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门 > 峨眉祖师 > 第四十章 聚魔旗 落日熔金,天眼照 鬼人现形

第四十章 聚魔旗 落日熔金,天眼照 鬼人现形

        魔影接了柳随风的差事,身子在原地一转,遁入阴影。柳随风低声召唤五贼,那樵子得了令,顿时扯住一个逃跑百姓,叫喊道:“你这厮!我看你之前鬼祟,逃跑时你叫的最欢,现在混在人群中一并离开,怕不是魔头的仆从!”

        那百姓顿时一懵,怒道:“你胡扯什么!我看你才是魔人的奸细!”

        二人互相撕扯,周遭百姓看的惶恐,心中不免升起忧虑,想着若有魔道奸细藏匿于他们之中,那在场所有人都已陷入危险之境。

        正在此时,人群中传来哀嚎,蓑笠翁跌坐在地,一只胳膊朝外流着鲜血:“有魔人啊!”

        同一时间西方升起一道黑影,一尊魔人浑身裹在黑袍之中,以极快的速度出现在远方,正是之前那枉死城的魔头!

        “有魔修!”

        “逃啊!”

        “不要慌,仙人会救我们的!”

        “这里是大魏王宫,他们不敢乱来!”

        “孩子回来!”

        百姓们慌张不已,樵子与一百姓撕扯的剧烈,此时见真正魔头出现,顿时吓的魂不附体,连滚带爬的窜了出去。枉死城魔影在天边拐了个弯,而后变换方向,又朝人群中杀来。

        枉死城魔人出现,那些藏匿在人群中的五尘弟子顿时惊诧,那魔人盘旋,忽的朝他们这帮小子这边飞来,顿时把他们一群人吓的魂飞魄散。

        “有人雇了他来杀我们!”

        “是谁?柳随风吗!”

        “不是他还能有谁!”

        五尘弟子们此时也顾不得暴露,纷纷施展修为,一时间此地魔气冲天,三浊气暴动,四周百姓顿时被浊气入体,哀嚎着倒下。

        “师兄,暴露了!”

        “他娘的命重要还是宝贝重要!”

        五尘弟子来了七个,此时三人一抱团,两人一结伴,七人慌慌张张的逃遁,那枉死城魔头化作黑风,瞬间出现在一名筑基弟子上方,五指一伸,手掌压在一名弟子天灵盖上,旋了一圈,正是直接把那五尘弟子的头颅给扭了下来!霎时间鲜血飞溅,那五尘弟子头颅被断,双目瞪圆,一口惊气未出,却是死不瞑目。

        那五尘师兄顿时倒吸口冷气,骂咧道:“还真是冲我们来的!”

        “师兄别说了,快跑吧。”

        一名五尘弟子叫唤,可下一刻他转过头时,映入眼帘的便是一副漆黑的手掌。他顿时吓的半死,而这股惊恐没有持续太久,他的头颅便被枉死城魔人扯下,当做垃圾一般摔到地上。

        五尘师兄心中升起巨大的恐惧,连忙掉头狂奔:“该死的柳随风!定然是他看见我们来此,心生怨愤,这才雇佣枉死城的疯子来杀我们!”

        他们见那魔人紧追不舍,似在戏弄他们,顿时心中悲愤,忽的变故陡升,远方祭天台上荡起浩大钟声,只见一朵雨云升起,当中一名玄黄袍的年轻道人祭起一口铜钟,钟声震荡,那枉死魔人身形微顿,转而朝人群中一处遁去。

        五尘诸人见到那枉死魔头遁入人群,忽的站到一名人族面前,对着他微微点头,转而便消失不见。那人族却是抬起头来,与五尘诸魔对视一眼,同时身上飘出一丝魔气。

        五尘师兄原本见那百姓并非柳随风假扮,心中刚是一怒,后又感应到那股陌生魔气,初时还不认得,但随着念头转动,五尘师兄顿时脸色变得煞白,因为他终于想起来,这是黄昏地的浊气!

        魔道第一黄昏地!

        先逃狼口,再入虎嘴!

        “原来是他!当真.....倒霉!”

        五尘诸弟子顿时四散而逃,而那黄昏地的人魔则是有些愣神,稍稍一想,他反应过来,暗道原来是之前自己看见的那个魔道小子,用这些借刀杀人的伎俩呢。

        如此那些活下去的五尘弟子还以为是黄昏地的人雇佣的枉死城,这口锅背在自己背上,却是甩不下去了。不过这也无所谓,魔道之中,互相杀戮实属正常。

        人魔桀桀笑起来:“便算是我杀的又怎么了?这个小子心思慎密啊,五尘教到底还是有些玄门习气,虽然门中弟子互相算计,但是坑归坑,一般不会下杀手,不然要受到重罚。”

        “这下子他既出了气,又坑了对头,还把渡魂道和极乐明教的小子们都送去了幽冥,端的是坑出一手好牌。”

        他抬起头来,忽的有大雨瓢泼而落,却正是太子坤驾云而至,手中九合钟震动,开始朝下施法,准备镇压他这个魔头。

        一丝魔气已泄,再装下去也没有意义,当下这人魔大笑一声,上方雨云顿时被破去,太子坤没了云雾托体,顿时朝下方坠去,那九合钟将他扯住,堪堪悬在半空。

        不成人仙无法凌空虚渡,太子坤不过是换骨境,哪里挡得住人魔一吼,这一下不仅云被震散,法术被破,还差点就丢了性命。

        那人魔大笑一声,化出真形,只见一尊黄袍麻衣的道人登上天穹,身周有五瘟精气环绕,脑后一轮暗红的大日,又有黄云白雾汇聚不散,所过之处阴风惨惨,鬼神戚戚!

        “日薄西山,气息奄奄!吕瀑小辈,你可认得我么!”

        他朗声开口,五瘟过处,生灵绝灭,百姓哀嚎不止,身上冒出黄斑脓血,痛苦的满地打滚。

        白龙道人朝他看去,顿时怒道:“好个张元业,上次五百年小劫未能杀掉你,这次你却是又出山来讨打不成!”

        吕瀑道号崇阳,崇之一字有“高”的含义,而阳则可看做是盛日。崇阳,便是正当午的太阳大日,合玄门真意“云日相生,日开云云掩日”,如此又可得妙法。

        张元业却恰恰相反,修行的乃是黄昏大日,为夕阳垂落之道,正是与纯阳法相生相克,可谓从玄道而得魔法。

        “一别半个甲子年,不知你还有没有当初的能耐?”

        吕瀑动手,白龙游动而出,吞吐玄光。人仙道果显现,吕瀑手指朝天一竖,顿时一道太阳真火破开云头,从中爆射而下,将张元业身周五瘟驱散。

        张元业见身遭五瘟精气被驱,却也不急,只是手中捏起法诀,身后那昏暗大日射出一道神光,将那烈日天光尽数消弭,元气转化,却是直接被那昏暗大日给吞了!

        吕瀑顿时吃惊,于此同时白龙的攻伐也已经抵达,张元业从袖袍中取出一宝,忽的展开,却是一面招摇大旗,而吕瀑见到此旗,顿时一诧,猛地对身后诸弟子传音:“都打起精神!这魔人要动真格的了!”

        张元业大笑:“吕瀑!你还有空管那些小娃娃么!且看你挡不挡得住我这‘落日熔金旗’!”

        凶猛的魔旗挥舞起来,一时之间天昏地暗,有烈焰从天而降,一轮黑沉沉的大日悬浮在天,将白云吞噬,汇聚三浊气形成百里魔云,遮天蔽日!

        吕瀑脸色凝重:“这是‘无垢级’人仙重宝------【落日熔金旗】,可引天地浊火。那大日只是个幻术,不必惧怕!”

        张元业怒啸:“你说不怕便不怕了?那便和你的白龙一起,接着我这神旗之法吧!”

        二人斗法,下方祭天台上,李辟尘开始铸炼祭天三器,此是祭祀规矩,魔人骚扰年年都会来,外观观主正是为了阻挡他们而到场,只不过今年这一尊着实有些厉害了。

        人魔居然偷渡过了乌莽山,黄昏地素来以诡谲闻名,与枉死城一般可怕,实力深不可测。眼下看来,确实不是浪得虚名。

        人群暴乱起来,百姓们见天上坠火,地上喷浆,顿时惊嚎起来,谁也没有料到此次居然会有人魔到场,而五贼此时隐在人群之中,樵子顺着道走,蓑笠翁把那伤掉的胳膊扯断,血肉化作尘土,地上又有泥尘汇聚,再度为他化出新的胳膊。

        两贼对视一眼,顺着祭天台下大路而走,手中各持五枚阴秽毒雷,另一侧农夫与少妇稚童三人随百姓逃窜,一样手中持有阴秽毒雷。

        祭天台上,姜壶看见百姓们慌乱,便是孟荀连声开口,带兵制止也是无用,那些魔人隐在其中,不现真身,只是一昧制造混乱,再加上白龙道人与张元业鏖战,一时之间,下方弟子却是只剩下赵无恨与姜壶两个三火境的弟子可用了,其余诸弟子皆是换骨境,法力不济。周忌挥动震天幡已耗光法力,而太子坤则是被那人魔一声大吼,差点心脉被震散,此时也是病怏怏的,算不上战力了。

        李辟尘铸炼三器,前代三器已被熔铸,此时与胚胎合起,正在缓缓成型。李辟尘敲打三器原胎,正见下方百姓四窜,而其中有魔气升起。李辟尘双眼之中爆出两道雷芒,眉心中,玄门妙法清光显化,霎时间天清地明,直接找到了五贼的真身。

        “原来如此!之前不动手时我看不出,一动手有魔气泄露,便是直接拆穿了他们的身份!只是这五尘魔道果真诡异,居然以琉璃骨为基,聚土沙成血肉,拘了无主魔魂制成鬼人,端的是可怕至极!”

        眼见三器即将成型,李辟尘对姜壶道:“师兄,百姓若是死伤重了,三器成型时便不能圆满,天龙人三气不能归一,这祭祀也就失败了。”

        “那你可有办法么?”

        姜壶忽的想起李辟尘心境高超,顿时双目微亮,李辟尘点头,对姜壶道:“师兄,你且领着穆寻雁她们下去,我已找到那些鬼人的位置,届时传讯与你!”

        “如此甚好!”

        姜壶点头,于是剩余五人纷纷持宝下台。人群中,那樵子炸了一波刚刚欲走,忽的天边传来浩大斥责天音!

        “五尘聚耳,心含怒意!”

        樵子顿时脸色煞白,胸膛中气息翻涌,两耳外泄出五尘之气,此时天边有一道锤光落下,带起三道神火,正是赵无恨来至!

  https://www.3zm.la/files/article/html/42/42855/1919385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3zm.la。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m.3zm.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