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门 > 魔法种族大穿越 > 第1729章 帝释天:开门,地府送温暖啦!

第1729章 帝释天:开门,地府送温暖啦!

  聊斋世界,全面步入正轨的‘绝望’彻底疯魔了,从一开始的猥琐发育,再到随后的低调扩张,接着强势反击,直至如今的肆无忌惮八方树敌……一个人单挑整个阴间。

  战争的起因也非常简单,自从他以‘白骨剑君’的IP在地府大发宏愿,整个势力便如有神助,获得冥冥中无形气运的加持,机缘巧合在一次开发小地狱时,意外得到了‘牛头马面’的鬼卒敕封。

  这两个‘鬼神之位’的档次并不高,本身并不值得重视,但却蕴含着别样的意味,就像一份线索,背后代着庞大的‘阴曹地府’遗产。

  当这份遗产现世后,立刻引发阴间无数鬼怪的感应,纷纷前来争夺,为此爆发了激烈的战斗。奶牛哥负责的考古小队一开始来不及反应,再加上实力薄弱,被打倒重伤濒死的地步,连左臂都被撕扯掉。

  随后,兰若寺阴间总部反应过来,派出大量军团还击,开始鏖战八方。在拼着一半‘兽神将’全面折算,彻底掐死了一个名声上与黑山老妖不相上下,但真实实力略逊半筹的敌对势力鬼王后,整个地府安静了。

  …

  逐渐形成鬼王割据局面的阴间,已经多少年没有爆发这个级别的战斗?大佬们走到今天这步,更进一层难上加难,维持不衰败已经相当不易,彼此间的矛盾冲突也是小打小闹。

  当绝望展示出‘牛头马面’的垃圾神位,并灭掉一个食物链最顶端的,抛出对方地盘后,相当于让出一块大蛋糕,让所有人都闭嘴。

  这种情况下不去野狗抢食,反过来找兰若寺的麻烦,为了还不知道存不存在的‘遗产’而僵持,不是脑子有毛病吗?

  人家已经打死一个鬼王,展现了决心与手段,而手下的那些‘兽神将’才折了不过一半。现在上门找茬,逼急了再打死一个,地府的局面怕是要乱到飞起。

  至于黑山老妖阵营,在与绝望连续碰撞三次,都没讨到好处后;绝望主动偃旗息鼓,接着送出‘魅惑众生’宁采臣做和解的礼物,表面功夫十分到位,给了对方一个面子,却毫无里子。

  吃闷亏的黑山老妖只能见好就收,不再挑衅,但具体如何报复?的就不得而知了。

  …

  阴间混战初步平息后,人间方面,也派出两只新出炉的‘邪能神魔’去刷经验。

  在小狐狸与人类少女的策应下,她们设下埋伏诱河神上当,通过导弹、火炮、水雷……华丽的轰杀了郭北县附近的龙君,夺了对方水府,并在洞府中找到一份残破的‘天庭敕封水君神印’。

  拿到这份天庭曾经的册封后,绝望再次召集手下的轮回者,以经验丰富的‘半精灵’作为祭品+道标,源源不绝抽取地府八热地狱提供的能量,重复当年忍界的一切,完成了一次‘跨晶壁殖民通道’的建立。

  这条通道初成,尚未稳定,无法直接传送物资、更不支持强者的降临,但已经可以进行正常的沟通联系。

  只不过两个宇宙时速相差过大,绝望这边传过去的信息,会被压缩成一个点,需要复杂解码程序才能理解。而主世界那边传来的信息,则被无限拉长,往往要收集一天的信号,才能组成一篇完整的内容。

  为了这一切,那只无私献身,多次充当‘跨晶壁道标’的半精灵轮回者,被此方世界的力量反噬,榨成了人干。如今他寿元流失殆尽,老的只剩下皮包骨头,英俊的相貌变成枯树皮,奄奄一息随时要断气的架势。

  虽然这些‘意外事故’都被写在雇佣合同中(微米级子体),并且受到轮回殿的公证,绝望作为雇主无需付任何责任。但他并非过河拆桥落井下石的无情之人,牛头与半精灵的努力都被他看在眼里。

  这些‘轮回新人’在如今这个时间点加入轮回殿,注定将被当做炮灰牺牲掉,备选中的‘机缘’反倒成了不幸的根源。无论如何挣扎努力,根本看不到一丝斩断轮回、重获自由的希望,除非奇迹发生!

  …

  而今天,‘奇迹先生’就站在他们身边。

  虽然只是最垃圾的朔月分身,但绝望同样有资格替这群咸鱼逆天改命。而此刻,他仅仅动了一点恻隐之心,心生感慨,就要将几个注定扑街的咸鱼,从晶壁天道的手中抢救回来。

  “这等逆天改命,连晶壁天道都不放在眼中,一言不合说改命就改命,丝毫不给轮回殿一点面子,甚至连反噬也不担心的大手段,究竟已经强大到何种地步?才能向我这般说做就做到呢?光是想想,就令我头皮发麻全身颤抖!连最弱的我都已经强到让自己都害怕的地步,那么……其他的朔月与本尊,又该多有恐怖呢??”

  病房中自嗨的绝望,在力捧了自己一波,又无形衬托了其他分身本尊后,心满意足的取出‘牛头马面’神位,在两个重伤垂死轮回者身上来回打量。

  ‘牛头之位’当然是留给奶牛哥的,还无违和感;然而干瘪枯萎的半精灵,却与‘马面之位’不匹配。

  从地府挖掘出的‘鬼卒神位’,仅仅是个名称,并非继承这份力量后,就能变成马脸。而是当年阴曹地府中,牛头与马面这两个优秀员工,连续多年蝉联地府最佳鬼卒,才名声在外。

  就算一个猪头,也可以继承‘马面’,但他依旧是个猪头。犹豫了片刻,绝望从空间装备内,翻出一枚‘人造动物系-斑马果实’。

  …

  一小时后,病房中出现了白底黑斑的鬼卒牛头,以及一个黑底白纹的马面鬼卒!

  这黑白相衬的花色,令绝望异常满意,认为这是某种好兆头,预示着他即将挖掘出‘黑白无常的神位’,继续强化这对手下。

  就在他欣赏‘奶牛头’与‘斑马面’时,渣风暴推门而入,眼神怪怪的说道:“老板,地府那边有个老头找上门,指名道姓要见你,说要送你一场造化。”

  “打发掉!人心不古啊,连古代的死人也这么套路。”绝望想都不想的拒绝道。

  “不是你想的那样,那老家伙和咱们是同样的来历。还说看在同为希塔海姆一员的份上,愿意给你指条明路。我觉得他有恃无恐,可能真有点道行,所以没拒绝。”小钻风解释道。

  “嗯?同乡?轮回者么?你看他实力如何?”

  “看不穿,实力方面感觉挺弱的,还没我强。但又有种让人看不透的感觉,气质很怪异。我跟琪琪姐这些年在旧星界与各路豪强谈笑风生,什么上层人物没见过,这老头到不像是装出来的。”渣风暴回忆道。

  “那就让他来见我,我倒要看看究竟是何方神圣?”

  ……

  一小时后,绝望在阴间的总部,见到了一位身穿先秦风格服饰,一脸道貌岸然……呃,一脸仙风道骨的老人家,正饶有兴致的打量屋内装潢,视线在扫过一些现代化风格的物品时,还会发出疑似赞叹的声音。

  “阁下何人?”绝望没有丝毫刁难或轻视,直接询问道。

  若是有属性面板这一说的话,那么老者的‘魅力值’一定很高,哪怕绝望一见之下,也消去了心头的怀疑与担忧。

  难怪对方随口哔哔几句,小钻风就一脸迟疑的跑来找自己报告。换成旁人,她早就越俎代庖,直接回绝掉。

  “老夫徐福,如果阁下对中原文化有所了解的话,那么没错了,我就是你想的那人。”老者笑了笑,潇洒的回道,一点也看不出拘谨。

  “呃?”这次轮到绝望呆住了,他实在是没想到会碰上这位,而且徐福的话,也存在许多可能性,说不定还是帝释天呢?又或者买糖的。

  似乎看穿他心中所想,老者又道:“老夫出自阿房圣境。”

  “唔?”绝望的表情突然古怪起来,这一切太意外了,反而有种骗子上门的感觉。阿房圣境的徐福,怎么可能跑到这种偏僻的世界来见自己?这玩笑开大了吧!

  “很不可思议吗?老夫作为始帝身边的方士,多少也懂得一些占卜天机的小术,今日借轮回殿推衍天机,察觉此界有一份善缘,便降下一道神念,与阁下结一个缘法。你若不信,我便离去,将来返回主世界后,大可来冥界找老夫对质,看我有没有骗你。”

  老者说的信誓旦旦,绝望也发现对方只是一道神识投影,而且早已和本尊断了联系,却保持着独立运作的状态。不说他实力强弱,这个境界一般人就很难做到,已经信了几分。

  “哦?什么善缘?”绝望打算听一听,反正又不花钱。

  “这善缘有大有小,分长期短期。小的么,自然是助阁下一臂之力,取得此方阴间的‘六道轮回’,凭此证道;大的嘛,送君一场造化,指一条明路,好在天道内测时乘风而起直入九天。”老头子抚了抚须,得意道,“你可知我是若不来,你将要栽一个大跟头。”

  “此话怎讲?”绝望眼睛一转,决定套话。

  徐福看穿他的打算,并不在意,他费这番口舌就是要取信于对方,本来就是说给绝望听的:“你这段时间在阴间的发展,应该称得上顺风顺水。连战数场,虽有折损失利,但整体却步步为营,一帆风顺……”

  绝望听着对方的描述,不断点头。只要稍微上点心,就能从阴间打听到相关信息,分析出来。

  然而这时徐福话音一转:“但你可知,这一切有一半是你的原因,另一半则在他人的算计之下?”

  “什么人这么蠢,帮我算计敌人?”

  “那群碍眼的家伙并不蠢,它们是在利用你,将阴间各路鬼王操纵于掌心,借你们的交锋来加快‘六道轮回’的出现,让你一路连胜最终麻痹大意,才好坐收渔翁之利。”

  绝望闻言皱了皱眉,他早早就掌握了这个世界的‘轮回者’踪迹,但真还没察觉到,阴间竟隐藏着另一未知股势力?

  “他们是什么人?”

  “一群上不得台面的绿皮地精。”徐福一脸不屑。

  “黎教的地精?”

  “不错!”

  接下来,徐福展现出语言的艺术,凭借超强的亲和力,在绝望面前侃侃而谈……总结一个主题:他是来当说客,替始帝陛下招贤纳才,拉拢绝望的。

  …

  一方面,他测算出绝望潜力爆表,是一块‘死亡体系’的璞玉,如今才刚刚出道,是个潜力巨大的素人,但缺乏发育的温床,若能签约‘阿房圣境娱乐公司’,未来必然大红大紫!他作为发掘新人的经纪人,也能早老板那里得一分好处。

  另一方面,绝望自身实力过硬,已经凝聚出私人法则,而且很巧的居然也是‘机械+死亡’类型。正因为这一点,他老人家才特地降临此方世界。

  希塔海姆冥界中的天才千千万,并不缺‘绝望’这一个,然而三观与始帝相同,崇尚‘死亡+机械’理念的却很少。如今阿房圣境一极多强,迟迟不能制霸冥界的最大因素,就是观念问题。

  希塔海姆的冥界,受到旧纪元影响太深。无论魔法宇宙,还是仙道宇宙,打骨子里就不认可‘死亡机械’的路数。这种理念差异,就如同人间的宗教一样,彼此视为异端,没有千百年难以统一思想。

  可以说除了‘阿房圣境’辐射范围为,整个冥界的主流文化思想,都在抵制他们,因此迟迟拿不下冥界的最终统治权。这种情况下,任何一个具备‘死亡机械观’的人才,都值得拉拢培养。哪怕他们与始帝不对付,依旧是改造冥界的火种。

  此外,徐福同样看好‘绝望’的前景,确切讲,是绝望这个IP背后,隐藏的的庞大气数。他老人家虽然算不出‘绝望’的真正根脚,但也清楚,对方隐藏了一张大底牌!

  …

  徐福作为成名已久的老鬼,资历比李墨深得多,隐约能够看出‘朔月体系’的庞大,甚至超过始帝麾下‘四大战神’中的任何一个。认定绝望是条潜龙,至少也是某条潜龙的高等分身!

  徐福老爷爷在阿房圣境的地位,多少有一点尴尬。无论他,还是始皇帝,又或者白起、蒙恬之流,都是读过史书的,连海湾战争都知道。武安君更是常年在扭曲星界当海盗,组建太空亡灵军团。

  因此大家对当年那点事情,都一清二楚。好吧,赵高的处境更加尴尬……

  因为上辈子犯下的错误,导致他在阿房圣境郁郁不得志,很早就有了跳槽的想法。奈何‘阿房圣境’放眼主世界,也是顶级的超一流企业,待遇福利没的说,他迟迟不肯离去。

  这次算到‘绝望’的根脚后,他有了准备一条后路的打算。毕竟始帝并不信任他,将他排除在‘核心圈’之外。而他老人家虽不像武安君那样,不遗余力力挺老板;但也兢兢业业,拿一份公子出一份力,问心无愧,跳槽也不会有负罪感。

  …

  在徐福口中,阿房圣境有着丰富的‘阴间地府开发经验’,有他这位专家指导,李墨提炼夺取‘六道轮回’的效率能提高十倍。

  此外,他还愿意牵线搭桥,将绝望引入阿房圣境内部,同时帮他出谋划策,处理掉隐藏在一旁的地精们。

  https://www.3zm.la/files/article/html/30/30996/46164222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3zm.la。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m.3zm.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