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门 > 峨眉祖师 > 第八百五十七章 山河踏遍天暮老(四)蚕谷行

第八百五十七章 山河踏遍天暮老(四)蚕谷行

        ......

        江河东去,风雪不灭。

        苍穹处....冬雷打响,于是人间震动起来。

        龙马抬起了头,群山再度连绵。

        山中有关道,关道无行人。

        李辟尘手捏着道印,微微闭着眸子,身躯随着龙马的踱步而轻轻摇晃,一路行来都是如此,那种感觉,格外的舒服。

        天阴了,雷霆在虚天中打响,带着恐怖且不讲道理的电光。

        如同有什么太古魔神要降临在人间,又似是天上的大圣发怒,要降下烈法摧毁整片乾坤。

        天威浩荡不可敌,地怒一震千山移。

        最为世人畏惧的便是天和地,即使是仙魔神鬼,也没有天地来的可敬与可怖。

        山路的一侧,有驾着驴车的老人自远方行来,他的身子佝偻,穿的厚实,嘴里唱着有些高亢且奇异的歌谣,他的木车上还有个娃娃,虎头虎脑,看上去不过十一二岁。

        剩下的,大多就是都是些木工玩意了。

        “爷,咱们去哪里?”

        “去阅微城。”

        “爷,咱们这些东西能卖多少钱?”

        “你说这些家伙子?能有两三吊钱已经好的了。”

        “那也够了!”

        “娃子,把你手上的东西放下,那两个小木头将军可不要乱玩,这里有点忌讳。”

        “爷,什么忌讳?”

        “传说这里四百年前打过仗,死了很多人,对军伍这一块的东西,在这蜀道仙人关前....少摆弄。”

        “四百年!爷,都四百年了,太久远了!还有蜀道仙人关?就是之前那个破烂的石关?不都塌掉了吗?”

        “塌掉归塌掉,传说这里雷霆打响的时候,会有数万鬼军出现,把我们的魂也勾了去。”

        “咦~~~诶!爷,你看,那马真好看!”

        娃娃趴在车上,老人抬起头,正见到李辟尘倒骑龙马而来。

        踏红尘那模样映入眼帘,老人呦了一声,而后低声道:“确实是好马,看这模样就能跑!”

        “这是个道人,是修行之人啊。”

        老人嘀嘀咕咕起来,娃娃则是盯着踏红尘,那眼中全都是羡慕的神情。

        “爷,等咱们有钱了,我也要骑高头大马。”

        “有钱了?我是没可能了,就靠你了。”

        爷孙两人叽叽咕咕,而李辟尘行过来,此时他们的对话早已都萦绕在耳中。

        双眼迷蒙起来,有阴阳的光芒出现。

        天上大雾显化,又有崩雷乍响。

        轰隆——!

        赤色的光芒陡然划过天穹——!

        .......

        山石炸开了,化成齑粉尘埃!

        暴烈的马蹄声轰然响起,恰似天上冬雷。

        毫无预兆,不讲道理。

        大雪压青松,远山行军急。

        滚滚尘烟荡起,雷声与马蹄声交错难辨,李辟尘仰起头来,看着那苍茫的高天,两侧的山岳横贯,如数道神剑插入天穹之中难以看见。

        尘与烟从后面冲来了,遥遥看去,念头一转,便知那足有五千精骑,时隐时现。

        他们追上了李辟尘,为首的人披着残破的铁甲,着白色的残袍,面上覆铁,不见真容颜。

        “哪里来的道人?”

        将军没有摘下面甲,但那甲孔中所透露出来的,是那很冷静,冷静到让人感到可怕的眼神。

        五千精骑停在他身后,浩浩荡荡,黑压压的一片铁甲,森然如狱。

        唯他是着一身白色残袍,只是外部披着黑甲。

        兵刃的寒光闪烁,但更多的则是崩了口子的残兵,上面甚至还有干涸的淤血。

        “百战的将军,要向哪里去?”

        李辟尘座下的龙马踱步,此时拦在了蜀道上。

        将军没有抽出他的剑,手中提着一柄长枪,那枪杆子上也沾满黑血,他那双眸子中酝酿着如雷霆,如风暴般的黯淡光芒。

        “道人,你拦在这里,做什么?”

        他发出询问,后面五千铁甲同时晃了一下兵器。

        于是那种如江河冲刷山海般的杀气澎湃而动。

        这种威势,甚至能把人活活吓死。

        李辟尘揉了揉眉心,此时才真正正眼瞧他。

        然而没有说话,将军盯着李辟尘,有一段时间了,他座下的马儿轻轻嘶鸣起来,他扯了一把缰绳,手中的长枪轻轻挥舞,做了一个前进的手势。

        于是五千精骑奔袭出去,从李辟尘身旁两侧如风似火般的掠过,那马蹄轰鸣,让整片大地都在颤抖不休。

        “你这个修行人,有点意思。”

        将军扯着自己的马:“你也是从后面来的,但却不让我们过去....不,应该说,是不让我过去,为什么?”

        李辟尘不回答他,而是转过头,看了一眼远方,这时道:“那一处是哪里?”

        将军抬起头,昂首而语:“蜀道仙人关。”

        “我们要去那里,把那关隘破掉。”

        李辟尘转过头来:“就凭你们这五千残兵败将?”

        将军呵了一声:“残兵是残兵,可未必是败将。”

        他呼出一口气,在隆冬岁月,大雪落在他的铠甲与残袍上,那些黑色的血被白色的雪所掩盖,他站在雪地里,如同一尊亘古的雕塑一样。

        “还有最后一战!不能输!”

        将军的声音并不大,但却在心中铿锵而响。

        他提着枪,指着远方,那一处云烟萦绕,当中最深邃之地,便是蜀道仙人关。

        “雄关坐落山河之间,卡住天险,唤作仙人关。即,若不是成仙之人,凡人之躯无论如何也无法攻破此关。”

        将军望着那处,寒声开口:“可是.....只要破了这座关,姜齐后方便是一片空虚,直能杀到他王城之前,因为没有人能越过群山。”

        “天险未必是天堑!他们对自己太自信了,有了火炮的加持,确实是无往而不利,但却忘记了,人的血性,才是最强大的武器。”

        “残兵是残兵,但却不是败将。”

        “这最后一仗还没有打,赵宋不灭,而等到这一仗打完了,不会有败将,只会有死将。”

        他把目光移回来,注视着李辟尘,而李辟尘则是轻叹:“赵宋.....真的是...很久都没有听到过的名字了。”

        “你之前还说,没有人能突破那关隘,现在转过头来,就说自己要破关吗?”

        李辟尘望着将军,后者道:“天险凶恶,但却并不是无法破之,此战已抱必死之志,五千骑不过先锋,后续还有三万军队,一日之内,就算是全部死绝,也要把仙人关打下来!”

        “打完了这一仗,天下便定了!姜齐会畏惧我们扼住了要道,从而提前结束战事,它自以为即使是攻城也有足够的时间回援,但我们这一次是抱着死志来的!”

        “破关,与大军会师于王都,乃至擒王。”

        声音朗朗,如雷鸣,亦如虎啸。

        李辟尘听了,低声喃喃:“此方岁月中的子午谷吗.....”

        这确实是一场拼上性命的战斗,并且有死无生。

        他座下的马踏了起来,深深的望了一眼李辟尘,呵呵的笑。

        “我这三万五千将士,俱都是死士,无父无母,无兄无弟,天地茫茫只余其一人,问他亲族何在?倒在那烈火中,被踏在泥潭下!”

        “何以解脱,唯有死战。”

        “离开这里吧,这不是你这种修行人可以沾染的俗事。”

        将军策马,此时战马扬起双蹄,猛然....重重踏下。

        大雪古道,泥水飞溅,那披着铁甲残袍的身影越走越远,同时传来低沉且慷慨的歌声。

        顺着大风,轰鸣而传荡。

        “天下郡国向万城,无有一城无甲兵!”

        “焉得铸甲作农器,一寸荒田牛得耕?”

        “牛尽耕,蚕亦成。”

        “不劳烈士泪滂沱,男谷女丝行复歌。”

        这首诗传入耳中,如雷般响彻。

        李辟尘喃喃自语,说出声来:

        “这天下各地的千万座城池,没有一座没有甲胄与兵器!”

        “怎么样才能把甲胄兵器铸作农具,让每寸土地都能够得到耕种呢?”

        “如果能这样,耕牛能尽其用,蚕桑能业有成。”

        “这样,就再也不需要让战士们洒泪滂沱!那时全社会男耕女织,安居乐业,人们一边在大道上行走,一边唱着歌谣,那是多么美好的事情啊!”

        在来世之中,著作它的人,是那位诗圣。

        而这首诗的名字,叫做“蚕谷行”。

        但在李辟尘听来,在如此看来,这首诗应当还有另外一个名字。

        “太平歌。”

        这天下,终究不能太平。

        我只求得一件事,那便是天下太平。

        用那血肉祭祀烈火,使得这天下安宁!

        将军的诗中带着决绝,同样也是在向着李辟尘表达他的心智。

        他亦是在嘲笑修行中人,不染尘俗,又怎么会知道国破家亡的感受?

        李辟尘是这么看着的,亦是这么听着的,而在此时,耳边传来了老人与孩子的声音。

        “爷,你说这里曾经那场战斗,凶不凶烈?”

        “那当然是凶烈无比的,据说三万五千军马几乎尽灭,那些人家中无亲无族,乃皆是为了报仇所来,那一战杀的天昏地暗,加上仙人关的守军....足足死了有十万军马!”

        “爷?十万军马?那三万五千人打的是攻城,还杀了六万五千的敌人?”

        “陷阵之志,有死无生啊!对了,当初据说,这里战死的将军留下了一首诗谣,天下万世开太平,对了,他应该是叫做......”

        对话到这里便朦胧不轻,但李辟尘仍旧听清了后面的话。

        喃喃念诵了两句,便笑了一声。

        龙马扬蹄,李辟尘闭上眸子,再次睁开。

        烽火萦绕,血与骨交织而飞舞。

        冲锋的号角响彻,苍凉而令人心神惧怕。

        如深夜中的鬼魅,太阳下的冤魂,那森森铁甲踏动,向着仙人关上冲去!

        如潮水般涌动,而守关的兵卒似乎没有料到这场奇袭战,相对于他们来说,这些浑身黑甲残袍的将士,才是真正令人感到可怕的事物。

        一刀穿身仍旧不死,必然要带走两个敌人的头颅。

        血与刀光同时起舞,大雪纷飞.....寒彻骨!

        “死战——!”

        “死战——!”

        “死战——!”

        咆哮如怒龙,声音撼动大海云霄!

        铁甲森森,残袍猎猎,那赤色的光芒如血般可怕,择人而噬!

        李辟尘行走在这里,同时看见了自己想要寻找的人。

        将军浑身沐浴鲜血,手中的长枪已经折断,他一只手持着残枪,一只手拿着断剑,步伐踉跄,只是那双眸子,当中还留存着凶猛如虎的气魄。

        南方的天上,大雪不曾停歇,要把一切葬下。

        “道人?”

        他抬起头,见到了李辟尘。

        那面上的铁甲也已经碎开,额头上的血如同泉水般涌下。

        “你在这里做什么?”

        他吐着气,但呼出来的都是血腥。

        李辟尘看着他,此时挥挥手,于是四面八方的景色全都静止了。

        天地寂寥而茫茫无声,李辟尘看着将军:“四百年....你比旁人存续的更加久远,可你当年,没有听到那钟声吗?”

        将军没有回应,而李辟尘叹息了一声:“原来如此,我敲的晚了一点。”

        “呵.....”

        莫名其妙的对话,将军是如此想着的,他迈出了踉跄的步伐,而就在此时,四面八方,涌起云雾来。

        光影交织,风雨轮转。

        一道轻雷响彻云天。

        于是,如蚕谷行中所说的景色,出现在了将军的眼中。

        天下郡国向万城,无有一城无甲兵!

        焉得铸甲作农器,一寸荒田牛得耕?

        牛尽耕,蚕亦成。

        不劳烈士泪滂沱,男谷女丝行复歌。

        “天下....太平?”

        将军看了看四周,那自己诗歌中所描绘的景色终于出现了,男儿解甲归田,女儿织麻弄桑,牛儿在地中拖犁,蚕儿在桑上吐丝。

        “桑纤,太平。”

        将军看着自己,足下是一汪清水,当中倒映着那张并不年长的面孔。

        他其实不过花信之年,即不过二十四岁左右的年纪。

        散去了那些污浊,原来他清秀的如同女子。

        黑发披散下来,身旁没有少女为他诵歌,但他看着这四周的幕景,无声的笑了起来。

        清水泥塘,土路花香。

        随后,他转过身,看着站在土路边缘的道人。

        “这是什么?天下定了之后的景色吗?是梦,还是幻境?”

        道人开口:“这是你身死之后的景色,是的,如你所愿,这天下太平了。”

        “太平了,那么.....我们胜了吗?”

        将军在追问,他看着李辟尘,后者摇头,而这时候,四周的景色又一次的变化了。

        蜀道出现,依旧风雪,但却没有了死战的将士,也没有了惊慌的守卒。

        唯有那老人和孩子,依旧在谈论四百年前的事情。

        将军看到了他们,他们却看不到将军。

        李辟尘也能看见他们,他们也能看见李辟尘。

        李辟尘望着他们,问了一声:“那么,四百年前,那场战斗,是谁胜了呢?”

        老人转过头来,笑了一声:“是那将军胜了,虽然军马几乎尽灭,但传说,仍旧有八百残袍活了下来。”

        “蜀道难,仙人关.....”

        老人笑了起来,而将军站在李辟尘身边,听着老人诉说四百年前的事情,他的神情中,终于带上了笑意。

        “蜀道难,仙人关.....天外兵蛮,魂残梦断。”

        他身上的衣甲崩散,口中喃喃说着古老的歌谣。

        李辟尘笑了一声,指了指那孩子手中的木将,道:“顾将军,那木人,你看像不像你?”

        往古的故事,本觉得应无人记,却不曾想,实则早已流传。

        将军注视着那木人,轻轻一笑。

        ......

        天下郡国向万城,无有一城无甲兵。

        焉得铸甲作农器,一寸荒田牛得耕?

        牛尽耕,蚕亦成。

        不劳烈士泪滂沱,男谷女丝行复歌。

        天下,可太平?

        ......

        李辟尘呼出口气,辞别了老人与孩子,那手中掂量着花了三个铜板买来的木人,模样倒是威风凛凛,一如那披甲将军。

        龙马踱步,后方烟云四起,当中隐隐,露出那曾经关隘。

        破落不堪,断壁残垣,倾塌的山。

        四百年前,血染天。

        四百年后,雪染田。

        仙人关下见仙人,轻雷青影过青生。

        听,是谁走关行?

        马蹄声声,残袍浩浩。大风起,高歌去。

        有人笑矣!

        云在青天雪在尘。

  https://www.3zm.la/files/article/html/42/42855/2236033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3zm.la。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m.3zm.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