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门 > 诡神冢 > 第四百一十八章 魃女

第四百一十八章 魃女

        胖威消失的那一瞬间,陈智的脑袋一下子就炸开了。

        陈智不是不知道那些东西一直在跟着他们,也不是不知道这些东西可以隐藏自己的踪迹,非常狡猾,但是他从没想过,这些东西竟然可以将胖威那样的一个活生生的人,瞬间带走,让他在他们的眼前凭空消失掉。

        “胖威!”

        陈智声嘶力竭的大喊了一声,快速跑到了胖威刚才所在的位置,只见那个地方空空如也,周围什么东西都没有,只有胖威扔下地上的水壶和那把明晃晃的控石大砍刀,满地的黑石地砖漆黑发亮,好像从没有人站过这里一样。

        “为什么会是胖威?为什么不来抓我和鬼刀?因为胖威的身体虚弱吗?”

        陈智的脑中急速的运转着。

        胖威刚才的行为虽然有些鲁莽,但胖威以先发制人的战术,陈智其实是认可的,而且,陈智一直都非常确定胖威所在的位置应该是安全的。

        胖威脱水苏醒了之后,虽然他自己一直都逞强,但陈智和鬼刀都清楚他的身体尚处于虚弱状态,所以一直都刻意的将胖威保护起来,有意的把他的位置放在他们的后面。

        所以虽然胖威刚叫的挺欢,但是他的位置非常靠内,并不危险,他是站在鬼刀和陈智的身后,也就是说如果前方出现攻击,就算来得再快,也要先越过鬼刀和陈智,然后才能碰得到胖威。

        可现在,胖威怎么可能在毫无声息的情况下瞬间被掳走呢?这完全不合逻辑,陈智仔细的查看了脚下的地面,并用脚踩了几下,敲了敲,下面绝对是死心的,这下方的黑石非常坚硬,绝对没有机关。如果那些东西想从这里掳走胖威,除非它们会土遁术。

        「土遁术……」

        这个词汇出现在陈智脑中的时候,立刻像一颗炸弹一样炸开了,陈智曾经在藏书阁中看过关于土遁的记载。

        土遁术是传说中一种用法术钻入地下而逃生的办法,土遁术士能改变身体内的五行,在地下变成尘土,然后就依附在土中快速行走。

        现在那些自称会土遁术的术士们,用的其实都是一些障眼法,也就是那些魔术师在地下打洞,从左箱子跑到右箱子的唬人戏法。但在上古时代,的确是有一些厉害的术士,能够入土为遁,钻山化岩,那才是真正意义上的土遁术。

        然而,真正的土遁术是要付出很大的代价的,土遁的术士们都是那个年代一些非常偏执的人类,在某种意义上是以自己的身体做为交换条件,来达到进入土中的目的。

        这种法术主要是靠改变自身的五行属性,然后变化身体的机能,化解自己的身体内的脂肪;骨骼等生物组织,最后融入到地下与泥土相结合。

        这种法术的过程十分痛苦,修成此术的人从此之后无需吸入氧气,遇冷遇热也无知觉,真的像石头和泥土一样,已经不算是人类了,甚至算不上是生物。

        土遁术的难易程度根据土地的硬度决定,沙子和黄土最好融入,但山岩石壁非常难以穿过,在封神榜神话中,即便是精通土遁术的土行孙也碰到岩石而回头,所以真正的土遁术在传说中都是鬼怪所擅长的。

        这种术法因为残忍无道,早就失传了,没想到进入竟然能在这里见到,这里的黑石无比的坚硬,密度极高,如果能在其中穿行的东西,必是妖孽,且说明,这些东西早已与这片城池融合为一体了。

        陈智在这一瞬间竟然想到了郑驴子的老娘郑老太太那诡异的笑容,现在想起来,那个笑容实在是太自信了,这个老妖婆是知道陈智的身份的,也知道陈智所拥有的能力,但是它却非常自信,认为能把陈智他们留在这阴暗的地下。

        陈智的想法在很快就得到了验证,一瞬间,他们周围的黑色墙壁还有地下的黑色石砖开始剧烈的晃动起来,发出了嗡嗡的声响,好像有无数的东西在地下快速的向陈智袭来。

        鬼刀早已像闪电一样的跳到陈智身边来,抽出刀把陈智护在身后,警觉的向周围看去,回头对陈智说道,

        “胖威被他们带走了,那些家伙要来了,小心!”

        鬼刀的声音刚落,陈智就感觉自己的双腿忽然间变得非常沉重,像被什么东西抓住了一样,他向下一看,只见脚下的黑砖变得非常黑沉,像一团影子一样,灯光照上去也没有反应,他想起刚才胖威曾经就跟他抱怨过,说自己的双腿无缘无故的变得非常沉重,像被什么东西抱住了一样。

        陈智立刻警觉起来,马上向后退了两步,但他却看到,脚下的黑影却逐渐扩散起来,分成无数条分支,迅速地向陈智靠拢,再一次笼罩在了陈智的脚下。

        陈智见势不好,刚要跳开,却忽然发现,一只女人的手腕莫名的从黑影中伸了出来,一把抓住了陈智的小腿,那种力量大的惊人,不管陈智如何的挣扎,都无法从黑影中挣扎开。

        忽然,另一只手腕也从黑影中伸出,一把抓住了陈智的脚踝,瞬间几十只手伸出来,将陈智生生拉倒在地上,当陈智的身体摔在地面上的时候,就感觉这地砖上软绵绵的,像沼泽一样,身边女人的手臂抓住了他的肩膀;大腿和手臂,用力将陈智向地下拉去。

        在黑色的地砖中,露出了一个个女人的头颅,那些女人的样貌都非常艳丽,但双眼呆滞浑浊,跟这黑石地砖的颜色一模一样,其中一个女人高高的露出上半身,从上俯视陈智,陈智见过这个女人,正是那个郑驴子的媳妇。

        只见她双目浑浊,张着满是鲜血的大嘴,双手按住陈智的头,拼命向下压。

        陈智想要挣扎,但发现自己的手脚已经被禁锢的紧紧的,完全无法动呆,眼看着自己的身体快速被拉向地下,他感觉马上就要窒息了。

        这时,只见那片黑影中又冒出了一颗满是白发的头颅,那张满是皱纹的脸孔陈智非常的熟悉,正是郑驴子的老娘,郑老太太。

        只见她苍白湿濡的头发粘在脸上,裂开嘴角狞笑着说,

        “姜氏族长,神子之后,你要永远留在这里陪我们了!”(未完待续。)

  https://www.3zm.la/files/article/html/23/23817/1383434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3zm.la。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m.3zm.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