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门 > 茅山捉鬼人 > 第1020章小徒弟遇险2

第1020章小徒弟遇险2

        张小蕊迅去解衣服,刚解开胸前一个扣子,那怪物爬了出来。

        叶少阳伸手去抓,结果怪物跳上张小蕊肩膀,自己却抓到了一个软绵绵的不该抓的东西。

        愣了有一秒钟,那怪物突然跳到到张小蕊脸上。

        张小蕊忍不住尖叫起来,嘴巴一张,那怪物立刻钻了进去。

        叶少阳眼疾手快,一把抓住那东西两条腿,感到触手滑腻冰凉,说不出的难受,也顾不上了。

        左手从包里摸出灭灵钉,对着那蝙蝠刺下去,刺了个通透,黑血汩汩涌出,流到灭灵钉的锋刃上,立刻被烤干,化作一股极为腥臭的浓烟。

        叶少阳二指捏住怪物又秃又圆的脑袋,用力拉了出来,用灭灵钉插在地上,先不管它,过去查看张小蕊的情况。

        张小蕊弯腰趴在地上,开始吐。

        “没事吧?”叶少阳上前拍了拍她的肩膀,见她浑身哆嗦,当是被吓坏了。

        一边拍着她,轻声安慰着,转头朝那怪物看去。

        那怪物被插在地上,圆圆的大口张开,露出上下两对尖牙,出锯木头一般的叫声,听着十分不舒服。

        这怪物长着一对蝙蝠一样的翅膀,但到这时叶少阳等人才看清,这根本就不是蝙蝠,而是一只浑身长满肉瘤的蟾蜍,只不过多了一对翅膀,加上嘴里两对尖牙,看上去怪异到极点,令人不寒而栗。

        这蟾蜍被灭灵钉钉在地上,挣扎了一会不动了,老郭蹲在跟前观察了一会,手里抓了一把黄裱纸,抓住蟾蜍,刚要提起来。

        黄裱纸上冒起一股黑气,立刻就被腐蚀了。

        蟾蜍眨眼间化成一滩粘稠的污血。

        “这是什么鬼!”老郭拿出一个竹筒,打开塞子,七尾蜈蚣爬了出来,靠近那滩污血,似乎嗅了嗅,接着立刻头也不回的爬回竹筒里。

        张小蕊总算吐完了。

        叶少阳本想扶她去一旁坐一会,然而张小蕊刚挪了一步,立刻双腿一软,跌在叶少阳身上。

        叶少阳一把抱住她,朝她脸上看去,顿时大惊失色:

        张小蕊脸色紫,两边脸颊都好像神经跳动一般,抽动不停,一双眼睛中流出脓血一样的东西。

        “怎么会这样!”

        “我……我被那东西……咬到舌头了,好像有什么东西,钻进去了……”张小蕊吃力的说完这句话,当场昏迷,瘫倒在叶少阳怀里。

        “这是蛊,血蛊!”老郭望着张小蕊之前吐出来的东西,栗声叹道。那一滩根本不是食物,而是红绿相间的脓血!

        叶少阳用两根手指撑开张小蕊的嘴,找老郭要来手电,朝口腔照去,现舌头肿的像香肠一样,上面果然有两道牙印,流出的血也变成了黑色。

        “不管是什么,得赶紧把毒血拔出来!”

        叶少阳把张小蕊小心的放在地上躺好,自己打开背包,寻找十八神针的针盒,结果没找到。

        “坏了,一定是落在家里了!”叶少阳敲了敲脑袋,现在回去拿也来不及了。

        老郭在旁边提示道:“小师弟,用嘴!得赶紧把毒血吸出来!”

        叶少阳道:“你来?”

        “我一个老头子,成何体统!她醒来会杀了我的。”老郭摆摆手。

        叶少阳看向马承。

        马承也连忙摆手。“你是他师父,你来吧。她不会把你怎么样的。”

        救人要紧,叶少阳没办法,快化了一碗符水,喝了一口,犹豫了一下,一咬牙,贴在张小蕊嘴巴上,把符水吐进他口中。

        张小蕊立刻浑身抽搐,本能的表现出痛苦和抗拒。

        叶少阳只好抱紧她,咬住她的舌头,还好她舌头肿胀,一口就咬住了,用力一吸,吸出了一大口毒血出来,入口极为辛辣,有一种麻痹的感觉。

        叶少阳立刻吐掉,继续去吸。心想还好自己没让马承来吸,这毒血毒性太强,自己有天师血护体,只要不是被蛊虫钻进身体里,对一般的无根毒百毒不侵。

        要是换了马承,估计没吸两口,小蕊还没救活,他自己先中毒躺下了。

        几口毒血吸出来,舌头消肿。

        叶少阳见张小蕊稍微清醒过来,睁开眼,浑浊的眼神望着自己,立刻有点尴尬,松开她的嘴,慌忙说道:“别误会,你中毒了,我在帮你吸毒……”

        张小蕊又闭上眼睛,软软的倒在他怀里。

        叶少阳抱着她,俯身咬住她嘴唇……画面看上去实在有点像是小情侣亲热。

        随着毒液排出,叶少阳感觉到她肿胀的舌头一点点缩小,用手电照了照,颜色和大小都正常了,这才长出了一口气,拿出一瓶纯净水,漱了漱口,清除残余毒液。

        “你嘴唇肿了,好夸张。”

        叶少阳听见马承说,自己摸了摸,两片嘴唇确实肿的像两条香肠。

        “没事,毒素散去就好了。”

        马承冲他笑笑,“你放心,刚才的事,我肯定不会跟小茹说。”

        “没心情跟你开玩笑。摊上大事了。”叶少阳望着怀里的张小蕊,眉头紧锁。

        马承一愣,“怎么,你不是把毒素吸出来了吗,难道还没好?”

        “要是这么简单就好了,这是一个蛊中蛊,那血蟾蜍体内有真正的蛊虫,咬她的时候,已经钻进体内了,吸毒也只是治标不治本,暂时缓解表面症状。”

        叶少阳一面说,一面从腰带里摸出雕母大钱,画了一张符,在铜钱下面烤起来。

        符火靠近铜钱的地方,火焰立刻变成紫色。

        等一道符烧完,叶少阳划破指尖,滴了一滴血在铜钱上,只听嗞的一声,鲜血蔓延开来,将雕母大钱染成红色。

        叶少阳用红线串着雕母大钱,塞进张小蕊舌头下面,把红线缠在一颗门牙上,免得她把铜钱吞下肚。

        “先回去再说!”叶少阳背起张小蕊,快步走向公墓大门。

        “你们先走!我把坟墓埋好!”老郭让马承先走。

        把张小蕊弄到马承的车上,马承动汽车,道:“现在去哪?”

        “去我住的地方吧,快一点。”叶少阳报了地址。

        马承把车开得飞快,一路上连闯红灯。

        “你能救活她吧?”马承边开车边问道。

  https://www.3zm.la/files/article/html/27/27672/1244540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3zm.la。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m.3zm.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