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门 > 峨眉祖师 > 第四百七十八章 红杏山中红渠言

第四百七十八章 红杏山中红渠言

        龙盂之舞彻底落下帷幕。

        而时间,距离那最后一舞已经过去两日光景。

        至于李辟尘,如今并不曾离开龙华,而是去了红杏山。

        大舞闭,却是没有见到龙女的身影,而李辟尘又因为情劫的缘故,故此也不去刻意等候,而是离开了高台。

        距离春华公主的大婚还有十日的时间,那位红渠公主正在宫阙之中等候,那嫁衣已经备好。

        说是嫁,但真正情况,是叶缘入赘龙族,并不是红渠嫁出去。

        收到请柬的人都在碧落龙宫之中等候,而李辟尘因为红渠公主的邀请,故此才先行红杏山。

        只是初至此山,那远远观之,便见到漫山遍野都是赤红的杏花。

        暮春寒,暮春寒。

        青山重远,青衫浅黯。

        醉倒桃花杏,烟雨说阑珊。

        竹伞打起,那朦胧之中,仿佛有无数女子走过山中田道,又化雾云散去,只空留伊人巧笑嫣然,其音回荡山峦,传遍青山。

        李辟尘来至红杏山中,那行至不远,便有两位杏花仙出面,那对李辟尘恭敬行礼,其音如泉,又同时言来:“仙长晚来,我家公主驸马,等候多时了。”

        公主,自然是红渠。

        驸马,自然是叶缘。

        红花碧叶,缘起缘灭。

        李辟尘对两个杏仙微微点头,那二仙巧笑,手中俱提草篮,当中盛满红色杏花。

        她二人为李辟尘引路,只是那一路上,却把手中草篮当中杏花洒落,只看漫天红雨,坠落青山外处,飘落溪水之中。

        六曲阑干偎碧树,杨柳风轻,展尽黄金缕。谁把钿筝移玉柱?穿帘海燕惊飞去。

        满眼游丝兼落絮,红杏开时,一霎清明雨。浓睡觉来慵不语,惊残好梦无寻处?

        深山之中,杏花林内,一处宫阙坐落,隐在烟雨朦胧之中,仿若梦境仙处。

        古老的黄铜龙门被推开,李辟尘走入当中,那处殿中座椅上,红渠正在抿茶而候,但并不见得叶缘。

        “道兄晚来,小妹已经等候多时。”

        红渠如此说着,那微微一笑,刹那芳华,是让牡丹也羞,让桃花也惭。

        李辟尘见她,打个稽首,对言:“不知大公主寻我,可是为了......李长生之事?”

        红渠面上笑容不改:“道兄果然已经知晓?不错,小妹来寻道兄,正是为了李长生之事。”

        她这么说着,那手掌轻轻一招,此时放置在远处一尊木桌上的画卷飞来,被她指尖一点展开,露出当中那副人像来。

        不是他人,正是李长生.....亦或说是李辟尘的模样。

        曾经二人容貌相似只有六分,但这副画卷当中,二人容貌相似,却已回至八分以上。

        简直就像同一个人。

        红渠把此画交到李辟尘手中,李辟尘接过,稍稍端详,点点头:“画的挺像,像他,但是.....更像我。”

        这话说的不假,这画卷之中的模样,虽然画的是李长生,但是那眉宇之间的神情,太像是李辟尘的了。

        红渠笑着:“我家相公认得道兄与长生道兄,故此我才是恍然,若非我家相公提点,怕是道兄在初入龙华之时,便已被我龙宫诸将拿住了。”

        李辟尘:“当初泼墨山河境内,苍岩四公主已将贫道当作愚弟,好在一番折腾,误解也早是解开。”

        “还有这回事么,不过也好理解,毕竟苍岩五公主倾心于长生道兄,这引四公主嗔怒,又加上疑似偷盗乾坤尺之事,必然对长生道兄产生厌恶之情。”

        红渠了解似的点头,而李辟尘则是敏锐的抓住了两个字。

        “疑似?公主所言,此番乾坤尺被偷盗之事,果然并非愚弟长生所盗?”

        李辟尘抓住询问,而红渠却是摇摇头:“只是疑似而已,小妹并没有说乾坤尺不是长生道兄所偷,只是证据不足,而且疑点颇多而已。”

        “但在盗兵之人中,长生道兄的嫌疑,仍旧是最大的。”

        红渠:“之所以请李道兄来此,正是想要询问一番,若是李道兄能有联络长生道兄的法子,还请转告于他,请来龙华一叙,不论有无嫌疑,只要入在龙华,以上苍金火一测便可知道真假,洗脱嫌隙。”

        李辟尘听罢,直接摇头:“疑点颇多?嗯.....我没有联络他的方式,我兄弟二人,已六载多不曾见过,那他在何处,此时我根本不晓得。”

        话语出口,红渠叹气:“那便没了法子,长生道兄既然不能来此,那我龙华境仍旧要把他作为第一嫌隙对象,乃至于.....出兵搜捕。”

        “这事情已经定下了,还望李道兄造作准备,上面已经震怒,苍岩龙王若是抓住了长生道兄,那必然是要把他千刀万剐的,这事情,谁也保不住。”

        李辟尘听得一惊:“出兵抓捕?这事不是还没有定论,为何要如此.......”

        “我来取调,但春华一族,父王见到苍岩龙王吃瘪,是很欢喜的事情,不会明面说出,在暗里更不会去帮他,那乾坤尺丢失,每过一日,苍岩龙王就在煎熬之中多一分愤怒,如此到头,我听闻,待我婚期过去三日,便是苍岩龙族大军出时。”

        红渠摇摇头:“此事本不用闹得很大,但现在这样,也没有什么办法,我已束手无策,再退些步说,这事情本也与我无关,春华一族该尽的力已经尽了,那剩下的,就是苍岩的事情。”

        “而此事涉及到长生道兄姓名,李道兄乃太华山弟子,又是我家相公挚友,如此我不好不与李道兄知会一声,可也就仅止于此。”

        李辟尘面色微凝,这是红渠看在太华山的面子上告诫自己,其中也有意味,那就是如果时日到了,仍旧寻不回乾坤尺,那么重打是重打的问题,但抓捕是关乎面子的问题。

        龙王震怒,引王族无尽龙兵搜捕无垠,这当中又有多少仙家,又有多少妖将?

        “时间还有十三日?”

        “算是十三日。”

        李辟尘得到答复,深吸一口气,点点头:“好,此事我知晓了,多谢公主相告。”

        红渠笑了笑,同时又言一句:“道兄,还有一事,这画卷之问,当中我看,那画着的人,恐怕就是你,而不是李长生。”

        “此事,或许和你脱不得干系呢,若不是见到道兄真容,我也无法相信,这画像眉宇之中神情,居然和道兄一模一样。”

        她竖起一根手指,轻轻言:“此事,说不得是贼子迷乱,本想栽赃于道兄,但却.....认错了人呢?”

  https://www.3zm.la/files/article/html/42/42855/1919430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3zm.la。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m.3zm.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