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门 > 峨眉祖师 > 第七百五十九章 万载春秋有狂人,天罡神将引白衣

第七百五十九章 万载春秋有狂人,天罡神将引白衣

        “来的晚了点,你二人莫要慌乱。”

        茅沧海看向二圣,随后再度转向太渊,言道:“同为太上化身,为何要对两个后辈兵戎相见?况且你这家伙,打着打着恢复境界,未免有些以大欺小了。”

        太渊负手:“你之门人,实力高绝,我恢复境界哪里是以大欺小?他方才一剑几乎将我立劈,若不是我恢复如今之境,你这太华掌教也见不到我。”

        他的胸膛处,阴阳之气仍旧在溃灭,不曾恢复,这是不可想象的,同时也说明之前天阿一剑到底有多么强横!

        茅沧海看见了那伤口,点点头:“这倒是还可以分说,不过你这家伙,活到如今地步,还会被一个小辈砍伤?”

        话锋一转,原本在说他以大欺小,此时又是出声嘲讽,说太渊会被小辈砍伤,总而言之,怎么说都是太渊无理。

        茅沧海三句两句,太渊听得一愣,而后哈哈一笑,道:“你这当代的太华掌教只会耍嘴皮子功夫吗?”

        “嘴皮子功夫可是必要修行的课程,不然的话就像是阁下,来请人,结果弄得和攻山一样。”

        茅沧海笑笑:“大帝皇陵真的认为能和天下五道开战?”

        “若我说能,掌教以为如何?”

        太渊微眯双眸。

        “那你又为了什么呢?”

        茅沧海询问。

        太渊不假思索:“清算人间因果....以及继承人道大统之位。”

        “陛下需要继承者,但是我并不喜欢继承者,我等期盼陛下归来,再复人道盛世,继承者终究不再是陛下本身,故此摆在我面前的有两条路。”

        太渊摊手:“此世九玄论道,神巫告我,当世天骄如雨,正是盛世前兆,此三千年天骄初显,中三千年人杰降世,后又三千年必然达到鼎盛,我在此第一选择,即杀死所有天骄,令人间气数大降。”

        “而第二选择,便是请这些天骄皆入我皇陵试炼,若是功成,则继承人皇大统,若是不成,自然是生死魂消!”

        太渊开口:“这可是一份大礼!”

        茅沧海摇头:“然而却是强行改变他人之道,天下哪里来的那么多有缘人?若是身死,一世苦工化作流水散去,且仙道人道强行相融,这是违天之路。”

        太渊:“你太华山不是讲究顺天心逆天行吗,我如今所做正是逆天行,为何你还来驳斥我?”

        茅沧海:“因为你不顺天心,自然不正人心,不正人心如何知道天心恶逆?天若不恶为何逆天而行?”

        “天心如镜,镜子能照出人的身影,但铜镜终也有蒙尘之时,那镜子脏了自然要擦拭,而不是一昧的去看着镜子内的混乱污浊,这才是顺天而逆天的本意。”

        太渊大笑:“道不同不相为谋,你诸仙山气数提升,如今我率列圣来此,既请天骄,也夺气数,汇聚天下气数入我大帝皇陵,若是人道有知,必然让我皇归来!”

        茅沧海看他:“斩黄粱木,夺天涯壁,杀朽桥真人的都是你们吧。”

        太渊颔首:“不错!黄粱木能通天,天涯壁乃是先天灵土,梦中唤法,魂兮归来......”

        相比较于神巫的疑惑,太渊本身是坚定的归皇派。

        “当年之事,无量劫中,若不是大圣插手,怎么会出现陛下陨落之厄?!尔等仙山通天,魔土唤祖,当中谁曾插手,谁不曾插手,我皇陵记得一清二楚!”

        “该清算的清算,该杀的全都要杀,尔等当年隐世,今日我来此地只夺气数,也不伤你太华一兵一卒!”

        茅沧海言:“然而一万八千年过去,人皇早已落在冥海,真灵早已洗净,返本还源,他已经不可能归来了。”

        太渊笑:“列圣的法还在,陛下自然还能归来!”

        话不避讳任何一人,茅沧海略是不懂,但李辟尘却是听出了问题所在!

        之前太渊口中有言,列圣之中有的是更加古老的圣人,用封神的手段呼唤他们归来,如今说,这些古老的圣贤难道是人皇为自己归来所做的后手,是试验品?

        如此一想,列圣真法未免太过可怕,李辟尘心中一凛,又想到曾经列圣真法的拥有者赤骨之神,他在黑世之中寻觅本心,是不是因为这种强大的力量迷惑了他,而让他失去了本我呢?

        李辟尘想了很多,而此时,茅沧海叹息一声:“你身为太上化身,与我那辟尘弟子一样,但却没有他看的清楚,被过去的岁月迷惑了眼睛啊。”

        太渊轻笑:“掌教,我不欲与你多言了,如果要实打实的算起来,你比我小了何止百世,乃是小辈之中的小辈,既是小辈,如何能明白我的念想?”

        “你出手吧,我来看看,你有什么本事。”

        茅沧海的胡须随风飘动,那袖袍一晃,忽然当中响起铿锵刀鸣!

        哗啦啦——!

        三十六道光芒飞出,带着撼动乾坤的力量,那是三十六天罡刀!

        三十六柄天罡刀飞出,在天旋转结成刀阵,太渊看着这一副神兵,道:“三十六天罡刀么,传说中是天罡老祖的兵器,然而在你这后辈的手中,又能发挥出几分力量呢?”

        “绝世的神兵,由一只蚂蚁持着,也不可能和赤手空拳的大象对打。”

        太渊极度自负,但事实上他确实是有着这种实力!

        茅沧海看了看他,摇摇头:“三十六天罡刀是不假,但并非是我来操纵。”

        “既然你知道我太华山开山祖师,那更应当知道,太华山中有一柄神兵流传而下,祖师最擅铸兵,他所打造的兵器皆有神异。”

        茅沧海指了指那三十六柄天罡刀,正是此时,看太渊的目光刚刚望去,那三十六刀猛地呼啸而下!

        当中刀气暴烈,正是此时,太渊心中突然猛地一跳!

        之前面对天阿一剑的那种危险感再度出现!

        “不对,这些刀.....”

        三十六天罡刀挥舞,当中发出震动天地的笑声。

        浩荡的力量撕裂苍天云海!

        三十六道光华落下,化作三十六位神将,而同时茅沧海轻声言语:

        “此乃三十六尊天罡武卫,每一位都堪比第九步的天桥地仙。”

        太渊面色冷然,眼中升起一丝凝重之意。

        而同时,在远方的太华山内,那只有掌教才能出入的小世界中,却是空无一物了。

        石人不见了。

        而在九霄天外,那远方有一位白袍童子缓步而至!

        他满头华发,白衣胜雪,双眸中没有半点情感,尽是漠然!

  https://www.3zm.la/files/article/html/42/42855/2140768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3zm.la。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m.3zm.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