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门 > 峨眉祖师 > 第三百二十四章 观云池 杀与不杀,听黄昏 二魔商议

第三百二十四章 观云池 杀与不杀,听黄昏 二魔商议

        大殿宽阔,紫袍人魔进入殿宇之中,那身上扛着的麻袋不曾放下,一路行去,那前方,有一口大池,当中如镜如光,升腾袅袅云霞。

        此时,那大池对面,有一尊人魔站立,穿灰色的天裳,上有金色的云纹,那两脚踏着银履,面具俊秀,手里持着一根铁棍,那棍首处挂着一盏莲灯。

        李辟尘看见这人魔,心中顿时一震,再不做动作,只是静静聆听。

        此时这持莲人魔看见紫袍人魔进来,见对方身上扛着大口袋,便开口问:“我在观云池旁等候许久,这是哪方的魔人闯阵?”

        “两个魔门弟子,焚鬼山红梅洞的,闯阵激发毒雷,在外头一通闹腾,给我拿了进来。”

        紫袍人魔开口解释,而那持莲人魔俊俏的眉头微微一皱,道:“焚鬼山的......焚鬼山的人怎么来这里?”

        “且先放出来吧,这两人不能杀了,毕竟焚鬼山在万墟州还是有点势力的,据说里面有尊地魔老祖。”

        “哼,区区不入真流的地魔,也敢自称老祖!我本意是把这两人抓进来祭了的!”

        紫袍人魔显然对这座山不是很感冒,但见那持莲的人魔摇摇头,便也不再说什么,那口袋一丢,这般从中化出大团云烟。

        云烟起下,当中落出两人,此时如无头苍蝇一般在云烟中打着滚落下,紧接着砰一声的摔在地上。

        那两名玉液魔人昏头转向,此时刚刚被放出来,看见那紫袍人魔,顿时大惊失色,而再看边上,却见又有一尊人魔矗立!

        那持葫芦的玉液弟子顿时紧张起来,此时对那紫袍人魔开口:“你......你是哪个宗门的魔头,把我二人抓来此地,莫非是真的要和焚鬼山为敌吗!”

        紫袍人魔听得一笑:“区区两个玉液弟子,焚鬼山会为了你们和我等开战?真当自己是九玄七魔了?”

        他顿时嗤笑起来,让那两玉液弟子面色一变,那持法剑的弟子开口:“我二人也是无意之中闯入你宗阵内,你放了我二人,也算是做个人情,那来日,若有需要之处,我二人欠你等因果,必然来还。”

        “我们奉洞主之命出来寻找一尊疯魔,那疯魔杀了赤矶老儿的勾炎兽,还挖了那血心,这老儿发出火雀传讯万墟各宗,请我等前来帮手寻找那疯魔,而诸宗以火雀联络,你宗若是在这里把我师兄弟二人扣住,那回头得罪的便不仅仅是焚鬼山了!”

        “而且身为焚鬼山人,我二人身上当然有焚鬼印,若是死了,这印自然破去,届时.....呵。”

        这玉液魔人也会说话,先示软来个好口气,紧接着又把自己出来的因果说明白,意思是先软后硬,现在放人大家你好我好都好,如果不放,回头便是半个万墟的魔门都要找上门来。

        “你威胁我?”

        紫袍人魔眸子陡然眯起来,那手中化出法力,气息有些浮动,而那持法剑的玉液魔头面色冰寒,但十分冷静,打个稽首,道:“不敢!只是这利弊已经皆说明白了,如何抉择还是前辈的事情。”

        “便是前辈不放,那我二人也没有什么好说的了。”

        这话出了,那紫袍人魔顿时勃然大怒:“好好好,你觉得我不敢杀你们?区区一个焚鬼山,不过是个跳梁小丑罢了!”

        他这般就要动手,然下一刻,那持莲的人魔猛地把铁棍向他身前一横,那气息一放,这紫袍人魔顿时浑身僵硬,那瞳孔瞪得老大,已经抬起的手又缓缓收了回去。

        如一盆冷水当头浇下,让他心中怒火陡降。

        “师弟知错,师兄勿怪。”

        紫袍人魔头颅低垂下去,此时见那持莲的人魔目光已经变得十分可怕,似一头择人而噬的猛兽,那气息也涨起,在这种力量下,紫袍人魔的气势就像大海中的一叶扁舟,没有什么反抗的能耐。

        师兄终究是师兄,师弟终究是师弟。

        虽同为人魔,但道行与修行差的太远了。

        持莲人魔哼了一声:“焚鬼山中终究有尊地魔,这对我们来说是个不可抵挡的威胁,你一时冲动,杀了这两人,回头那地魔老祖察觉,必然让我们的苦心功亏一篑。”

        紫袍人魔低头:“是,师兄说的对。”

        这两尊玉液魔头不晓得什么苦心,但此时听这持莲的人魔言明不杀他们,这才松口气,这两人中,那持葫芦的玉液弟子开口:“两位前辈放心,这次两位放我二人一马,来日这因果我们必然偿还。”

        持莲的人魔点点头:“如此甚好,我大日黑天宗也不想开罪了焚鬼老祖,但这几日,我宗中大阵遮山,不好出去,还请两位在此等候些时日。”

        持着葫芦的玉液弟子面色一变:“前辈莫非是信不过我二人,这是要把我师兄弟软禁下来?”

        “形势所迫,不得不如此,待三十六日后,两位自然可以离开。”

        持莲的人魔这般说话,而那两名弟子面色霎时一变,那持葫芦的玉液弟子就要出声,然此时那边上持法剑的弟子则是开口:“罢了,不过三十六日,我二人便在这里呆上一段时日。”

        “甚好。”

        持莲的人魔微微一笑,随后手中化出两道黑光,一道罩在那两尊弟子身上,第二道黑光落下,化成一个高大的魔兵傀儡,披着森寒铁甲,对这人魔抱拳作礼。

        “带这两位去大塬峰的偏殿歇息。”

        这山巅有峰,那山腰也有峰,大塬峰就是在山腰的一处偏殿。

        这魔兵抱拳,随后对那两尊魔头做个引的手势,这两人运转了一下气息,陡然发现自己身上不得施法,顿时大怒,然而那魔兵这般一挡,这两尊弟子停下脚步,只是看着那持莲的人魔。

        持法剑的玉液弟子语气愤怒:“前辈.....当真是小心谨慎,这般还封了我二人的法力!”

        持莲的人魔叹口气:“还望勿怪,也是情非得已。”

        “好好好,希望前辈遵守诺言,三十六日之后,还放了我等!”

        这持法剑的魔头面色冰冷,与那身边持葫芦的弟子对视一眼,便跟着魔兵出了这方大殿。

        这般离去,紫袍人魔才显化怒意:“若非怕这两个老鼠坏了我等苦工,当是直接打杀了去!”

        持莲的人魔开口:“焚鬼山中弟子有焚鬼印,若是杀了,那焚鬼老祖必然知晓,届时红梅洞传讯,很快就能知道我们在这里。”

        “你方才也听见了,他所说是出来寻找一尊疯魔,而且说了半个万墟州的魔门都行动....说那赤矶老儿的眷兽被杀.....我方才查了一下,他二人身上确实有两道火气,想来就是那火雀了。”

        “牵一发而动全身,现在正是紧要关头,不得不小心,杀了是万万不能的。我宗地魔不得擅动,否则一出必被其余仙魔神算出行程,且万墟之地气数紊乱,地仙不入,其他大州的地魔,也是不想入内的。”

        持莲人魔走到那观云池边,透过清澈池水向下看去,却是微微叹了口气。

        “等到这尊旱魃出世,聚云原一十五州共请了十万大山之气而出,届时把万墟之州炼入我黄昏地中,如此掌此一州之气数,那六载之后九玄论道,我黄昏地便多了一分底牌。”

        “须知这万墟州中,多少仙魔神墟?当中又有多少道天门残存?掌此一州,便握无数瓶中小界,如此,在云原之上大开魔道之日,指日可待。”

        持莲的人魔这般说了,而后又是一声大叹,面色阴沉下来:“若非前些日子那人仙坏事,乱了八江六河的祭坛,待五鬼木彻底扎根八江六河,届时旱魃一出,则血祭整片八江六河的妖灵,以水化火.......那种天成的好地哪里去找,也是那青猿脑子有坑,强行点化那么多妖灵,正好当个血祭的好地方,只可惜......嘿,那该死的人仙!”

        他这么说着,目光似在闪烁,心中隐约在思量些什么。

        紫袍人魔面色恨恨,怒道:“也暂且忍这最后三十六日,待这尊旱魃出世,以神魔之火炼化万墟大州,我等也便功成身退,届时定把这两人杀了泄愤!”

        持莲人魔也开口颔首:“只此一州出,若是功成,聚一州之威,立实可化抱元之境,窥那地仙之门,可省却千年苦修,这尊旱魃以夫狐之身为引,杀九尊‘人神’,灭九尊‘人魔’,这般要引神魔聚体,出这魔神之身。”

        “愿我黄昏一宗,踏破乾坤拿日月,引渡云原再开魔天。”

  https://www.3zm.la/files/article/html/42/42855/1919414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3zm.la。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m.3zm.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