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门 > 峨眉祖师 > 第八百二十四章 三方神圣,苦界飞升

第八百二十四章 三方神圣,苦界飞升

        李辟尘抬起头,双眸中阴阳之光显化,自无名殿中向山下望去。

        那位老人没有动用法力,他似乎在顾忌什么,就这样一步一步的从山脚向着山巅走来。

        峨眉山自得气数之后,山岳拔地,在九玄中得以加持,足有七千丈之高,换算成后世足是二万一千米。

        这等高峰,若是以仙人脚程,自然不算什么,但是若不动用法力,一步一步向上来走,那该走到何年何月?

        攀山不比远行,百米平地与百米高楼更不是同一个概念,七千丈的仙峰,纵然此方岁月中天是极高,地是极阔,但也仍旧是直插云霄去了。

        李辟尘注意到了,苦界老祖似乎在极力避免着什么,而一位魔道祖师来到仙山之中,四面八方,除去自己之外居然没有真人察觉,这显然有些不对劲。

        峨眉山乃在太华以东,乃是门户所在,但即使如此,此时九玄论道结束,又得福地晋升,这百年还没有满,区区十载光景过去,正是气数大涨之时,枉死城在论道之中虽然晋得第四位,但与太华山可是无法相比的。

        魔道中人,在论道结束三千年内,凡在太华地界出现,根本掩饰不住。

        那么唯一的解释,就是苦界老祖已经见过了掌教真人,特意来到峨眉山。

        李辟尘想到,苦界老祖在暗地中已经与天上的那位老人达成协议,与掌教也在暗中互通有无,这一次来,莫不是有什么大事情?

        如此想着,李辟尘开口,那声音摇摇传下山巅,道:“苦界前辈来我这小辈住处,是有什么要事相告?”

        开门见山,也没有什么寒暄的话,也不说什么蓬荜生辉,毕竟魔道祖师来你仙道门户,蓬荜生个鸟的辉啊。

        声音传下人间,苦界老祖一把将头上那黑不溜秋的斗笠摘下,这时候才是看清楚,上面全都是泥巴,甚至还在滴着浑浊的水。

        老祖的身上也不干净,就是个活脱脱的山里农夫的模样,连带那张脸也满是风霜。

        如果是外人看见了,必然要吃惊不已,苦界老祖堂堂一位九千多岁的老修行,为何会弄成这副模样?

        事实上,李辟尘在山巅,也早已注意到了苦界老祖的不寻常,一个人的衣衫反映了他最近做了什么事情,苦界老祖这模样,不是刚牵过牛就是刚放过马。

        “哈哈!”

        苦界听见李辟尘的声音,顿时笑了两声:“小子,还记得老祖我呢,怎么的,这十年前加封了真人,皇陵中得以封圣,现在可是得意的紧?”

        这话揶揄,李辟尘接口:“比不得老祖风光,请上来一叙。”

        “不用,我慢慢走,看看你这仙山福地的风景。”

        苦界把斗笠拿着,给自己扇了扇风,对山巅喊道:“我现在要是不看啊,那很快,就看不见了!”

        他声音带着笑,李辟尘眉头挑了挑:“老祖何意,莫不是来掀了我峨眉山的?”

        “哪里敢!这可是太华山地界,天罡童子还活着,我一个小小魔头,哪里有这种胆气!”

        苦界老祖哈哈一笑,而后突然道:“话说是你,小子,你现在坐着了真人位,得了圣人封,是不是就不看人间诸事了?十年不过一眨眼而已,你没看见,四面山河中,出现了什么变化吗?”

        “在你这山的东边,五千四百里,有一头借你峨眉气数的黑蛟出世,蛰伏于水潭之底,据水为府。我观它心性,貌似无人教导,虽然清气澎湃,但蛟龙本恶,无人约束的先天神圣更是不得了,当年你碰到的那头青毛猿猴,不正是这样吗?”

        “在你这山的北边,九千三百里,有一尊石人圣灵出世,亦是秉持你峨眉气数,偷窃天地造化,原本这家伙应当千年才出,但如今却提前降世,占山为王,我观他亦有野心,欲把那座山的地神打杀,执掌一方水土。”

        “在你这山的南面,两万六千里,有一株老木成灵,拦在江水之上,不允许任何生灵再向南方过去,它似乎知道什么不得了的东西,那与你应该也有缘法未了。”

        “至于再向南边去.......”

        苦界老祖嘿笑一声,李辟尘眉心中玄门妙法清光显化,身子坐在无名殿中,遥遥看着山下的那位老魔头。

        此时的李辟尘,法力通天彻地,虽不成地仙但早已与元神之尊不相伯仲,听得苦界老祖所说之话,立刻便施展仙念感应,于是浩浩荡荡,那轻雷震起,风雨行过,直把峨眉山方圆五万里内一切光景都收入眼中。

        纳入乾坤日月,说那江河湖海。

        “移山!”

        李辟尘开口传唤,而道观中,其余阁内,移山狮子本来正在诵读各种神鬼经文,此时听见李辟尘传唤,忙不迭把衣衫一整,拿上斗笠蓑衣,快步就到了无名殿中。

        “山主,移山在此。”

        青毛狮子过来,李辟尘手一翻,丢下一柄神兵。

        “精金雷鞭?”

        这宝物最开始是在倚帝山所得,为人仙至宝,在这十年无事之间,李辟尘又加以淬炼,虽没有地仙之威,但也达到了无垢之境,神兵十重内位列五重,化为人仙重宝。

        “你带着自己的法宝,拿着我这精金雷鞭,向东方五千四百里外去,那里有一头青蛟,我所见它,不得十数日便将搅闹风雨,占水府为尊,此兽乃先天神圣,你不可打杀,降了便是,不必带回,只需要好生教导方可,不让它霍乱一方百姓。”

        移山道人拿了那鞭,再看李辟尘,忽道:“山主,可要传下名讳?”

        “圣人无名,仙人无讳。”

        李辟尘说完八个字,移山哦了一声,领命而去,但此事不完,李辟尘又是一声传唤:“踏红尘何在?”

        听得此话,那殿外顿时转出一位黑甲少年,上前道:“主公。”

        李辟尘同样放下宝物,那是七杀刀与清明葫芦。

        “之前我与移山所说,你听见了?”

        “听得清楚。”

        “好,你向着北边去,九千三百里外,有一座山,山中有一尊圣灵石人,他有妄为之念,你观察些许时日,若有恶逆之举,妄图打杀那处山神土地,你便拿这清明葫芦穿了他的头颅,拿七杀刀贯了他的石心,把他打回原形,再睡个几百上千年。”

        石人被杀不会死,不过是造化归去,等几百年,或是几千年之后再度复苏而已。

        踏红尘领命而去。

        苦界老祖缓缓上了山,一步一步,他看尽峨眉风景,自那羊肠小道而走,山林中或有鹿隐青云,或是见那虎跳溪涧,又有那禽鸟涉水,偶尔有时,猴子成群,自枝干上蹿过,这帮灵物见到苦界老祖自然不识,乃摘下果子就向着老祖身上丢去。

        这老头倒也玩心甚重,接过果子一口就吃了,那天下落下花瓣,他伸手接住,仔细嗅嗅,而后轻轻一笑。

        三天昼夜,星辰轮转,亦或是云散天清。

        他走到了南天门前,此时正是第四日的黎明,光芒自东方极远之处亮起,太阳熊熊而出,照耀天上天下。

        那光芒把他的影子拉扯的老长,苦界老祖转头看见那一抹光芒,双眸中酝酿着什么,是怀念亦是欣喜,而后又转过去看向南天门,只道:

        “日出东方,光照南天?倒是好名字。”

        他看尽峨眉山风景,游山三日,自得其乐,不似仙家更不像魔头,就是个平平凡凡的老者而已。

        他进了峨眉观,老龟青鸟早已退开,直到昆吾上前来领,显然已经知道他的身份。

        “我听说,人间现在.....牛肉挺不便宜的。”

        苦界老祖打量了一下昆吾,后者顿时一个激灵,而苦界又是哈哈大笑起来,踏入了无名殿中。

        他见到李辟尘,第一句,石破天惊。

        “小子,我要飞升了。”

  https://www.3zm.la/files/article/html/42/42855/2212693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3zm.la。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m.3zm.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