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门 > 峨眉祖师 > 第七百七十六章 列圣之秘五仙事,幽黎天内遇通幽

第七百七十六章 列圣之秘五仙事,幽黎天内遇通幽

        少年绝望的大吼,那一剑杀去,亿万仙剑突然汇成剑龙,只是一个照面,那真灵顿时被吞了下去!

        “啊——!”

        堕入深渊,心中再无生气,然而就在这一刹那,突然一道笛声响起,虚天之中一阵波动,少年恶兽的真灵魂魄突然消失,却是听得一阵波涛之音,再看去,剑龙转过,原地什么也不剩下了。

        幽冥海突然开了!

        李辟尘微微一愣,而正是此时,远方的苍茫之中有人走出,持着一盏灯火,对李辟尘发出一声叹息,随后隐匿不见。

        “冒着我等堕入冥海的危险而打开通向三山的道路......你让我救你,可这天下因果循环本就如此,我也只能帮到这了.....”

        “送你前去幽黎天,虽然同样痛苦,但总比魂飞魄散来的要好上一些.....只是这一来,说不定皇陵就会暴露,引艄公前聚.......”

        “我们究竟还能走多远呢?”

        声音慢慢,最后消失,李辟尘看着一片狼藉的苍茫,而此时四面八方的世界破去,待到大雾终止,原本消失的诸仙俱都重新出现在原地。

        “好,打得好!”

        有人出声喝彩,李辟尘自天降下,道:“你们之前看见了?”

        “不错,皇陵之中的苍茫似乎有许多个,我们在这一片苍茫见到了另外一片苍茫中的事情,黄天尊圣显化,把那家伙打的直接跌到神仙,真是解气!”

        葛由拍着手,而任天舒道:“原来还真是一头畜生,不过可惜了,那五色神羽消失不见,怕是堕入云原之中去了,不然也是个好宝贝。”

        几人祝贺,仿若是打了一场大胜仗,而李辟尘则是道:“他与我同境界一战,我与他打过之后,感觉他并不强大,只是凭借原本身为野兽之体而强壮罢了,等到了我们的境界,任何一个人与他对战都能轻松胜之。”

        李辟尘如此说了,而这当中,欺天子没有上前,从开始少年恶兽讽刺他的时候,他就没有出声,如今等到了李辟尘杀掉那恶兽,身为神巫的欺天子则是仅仅留下一声叹息。

        一道黄光自高天降下,落入李辟尘眉心不见,黄天大印归来,这一次上面再没了那滔天的古老力量。

        李辟尘知道,是那最初的“黄天”已经消散。

        它与羲尘尊圣一样,都不是能长久存在的,上一次与尊圣相见,尊圣让黄天继续沉睡,原来是这个意思。

        继续沉睡,那么便不会消散,而这一次黄天大印复苏,当中的那位黄天醒来,直接施展了最为凶烈的一击。

        李辟尘如此想着,而就在这一刹那,心中有一道冥冥的声音忽然响起。

        “斩道灭法,我居然会对一个小小地仙动手,区区的天桥,不过是诸多尘埃中比较大的一块石子,我如天上的太阳,本不该对石子发怒,然蝼蚁若侮辱天龙,天龙也必降雷报之,说我睚眦必报也好,说我小肚鸡肠也罢,虽然掉了面子,但是好歹我自己是.....舒服了。”

        “是非功过后人评说,我终究早已逝去,本觉得,让我动手的该是一位大圣,然而你这后辈修行的实在是太慢了,地仙都不到,如何仰望苍穹?”

        黄天的声音渐渐淡然下去,最后彻底没了动静。

        那位至尊已经离去,再不可能显化于人间。

        李辟尘感觉到自己眉心中留下的最后一团云光,当中已经没了亘古的苍茫之气,宛如只是从黄天大印上分离出来的一点精粹一样。

        这是造化根本,最初的强者同出一源,他们就是天地本身。

        “多谢前辈。”

        李辟尘叹息,开口道别,虽然黄天尊圣自己说动手是跌了面子,但事实上毫无疑问,这一次是救了李辟尘。

        虽然天罡老祖就在外面,虽然天子剑已立下誓言,但从这位恶兽的疯狂来看,他能做出什么事情都无法预料。

        皇陵中的变数就是他,老祖最初所说的心怀恶意与二心之人也是他。

        “神巫,这尊恶兽究竟是什么来历?”

        李辟尘看向欺天子,后者略微沉吟,随后道:“它曾是先天神圣,自然化生,为天所眷顾,当初占地称王,奴役所握之一片天下,后被人皇所擒,被人皇所镇,被人皇所降服,而继承列圣之说,正是因为曾经他帮助人皇挡过劫难。”

        “那是人皇许诺给他的。”

        “有恩必还,有仇必报,这尊恶兽后来成为人皇座下的强者,倒也不曾再显露暴虐,只是人皇如今已经陨去接近两万载岁月,他早已厌烦了陵中寂寞,而原本心中的野望也渐渐复苏,才有了之前的重重过往。”

        神巫如此说着,忽然大笑起来。

        “不过如今他已经死了,这些都没有意义了,从头至尾,列圣的法就不可能给他,他此番出来,也只是代表‘列圣’参与试炼而已。”

        李辟尘挑了挑眉毛,而边上祝凝心开口询问:“为什么,这不是言而无信吗?”

        “因为人皇之位岂能让一头畜生来担当?”

        神巫开口,随后身边浮现八尊神龛。

        原本神龛应该是九尊,但此时代表列圣的神龛黯淡下去。

        神巫笑着:“人皇留下了后手,他是根本拿不到列圣的,而不仅仅是人皇啊,那位沉寂的大帝也不可能同意他成为太上。”

        “帝骨在皇陵的最深处注视着一切,我怎么可能不知道那位大帝的存在呢。”

        “因为列圣正是五仙中的‘人’!”

        ..........

        黑色的天,黑色的云,黑色的水。

        然而虽为黑,却仍有黯淡的光芒浮动,波涛的浪潮拍打着礁石,痛苦的嘶吼在海水中沉浮,有影子飘落到岸边,摸到了尖锐的棱石。

        “幽冥....幽冥海....幽黎天......”

        少年恶兽双目迷茫,好半响才回过神,他难以接受这种结局,原本注定该成为列圣的自己,原本注定该成为太上的自己,居然就这么死了?

        来到了幽冥,这不公平!

        他猛地用手拍在棱石上,幽冥的泥土意外的清新,没有难闻的味道,这与想象中大相庭径。

        魂躯好不容易离开海水,幽冥海的水似乎是泥浆一般沉重,然而无论怎么看都是正常的水。

        他抓着泥土,爬上泥丘,而在前面,突然出现了一个影子。

        那是一个穿着灰袍,披着黑甲,脸上带着铁面,背上还插着五杆大旗的人。

        自左侧开始,第一面旗上写赏善,第二面写罚恶!

        自右侧开始,第一面旗上写无常,第二面写阴律!

        那当中一面,上书两个大字——

        “通幽!”

  https://www.3zm.la/files/article/html/42/42855/2154450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3zm.la。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m.3zm.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