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门 > 峨眉祖师 > 第五百零五章 世事黑白无人问

第五百零五章 世事黑白无人问

        .....

        .....

        黑沉沉,混混沌沌。

        看不见光,更不知道乾坤方向。

        沉重的脚步声响起来了。

        一步一步,就像是背负着山岳,每一步的落下,都能够带起一阵沉闷的雷音。

        恍若是天公在怒,恍若是天帝在言。

        黑世之中,行来了一个黑影,没有光华的外衣,完完全全融入到黑暗之中。

        他就是黑世的化身。

        粗重的喘息声响彻,伴随着沉重的脚步声行进。

        黑影行了很久,突然,前方出现了一个光点。

        那是一盏灯。

        黑影踉跄着走到了灯的面前,那伸出手来,终于,在光华的照耀下,让他褪去了黑暗的外衣。&1t;i>&1t;/i>

        黑暗与光明相互交织。

        灰色与紫色的火焰突然升腾,顺着金色的光而吞吐。

        就在这个瞬间,四面八方,被璀璨的光辉所浸染,让那个黑影显露出真正的容貌来。

        他是叶缘。

        四周的光华渐渐消弭,取而代之的,是一片车水马龙的城。

        叶缘的眼神呆滞,就像是忘记了什么,而逐渐的,有一道声音慢慢响了起来。

        这宛如天籁般的声音回荡,让叶缘眼神之中的呆滞渐渐消退。

        但同时,他也开始忘记了一些东西。

        手中的那盏灯,逐渐的消散了。

        于是,世界陡然清明起来!&1t;i>&1t;/i>

        .....

        “哥哥,哥哥?”

        呢喃的声音响了起来,叶缘猛地回头,却现自己的身边站着一个小姑娘。

        衣衫破旧,但穿得还是得体,而头披散下来,把那只能说是较为好看的面容遮盖了一半。

        她是谁?

        叶缘感到疑惑,那伸出手去,然而在瞬间愣住。

        那并不是他的手,而是一个孩子的手。

        粗糙,褶皱,但毫无疑问,这确实是小孩子的手掌。

        叶缘摸了摸自己的脸,那瞳孔微缩。

        自己变成了一个另外的人,而且还是个孩子。

        约莫十二上下的年纪。

        &1t;i>&1t;/i>

        “我.....没死吗?”

        叶缘的意识彻底清醒过来,他看向四周,而正是这时候,边上传来了不耐烦的声音。

        “我说臭小子,你滚不滚?不滚我就砸了你的摊子!”

        叶缘的目光顺着声音的来源望去,他现了,那是一个高大的人,手里还拎着一张破烂的渔网。

        “渔夫?什么走?什么留?”

        叶缘有些懵,而那个汉子看见叶缘的神情,又听他的话,以为是在嘲讽,顿时是冷下脸来,语气变得有些阴森。

        “好啊,挺是厉害,兔崽子,你还敢调侃老子,好,老子就送你一程!”

        他伸出手去,那就要拽起叶缘,而叶缘看见他伸出手,在一瞬间,就好像自然无比的,那一只手猛地伸出去,抓住他的手,而后陡然一扭。&1t;i>&1t;/i>

        “嗷呜!”

        这人在痛苦的时候都能出狗叫了,那汉子的面色陡然大变,而叶缘的手一松开,他顿时倒退好几步,那神情之中满是忌惮:“好好好,还是个练家子!你给我等着!”

        他狠话撂下就跑,而叶缘皱着眉头看他离去,同时边上的女孩扯了扯他的衣衫:“哥哥.....咱们,咱们走吧,别在这里卖了。”

        卖?卖什么?

        叶缘还没有反应过来,然后他低下头,看见了前面的鱼摊。

        那都是上好的大鱼,肥妹而又新鲜。

        “王渔夫说咱们的鱼都是好鱼,砸了他的生意,哥哥,咱们不在这卖了,咱们走吧,去城南,那里没有人卖鱼,好鱼在哪里都能卖出去的,不愁的。”&1t;i>&1t;/i>

        小姑娘扯着叶缘的胳膊,叶缘皱着眉,但没有问出对方是谁的这种问题。

        心中已经有了判断,自己没死,而且这样子,似乎是夺舍了?

        亦或是重生?

        叶缘拍了拍脑袋,听着小姑娘的判断,他当然知道,这个小女孩,应该就是现在他这具身体的所谓“妹妹。”

        听着她的话,叶缘不开口,只是点点头,而后开始收拾鱼摊。

        之前的那什么王渔夫显然是个狠茬子,叶缘刚刚动手的时候,已经判断出来了。

        自己已经没有了法力。

        但幸运的是,一身的功夫还在,而且这具身体的力量也不小。

        这个孩子应该是长年累月的打渔,所以早就了一副坚韧且富有力量的身躯。&1t;i>&1t;/i>

        小姑娘看见叶缘收拾东西,连忙也开始帮忙,很快,兄妹两人就把鱼摊收拾好了,带去了城南的角落。

        .....

        日子逐渐的过去。

        生活必须要生活。

        叶缘坐在小木凳上,握着拳头,看着鱼摊上的那些大鱼。心中的思绪却是已经飘到了龙华境中。

        红渠怎么样了?李辟尘怎么样了?还有那些龙盂客,还有那个该死的五公主,还有那些被自己杀掉的龙君与龙将,他们究竟为什么要围杀自己?

        那些龙君们的眼神空洞,就像是丢了魂一样,但他们仍旧有自我的意识,显然真灵犹在。

        而那个五公主的法,让叶缘有些在意,同时眉头紧紧的锁起来。&1t;i>&1t;/i>

        “肴乱杀了玄都.....什么意思?”

        叶缘不解,同时回忆着当初的事情,而想着想着,突然脑海中闪过一副画面。

        五公主趴在自己的身上,那衣衫半解,而后突然又退去,就像是看见了什么恐怖的东西。

        自己身上,那时候应该是有个东西的。

        是什么呢?

        【他没有现,他忘记了那盏灯。】

        【岁月被抹去了。】

        他在这里呆,自然引动了小姑娘的不快,她插着腰,点着叶缘的脑袋,哼哼道:“哥哥,你在什么呆啊,帮忙啊!”

        “哦哦....”

        叶缘回过神来,同时叹气,现在自己变成这副模样,也回不去了,只能着重于眼下。&1t;i>&1t;/i>

        只是心中,那股不甘心的意味,真的是放不下啊。

        ......

        江枫渔火,那入夜里,叶缘坐在渔船的船头处,这艘渔船,就是他和小姑娘的屋子。

        父母打渔时身亡,这个少年人接过了重担,在这里抚养他的妹妹,也就是那个小姑娘。

        如今的少年人,是叶缘。

        看着远方渐渐变得深邃的江河,叶缘的眼中显露出一丝落寞。

        苏醒过来,已经过了有一年了。

        一切似乎都开始平淡下来,那曾经的仙魔,那高高在上的神灵,还有天外的大圣天尊,那仙人的世界距离自己越来越远,越来越远......

        仙凡不交集,如无必要,不会相遇。&1t;i>&1t;/i>

        这让他感到有些无力。

        但偶尔的,叶缘回过头去,看见小姑娘那沉沉的睡容,那当中,那面上,写着的都是两个字。

        “幸福。”

        或许对小姑娘来说,贫贱也好,富贵也罢,和自己的亲人兄长在一起,无论哪里,都是让她心安的故乡。

        所谓家之一字,无外乎如此。

        叶缘的眼神有些恍惚,如果真的回不去了,似乎这样....也挺好?

        ......

        时光如白驹过隙,一去不返。

        当年的孩子,如今已经成长为一个青年人,那曾经来闹事的王渔夫,因为他的鱼总是缺斤少两,所以逐渐就干不下去了。

        听说,在三年前,他醉死在城外的土地庙中,尸体被官府清理,抛到了乱葬岗中。&1t;i>&1t;/i>

        对于他,叶缘已经并不在意了。

        时间已经过去许多年了,当年的龙盂也早该落幕,一切的一切,已经和他没有了关系。

        十年的岁月过来,没有见到一个修行人,这足以说明,自己已经和仙尘断了缘分。

        回不去了,那么就在红尘之中沉沦吧。

        叶缘如今已经把鱼摊展成了鱼铺,从曾经为他人打工的小渔夫,成为了雇佣他人打工的渔掌柜。

        而当年的小姑娘,也出落得越水灵。

        相依为命十年,叶缘已经把她当做了自己真正的妹子,而到了这个年纪,他甚至开始行驶父亲的职责,为了小姑娘的婚嫁操心,就像是一个真正血浓于水的兄长那般。&1t;i>&1t;/i>

        女孩子家,到了十八岁之后,如果还不出嫁,那就是老女人了。

        叶缘为了这事情说了许多的媒人,然而对于小姑娘来说,那些来相亲的人,都被她一一回绝了。

        直到有一天,一位经过的士子见到了她。

        鱼坊前的尘埃扫了又覆,刀斩鱼鳞的剐蹭声不断响起。

        叶缘挽着袖子,那手中的刀重重的落下。

        “哥哥,当年你杀鱼的时候,那手法真的很漂亮呢,和花儿似的。”

        “嗯……”

        “哥哥,你做的红烧鱼最好吃了,我想再吃一次。”

        “嗯……”

        “哥哥,上次那个士子,他给我带来了铃铛。”&1t;i>&1t;/i>

        “嗯……”

        “哥哥……”

        “嗯?”

        她的眉头舒展,那眼中有水光盈盈,只是看着叶缘,突然哭起来,又笑了起来。

        “哥哥,我要嫁人了。”

        小姑娘的话落下,叶缘那手中的刀,也停滞了一瞬间。

        “......”

        时光飞逝。

        很快,小姑娘就穿上了鲜艳的嫁衣,她那羞涩的笑容之中透露的都是幸福,而叶缘站在她的身侧,看着另外一个人。

        一个很俊秀的青年,行的是最古老的礼。

        她成婚了。

        叶缘心中是这么念叨的,同时言了一句,那是对这具身体原本主人说的。&1t;i>&1t;/i>

        你的妹妹已经嫁出去了,你......开心了吗?安心了吗?

        我以前没有做过多少好事,我是魔,但这一次,我做的,应该是好事吧。

        .......

        光阴如箭,带来的不仅仅是流年,还有猩红的血。

        京城里的大人物来了,而叶缘本来以为,什么高官看上妇女美貌的事情,只会生在与话本之中的。

        但当这件事情应用在自己头上的时候,才会现其中的无力与那满腔的愤怒。

        成婚还不足一年,当初的士子被京城来的那个纨绔子弟杀了。

        而小姑娘同样被抓了进去,当叶缘知道这件事情的时候,他什么也没有做。

        没有过几天,小姑娘的尸体被送回了鱼坊,那个跟随而来的仆从语气高的惊人,而与之成鲜明对比的,则是县官的唯唯诺诺。&1t;i>&1t;/i>

        叶缘的手抚上了小姑娘的眼睛,那么站着,过了一天一夜。

        第二日的午夜,京城的那位,所谓的大人物,脑袋被割了下来,吊在了城门上。

        那位纨绔所在的府衙内血流成河,当县官醒来的时候,被人告知城门上吊着那位大人物的脑袋,顿时吓得昏死了过去。

        鱼坊破败了,所有的百姓都知道这件事情是叶缘干的,但没有人敢出声,直到这事情捅到了京城,那某位大员当得知自己的儿子死掉,顿时气的哭天抢地。

        很快,官军就来了。

        而叶缘早已经准备好了刀。

        他曾经是魔,如今仍旧是魔。

        神性与人性抛之脑后,如今的他,满脑子都只有一个字。&1t;i>&1t;/i>

        【杀】!

        一人杀千人的故事成真了,从此叶缘成为了一个能止小儿夜啼的魔头,同样引来的,是京城对于他的疯狂搜捕。

        曾经那衙内干了什么事情?无人再想追究,如今的他们只是知道,叶缘是个杀人的狂魔。

        小姑娘的尸体被叶缘埋葬起来,藏匿的很好,他怕那些官军找不到他,拿尸体出气。

        叶缘重新拿起了兵器,杀了很多人,流亡了很久,而有一日,叶缘逃遁到了一座山中,那已经饿的不行,是头颅低垂,觉得正要死去时,那突然前方站定了一个人。

        那是一个道士,看容貌,不惑之年,黑色的长须飘飘,身上的灰青道袍垂下,他看着叶缘,询问他生了什么事情。&1t;i>&1t;/i>

        人已要死,叶缘没了什么牵挂,他把话语说出,那道士似乎没有什么反应,只是从包袱里掏出了一张馍馍,加上一点皮囊清水给了叶缘,而在叶缘狼吞虎咽的同时,道士告诉他了一件事情。

        “你想要复活你的妹子么?在南方的防风山上,长有一种神异的草,唤作不死草,凡三年之内死去之人,以此草覆之,皆时立活也。活人服用,则长生不死。”

        道士告诉了叶缘这个消息,而叶缘同时愣住。

        ........

        防风山高不知道有多少万丈,凡人之躯极难爬上,叶缘花费了一年的光景,从道士手中取到的百草图,顺着指引来到了这里。

        在防风山的顶端,有神人看守着那种草,那些人唤作防风氏,得到他们的同意,就能取走那种不死草。&1t;i>&1t;/i>

        叶缘徒手攀爬着防风山,那寒风凛冽,大雪漫天,那步伐越来越沉重,直到衣衫被罡风撕扯的破烂,那双目已经看不清前面的路途,叶缘的意识渐渐模糊起来,而在这时候,前面出现了一个人。

        那是一个高大的老者,可背部又诡异的有些佝偻。

        “你要死了。”

        沉着且缓慢的话从他的口中说出,叶缘的双膝砰的跪在地上,那是已经脱力。

        自己要死了吗?

        叶缘这么想着,又回忆起重生之后的点点滴滴。

        娘的,自己还真的没有用啊。

        失去了法力,就失去了一切,什么都留不下了。

        自己才是最没有用的人,什么神啊,什么魔啊,到头来都是无用的东西。

        叶缘的意识逐渐昏沉,而那老人再度开了口。

        “你有什么愿望吗?可以和我做交易,我可以帮你达成,否则就是这么死了,未免太过不甘心,你说是不是呢?”

        老人语气带着蛊惑,而叶缘呵呵的笑:“你是....防风氏吗?”

        “我不是。”

        老人摇摇头,而叶缘同样也摇头,但就在这时候,那老人说出了一句话,让叶缘原本已经快要消弭的意识,再度强行清醒了过来,是回光返照。

        老人在言语。

        “我叫七十四,你可以叫我......”

        “苦界老祖。”

  https://www.3zm.la/files/article/html/42/42855/1946077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3zm.la。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m.3zm.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