住陈智推到了墙角处,转身跑到石板处大声喊道。

        “我和你不一样,我们几个进来之前都受了豹爷的密令,不管任何情况下都要保证你先活着,否则我们就算是出去了,也是一个死。快走”。

        鹦鹉大喊了一声,伸手握住月亮用力一抓,左手举起手枪对准了自己的太阳穴,双眼含泪的喊道,“这次任务,四眼本来不想来的,都是我贪功心切非要他来,他是陪着我来才死的,是我害死了他,我要留下来陪他……”

        “砰”

        一颗冰冷的子弹穿透了鹦鹉的太阳穴,鹦鹉咣当一声倒在了石板上,手中依然紧紧的攥着那颗月亮,他不愧是最优秀的枪手,这一枪开的豪不犹豫。

        “咯吱咯吱咯吱”,沉重的石门再一次的打开了,陈智并没有多少犹豫的时间,他最后看了一眼倒在血泊之中的鹦鹉,一咬牙转身跑了出去。

        毒气已经侵蚀到了陈智的大脑里,他的脑神经因为疼痛而剧烈的跳动着,当他迷迷糊糊的跑出了几百米之后,只听见咣当一声闷响,他身后的石门合上了。

        陈智这时才跌坐下来,眼中的泪水无法控制的流了出来。

        那么年轻的佼佼者就这样的死了,为了他而死的,而他就在那里却一点办法都没有。他真的怀疑,从头到尾自己到底都是在做些什么?这一切到底有什么意义。

        而这时,一阵清风吹来,在陈智朦胧的视觉中,模糊的看到前方的尽头处一扇巨大的门缓缓开启了,一阵摄人心魄的香气传了过来。

        ……,是主墓室。

  https://www.3zm.la/files/article/html/23/23817/1224206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3zm.la。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m.3zm.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