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门 > 峨眉祖师 > 第八百八十九章 逆天改命转天意

第八百八十九章 逆天改命转天意

  姑娘没有开口,沉默了下来,她的性格在一瞬间翻转了。

  过去如果有人对她这么说,她必然是嘻嘻笑笑,随后挥挥手,说别骗人啦。

  但今天不一样,身前的这个人更不一样。

  移山倒海,摘星捉月?

  或许于他来说,不过是一念之间的事情。

  强大到了连渡劫高人都如狗一般的乞舔,而恰恰正是洛芸莜明白李辟尘的强大,才会笑嘻嘻的说自己大人有大量。

  真正的高人,不会和孩子计较。有时候反其道而行之,正是大智慧所在。

  陈季芝只是感觉到了李辟尘的可怕,但是洛芸莜所察觉到的,是一股平和与安心的意境。

  “前辈...什么意思?”

  洛芸莜询问,姑娘平静的脸孔中,居然有一丝难以察觉的紧张。

  如果,如果,如果.....没有如果。

  李辟尘:“我们一会再谈论这个事情。”

  话落下,如手指在尘埃中碾起一瞬,之后便轻轻打落那些尘土一样。

  陈季芝是听得清楚了,他先是盯着那小姑娘看了看,摇摇头,心道这女娃虽然当真好看,但在修士眼中,也不过红粉骷髅,一辈子止步炼气六重,到了后面,如果只待在一处静修倒也罢了,可若想入世再拼上一把,倒是有些概率会被一些其他的修士掳走,当个小妾亦或是....更惨的下场。

  修真界就是如此,而陈季芝听见亡神命三字,再观这个女孩子的灵根,顿时大为摇头,更是叹气不止。

  不值得,一点也不值得。

  要改变一个人的命格,那是需要费很大功夫的,不是说改就能改掉的,这当中涉及天意人意,非是一位修士之能,至少须得三位大乘境高手齐齐出手才能做到,并且还需要对抗天意,甚至会牵涉到一些灵物,故,所谓逆天改命,就是这个意思。

  困难的很。

  可若是真能逆天,修士们还用渡雷劫吗?

  而灵根....这名为洛芸莜的姑娘,是五行齐全的杂灵根,这就代表着没有前路,那么一个既没有前途,又没有什么宝物,更没有价值的寻常修士,又有哪个大宗门会为她费力费心的进行逆天改命呢?

  想要依靠一张漂亮的脸依托强者?不可能,比她漂亮的人多了去了,况且大乘境修士,怎么会看上一个炼气境呢?

  炼气六重,这不过是随便练练就能达到的水准,到了七重就是一道门槛,这姑娘以前明显也是有山门的,或许正是因为亡神命加上五灵根,所以才被逐出来了,当然,也可能是她自己出来的。

  陈季芝认为,似李辟尘这样一位大高手,不应当为了一个小小的炼气修士而浪费精力与道行,于是他斟酌两下,拱手行礼,躬身进言道:“前辈,晚辈有一言,不知当讲不当.....”

  “不当讲。”

  李辟尘直接回口,看着愣住的陈季芝,道:“你想说,这亡神命需要三位大乘境高手出面,费尽心血,甚至要牵扯到一些灵物?”

  “诶....修行之路,何以只有一条?”

  李辟尘叹息:“大道无尽,为何只看得见表面而不见真理?力所能至,力所能及,便是通融万道,明悟诸法?”

  “力不及处,便无道无法不可为之?大谬,谁教你的?”

  李辟尘连连摇头,陈季芝脸上有点挂不住,于是心中就有点恶气升起,暗道您这么厉害,是,一念几乎把大半个人间都落满了雨,改天移世,我是没见过这么厉害的人,也不知道您究竟是心魔还是别的什么,说不得是天界坠世的谪仙上神,但我就不相信了,您还能挥挥手就给人的命格改了?

  人命生来天地注定,修行是逆天之事,但并非人人都可逆天,如大河中倒行的鱼儿,一旦有懈怠必然被流水冲走。

  这逆天修行的说法,事实上也只是给寻常人一个希望罢了,毕竟谁都想主宰自己的生活,但他陈季芝身为一介渡劫高人,难道还不知道这里面的道道?

  若是真的人人可修行逆天,那怎么又会有单灵根与五灵根的差别?

  若是真的人人可修行逆天,那怎么又会有特殊体质与寻常体质的差距?

  他心中有问,更有恶气。

  李辟尘双眸洞若观火,真的是,这陈季芝不修心道,没有心境,当中那些声音几乎被李辟尘听得一清二楚,就恍如窥视凡人一般。

  清静经之能,窥心之道也是有要求的,不是谁都能看,但在这方人间中.....

  “说的不假,人命生来确实是天所注定,难以更改,也并不是人人都可逆天,但有些事情,并不是你所想的那样。”

  李辟尘叹息:“还是如你心中所想,一条长河之内,生灵也都非一样,有鱼也有虾,有蟹也有虫,纵然是鱼也有巨大差异,有些能潜入深水,有些能逆流而行,有些更能飞出水面,虽然天地注定了它们都在水里,但却没有给他们限定道路。”

  “没有错误的道,只有走错的人,有时候,只需要一点小小的引导。”

  声音平淡,带着惋惜,但陈季芝听了,顿时愣住。

  他从不曾听闻过这种说法。

  在修真界中,弱肉强食,也从没有这种说法。

  强大即是真理。

  所以,所有的人都希望自己变得更强。

  但没有人明白,强,只是万道之中的一条罢了。

  它很重要,可却并非绝对。

  陈季芝沉凝下来,李辟尘摇摇头,道:“你走吧,回到泗水圣宫中去,我在此地歇息,若是你那宫主有意,或我去拜她,或者她来拜我。”

  “她已知我,我更知她,且,她不如我。”

  “还有,那些……修士,其他的人,并没有死去,只是被镇压在山海中了,你可以去看看,顺便把他们带走。”

  李辟尘盘坐原地不动,天下珠帘轻挂,细雨朦胧。

  嘀嗒的水声连成一串,顺着破瓦的轨迹,慢悠悠落在湿透的地面。

  陈季芝的心中就像是打开了什么关窍一样,他的神情有些变化,眉头微皱,看着李辟尘,却突然发现,似乎有些不清晰了。

  宛如身处梦幻之中一般。

  他想了想,咬牙,对李辟尘躬身,道:“前辈,我泗清域,不日起便有一次修真盛会开始,这事关乎至人间六域,是六方山海祭礼上天,以求得天道赐法的大典,当中胜者,可观无字天书,前辈若是有兴趣,可来泗水圣宫处观摩此大会盛事。”

  “关于前辈所说之话,晚辈会一字不漏的尽数带给宫主,由她来定夺,或许宫主会亲自前来此地,邀请前辈一同赴会。”

  https://www.3zm.la/files/article/html/42/42855/42131063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3zm.la。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m.3zm.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