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门 > 峨眉祖师 > 第九百五十一章 道龙山烟雨,帝乡之外大圣战(上)

第九百五十一章 道龙山烟雨,帝乡之外大圣战(上)

  帝乡之外,无欲天中!

  星汉灿烂,天河浩荡,但大雪漫世,将那本该映照在无欲天中的美丽景色彻底压制。

  无欲天帝的真身显化,高渺无垠,星汉化圣,他身后光影洒落,下方诸天沉浮如浪潮,千万里云埃荡荡,看乾坤变迁,衍化梦幻人间无数。

  诸多神灵在众多的大地上倒下,被蔓延到万千世界的大雪镇压或是杀死,但过不了多时,在星汉的光辉突破大雪封锁的时候,那些神灵又开始站起,如没有心的傀儡一般。

  “我的天兵神将没有欲望,你再怎么折腾也是枉然。”

  “大雪终将退去,你不惜隔着无数高天来镇压我,难以置信,黄尘,为什么你要来犯我帝乡?”

  “难道是我与你有什么相同的目标?若是有得罪之处,不妨说来听听?”

  无欲天帝的身姿挺拔,他是那种一见其面,玉树临风不足以道之,风流倜傥不足以言之。

  面如冠玉,眉似秋水,而在远方的另外一片,是一片荡荡的黄尘。

  昏暗的天,昏暗的地,当中藏匿这一个人,背后是辉煌的光。

  带着玉剑的少年,身上穿着阴阳相间的袍,墨色要压过白色的绫,黑色的发挽起成簪,他的面容平静,淡漠如死水,不起半点波澜。

  双眸微阖,似梦似醒。

  浩荡的黄尘滚动,当中有无数黄沙黄烟汇聚成的兵将,二位大圣隔着苍天而坐,身前巨大的天域与人间中,无数的神与黄沙在厮战,沙兵倒下,立刻就有第二个沙兵站起,神灵倒下,没有星汉的光芒,他们便一直瘫软在地。

  局势对无欲天帝不利,他皱着眉头,再度望向那面容清秀的少年。

  “我再问一次,你究竟有什么不满的,可以直说。”

  无欲天帝开口,声音浩荡且清明。

  黄尘。

  天上有一位大圣,名为黄尘。

  人间曾经有一个小卒,也叫黄尘。

  巨龙与蝼蚁不会产生交集。

  如果只是同名而已,这世上同名的人实在是太多了。

  大圣与凡人同名,似乎没有什么不对的,毕竟黄尘这个名字,也是十分常见的。

  但黄尘除去是二人的名字外,还有一个,那就是荡荡的人间。

  芸芸众生所在,身不由己之处,唤作红尘。

  熙攘诸客所在,身可由己之处,唤作黄尘。

  什么是黄尘?是人间没错,但又压过红尘,为什么?因为红尘指的是众生百态,但黄尘指的只是一部分的人,他们能够代表人间,但却又不全是人间。

  王侯公士如此,侠客亦如此。

  你说王侯公士也身不由己?可他们依然凌驾于百姓黎民,这同时就是一种“由得自己”。

  黎民不能说黎民,不能判黎民,但王侯公士可以。

  大圣以黄尘证道,这亦是一种人道之身,黄尘之身,在人间之中皆有名号,不论大小,总归不是寻常的尘埃,这叫黄尘。

  一片尘埃中有一粒砂砾,那是黄尘,如果是一块长着苔藓的石头,那是青尘。

  黄尘道,黄尘道,说黄尘万古,道熙攘众生。

  “没有什么不满的,我欠别人一个人情,如今来还了。”

  少年的声音冷淡且空灵,他身上的阴阳袍,像极了太华山的弟子衣。

  但他是魔道所祭祀的大圣,是黄昏地的六位大圣之一。

  然而他的身上,没有魔的炁息,更是贴近与仙人。

  云原之上,立下这一处黄昏魔宗的,是夕云、黄尘、游子。

  骑着龙狮的夕云。

  着阴阳袍的黄尘。

  带七把刀的游子。

  “还人情?”

  无欲天帝眯起了眸子,他伸出手来,仅仅是这样一个小小的动作,便让整个无欲天中的山海全都升起,这片天穹中诞生浩大的力量,开始斥退那些荡荡的大雪与尘埃。

  高天,高天,高天!

  帝乡之中,那些树木之上飞出光雨,那里面藏着绚烂的火光。

  “我曾三赐玄法渡,九天钟鼓杀伐戮;”

  “初至帝乡天将暮,又见黄尘雪海铺。”

  黄尘大圣开口了,少年人的眼睛依旧是半睡半醒。

  “龙山烟雨,浮生一梦,可只要我闭着眼睛,这梦就不会醒。朦胧之中才是真实,曾经那个女子说的话,真的很对啊。”

  “那个白衣的少年如此,那个黑衣的女子亦如此。”

  黄尘大圣说着,而无欲天帝已经开始驱散这片茫茫大雪。

  那些绚烂的火光中蕴含着的,是天规。

  但是不完全,只限制于帝乡与周围的数片高天,可此时用来驱散大雪,已经足够。

  这是足以掩埋无数人间的大雪。

  星汉的光芒洒落下来,无数的神将天兵受到鼓舞,它们再度站起,而在星汉的逼迫下,大雪在消弭,黄尘烟云在散去,那是黄沙化作的士兵也都接连倒下。

  无欲天帝抬起了一根手指。

  于是九重的乐土中,绽放出寸寸的天光。

  “一重天,人间无仙。”

  四字谶言,世尊其道。

  此为天规,此为地矩,众生在此,莫不遵循天规地矩而活!

  天规发威,大光明世,整个世界迅速被肃清,大雪被春风震灭,寸寸崩溃,自洪荒诸天中退却,然而黄尘大圣摇摇头,手掌轻轻一落,那风雪再起,这一次,居然直接压过了天规之力。

  春灭冬来。

  “天行有常?天行无常。”

  大圣手段不可揣测,无欲天帝眯起眸子:

  “二重天,众生无念。”

  度世之音响起,黄尘大圣身躯周围的世界开始扭曲,那些浮光中藏匿一片又一片的人间,那是无欲天中构筑出的诸尘世界,当中那些众生,如身处净土,日日夜夜的念诵祈祷,以求得神明护佑,哪怕躬耕织田,也必祈祷上苍。

  以人间为棋,以众生为力,众生无念只求神灵,这股信仰的光辉化成净土,无数锁链升起,扭曲了黄尘大圣所在的乾坤之位。

  乾坤变化而扭曲,如方石坍塌又升起,无数的丝线出现,过去未来的光阴正在震动,但也仅止于此。

  尘埃汇聚上来,补全诸世,那些散发着光芒的世界被黄云掩盖,万世众生眼中的疯狂开始褪去,黄尘大圣抬起手来,向前推出一掌。

  仍旧是微闭着眼睛。

  他根本不看无欲天帝。

  “龙山烟雨非旧春,轩辕台上起黄尘。”

  当——

  无欲天帝抬起手掌,而就在这一刹那,如千万年的光华聚在一点。

  一点明光,落入掌心,却使他变了神情。

  他的身子震动起来,挡不住那一点明光,正是开始向着后方退去,而在同一刹那,那这片天域,这片无欲高天,以及诸多的人间与世界,全部都开始变了色彩。

    人世有五色,为红尘,黄尘,青尘,白昼,黑夜。

  无欲天帝后退一步,诸世失去了赤色。

  那是红尘的颜色。

  一步莲华,他后退第二步,诸世失去了黄色。

  黄尘被少年大圣所夺。

  心中微震,他后退第三步,那青色也开始消弭无踪。

  天倾西北,地陷东南,青尘寂灭。

  直至他的第四步退出,那照耀天宇的辉煌白色也开始灭去。

  于是第五步落,诸世包括高天,都再也看不见星汉的光芒,黄沙席卷乾坤,当中剩下的,只有无尽的黑暗与沉眠。

  大雪压天,黑夜茫茫,再也没有辉光。

  漆黑的夜幕如墨云,要染尽一切不同的色彩,纵然是大圣,也当永坠其中,再不许醒来。

  他的头颅上,黑夜盖压下来。连他的真灵之光都要毁去。

  仙花飘摇,圣炁将散。

  无欲天帝沉吟下来,皱起了眉头,他伸出手,于是帝乡之中,殷山之后,有一道流光坠来。

  划破了帝乡的天穹。

  

  https://www.3zm.la/files/article/html/42/42855/44443911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3zm.la。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m.3zm.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