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门 > 诡神冢 > 第七百零三章 被激情燃烧的组织【为白银大盟加更】

第七百零三章 被激情燃烧的组织【为白银大盟加更】

        陈智从血符营出来之后,先去了姜氏的**祠,神巫们都在等着他,那里有很多事情要处理。

        先要做的是要对所有的神巫做一个统筹安排,分组,然后放在不同的位置上。

        这一次去暗部本部,其实是兵行险招,既要运用巫法,也要确保鲍平的安全,一旦鲍平出现任何意外,那对组织简直就是毁灭性的打击。

        因为事关重大,这次所有的神巫必须全部跟随,每个人都有自己必须需要做的任务。

        操练神巫和操练武士又是不同。

        巫术的样别五花八门,每一种都有不同的能力和功效,但是我从群体角度来说的话,最强有力的依然是阵术!

        单独的咒术,无论其能力多强,永远是一个点的面积挥能力。

        当巫术结合在一起的时候,其力量就会极其的强,而且面积很广。

        对于姜氏神巫这种半神们,早已经习惯了联合起来施法,所以就变成了他们的一个优势。

        人数多而且统一,集合起来的时候,力量势如破竹,无人可挡。

        在这段时间,陈智画了几个阵法的结构图给他们,让大巫倪带着所有神巫去练习。

        不知道是不是西岐武士的热血影响到了他们,这些神巫们竟然也有些过于兴奋了,知道要出去参加战斗,一个个精神抖擞,跃跃欲试。

        看来即便是生活了几百年的神巫,也依然无法摆脱常人的**,那么喜欢赢,喜欢参与战争!!

        从**祠出来之后,陈智返回了宿命堂,今天还有件最重要的事情要做,那就是晚上的时候,与他父亲进行一次网络视频。

        他父亲原来说过,他研究了一些有趣的新玩意儿,要展示给陈智看看,他还说,这些新奇的玩意儿,可以要了摩的命。

        陈智这一路坐在组织的黑色奥迪汽车上,向前行驶。

        前方的牛录从一个沉默寡言,思维迟钝的兽人,竟然变成了一个碎嘴子。

        这一路上,不管陈智怎么不搭理他,怎么咳嗽,牛录也一直不停的表达着他激动的心情,就像是得了疯牛病一样。

        据牛录说,最近组织内所有的人都在谈论铲除暗部的事情,吃饭的时候谈,喝水的时候谈,互相见面的时候也会谈起。

        大家都听说了,这两天生的事情,简直是大快人心,组织在外面的高手已经将所有的暗部分支铲除了。

        这可真是个大手笔,而且动作竟然如此的快,让大家都没有想到。

        几千年了,暗部一直都在不停的展,在暗中与组织对持,无论采用什么办法,他们都像是雨后的野草一样,永远怎么烧都烧不尽。

        组织内优秀的武士以及历代的领,大部分都是因为暗部而死的,这种世代相传的仇恨,没有人可以原谅!

        但现在新领上位后,一连打了几个漂亮的胜仗,然后在悄无声息之间,暗部各地的分支竟然被连根拔去了。

        这让所有人都感觉到一种彻底性的胜利,这种胜利是属于集体,这种集体荣誉感让人无比的自豪。

        现在只差最后一刻,只要最后一步,把暗部老巢捣毁就可以了。

        所有人都极其的兴奋,积极的加入到紧锣密鼓的准备工作中。

        很多人都已经准备好迎接胜利了,甚至连失败的可能性都没有想过。

        大家都疯狂的歌颂新领和新族长的精明和能力,说他们其实就是昔日的周武王和姜子牙。

        说西岐是被上天偏爱的地方,永远是必胜的,即便是神灵也可以被踏在脚下,甚至有人说,西岐才是天道……

        陈智不喜欢牛录说的这些话,这些话让他有一种莫名的压力,而且让他从内心中,有一种极其不好的预感。

        陈智过去,小的时候经常会羡慕那些高高在上的人,羡慕他们坐在云端上,指挥千军万马的威风。

        而当真的做到这个位置的时候,陈智才知道,其实高高在上的时候,被人崇拜和景仰非常的容易。

        然而人在这个时候已经不在乎这些了,这个时候人想的往往是扛起责任。

        要控制整个大局,带着整个集体去赢,真的非常不容易,因为这世上根本就没有常胜的逻辑,任何一个微小的失误都可以导致失败。

        陈智回到宿命堂之后,依然没有看到胖威,按照这次计划,胖威是负责外面的部署工作的,不跟他们一起进暗部了。

        但是他现在是比陈智还要忙,每天都是忙也忙不过来的琐事,一找他就唧唧歪歪,满脸的不耐烦。

        陈智也懒得抽空去找他,鬼刀这两天也留在组织里帮阿索,他们需要挑选武士,制定作战计划,并没有时间回来。

        就这样,整个宿命堂又只剩下了丁宁一个人,丁宁最近非常不满意被一个人扔在宿命堂里,他还是害怕做那个噩梦,怕得不得了。

        看见陈智回来后他非常高兴,这两天他拉了好几个同学在这里陪他,要陈智请客,去刘小红家的火锅店吃饭。

        陈智给了他一些钱,让他和自己的同学一起去,等屋子里安静下来之后,陈智则走到暗室里,将窗帘拉上,将门锁起来。

        然后陈智又做了一个隔音结界在周围,确定了周围的环境绝对没问题之后,他拨通了他父亲的网络专线。

        网络电话立刻滴滴的响了起来,没想到,他父亲那边立刻就接通了。

        陈逸扬那张脸再次出现在陈智面前的时候,陈智一直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

        看来鲍平没有骗他,他的父亲现在过得很好。

        昔日知道陈逸扬被囚禁的时候,他在陈智心中的样子是非常悲惨的。

        陈智知道组织内做事的手法,组织素来对敌人毫不留情,能给他父亲留一条命,真是法外开恩。

        他认为陈逸扬此时手上和脚上一定会有镣铐,面目和身体一定会落魄不堪,就像看到的那些被囚禁的犯人一样。

        然而此时陈逸扬的衣着和面目都非常的干净,双手很放松,看得出来,身上没有任何的锁链或者镣铐。

        事实上,他还有些胖了,多年来一直紧紧锁着的眉头,似乎也松散了一些!

        他打开视频的时候,手里拿着一张方块塑板,上面是……

  https://www.3zm.la/files/article/html/23/23817/2112626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3zm.la。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m.3zm.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