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门 > 脑核风暴 > 第一千六百三十章 法则均衡

第一千六百三十章 法则均衡

  “本尊,法则空间与法则空间之间的阻隔介质的确正是这个无,通过这样的方法的确可以实现。”

  “但我认为,我们需要对于诞生我们的法则空间有充份的了解,而不嫩个盲目的断开。”

  “哦?这是为什么?”肖毅有些界疑惑。

  “本尊,法则空间一旦断开,我们就成了无当中的漂浮物,具体连接到那里,那我们却是不得而知了。”

  “法则空间像是大海,那虚无空间,其实也是如此啊。”

  “阴阳的物极必反吗?”

  “本尊,你要这么说,也是的确的可以的,不过代表阴的虚无和代表阳的法则空间,两者的体积却是并不是对等的。”

  “哦?那是什么?”肖毅却是有些界意外。

  “虚无代表未知,具体虚无有多大,这个我们也无法知道,但是我们的法则空间如果分离开来,却是有限的。”

  “而且这里代表的是我们的本源,失去本源,这对于我们来说,并不是一个好主意。”

  “以我们现在的力量,可以在这里轻易的获取宇宙级的能量,虽然是从宏观上获取,对于微观来说,也没有什么意义,因为能量太多了。”

  “不过这已经不是重点,而是我们拥有了这一切。”

  “恩,这么说来,的确是有些失败,我们在这里又没有遭遇任何危险,也是真的没有必要完全迁移到其他星球去。”

  “是的,本尊。”

  “那就想办法让我们的宇宙往边法则空间的边缘转移,如果发生什么问题,我们也可以随时脱离这里。”

  “是,本尊!.“

  “本尊,法则空间与法则空间之间的阻隔介质的确正是这个无,通过这样的方法的确可以实现。”

  “但我认为,我们需要对于诞生我们的法则空间有充份的了解,而不嫩个盲目的断开。”

  “哦?这是为什么?”肖毅有些界疑惑。

  “本尊,法则空间一旦断开,我们就成了无当中的漂浮物,具体连接到那里,那我们却是不得而知了。”

  “法则空间像是大海,那虚无空间,其实也是如此啊。”

  “阴阳的物极必反吗?”

  “本尊,你要这么说,也是的确的可以的,不过代表阴的虚无和代表阳的法则空间,两者的体积却是并不是对等的。”

  “哦?那是什么?”肖毅却是有些界意外。

  “虚无代表未知,具体虚无有多大,这个我们也无法知道,但是我们的法则空间如果分离开来,却是有限的。”

  “而且这里代表的是我们的本源,失去本源,这对于我们来说,并不是一个好主意。”

  “以我们现在的力量,可以在这里轻易的获取宇宙级的能量,虽然是从宏观上获取,对于微观来说,也没有什么意义,因为能量太多了。”

  “不过这已经不是重点,而是我们拥有了这一切。”

  “恩,这么说来,的确是有些失败,我们在这里又没有遭遇任何危险,也是真的没有必要完全迁移到其他星球去。”

  “是的,本尊。”

  “那就想办法让我们的宇宙往边法则空间的边缘转移,如果发生什么问题,我们也可以随时脱离这里。”

  “是,本尊!.“

  “本尊,法则空间与法则空间之间的阻隔介质的确正是这个无,通过这样的方法的确可以实现。”

  “但我认为,我们需要对于诞生我们的法则空间有充份的了解,而不嫩个盲目的断开。”

  “哦?这是为什么?”肖毅有些界疑惑。

  “本尊,法则空间一旦断开,我们就成了无当中的漂浮物,具体连接到那里,那我们却是不得而知了。”

  “法则空间像是大海,那虚无空间,其实也是如此啊。”

  “阴阳的物极必反吗?”

  “本尊,你要这么说,也是的确的可以的,不过代表阴的虚无和代表阳的法则空间,两者的体积却是并不是对等的。”

  “哦?那是什么?”肖毅却是有些界意外。

  “虚无代表未知,具体虚无有多大,这个我们也无法知道,但是我们的法则空间如果分离开来,却是有限的。”

  “而且这里代表的是我们的本源,失去本源,这对于我们来说,并不是一个好主意。”

  “以我们现在的力量,可以在这里轻易的获取宇宙级的能量,虽然是从宏观上获取,对于微观来说,也没有什么意义,因为能量太多了。”

  “不过这已经不是重点,而是我们拥有了这一切。”

  “恩,这么说来,的确是有些失败,我们在这里又没有遭遇任何危险,也是真的没有必要完全迁移到其他星球去。”

  “是的,本尊。”

  “那就想办法让我们的宇宙往边法则空间的边缘转移,如果发生什么问题,我们也可以随时脱离这里。”

  “是,本尊!.“

  “本尊,法则空间与法则空间之间的阻隔介质的确正是这个无,通过这样的方法的确可以实现。”

  “但我认为,我们需要对于诞生我们的法则空间有充份的了解,而不嫩个盲目的断开。”

  “哦?这是为什么?”肖毅有些界疑惑。

  “本尊,法则空间一旦断开,我们就成了无当中的漂浮物,具体连接到那里,那我们却是不得而知了。”

  “法则空间像是大海,那虚无空间,其实也是如此啊。”

  “阴阳的物极必反吗?”

  “本尊,你要这么说,也是的确的可以的,不过代表阴的虚无和代表阳的法则空间,两者的体积却是并不是对等的。”

  “哦?那是什么?”肖毅却是有些界意外。

  “虚无代表未知,具体虚无有多大,这个我们也无法知道,但是我们的法则空间如果分离开来,却是有限的。”

  “而且这里代表的是我们的本源,失去本源,这对于我们来说,并不是一个好主意。”

  “以我们现在的力量,可以在这里轻易的获取宇宙级的能量,虽然是从宏观上获取,对于微观来说,也没有什么意义,因为能量太多了。”

  “不过这已经不是重点,而是我们拥有了这一切。”

  “恩,这么说来,的确是有些失败,我们在这里又没有遭遇任何危险,也是真的没有必要完全迁移到其他星球去。”

  “是的,本尊。”

  “那就想办法让我们的宇宙往边法则空间的边缘转移,如果发生什么问题,我们也可以随时脱离这里。”

  “是,本尊!.“

  “本尊,法则空间与法则空间之间的阻隔介质的确正是这个无,通过这样的方法的确可以实现。”

  “但我认为,我们需要对于诞生我们的法则空间有充份的了解,而不嫩个盲目的断开。”

  “哦?这是为什么?”肖毅有些界疑惑。

  “本尊,法则空间一旦断开,我们就成了无当中的漂浮物,具体连接到那里,那我们却是不得而知了。”

  “法则空间像是大海,那虚无空间,其实也是如此啊。”

  “阴阳的物极必反吗?”

  “本尊,你要这么说,也是的确的可以的,不过代表阴的虚无和代表阳的法则空间,两者的体积却是并不是对等的。”

  “哦?那是什么?”肖毅却是有些界意外。

  “虚无代表未知,具体虚无有多大,这个我们也无法知道,但是我们的法则空间如果分离开来,却是有限的。”

  “而且这里代表的是我们的本源,失去本源,这对于我们来说,并不是一个好主意。”

  “以我们现在的力量,可以在这里轻易的获取宇宙级的能量,虽然是从宏观上获取,对于微观来说,也没有什么意义,因为能量太多了。”

  “不过这已经不是重点,而是我们拥有了这一切。”

  “恩,这么说来,的确是有些失败,我们在这里又没有遭遇任何危险,也是真的没有必要完全迁移到其他星球去。”

  “是的,本尊。”

  “那就想办法让我们的宇宙往边法则空间的边缘转移,如果发生什么问题,我们也可以随时脱离这里。”

  “是,本尊!.“

  “本尊,法则空间与法则空间之间的阻隔介质的确正是这个无,通过这样的方法的确可以实现。”

  “但我认为,我们需要对于诞生我们的法则空间有充份的了解,而不嫩个盲目的断开。”

  “哦?这是为什么?”肖毅有些界疑惑。

  “本尊,法则空间一旦断开,我们就成了无当中的漂浮物,具体连接到那里,那我们却是不得而知了。”

  “法则空间像是大海,那虚无空间,其实也是如此啊。”

  “阴阳的物极必反吗?”

  “本尊,你要这么说,也是的确的可以的,不过代表阴的虚无和代表阳的法则空间,两者的体积却是并不是对等的。”

  “哦?那是什么?”肖毅却是有些界意外。

  “虚无代表未知,具体虚无有多大,这个我们也无法知道,但是我们的法则空间如果分离开来,却是有限的。”

  “而且这里代表的是我们的本源,失去本源,这对于我们来说,并不是一个好主意。”

  “以我们现在的力量,可以在这里轻易的获取宇宙级的能量,虽然是从宏观上获取,对于微观来说,也没有什么意义,因为能量太多了。”

  “不过这已经不是重点,而是我们拥有了这一切。”

  “恩,这么说来,的确是有些失败,我们在这里又没有遭遇任何危险,也是真的没有必要完全迁移到其他星球去。”

  “是的,本尊。”

  “那就想办法让我们的宇宙往边法则空间的边缘转移,如果发生什么问题,我们也可以随时脱离这里。”

  “是,本尊!.“

  “本尊,法则空间与法则空间之间的阻隔介质的确正是这个无,通过这样的方法的确可以实现。”

  “但我认为,我们需要对于诞生我们的法则空间有充份的了解,而不嫩个盲目的断开。”

  “哦?这是为什么?”肖毅有些界疑惑。

  “本尊,法则空间一旦断开,我们就成了无当中的漂浮物,具体连接到那里,那我们却是不得而知了。”

  “法则空间像是大海,那虚无空间,其实也是如此啊。”

  “阴阳的物极必反吗?”

  “本尊,你要这么说,也是的确的可以的,不过代表阴的虚无和代表阳的法则空间,两者的体积却是并不是对等的。”

  “哦?那是什么?”肖毅却是有些界意外。

  “虚无代表未知,具体虚无有多大,这个我们也无法知道,但是我们的法则空间如果分离开来,却是有限的。”

  “而且这里代表的是我们的本源,失去本源,这对于我们来说,并不是一个好主意。”

  “以我们现在的力量,可以在这里轻易的获取宇宙级的能量,虽然是从宏观上获取,对于微观来说,也没有什么意义,因为能量太多了。”

  “不过这已经不是重点,而是我们拥有了这一切。”

  “恩,这么说来,的确是有些失败,我们在这里又没有遭遇任何危险,也是真的没有必要完全迁移到其他星球去。”

  “是的,本尊。”

  “那就想办法让我们的宇宙往边法则空间的边缘转移,如果发生什么问题,我们也可以随时脱离这里。”

  “是,本尊!.“

  “本尊,法则空间与法则空间之间的阻隔介质的确正是这个无,通过这样的方法的确可以实现。”

  “但我认为,我们需要对于诞生我们的法则空间有充份的了解,而不嫩个盲目的断开。”

  “哦?这是为什么?”肖毅有些界疑惑。

  “本尊,法则空间一旦断开,我们就成了无当中的漂浮物,具体连接到那里,那我们却是不得而知了。”

  “法则空间像是大海,那虚无空间,其实也是如此啊。”

  “阴阳的物极必反吗?”

  “本尊,你要这么说,也是的确的可以的,不过代表阴的虚无和代表阳的法则空间,两者的体积却是并不是对等的。”

  “哦?那是什么?”肖毅却是有些界意外。

  “虚无代表未知,具体虚无有多大,这个我们也无法知道,但是我们的法则空间如果分离开来,却是有限的。”

  

  https://www.3zm.la/files/article/html/23/23838/46164236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3zm.la。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m.3zm.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