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门 > 峨眉祖师 > 第四百九十八章 三圣结盟闹龙宫

第四百九十八章 三圣结盟闹龙宫

        越山青处于一个诡异的停滞姿态,他的头颅左摇右摆,看看前方,再看看后方,此时那傀幽海中打出风火雷云,便看到李辟尘一人踏浪而出,那容颜容貌,与前方道人几乎一模一样。

        不,其实仔细说来,是像八分。

        乘鱼的少年道人看见傀幽海中出来人物,先是一愣,而后便是大吃一惊,只直接呼喊出声:“兄长....可是辟尘兄长?!”

        音荡九霄,那四方处,大浪皆寂,展露他雄浑法力,而李辟尘看见对方,目光先是一凝,那身上气息陡起,转动双眸,显露阴阳光华。

        羲和灼灼,望舒幽幽,那两道光明打在少年道人身上,李辟尘如此一扫,才确认他究竟是谁,那心中戒备放下,摇摇头失笑而言。

        “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之前正待想着如何如何去寻李长生,却没想到居然如此戏剧,遇到越山青,只是追他,便是寻到了李长生!

        李辟尘这里不提,只看李长生观李辟尘眼中放出阴阳之光,那心中再也没有怀疑,只知道这位确确实实,是自己那兄长来了。

        他这方欢喜,而李辟尘却是赶忙迎接上去,那越山青见二人互相而来,只是蹄子稍稍退步,然李辟尘一转头,笑出一言:

        “请三位道兄助我!”

        此话落了,那眉心当中化出风火雷光,落地便是化作三尊道人。

        “贫道风灾道人!”

        “贫道火灾道人!”

        “贫道雷灾道人!”

        三灾道人落下,把越山青包围其中,那看三位道人手掌当中各起劫光,只是一息,那浩荡天威压下,如冥冥铁索般,将越山青定住不能动弹。

        这是源自于气息的威慑,是最古老的恐惧,那凡天地五虫,万物有灵之辈,皆惧风火雷劫。

        越山青被天威束缚,顿时骇然,直道:“你这牛鼻子狗道人,施得什么鬼法!怎么还有两个一模一样的你?!”

        “你放我离去,我告诉你,想要抓老子当那劳什子坐骑,是死也不干!”

        越山青怒斥,那说话时候,风火雷已经化作绞索把他压住,此时越山青心中委屈至极,心道自己好吃好喝,这里胡乱逛逛,要找那吞天传人,却莫名其妙被这家伙压住,当真是倒霉到姥姥家了!

        三灾道人各在三方,笑嘻嘻的看他,那眼神之中带着怜悯,这是他们本来就蕴含的悲苦情绪,然而在越山青看来,这简直就是赤裸裸的嘲讽。

        “哈呸——!”

        这龙马有脾气上来,那吐露舌头,噗呲呲就对风道人吐了一口口水。

        风灾道人身边有天风乱卷,那口水自然没有溅到身上,然而这动作当然引得风灾道人侧目,直接失笑,那刚要说什么,又露出个笑容,口里酝酿酝酿,突然吐出一口黑风。

        天风劫中恶风颇多,这一口恶风出去,是把越山青鼻子都要臭的炸开了,他气的半死,那马脸涨红,闭气跳脚,引得三灾道人哈哈大笑。

        这里事情压下,且看李长生与李辟尘此时终是面对而立。

        “好厉害的法!”

        李长生看见这三灾道人,那心中惊诧,只对李辟尘道:“兄长道行,又精进许多,这多日不见......”

        “这多日不见,你倒是还被人砸了一尺子。”

        李辟尘回他,此时摇头,那李长生听此言语,顿时苦笑:“兄长,此事,实属是我大意,绝不是不敌,那回头处,待我寻到他了,必然要把那厮抓入八卦炉中,炼成大丹切了!”

        他恨得牙齿痒痒,李辟尘此时有些尴尬,直到:“此事还是和我有莫大关系,其实吧......那吞天传人找的应该是我,只不过他认错了人,这才.......”

        “我知道的。”

        李长生失笑,紧接着摇头起来:“那当初他打我时候,我于迷糊之中,听得他怒笑一声李辟尘三字,如此我便知道,是那家伙弄错了人。”

        李辟尘:“确实.....是。”

        “诶——”

        李长生连连叹气:“兄长兄长,辟尘兄长,我这运数可是被你吞了大半去?倒霉也不带这样倒霉的,你晓得那尺子多重不,说是有四海之力,一尺子能把神仙都敲死,全力施展地仙都要惨叫而逃。”

        “我这看看,挨了那一尺,居然还能活着,也亏得我乃金丹之身,历劫不毁,三神诡异,否则换了任何一个出窍境来,那一尺子砸下去,必然是阴神破灭,阳神灼毁的下场。”

        李长生这话纯是调侃,没有他意,但听在李辟尘心中,倒是极其的不好意思。

        李辟尘只能打个大礼,连连言歉,此事终究是因自己而起,毕竟当年没有彻底杀了那个家伙,这才引出如此多的事情来。

        “当年我一弓射穿了他的脑袋,那岩石把高台砸烂,我见他从天坠下,便也觉得他必然是死了,毕竟一个换骨境的小小魔头,我法力虽然全无,但一身筑基的气血还在,在他施法之前,徒手出击把他撕了都是没有问题的。”

        “此事实是怪我,此番行去,你与我一道同行,且看我彻底了结这段因果,灭他于此!”

        李辟尘话语铿锵,那眼中同时闪过光华,是不仅要杀了相周流,还要弄清楚九杀秘法的事情。

        这话解释下去,李长生倒是连忙开口:“兄长何必如此自责,那当年之事,你被封了法力,他受得八石强弓一击,连四海都没开,区区换骨境的小魔修,挨上这一下必然当是死了的。”

        “可他有吞天传承,你与叶道兄对这魔道妙法都不了解,让他苟活下来,又得了其他秘法,如此成长到今天,居然已与神仙不相上下,实际上,也并非是兄长的过错。”

        “这冥冥之中,有些事情是更改不得的,杀了一个相周流,或许还有第二个王周流,第三个赵周流出来,没完没了,兄长不必如此自责,总归我如今无事,反而法力更加精进,已经跨入洞玄之列。”

        二人如此说,而正是此时,那越山青听得清楚,顿时瞪眼:“等等,你也要找吞天传人?”

        “不错,我知道你也是要找吞天传人的……对了,你不如跟我们结盟,一道前去,大闹龙宫如何?”

        李辟尘追查越山青,本就是为了吞天之事,再借由吞天找到李长生,如今已经得知吞天之位,既然如此,不若借助越山青的度,在龙宫之中,打个闪电战!

        越山青琢磨一会,盯着李辟尘左看右看:“你闹什么龙宫?疯了不成?!”

        这话出口,越山青陡然反应过来,还不等李辟尘解释,立刻接上自己的话:“等等,你是说,吞天传人就在龙宫之内?”

        李辟尘含笑:“然也!”

        越山青沉默下来,那目光旋转,盏茶之后,对李辟尘道:“结盟,你能给我什么好处?等等哦,我要是不结盟,你是不是要在这里把我现场薄皮抽筋吃了?”

        他那面容之中带着一丝佯恐,而李辟尘却已笑了起来:

        “非也非也,我乃正统仙道大派弟子,岂能行此等小人行径?你放心吧,只是,你也在寻吞天,我们也要找他报仇,不如通力协作,这样你能吃他,我们能报仇,岂不是一箭双雕,两全其美之事?”

        “这利害关系,可不用我说呢。”

        李辟尘笑着把话说完,越山青头颅左摇右摆,那心中已经动摇,但面子上还是做出思考斟酌之状,好半响,那才咧嘴笑起来。

        “这事情结束之后,我要吃了吞天,你还得给我点精金神铁!”

        越山青开口,李辟尘大手一挥:“小问题,小问题。”

        “好!”

        越山青看看三灾道人,又看看李长生,最后吐了口口水。

        “娘的,就这么干了!”

        :

  https://www.3zm.la/files/article/html/42/42855/1929789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3zm.la。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m.3zm.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