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门 > 诡神冢 > 第七百零二章 关于爱情

第七百零二章 关于爱情

        “我过来看看你……”,

        陈智走到姬盈的面前,看着她干裂的嘴唇:

        “我刚才已经问过了,你今晚就能恢复自由了,三天没有进水,还能坚持吗?”

        “这不算什么……”,

        姬盈垂头看着地面,脸上的表情有些僵硬,

        “在我们过去执行的任务中,经常会有几天没有饮食的情况,我们早已经习惯了!”

        “哦……”,

        陈智微微的点了点头,

        知道为什么惩罚你吗?”

        陈智看着姬盈问道。

        “知道。”

        姬盈沉声回答道:

        “违背组织原则,擅自释放武侯谷的人离开,是违抗罪!”

        “不是因为这个……”,

        陈智轻轻地摇了摇头,双然柔和的看着姬盈:

        “领惩罚你是让你知道,不要因为任何事情而改变自己!

        你原来是个在任何情况下,都不会违背命令的人,甚至到偏执的程度,这对一个武士来说,最好的品格。

        而领想要知道的是,那一次,你究竟是因为什么原因而放过百家的少年们呢?

        尤其是白客,为什么对他法外开恩?

        他有什么东西诱惑或者胁迫你了吗?”

        “没有!”,姬盈轻轻的回答道。

        “那是为什么呢?

        你这样的人,这样的固执。

        究竟会是什么原因,让你违背组织的命令,偷偷的把他们放走呢?”,

        陈智说到这里的时候,面色忽然变得很严肃,他认真的看着姬盈的眼睛,不说她脸上每一丝细节表情,姬盈现在说出的任何一句话,他都能轻易的听出真假。

        “姬盈武士,我问你,你对百客有情爱吗?

        是男女之间的那种情爱!”

        “没有?”

        姬盈在回答这个问题的时候,毫不犹豫,双眼很稳定,显然没有说谎的因素在里面。

        “那只是一个比我小很多的男孩子而已!”

        “男孩子吗?呵呵~~~”,

        陈智笑着,拉过旁边一把带着深红色的椅子,坐在上面,

        “他可不认为自己是个孩子,估计到最后,以他的那种能力,应该会与我同归于尽吧。

        又或许,他赢了,他杀了我走出来!

        然后这个世界也许都会因为他而改变了,我们所有的人,都要重回那个被奴役的时代。

        所以最终,是您挽救了这个世界?”

        “这些跟我都没有关系!”,

        姬盈依然垂着头,长长的睫毛上带着汗珠,

        “请原谅我没有领和族长那样的胸怀,我只是一个平凡的人,我帮助他,是因为我太怜惜他了!

        那是武士之间的相惜,那些孩子太好了,他们骨骼精奇,都是学习体术难得的好苗子。

        而且他们心中没有那些杂七杂八的东西,也没有什么欲望,不想得到什么荣誉,也不会为了变强而不择手段,对于这一点,我们都望尘莫及。

        估计我父亲当时,也是和我有一样的想法,他不想失去这些少年,他不忍心下手。

        族长,你应该规劝领,将来将这些少年收归己用!

        他们也许会变成我们组织最强的武士!”

        “你现在看到的单纯少年,在某种情况下,如果给予一定的条件,也许会变成你的催命符”,

        陈智垂头看着姬盈的那张脸,

        “有些人我们可以放过,但是不能妇人之仁!

        更不能把仁慈放在原则上,在腥风血雨中仁慈的代价是很大的。

        有时候走错了一步,就需要无数人的生命去填补,所以错误的仁慈,就是犯罪。

        还有,我希望你恢复过去的样子,身为一名武士,这些上层的事,不需要你过问。”

        “是!”,姬盈默默的应了一声,垂下了眼睛。

        陈智依然看着姬盈那张苍白的脸,

        “那么,对于白客呢?

        你现在怎么回忆他?”

        “没什么回忆!”

        姬盈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浑身如触电一般哆嗦一下,似乎非常不想提到这个名字、

        “他临死前说了,

        让我忘记他!

        那就忘记好了……”

        “忘记,并不是人自己想要做,就能做到的!

        而且据我所知,越想忘记什么,就越容易铭记在心。

        你要看明白一件事,不要轻易的生成愧疚这种感情,更不要愧疚所左右。

        姬盈,你听懂我的话了吗?

        不要将愧疚,变成你的心魔!”

        “心魔?”

        姬盈忽然抬起头看向了陈智,她的眉毛忽然间倒竖起来,被干渴了三天之后,眼泪居然在眼睛中闪闪光。

        “把愧疚感变成心魔的,是您自己吧?”

        姬盈说完之后,眼泪开始噼噼啪啪的落了下来,这些滚落的泪珠,在她那张干燥且美丽的脸上,看起来让人极为心疼,让人仿若心都揪起来了一般。

        她干裂的双唇抖动着,凝视了神智很久以后,颤颤巍巍的说道:

        “族长,您的心魔还在,对吗?”

        姬盈说完后,双眼极其深刻的看着陈智,在这双眼睛面前,似乎所有谎言都没有任何意义。

        陈智看着此时的姬盈,真的想说一句慌话,一句所有男人都会说的谎话。

        那是一种善意的谎言,可以让人的心不那么沉重,可以让对方抱有希望。

        然而陈智却无法说出来,尤其是面对此时姬盈的那双眼睛,无论如何,他都无法说出来。

        陈智没有给姬盈任何回答,随后便转身离开了。

        他能感觉到,身后姬盈的泪水如泉涌般流下,将陈智的心都冲碎了。

        人类真的是一种很奇妙的生物,既无法控制自己的感情,也无法理解自己的感情。

        有的时候你会莫名其妙的对人产生情愫,无法自拔。

        有的时候即便你努力让自己去爱什么人,即便是对方再好,理由再充分,你也无法做到。

        所以说人类的情爱,是唯一无法被人左右的东西,包括自己在内。

        爱与不爱,无需任何理由。

        从血符营出来之后,陈智没有再参与组织内武士们的训练活动,而是直接前往大法祠,然后今晚准备回家。

        他今天需要和他父亲网络面谈一次,谈一谈他父亲给他做的那个新玩意儿,那个人类特有的武器……

  https://www.3zm.la/files/article/html/23/23817/2112452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3zm.la。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m.3zm.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