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门 > 诡神冢 > 第二百二十四章 削金窟的主人(四)【感谢:鲍鱼海参炸蟹狂姜粥,万赏】

第二百二十四章 削金窟的主人(四)【感谢:鲍鱼海参炸蟹狂姜粥,万赏】


        “你不会忘记吧?我可和白浅一样都是旧神的后裔,是你们姜氏的仇人啊……”。

        当英子的这句话出口后,姬盈忽然从陈智的身后走了出来。

        她将长刀横起,拔出刀鞘,那冷灰色的刀身顿时寒光四射,逼人的煞气,似乎要将这里所有的一切冷冻了。

        英子明显非常忌惮姬盈,她快速的站起来,伸手提起旁边的弓箭,手臂处灵光闪烁,瞬间变成了盔甲,

        “呵呵~~~,西岐的红带武士,早有耳闻……”

        “姬盈——”,陈智喝了一声。

        姬盈回头看了一眼陈智,退到了后面。

        “那你怎么想?把孩子永远放在这个不真实的地方吗?让他和你一样永远都不见天日?

        你应该明白,那孩子并不属于这里……”,陈智看着英子,沉默了一会后,继续说道,

        “我亏欠过他的父亲,这笔债我必须要还,而且我在埃及时,也答应过孩子的母亲,我一定要把这孩子带出去!”

        “呵呵~~,你在埃及看到的那个,并不是他的母亲,那只不过是我笔下的几点水墨而已,根本不值得一提……”

        英子的双眼星光璀璨,骄傲的俯视着台下的陈智:

        “但我却是这孩子的亲生母亲,我附在那个傀儡身上,用我自己高贵的血脉生下了这个孩子!

        姜氏的族长,如果你想把我的孩子带走,有什么作为交换吗?”

        英子说到这里的时候,倾下了身体,双眼紧紧地的盯向陈智:

        “昔日你的祖先姜尚剥夺了我祖先的神号,我虽身为高贵古神的后裔,却也被永久的禁锢在这里,永世不得翻身!

        你现在向我索取血脉,作为交换,你能重新赐予我祖先神号,封我为正位神灵吗?”

        英子说到这里时,双眼中迸发出一丝寒光,就像刀子一样。

        “不好意思,现在的我还无法封禅神灵,这是事实……”,陈智看着英子,直言不讳的说道。

        “但据我所知,你之所以被禁锢在这里,并不是因为你被祖先株连,而是因为你在祖先战败之后,对华夏汉人心存怨恨,纵使你的子孙祸乱人间,屠害生灵。

        在山中秘设销金窟,蛊惑人心,积金银为蒙古军人筹办军费。以至于蒙古军队入侵中原,将汉人几乎屠戮殆尽,犯下滔天罪行!

        如果不是丘处机劝说成吉思汗颁布止杀令,估计现在的汉人,早就已经绝种了!

        我没有说错吧,有崇氏!”

        听到这个名字之后,英子竟浑身哆嗦了一下,她的眼睛迅速避开陈智的眼神,似乎有些害怕的蜷缩到王座上。

        “别这么跟我说话,这个名字已经太古老了,别再提了,我已经快要忘记了……”

        英子随后垂下了头,像个做错事的孩子一样蜷缩在一起,

        “姜氏的小族长,不要用这样的语气和我说话,我比你年长太多了,你不知道那个时代都发生过什么,所以不要妄议那场战争。

        在我的祖先被剥夺神号之后,我就像地上的沙砾一样,被人神唾弃,荣耀尽失~~~

        在那段时间里,我的确曾经有过很多怨恨,也犯下过大罪,但那些事情太久远了,没必要再提了……

        不过我已然记得,我曾经非常了解人类,也曾经深爱过人类,和他们繁衍子孙,生下了和人类一模一样的后代。

        但没有想到,人类在屠杀我子孙的时候,却是豪不手软!他们剥了他们的皮,将他们血淋淋的挂在江边,他们的鲜血流淌到江中,染红了一江之水。

        我的孩子们都惨死在我的面前,但我却无能为力,看着他们的尸体,我的心都要被割开了,我痛恨人类!

        你觉得呢?姜氏的小族长,最冷莫过人心吧……”

        “这一点,我能够理解……”,陈智站在王座下方答道。

        英子的身体颤抖了一下,然后继续说道:

        “从那个时候起,我以为自己再也不会有孩子了,也永远不会再爱人类了,但是后来,我却看见了那个极盗者,那个倔强又认真的年轻男人……”

        说到这里时,英子的声音中,混有一丝微弱的怀念,

        “你是说tony吗?”

        米娜站在下面,终于忍不住说道:

        “我想起来了,我记得你们是怎样认识的……

        那时候tony去中国执行任务,后来在国内负伤了,消失了很长一段时间,我们都以为他死了,但后来他却平安回来了,并带回了一个妻子,那个时候我就觉得他的妻子很不一般,但后来却变得普通了,难道那个时候,才是真正的你吗……”

        “对啊……”

        英子蜷缩在王座中间轻轻的说着:

        “那时候的他可真是倔强啊!我已经好久没有见过那样的人类了,倔强又认真,真的是很有趣啊……,用你们人类现在的形容词,应该是倔强的可爱吧……”。

        英子在王座上的声音不紧不慢,好像是沉浸在了自己的回忆里……

        “那个时候,我还是那个傀儡的容貌,日日在这山中游荡。

        忽然有一天,他从江边飘来来,身上的鲜血,已经将他浑身都染红了,当月亮照在他身上的时候,我还能看见他那双眼睛在倔强的看着我。

        我将手放到江水中,拉他上来,他对我说,他被枪打中了,让我救救他,他一定会报答我!

        后来我把他带回了村子,为他疗伤喂药,那个时候他很喜欢那个村子,也很喜欢我,他说我是他这辈子见过最纯净的人,说要把我带走,并给予我人类的婚姻,让我看到人间的繁华。

        我想拒绝他,但他就倔强的坚持着,而且愿意一直留在这里等待。

        我没有告诉他我是谁,人类的心灵总是脆弱的,一旦伤害,就会破碎,那张倔强又认真的脸,就不复存在了……

        所以我就变换了容貌,将我当时的容貌,画在了一个纸人身上,又把我的卵血放到纸人的身体中,跟着tony一起走了,我想如果这个孩子生下来,就永远不要再回来了,就跟着他一起去过人类的生活吧……

        然而,你们人类丑恶的面目又出现了,你们把这孩子带去遥远的国度!弄丢了他…………”


  https://www.3zm.la/files/article/html/23/23817/1904266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3zm.la。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m.3zm.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