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门 > 峨眉祖师 > 第一千零四十三章 如果是李辟尘呢?

第一千零四十三章 如果是李辟尘呢?

  元荒三百年岁月,踏遍山河四方,而剑匣铸出,沉寂百年,李辟尘终于要回到云原,不再滞留于此。

  “常羊山动,帝山也要离开,这里剩下一片莽莽高原,湟水也难以再向这方流淌。”

  “距离大荒还有二百年,这几乎就是眨眼的事情了。”

  李辟尘与陈道生谈论,此时天宫中有仙人来往,那种炁息撼动天地,这后来百年之中,陆续有人突破到地仙境,如今粗略看来,已有十位元神地仙。

  再加上一百零八龙首巨神,这股武力,李辟尘时常自嘲,言谈若是再多五六位天桥仙家,怕是都可以自开福地了,虽然龙首巨神都是凑数,不算仙家,但这看去,也确实是货真价实的地境高手。

  李辟尘坐在宫内,双手上升起一团云炁,其中有大千万象之光浮动,这团炁息被凝练,仿佛融入身躯再从双手衍化。

  “大庭圣部之事可以尽数交托那个孩子,他如今也三百岁了,只是道兄回归云原,我或许也该回到我来的地方了。”

  陈道生轻言:“三百年帝山修行,获益良多,虽然没有见到真正的天意,但我从道兄口述与感悟中,得到了很多重要的东西,这个事情不能急在一时,或许我也应该回到我出生的故乡去找一找线索。”

  他如是说着,但过了一会,又笑起来,李辟尘把手中那团炁息融入身体,看向陈道生:“你还在惦记着津水的天碑,但你可别拉着我去,眼下没有时间了,若是那天碑之中再衍化一个世界,困在其中不得出,两百年后,便是难以进入大荒了。”

  陈道生失笑:“衍化世界,如今这天宇乾坤,难道还有什么世界能够困住道兄的吗?”

  他话出口顿时回神,自知不对,那万一里面带着某些死去大圣的覆灭乐土,那可就真的有意思了。

  于是也只有摇摇头,道:“我临走之前去看看,算是撞撞运气吧,当然不会逗留太久,其实这也是有一点不甘心,我寻找了这么久,天秦部也寻找了这么久,其实我们都已经知道,这个东西看不上我们。”

  “我以为是五典,却没想到是三坟。”

  李辟尘回应:“我护送你入天门。”

  陈道生哈哈一笑:“道兄好意,那便多谢了。”

  七日之后,陈道生踏天而去,行有十八昼夜,落到北极津水,在游荡一圈之后,并不曾遇到三坟之炁,也不曾碰上什么神秘老人,亦或是书灵古圣之类,于是只能笑叹三声,失望而归。

  可就在临走之前,忽然有一道声音回荡津水之上。

  “道不同,不相为谋,归去吧!”

  这道声音浩大且恢弘,然而却并不曾被其余众生听见,陈道生顿时一惊,在呆住之后,仰天大笑数声,再不留恋半点,顿时是拂袖而去。

  道不同。

  三坟果然是有灵的,只不过却不认可他陈道生。

  这太古至圣所书写的东西,那位无名的执笔者,他所留下的证道之物,是有自己选择的权利的,而陈道生所想的,则是那可笑的姜天崋与秦火,耗费了四十八万年的岁月,到头来还不知道,他们根本不可能寻找到这本书。

  三坟对其嗤之以鼻。

  “圣人之坟,神人之影,至人之炁.......罢了,能领悟多少,看你自身造化与悟性吧。”

  陈道生离去的身影顿了一下,忽然转头,看着那空无一物,只有巨大浪潮的津水,开口朗声道:“你是在问我所选择的道路吗?”

  没有回应,三坟之碑沉默下去了,陈道生叹了口气:“我寻找了天意这么多年,甚至不惜成为天帝的下属,愿意尊他千年,全都是为了至人之道,我认为这就是我的路。”

  “有人说我两面三刀,有人说我墙头野草,也有人说我心中根本没有故土故乡,我以前听过很多人这样骂我,甚至三姓家奴.......”

  “但是,我从另外一个角度来理解至人,我投靠于谁,只是为了道,他给予我桃花,我报之以琼瑶,但这一来,我已经报答了你啊,所以你我两清,在没有任何的恩怨情仇,这就是放下。”

  “情讲情,情还情,故而忘情至无情,这才是大逍遥,无牵挂。可对方不这样想,他认为我和他是旧识,应该留他一命,或者帮助他才对,可这没有道理啊?恩情已经还完了,对吧?我们已经是陌路人了。”

  “我一直认为,修行之事,要拿得起,还要放得下。”

  陈道生对空旷的津水开口,诉说着自己的道路。

  “有些人很可笑啊,他们自己没有放下,然后就去劝解别人,说你要看开啊,不要向心里去,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然后自己那点破烂事情还没有理清楚,谁给的脸面来干涉旁人?”

  “你一说他,他又不开心,说自己是好心被当做驴肝肺,既然这样,你我老死不相往来,我也没有求你过来,你自己凑上来.......自作多情。”

  “他们拿起来了,但是放不下去,却要劝别人放下,然后别人放下了,他们还是没有放下。”

  陈道生叹息:“我以前就是在这样的生活中渡过的,故而我所认为,一事归一事,事事清楚,事事明白,日后你我是朋友还是敌人,都不会在有半点的牵挂。”

  “这就是至人,最大的逍遥,该给的,已经还清,该放的,已经放下。”

  三坟之碑有了回应,那浩大的声音带着疑问与嘲笑:“你是这样理解至人的,确实也是一个解法,但是你有想过吗,如果你真的能够放下,为什么还在元荒花费了三百年的时间?这不就是放不下吗?”

  陈道生:“因为我还没有拿起,所以放不下,你想让我拿起,很简单啊,现在现身,把无上大法给我,我就把你丢下。”

  三坟之碑发出笑声:“胡扯不是?你这个人啊,是古往今来都少见的,是四大众生之内,藏在有情众生中的......真正的无情众生啊!”

  “好了,我知道你的道路了,但再想从我这里套出更多的话,那是不可能的。我对于你有了些改观,但是依旧不会把东西交给你。”

  陈道生凝视着那波涛汹涌的津水,忽然笑道:“如果是李辟尘呢?像是你这种存在,会不会见到他,难以自己,随后直接就.......送了他一道光华?”

  “他有圣人的碑,也有至人的炁。”

  https://www.3zm.la/files/article/html/42/42855/43354956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3zm.la。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m.3zm.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