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门 > 峨眉祖师 > 第九百七十二章 言无何有境,二圣商谈论乾坤

第九百七十二章 言无何有境,二圣商谈论乾坤

  “是吗,道不同吗....”

  任天舒没有再继续于这个问题上讨论,叶缘也没有继续说自己与白衡山的事情,他的性格确确实实变化了,与当年再不相同,正如他自己所言,开悟了,所以明白了。

  而他如今的境界,同样是那种玄奥的地仙境,没有六神天桥之分,他踏入地仙的境界,比任天舒要早了有三十年,足是半个甲子。

  “二百年前,你不愿意前来峨眉,原来是这个道理。”

  “任道兄,我之道,不在他之处。”

  二人在这片荒芜的虞土之上寻找,窥视李辟尘所留下的踪迹,任天舒把能找到的一切线索全部都映照下来,那大日轮光一转,把这片黑暗的夜幕天空映照的如同白昼。

  “说起来,数十年前有个古怪的梦,任道兄,不知道你有没有遇到?”

  叶缘等任天舒施法完毕,突然开口,后者眉头一凝,道:“可是一个自称山鬼的女子?”

  “原来任道兄也梦见了,那么道兄是如何想的呢?距离大荒开还有六百年,真的如她所言,存在着名为昆仑的至圣吗?”

  任天舒开口:“我是暂且答应了她,可笑,我们也没有嫁梦之道,这女子为何能肆意来往我等梦幻之中?如是在其中被困,岂不是永远醒不过来?”

  “答应了她是一回事,去不去,合不合作是另外一回事,一家之言当不得准数,他说昆仑要杀我们就是真的?”

  叶缘点头:“我亦是如此想的,只不过当初踏入梦幻之时,山鬼似乎对我颇有忌惮,思来想去,应当还是与‘玄都’有分不开的关系。”

  任天舒呵了一声:“日月可没有这么好的待遇,要是我把宝莲灯拿着......”

  叶缘笑了笑,继续道:“洪元在三百...不,按照现在来说应该是四百年前,他是在九玄论道之前斩去了九灵,按照山鬼的说法,因为守墓的九灵被斩,故而昆仑复苏,但洪元并不知道这个事情,故而铸下大错。”

  “他自无何有之乡内走出,便欲击杀世上所有的太上,让人间再不传太上之法....”

  任天舒开口:“我知道这个事情,山鬼说过了,但我想到是另外一个,你还记得,当初李辟尘所带着的那枚大印吗?那是另外一位陨落的太上,不知道名讳只称呼为黄河神女,她是‘黄天’!所希冀之事与昆仑一般无二。”

  “他们两人,必然有些关联,黄天为何会出现在九玄论道之中?为何遇到了李辟尘才显化出太上之身?从过去坠入九玄大阵之内后,她的灵性与法,便一直被我们云原的天道拿着?”

  九玄论道,虽然大阵之起是源自于九福地,但是真正操纵大阵,乃至于允许九玄大阵出现在云原上的,正是云原的天道。

  天道与天罡童子曾有赌约,后来因为输了,所以才自己落入第九阵中,每三千年一次考校众多修行之人,也是因此,云原之上,修行才越发旺盛。

  道与道,理念与理念的碰撞,如一座青山之上绽放出万紫千红的花朵。

  叶缘道:“山鬼说,昆仑要把所有斩去的太上之法镇压在无何有之乡中,这一点让我不解,当年我也曾踏入过无何有之乡,但那里面,我所见到的,除了一片又一片的纯白云雾,就射什么也看不见了......”

  任天舒眼中闪过精光:“对了,我听人讲过,你曾经在无何有之乡中死了三百次?”

  叶缘点头:“是的,在无何有之乡中,我为了触发劫难,于是心中想着去死,思考着,就是这时候,突然我的眼前就一片漆黑,再悠悠转醒,我的灵性告诉我,之前已经死了一次。”

  “无法理解,似乎只要是想,就会发生......那处的入口我是在天荒找到的,但是二百余年前,你碰到我那一次,正是我从天荒归来。”

  “不,其实也不能说是从天荒归来......”

  叶缘皱起了眉头,神色变得很奇怪。

  “我没有找到天荒,第一州从云原上消失了,虽然天荒原本就与其他十四州不同,并非固定,但这一次是一点痕迹都没有留下,那么大的一块天地,突然无影无踪了。”

  “要么是天道在庇护,要么是天荒自己跑了......而无何有之乡,我自然也没有再次遇到.....”

  任天舒摇头:“你在那种玄妙到极点的地方,居然....什么也没看到?只有白茫茫的雾气?”

  叶缘点头:“是的,无上无下,无天无地,寰宇内外,白茫茫全是云雾,我甚至连我怎么死的都不明白....就这样过了三百三十三次,我终于引发生死劫。”

  “坠入冥海遇到蓬莱恶鬼,他说了一些东西,后来他把我送走,那时候还没有如我们上一次见到时那么癫狂。”

  “劫难一过,我就离开了幽黎,等回到人间时,甚至已经不在天荒,而是落在无垠海中。”

  叶缘说道这里,忽然似乎想起了什么,那眼中闪过一幕幕光景,却不是蓬莱恶鬼,亦不是无何有境,而是红渠的影子。

  曾经说大道在前,我辈求道,岂能被小道所阻。

  自己反复五次,自假情劫入真劫,再到真心,再入凡尘,再从凡尘重新踏上修行,直至后来看破,悟道,终于走到如今。

  红渠依旧在身畔,而大道同样也在前方。

  弯弯绕绕,到头来,看山依旧是山,看水依旧是水........自己还真的是个傻子啊。

  叶缘的声音变得极低,任天舒沉吟下去,目光扫视四周:“这里已经没有李辟尘的线索了,这天门究竟通向何方,我是不能知道的,毕竟只留下了残碎的东西,必须带回去交给右圣才好。”

  “过了虞渊,我要去找火桑树,你要一起去吗?”

  叶缘笑了笑,而后摇了摇头:“不了,我有自己的事情,此番去黎阳,我要去见一个人......”

  任天舒道:“那看来,我只能一人独行......”

  他说到这里,忽然身子一僵,似乎感觉到了什么奇怪的炁息,肩头的金乌拍打着翅膀飞起,发出清脆的女孩声。

  “先天根本源气至宝!天舒,它冲着你来了!”

  小金乌是曾经在人皇的山河社稷图中孕育出来的,出自诸尘小界,与真界的火桑,扶桑都没有半点关系,更与苍穹之上那位金乌大圣也没有关联。

  一道烈光自虞渊的天边升起,带着最古老的鸣啼!

  https://www.3zm.la/files/article/html/42/42855/44356510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3zm.la。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m.3zm.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