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门 > 峨眉祖师 > 第八百七十九章 虞渊之中鸠鹊语

第八百七十九章 虞渊之中鸠鹊语

        劫难当头,由得北海之中一道炁机肴乱乾坤,那真神开眸又闭,似是没做得什么动静,然人间不知,已有一道灵光离体,自坠万里山河间不见。

        真神当面,只看他双眸一晃,于是岁月也坍缩去,化作一团莫名的灵光,或者是一个点。

        黑漆漆,昏沉沉,但如果炸开,就是辉煌无尽。

        无回谷前,一道璀璨光辉升起,李辟尘双目所见之事,正是一轮冉冉升起的太阳。

        黎阳之上见黎阳,蓦然回首,八方四世皆有潺潺水声。

        若说人世间的至高道理,那是自然的规矩,但这地方,水却是倒着流淌,李辟尘亲眼见到远方一处玄山,上有飞瀑倒流,自下深潭而起,摇摇晃晃,如一条不会飞的墨龙,向玄山的脑袋上攀爬而去。

        只不过那脑袋,也有些太大了点。

        这规矩被破了,也就没了大道。

        两朵道花轻转,灵鹤飞舞,告诫此地何处。

        李辟尘倒是没有想到,自己踏过无回谷居然直接就来到了虞渊,这天地颠倒的景色当真让人着迷不已,看着那远方的太阳,散发的是黎明时刻白光,但却是向着东方的天宇中坠去,这是在此地见到的景色,于是便不免在心中想念,暗道那太阳和头金鸟似的归巢,去的莫不就是甘山?

        水向天流,是墨非白,山底为上,山巅为下。

        太阳挥洒明光而坠入甘山,最后刺破天地的光芒落在虞渊。

        这是真正的寂灭?

        李辟尘推演了法术,有意思的事情发生,施的是火法便会化作水法,若是木行便作铜金,若是砾土便是朽木。

        五行颠倒,是相克之道,在虞渊之中,一切都是相反的。

        嘴角一咧,李辟尘运转道花,于是水再化火,金再成林。

        “逆乱,再逆乱一下,就回来了。”

        太广袤了,李辟尘甚至认为来到了一处新的世界,这就是日落之地,这就是神话中传说之地,然而就如此轻易的寻找到了?

        未免太不真实。

        “灵鹤,这里真的是虞渊吗?”

        李辟尘对这只纸鹤的话有些不信了,这坑人的夯货,之前可没有说无回谷的事情,临了到头给自己来一棒子,就好像是个闷棍,要不是道行尚在,有点法力,怕不真的要栽在无回谷中。

        有去无回,有来无回。

        灵鹤舞了一圈:“自然真的是虞渊,无回谷过,所能见之,是你心中所想之地,若是甚么也不想,自然坠在黎阳凡世,但你心中念念虞渊,自然落在虞渊。”

        李辟尘呼出口气:“那我心中想念甘山,难道就在甘山吗?”

        灵鹤:“真人误会,甘山永远在推移,它就相当天上汤谷,虞渊坐落大地,本就是静止不动,自然可以寻到,虞渊仅仅是凡人不见,甘山却是仙人也难寻的。”

        “况且,真人准备在此渡劫,迎战远方恶客,正在虞渊之内,大可放开手脚。”

        李辟尘抬头回望,此时麒麟托着自己已经飞出极远,只摇摇对着那深邃的无回谷处摆手,末了叹息一声,再是长道:“有朋自远方来,虽远必诛啊。”

        这话说的是让人跌破眼镜,但无回谷口中有灵光升灭,同是刹那,一道死寂恶意坠入虞渊当中,汇聚山川草木,变作一位石人。

        地仙劫难来临,一如李辟尘自己所言,旁人入地仙是自虫谷而长,到六神作茧,而至天桥才是羽化成蝶,但李辟尘自己,一入元神便立地为蝶。

        境界仍旧是元神,但这木桶中装的可不是清水。

        谁道梦中蝴蝶便不能成长?

        石人转了转脑袋,握住了手拍了个巴掌。

        李辟尘摸了下麒麟的后颈,于是那巨兽就这么停下来,踱步于山崖间,再抬头一看,那太阳仍旧露出半个脑袋,说是东坠,但怎么也坠不下去,就好像人世间偷窥小娘子的男娃娃,总是在该出现的地方出现,露出两只眼睛,鬼头鬼脑的看。

        可这虞渊也不比人间姑娘的凝脂,也有山川草木,但看久了一片灰墨之色,又有什么有趣的?不如转个脑袋,兴许还能看见那犹抱琵琶半遮面的甘山。

        “大劫来了。”

        李辟尘笑了一声,而那石人隆隆动作,讥讽道:“你要在虞渊之中对决,我便应你之邀来了。”

        “接下了枉死城,就是接下了我,总不能让苦界如愿,故而也不能让你如愿。”

        李辟尘双手放在膝上,盘坐麒麟背脊:“北海真神,我应该是第一次见到你,也是第一次完全知道你的名字,天地奥妙,在我成就地仙刹那便已尽数明白。”

        “你镇守北海之眼,然而却是天生魔神,但又为天道之下一环,故而只能镇不能杀,你与苦界老祖仇怨颇深,我成了新的枉死城主人,你认为因果落在我的头上,故而要来杀我。”

        手掌抬起,似拂去衣袖上的尘土。

        “我成就地仙,你才发难,借助天定大劫杀我,天道尊圣视若无睹,因为你没有坏了规矩。”

        石人站立:“说的这么多,你还是要死,不单单是为了报复苦界,还有原因,是我现在觉得你这个后辈有些危险。”

        李辟尘的白发垂了下去:“怎么讲?”

        石人道:“你觉得我如果成为太上化身会怎么样?”

        李辟尘:“修行了这么久,我应该是第一次遇到有人惦记我的太上化身。”

        石人:“不是没有人惦记,而是那些人没有找到正确的时机。”

        李辟尘:“正确的时机?”

        他的身子动了,于是天桥境的气息爆发,让整个虞渊大地都晃动起来。

        石人背对着太阳,那东坠的光芒照耀在他的后辈,而他的影子投射,正把李辟尘盖在其中。

        宛如太古的巨人,站立在虞渊的深处。

        “我将阻挡你的光辉,从今日之后,你再也见不得东方。”

        “劫难当头,若是你死,则太上离去,我为道身,天道之下最强,来到这里完你劫难,故此合该气数归在我身。”

        “不过,死的是真灵而不是肉身。”

        石人:“鸠占鹊巢的道理罢了。”

        李辟尘盘坐不动,只笑了一声。

        “原来如此。”

  https://www.3zm.la/files/article/html/42/42855/2250244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3zm.la。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m.3zm.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