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门 > 诡神冢 > 第二百二十六章:再见冤孽 【为波多结万赏加更】

第二百二十六章:再见冤孽 【为波多结万赏加更】

  【为波多结万赏加更】

  鬼刀所说的话,正是陈智一直以来最担心的。

  即便不是鬼刀提醒,陈智也有一种直觉,小秦月阳要出事……

  这种直觉非常的强烈,好像是一种卡在脖子上的危险感直直的涌上来。

  这种威胁非常熟悉,一直在他们记忆中最避讳的那个地方。

  他们回到宿命堂之后,发现院子中没有人,丁宁这个时间应该像往常一样跑出去浪了。

  这间房子里现在应该只剩下小秦月阳一个人,在这个时候她应该呆在2楼,或睡午觉或者趴在阳台上向外望。

  而进到这宿命堂之后,陈智和鬼刀那种不祥的感觉就更强了,

  陈智甚至感觉到自己的鼻子被什么东西堵塞了,一种头晕目眩的感觉涌上了自己的大脑,满眼都是刺激的粉红色,让他一时间神魂颠倒。

  他们快速的推开大门,而进到一楼之后两个人都愣住了!

  自从宿命堂营业之后,一楼主要为经营所用,放了很多展柜,其他的房间都变成了仓库。

  只有一间很大的卧室留了下来,那就是原来秦月阳所住的房间。

  自从秦月阳的事情发了之后,她就再也没有回来过这里,陈智也将这间卧室锁了起来。

  这里面的一切都没有人动过,包括秦月阳的衣服;书籍;日用品等等等等,全都被大锁头封了起来。

  而现在,那门上的大锁居然被打开了。

  那可是陈智加持过咒文的大锁头,只能用咒文才能开启。

  然而现在他们却清清楚楚的看到,那大锁被打开,门缝微启,有人正在里面……

  鬼刀随后一闪身,便跳到了那大门的边侧,沿着大门的缝隙向里面偷偷的看了一眼。

  霎那间,他脸色惨白,好像看见了什么恐怖的东西一样……

  随后他转过头去看向了陈智,轻轻地摇了摇头。

  用唇语说了道,

  “她回来了!”

  “什么?”,

  陈智的脑子嘣的一声,怀疑自己是不是看错了。

  “谁回来了?”

  “她~~”,鬼刀继续用唇语回答道,“秦月阳!”

  “什么?这不可能!”

  一瞬间,陈智全身上下就像是被雷电击中一般,打了一个冷颤!

  “她回来了?

  怎么可能?

  她不是被压在长白山了吗?

  她现在冥后啊!回来这里?

  根本不可能……”

  也许是出于一种本能的冲击,又或许是陈智心中长久以来的愤懑感。

  他一时间竟然一股热血上涌,一个箭步冲过去,一脚把门砰的踢开!

  砰~~

  这扇门瞬间被踢开了。

  而在那一刻,屋子里的一切全部一览无遗的出现在他的眼前,

  陈智真的已经好久没来这里了,也许是一种逃避的情结吧,他害怕见到这房间中的每一件东西。

  他记得那时的秦月阳还是他们队伍中的一员,还没有和鲍平在一起,没有任何的感情和事件纠葛。

  他们就这样在一起生活,那时的秦月阳经常窝在这个房间里,研究各种咒法和秘药。

  她经常穿着一件粉蓝色的日常睡裙,像小猫一样窝在墙角上,翻那些堆积如山的书。

  而现在,在那个漆黑的墙角里,的确站着一个人……

  她的背景陈智太熟悉了,十七八岁的年纪,软软的长发披肩,和记忆中的秦月阳一模一样。

  如果不是那半透明的皮肤,陈智真的觉得,是秦月阳回来了。

  她身上也穿着那件粉蓝色的睡裙,蹲在墙角,不知道在干些什么。

  “你在干什么?”,

  陈智对着墙角大喊了一声,那声音就像黑暗中的一个霹雳一样。

  而那站在墙角的女孩子微微动了一下,随后缓缓的,如同一个幽灵一般,缓缓的转过身来。

  而这一霎那间,陈智怀疑自己的眼睛是不是花了。

  他的确看到了秦月阳的脸,那是一张充满沧桑,带着邪魅的脸,面容完美,三眼瞳,脸上带着阴冷的笑,轻轻地向上勾了一下嘴角,

  “这就是你给我找的代替品吗?有趣……”

  而这一瞬间就像是不真实的影像,一晃儿就过了,而陈智的脑袋却嗡的一下变得生疼。

  而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站在她眼前的,是透明的小秦月阳。

  小秦月阳依然是原先的那副样子,只是被陈智吓了一跳,手中的东西撒了一地。

  “你在干什么?”,陈智顺着她的手向地下看去,

  而在那一时间,神智清楚的看到地上那些粉红色的东西是什么。

  那东西太熟悉了,是陈智最痛恨的记忆,也是让鲍平一辈子沦陷的东西。

  那是在天狐神墓中得到的神蛊,红药!

  “你哪来的这些东西?

  混账!!!!”,

  陈智一时间气血上涌,双眼变色,一个巴掌甩在了小秦月阳的脸上。

  小秦月阳被陈智打的一下子弹在了墙壁上,然后摔在地面上,鼻血立刻涌了出来,呜呜的哭了起来。

  那果然是小秦月阳,只是一个十三四岁的小女孩,刚才的那一幕,也许真的是眼花了。

  “呜呜~~”,那小秦月阳被这一巴掌打得够呛,捂住自己的鼻子呜呜的哭起来,像一只受伤的小猫。

  而陈智则闭上眼睛,让自己的思绪慢慢平静,他身上的热血慢慢的平和下来,双眼也变回了原来的颜色。

  他哆嗦着戴上手套,翻捡地上那些粉红色的药粉,运用纤细的气流,一点点的将那些药完全挪出来,一丁点儿都不敢留在地上。

  最后他将这些药粉包在手套里,点开烈火咒,全部焚毁。

  而这时他才敢抬起头来,看着小秦月阳像小鸟一样惊恐的眼神,不免有些后悔,

  “疼吗?

  对不起!”,陈智轻轻的说道,

  “但你不该碰这些东西,这些东西很厉害,会让你走上绝路!

  现在告诉我,这东西是从哪来的?”

  

  https://www.3zm.la/files/article/html/23/23817/42791974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3zm.la。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m.3zm.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