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门 > 峨眉祖师 > 第八百五十五章 山河踏遍天暮老(二)照雪寒

第八百五十五章 山河踏遍天暮老(二)照雪寒

        .....

        白雪纷飞,寒山已远。

        山回路转不见君,雪上空留马行处。

        李辟尘看见了小重山后的村落,天色苍暮不见日,前方有木轮吱呀。

        寒冬岁月,也难以阻挡孩子们的玩闹,一如当年初见张木槿,在那村子中,清江流水人语嫣,桃花源里称艳羡。

        不过此时,眼前的村落,稀疏无比,自然不如曾经张木槿的故乡。

        也没有那青妮,也没有那小虎,亦不见那只白蝶,更没有那只赤蝶。

        过去的光景在心头一闪而逝,李辟尘身躯轻轻摇晃,龙马驮着,一路向着极北与西界行去。

        木轮的吱呀声越来越近,牛蹄踢打的声音开始追逐马蹄,龙马的鼻子中喷出白炁,抬起头,那双眼一撇,见到不远处的的土路上有头老牛拉着木车,缓行而来。

        李辟尘的双眼闭上了,随着那木轮的吱嘎声轻轻摇晃头颅,就像是进入了梦乡。

        叹息,叹息!

        木中有火,梦中存身。

        .......

        “道长,要炭吗?”

        牛蹄追上了马蹄,不知是老牛加快了步子,还是龙马放慢了行程。

        李辟尘转过头去,见到那牛车上裹着羊皮裘坐着的老翁,他的身边放着一片黑黝黝的东西,摞起来,积的挺高,那正是一堆木炭。

        黑沉沉,如同夜幕一般。

        李辟尘抬起了目光:“老翁要向哪里行去?”

        “八十里外,有个集市,我要去那里,没办法,都是为了讨生活。”

        老翁的双手藏在皮裘中,身子又缩了缩,看了看李辟尘,却又伸出一只手来,放下五指抓了一块木炭,递到李辟尘身前,道:“小道长,要炭吗?算你便宜的。”

        “小道长衣衫不曾脏乱,想来刚出观不远,要去的地方也不远,带上炭火,点个符,就能安稳度夜,不管有没有法力,总是带着点,终究是有好处的。”

        老翁把那大炭拿着,向着李辟尘身前送了送。

        老翁的头发花白且蓬乱,身上的羊皮裘也同样炸了毛,甚至在一些边角可以看见漆黑的烧灼痕迹。

        他的脸上尽是灰尘,那是被烟熏火燎之后所展露的颜色,那拿着炭火的手与木炭的颜色都极为接近了,苍老的皮上满是皱纹,显出一种老人特有的苦相。

        李辟尘把那炭接过来,吹了口气,于是那炭火上的积雪化开,老翁还在絮絮叨叨的说着,小声的嘀咕:“烧了很久,这绝对是好炭,你要是想要的话,一个铜板,给你七块炭。”

        “一个铜板七块炭,老翁,这一块有拳头大,你这一车全都卖了,能有多少钱?”

        “对外卖,那是一个铜板五块,如果都卖出去了的话.....能有一吊钱吧。”

        老翁看了看车,那后面摞起来如同小山一般的木炭,这千斤炭火,也就一吊钱,千把个铜板而已。

        但这要砍柴,却不知道要砍多久了。

        整个冬日,也就靠着这三吊钱存活了。

        李辟尘道:“一吊钱,吃穿用度,还要供老牛草料,够用吗?”

        “够了,够了,我家中无人,只有我一人而已,是一人吃饱全家不饿。”

        老翁笑了笑:“只是年纪大了,也不能像是过去那样卖把子力气,上山砍柴当樵子,如今老了,若是遇到野兽,那是必然敌不过的,也只能剁些小树,烧点炭火换换钱财。”

        “如果都卖完了,我就可以回去了,这个寒冬,也就过得舒服,家里还有点余炭,省着点烧,足够我撑到春天。”

        他拨弄着炭火,李辟尘注视着老翁,忽然无声的笑了笑。

        “那好吧,我给您一文钱,您这便拿五块炭火给我,我踹在包裹里,回头冷了,用个火折子一打,取取暖用。”

        老翁一听,便是笑了起来:“说好的,我多给你两块,算你便宜。”

        他取了六块,包裹起来,再算上李辟尘手里的一块,正好七块炭火,而李辟尘拿出一个铜板,放在老翁手心里。

        “这就算开张了。”

        老翁笑起来,那露在外面的手冻的通红,皮上都有龟裂。

        “等我到了集镇,把这些炭火都卖了,我就可以回家去了。”

        “小道长,我去集镇,你又去哪里啊,咱们也看看顺不顺路,一起走,老翁我也有个说话的人。”

        老翁得了一枚铜钱,说了句开张了,便是高兴起来,李辟尘则是道:“我要去的地方,应当是和老翁顺路的,我要去的是虞渊。”

        “虞渊?那是什么地方啊?”

        老翁浑浊的眼中有着疑问:“和八十里的集镇比起来,哪个近一点呢?”

        他这么询问着,却又笑了一声:“不对,是我老糊涂了,肯定是虞渊要近,或许在集镇的其他方位?或许在半路上,小道长就要离去了吧。”

        “我这一辈子,走过最远的路,就是集镇了,八十里慢慢长道,我们村子后面那小重山,据说也有八十里长短,只是山路和平路不能混为一谈,那上面又有大雪漫天,难渡。”

        “据说里面埋骨无数,都是些三百年前死掉的人。”

        老翁叹息着:“可怜,人要是死了,那身子冰凉,葬在雪山之中,也难以烤火了。”

        “我这辈子也没有走出过集镇,年轻时候也想出去闯荡,但是家里老父不能无人照料,等老父逝去,我又要糊口讨老婆,等到了如今的年岁,却又不敢出去了。”

        “有口饭吃就行了,天地那么大,我如果不怕死,也不会干糊口的活计,小道长,老翁我是个粗人,小时候也就听过集镇上游学的先生讲过两堂课而已,但我说的,难道不对吗?”

        “我们这种人啊,有口饭吃,就是知足常乐了,天下那么大,总有人高歌纵马,也总有和我老翁一样的人,守着破烂的摊子,住着朽木的屋子,但风雪一来,那炭火一起,光芒亮了,热气腾腾,家中有鸡在鸣,院中有牛在酣,坐在屋子内打着盹,这就是最舒服的事情了。”

        老翁描绘出一副画卷,让李辟尘眼中出现那种美好的景色,而他说着说着便开始笑,笑着笑着便开始哭。

        “人生来都是苦的,小道长是修行的人,迟早也是要成仙的人,我啊,能和您这样的人同行,是半辈子修得的福气。”

        老翁说了很多,而李辟尘道:“老翁为何而哭呢?”

        “我欢喜,是因为与您同行,我哭泣,是因为这木炭虽热,但也需要火来点起,可这火,不是谁都能点得的啊。”

        “寻常百姓家,铜钱都是省着花的,与我一般,整个冬日不过三吊钱,事实上,能有一吊钱财已然是极好的了,若没有大户人家买,这个冬日,我便回不去了。”

        “小道长给我一文钱,这一文钱,就算是冬日里给我的炭火,让我心中热乎,也有人言,一文铜钱不予,侠客亦是难行,更何况我们这些寻常百姓呢?”

        牛与马并肩而行,老翁和道人讲了很多,直至风雪起来,那天地再度陷入暮色。

        老翁消失了,牛车也不见了,黑暗隔开了一切,李辟尘倒坐在龙马上,此时叹息了一声,于是四面八方的风雪让开道路,昼夜与阴阳也叩下首来,前面一条大道出现,熙熙攘攘,行人无数。

        龙马停下了步伐,李辟尘向着街角的一处望去,见到老翁裹着羊皮裘,早已坐在那里。

        老牛已经比之前所见时瘦了许多,而老翁亦是如此,他啃着干馍馍,望着来来往往的行人,那里面不乏有大户人家的仆役,然而却正如他自己之前担心的那样,炭火车前,门可罗雀。

        炭火贱,身躯冷,但却碎碎念叨着,这天若是再寒上一些,那自己的炭火就会有人来买了。

        羊皮裘破破烂烂,护不得他的身躯,老翁的眉毛上都沾了霜雪白芒。

        他身躯下积雪有些化开,变得极其泥泞,一双脚踏在其中,布鞋上全是烂水。

        往来行人匆匆,老翁不解,为什么没有人上前来买炭呢?

        李辟尘站在距离老翁很远的地方,没有上前,双眼中,阴阳的光芒一闪而逝。

        于是街道上有了变化。

        一条长街化作两方,一处阴来,一处阳。

        两个老翁背对而坐,隔着一堵灰墙。

        右侧是阴,左侧的是阳。

        .....

        【阴街】上。

        老翁的炭火车前无人问津,直至大雪落下,他缩着身子,一动不动,边上的老牛低下了头,生炁开始流逝,直至那血肉都变得无比苍白。

        “冻死了冻死了,又死了一个,拖走。”

        有巡查的兵卒过来,见到路边冻死的老翁,厌恶的挥了挥手,但随后又叹了一声,带着其他人一起把他的尸体拖去了集镇之外。

        那牛车留在了原地,上面的炭火滚落下来,躺倒在泥泞中。

        .....

        【阳街】上。

        天气愈发寒冷,而一如老翁喃喃所语,开始有人经受不住,过来购炭。

        他笑了起来,满脸的皱纹都挤在一处,边上的人越来越多,老翁数着铜钱,那一枚一枚的虽然不多,但却都让他心中欢喜。

        随后,大户人家的仆役来了,带了一丈红绫,要把他的炭车拿去。

        老翁自然是不肯换的,那些仆役便上前来拳打脚踢,最后,那车炭火被取走,而老翁倒在血泊中,边上的老牛骨瘦如柴,拱着他的背,但却再难以唤醒他。

        一块炭火伴随着铜钱落下,滚落在地。

        .....

        【如果都卖完了,我就可以回去了.......】

        阴阳二世渐渐合二为一,李辟尘站在长街远方,看着如今坐在泥泞中的老翁。

        于是迈开步伐,下了龙马,向着前方走去。

        “老翁?”

        李辟尘俯下身子,后者那沾染白霜积雪的眉毛抖了抖,浑浊的双眼睁开,看见来者,顿时一愣,随后便道:“小道长,你怎么来了?”

        “你已经去过....你说的虞渊了?”

        老翁开口,第一句便是询问,李辟尘笑:“我还没有去到虞渊呢,我来看看你。”

        “看我?我有什么好看的。”

        老翁笑了起来,而李辟尘则是忽然面色变得无比平静,轻声道:“炭要火着却无火,梦要人作却无人。”

        那话落下去,于是整车的炭火上,都升起了一道火苗。

        熊熊的光明燃烧起来,老翁愣住,而后他面色就变得煞白无比,大吼一声,忙不迭是捧着积雪向着大火上拍去。

        “我的炭!我的炭!”

        他急的几乎哭出来,然而无论积雪怎么堆砌,大火都熊熊不灭,并且愈发旺盛,直至开始向着四面八方蔓延。

        老翁噗通一下坐在地上,那整个人都没了生气,双眼直愣愣的盯着那些火光。

        “我的炭...我的炭....我的......”

        “炭?”

        老翁颤抖着抬起手,然而在见到自己双手的那一刻,他忽然愣住了。

        那是一双黝黑的手,早已不是血肉的身躯,而是炭火所铸。

        满面尘灰烟火色,两鬓苍苍十指黑。

        他摸着自己的脸,那种并不是血肉的感觉,老翁颤抖的抬起头,看见李辟尘站在前面,而原本燃烧的炭堆已经消失,烈火分开,一条大道出现,那些风雪都被融化。

        昼夜更替,黑暗铺满天穹,光芒被踏在足下,那道人的影子拉得老长,化作一条通天大道。

        “你....你......”

        老翁心中脑中皆是一团乱麻,他看见云雾升起,看见那道人的身影被遮蔽。

        光影猎猎,无数虚幻的人出现了,老翁站起身子,茫然的看向四周,要抬起腿来,却被一身泥泞纠缠,半点也动弹不得。

        在那些泥水中,老翁看见了自己的倒影。

        那是一个木炭人,黑乎乎的,比黑暗更加深沉。

        他忽然停下了动作,就这么看着自己的那副模样,良久之后,李辟尘出现在了他的身前不远处。

        “炭火已经熄了。”

        就这么一句话,老翁抬起头来,那双空洞的眼窝注视着李辟尘。

        良久良久,他呵了一声:“我是死了吗?”

        “或许是吧,已经寂去很久。”

        李辟尘走过来,手里拿着七块炭火,另一只手轻轻一晃,于是一点火光骤然显化。

        “要炭吗?我还有火。”

        仙人看着炭人,后者呵呵呵的笑,而后又呜呜呜的哭,直至很久很久,那火光也没有熄灭,炭火仍旧存在,仙人依旧站立在前方。

        “我死了啊......我那么怕死,还是死了啊!”

        炭翁嚎啕:“是记起来了,我已经死了三百年了!呵呵,哈哈哈....啊——!”

        他哭泣而咆哮:“你是神仙吗!你为什么要把我唤醒!即使人间苦楚,也比前去幽冥要好,那漫漫长道,大海无垠,我这一辈子,最多只走过八十里地,我怎么敢去幽冥!”

        “我不敢死啊!我要回家——!回我的屋子!还有我的牛!”

        他的声音带着悲凉,李辟尘看着他,手中的炭火向前递了一下。

        “所以,要炭吗?在前路上点起火来,或许就不会那么冷了。”

        炭翁浑身颤抖,看着李辟尘,啊啊的哭,这么一个老人如同孩子般在哭泣,他的手颤抖着伸出去,却又缩了回去。

        “我要回家....可为什么回不去了.....”

        “我的牛呢.......我的炭呢......”

        “仙人,把炭卖给我......”

        炭翁看着李辟尘,手哆嗦着,从心的位置中掏出了一枚铜钱。

        一大块木炭骤然崩溃。

        那一枚铜钱,正是之前李辟尘买炭时的铜钱。

        李辟尘看着他,叹了一声:“老翁,我算你便宜了。”

        “这炭,不要钱,我那枚铜钱,你带在身上,还有....你转身看看,那不是你的家吗?”

        李辟尘把炭火交给他,同时一束火苗飞过去,将那炭火点亮。

        后面的黑暗亮了起来,炭翁转过头去,见到那熟悉的屋子。

        那是自己的住处,那是自己的家。

        他如失了神一样,向着前面走,看到门前已经没有了鸡狗,黄牛也早已死去,炭翁不免淌下泪水,但哭着哭着,却突然笑了起来。

        “回家了,回家了.....”

        他转过去,看见李辟尘站在门槛前,忽然道:“仙长,我真的到家了吗?这是你让我做的梦?还是.....我本就死在这里呢?”

        李辟尘笑了一下:“真的是回家了,你放心吧。”

        炭翁哭着,笑着,那身躯踉跄起来,开口言着:“到家了,到家了......”

        他胸膛中的炭火燃烧起来,渐渐把他也包裹住。

        于是他的身子一晃,蓦然倒了下去。

        烟云升起,化一道古梦逝去。

        ........

        李辟尘睁开了眸子,龙马依旧在行,那低下头来,所见四方。

        寒山孤道,村落中,人烟稀疏,一块黑黝黝的木炭滚来,上面沾染白雪。

        于是李辟尘俯下身子,手中升起一团火苗,把这块木炭点燃。

        ........

        牛语轻吟苍山远,身挂羊裘叹苦难;

        只盼人来天不晚,炭中萦火照雪寒。

  https://www.3zm.la/files/article/html/42/42855/2233843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3zm.la。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m.3zm.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