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门 > 峨眉祖师 > 第二十一章 青霄炼骨 洗象夺卦

第二十一章 青霄炼骨 洗象夺卦

        清气随风涌动,朝庐舍之中汇聚而去。

        鲁皓轩从孤峰上跃下,站在距离庐舍边十丈开外,想要透过窗户看见内部的动静,却是没有任何他期望的火光出现。

        “怎么回事,这是作甚?”

        鲁皓轩有些纳闷,看这架势,像是在铸仙骨?

        可铸仙骨又为何会引动如此多的天清之气?这是脱胎换骨不是炼精化气,此时应当是朝外敲打出废气,以三盏神火重铸仙骨,隔绝清浊之气的滋扰才对啊。

        他百思不得其解,想要进去,但又念起如今若是踏入茅屋,定然会阻了这小子的修行,若是中间出了什么岔子,便不得好了,于是坐回去,静静观望。

        “且看看这小子能达到如何地步,这般多的清气汇聚,想来.....”

        鲁皓轩在外旁观,庐舍内,李辟尘却是引动四周清气,眉心中君、相、真三盏神火虚影熊熊燃烧,那些清气化作有型之姿被投入神火之中。李辟尘开始念诵《清静经》,随着道经诵读,那三盏神火燃烧的越发旺盛,与此同时,那些清气也被炼化的愈快,迅速的被转化为精粹真元。

        “大道无形,生育天地;大道无情,运行日月;大道无名,长养万物;吾不知其名,强名曰道........”

        这是最初的道之理,因不知其形,不知其名,不知其情,故此只能冠以不知名之名,强名为“道。”

        神火飘摇,君火忽然隐没,化入颅骨之中。

        此为紫府,泥丸宫,乃心之火,君王之宫所在,真灵寄托之处。此时神火灼烧,将颅骨之中清气尽数炼化,随后有无数真元涌动,自心房而起,直入眉心,此为“上九霄”。

        忽然有雷音震荡,一时之间如同天神擂鼓,声震紫霄。朝外传递,浩浩荡荡八十里方才止住。

        鲁皓轩原本站立在外,此时被这突兀出现的雷音一震,顿时吃了一惊,目光朝庐舍内望去,心中奇怪道这小子在做什么?此为天脉雷音,可这小子明明已经八脉俱开,为何又有雷音显化?

        从没有听说过铸炼仙骨时会有雷音相随,根本没有这种记载!鲁皓轩有些好奇了,他隐隐感觉这个小子不单单是铸炼仙骨那么简单。

        不对,这绝不是铸骨能造成的动静......

        要不要进去看看?

        鲁皓轩再次打消了这种想法,他即将升为白袍,只需要把如今也已达到四海的境界,此时若是被执法殿知晓自己擅闯庐舍,且扰乱他人修行,怕不仅仅是剥夺踏入内门的资格,恐怕还会直接放下山去,消除仙籍。

        他在此纠结,四周却是已经风起云涌,那些树叶被狂风拔了下来,形成一片龙卷大阵,在庐舍四周上下盘旋,环绕移动。瀑布的水汽也被吸来汇入至龙卷之中,短短几息,那龙卷已经增长至五道,将整个庐舍结结实实的包围了起来。

        “好道人.......!”

        鲁皓轩惊讶,而又在此时,那龙卷再次变化,五风汇成一风,形成壁垒,将整座庐舍盖了起来。

        李辟尘手中道诀变幻,口中念诵不停:“欲既不生,即是真静。真常应物,真常得性;常应常静,常清静矣。如此清静,渐入真道;既入真道,名为得道,虽名得道,实无所得;为化众生,名为得道;能悟之者,可传圣道.......”

        随着李辟尘的念诵,他身前似乎化出一道虚影,那道人看不清面容,身材与李辟尘相当,面对他盘膝坐下,时隐时现,却也有大道纶音从口中诵出。

        三盏神火中,第二盏相火没入脊背之中,此为人体龙骨,一时之间真元涌动,李辟尘肉身上开始冒出白烟,如果鲁皓轩进来,定然会惊的无法动弹,因为白日升烟乃是炼精化气的标志,仙骨九重迈入五精境时,肉身之中气血涌动,化作精气狼烟,从头颅升起,自四肢百骸流出,又曰“白日升烟”。

        李辟尘手诀再变,此时心中《太华青霄两仪灵虚真解》运转,冥冥之中勾连一丝气运,飘飘忽忽,自纯阳大道中来。

        咔嚓!

        一道青霄神雷在心中劈响,隐约之间见四方雷兽咆哮,青龙,勾陈,夔牛,狴犴各自昂首,与心中一一显化而出,随清净经而动,喷薄雷电化入神火之中。于此同时,第三盏真火终于没入身躯丹田之中。

        “气沉丹田!”

        道人虚影忽然停止诵经,转而对李辟尘厉喝。

        “清掌天而为紫府,乃君火居;浊掌地而为丹田,为真火居;龙骨连天接地,贯通天上地下,青天幽黎,是相火居。”

        那道人虚影声音宏大,但似乎只有李辟尘一人可以听见,且声音与李辟尘本尊一般无二,却是神通幻化,为自身心中所映照姿态。

        李辟尘心神凝聚,忽的眼前诸多事物消失,径自来到一处池水边缘。

        池水清澈,中央有一口神泉朝外喷涌,同时有清气朝外逸散,只是稍稍站定,李辟尘顿时感觉自己心中似乎有某些枷锁被打开,蠢蠢欲动。

        “魂魄第三境心动?好厉害的小子......”

        一道声音从外部传来,李辟尘一转头,只见一尊白袍老人站在池水对岸。

        “自有劫难起时,当出应劫之人。铸炼仙骨时便能神入洞天,我古来也没有见过多少。”

        白袍老人**胡须,他整个人都弥漫着一股出尘之气,真的如同神仙一般,只是那双眸光却略显锋芒,不似道门散人。

        “不知道该说你是运气好还是运气差,你若是晚些来,气运道法任凭挑选,可你来的太早了,来错了地方。”

        “我现在两袖清风,两手空空,仅仅只有这一汪池水,与你且看看,里面有什么?”

        老者手指向池水,李辟尘朝前走去,目光朝池水中望下,映入眼帘的,是一张略有秀气的面庞。

        “回前辈,晚辈只见到自己。”

        李辟尘道:“池水清澈,如心空灵,其中不夹杂半分外物,是为纯净,故此除我倒影,再无他物。”

        “倒影即我,我即倒影,故此池水之中只有‘我’。”

        老者愣住,旋即诧异:“你没有见到任何东西?只有倒影?”

        “不该啊,为什么?”

        他挠了挠头,自己朝着水里望了望,颇有小孩模样。倒不像是长生不死的仙人,满身都是一副凡尘心性。

        见他这幅模样,李辟尘笑起来:“看来晚辈猜的没错,前辈果然意有所指。看来这水池之中能倒映人心欲望,不知是也不是?”

        白袍老人愣住,而后哈哈大笑起来:“你小子,居然耍我!”

        “晚辈不敢,前辈恕罪。”

        李辟尘恭恭敬敬施了一礼:“前辈不用读心术,晚辈感激不尽。”

        白袍老人诧异:“这你也知道?你这小子.........心性倒真是奇高,莫非是十纯阳中转世的弟子?”

        李辟尘摇头:“敢问前辈十纯阳是何意?”

        白袍老人不答,反问道:“你可知我这里是什么地方?”

        李辟尘不假思索:“若晚辈所料不错,当是第七洞天。”

        “正是,但你可知,三十六洞天之上是何?”

        老人发问,李辟尘摇头,答曰不知。于是老人回答:“便是十轮大日纯阳了。”

        “你既然不知道,那就不必再知道了。这对现在的你没有好处。”

        白袍老人摆摆手,而后又盯着李辟尘,再问道:“你当真只看到了‘你’?”

        李辟尘点头:“只有‘我’。”

        “那什么又是你呢?”

        李辟尘笑了笑:“前辈既问,晚辈不好不答。”

        “首、腹、足、股、耳、目、手、口。此为‘我’。”

        话语刚落,只听得水池之中一道叮咚之声,那白袍老者手掌在水池上一拂,水面汇聚,化作两仪姿态。

        老者盯着李辟尘,目光复杂,好半天才回道:“你敢承这个气运?这可是莫大因果,本来不该是你,可你现在既然悟出了,那我也不好不给你。”

        “我只问你一句..........真的要?若是现在还想反悔,尚且来得及!”

        “你天资过人,不必担这个因果,百年之后你定是洞玄大能,千年以后必是元神真人......未来成就不可限量,称尊做祖亦不是空谈.......”

        “我说啊......”

        白袍老者不断劝说,颇有苦口婆心的意味,但李辟尘只是道:“前辈,此法我已铭记于心。”

        只此一句,便让白袍老者顿住,他面色有些滑稽,似乎有些难堪,他道:“透过现象看本质......你小子厉害.......却实有道家风范。”

        “乾坤震巽,坎离艮兑。”

        “那你既然都记得了,还留在我这里作甚,走走走!离去!”

        白袍老者忽然烦躁的一挥手,顿时眼前水池消失不见,一片云雾升起,李辟尘只觉得天旋地转,而后眼前一黑,一道雷霆在耳边炸响,隆隆而鸣!

        老人驱赶李辟尘,独自站在池水边,面色变幻:“这小子居然看见了八卦图?承此法气运,因果本来不该是他才对啊!这是怎么回事?”

        “这臭小子执念这么深吗.......修行仙道居然有如此执念,以往能看见八卦图的,要么是天地之图,要么是生灵之图,要么是长生之图......唯独这小子居然什么图也没看见,只看见了自己!而就这样居然还悟得了八卦法?!”

        “《太初八卦先天混元至解》..........他的天机我算居然不出......这小子是哪里来的夯货?!区区铸骨便能神游洞天,他真的是此方之人吗!”

        老人的疑惑还未散去,忽的后方一阵白光闪过,又有一名青年走入,他与老者对视一眼,前者愣住,后者呆滞。

        青年上下打量这里,再见前方一口大池,顿时惊喜道:“难道这里是第七洞天?!真的如古籍所记载的一样!”他身边跑出一头小猴,对着老人做鬼脸。白衣老者顿时面色变幻,又有古怪之色。

        “见过前辈!”

        青年对老人施礼:“我跟随小猴来到这里,不知前辈在此......”他面色有些奇怪,此时不应该是说,有缘人你终于来了吗?

        老人面色尴尬,看了看洗象池,再看看这青年,无奈的一叹气:“打烊了,你走吧。”

        青年:“???”

        小猴:“???”

        看着一人一猴满脸懵逼,老人实在是不好意思开口,这怎么讲,说你的机缘被一个魂魄神游洞天的小子拿走了?

        尴尬,实在是尴尬。

  https://www.3zm.la/files/article/html/42/42855/1919383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3zm.la。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m.3zm.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