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门 > 峨眉祖师 > 第九百三十一章 五行山下,三世春秋(上)

第九百三十一章 五行山下,三世春秋(上)

  不相为谋!

  醉花天子冷漠,再无半点怜悯,此时面对剑轻笙,他开口,声音浩大无垠。

  “原来如此,你对南乡子说了真话,你既是嫁梦之主却又不是,因为你是那嫁梦之主的一道灵念化身,是借助剑躯而诞生的新圣,难怪如此,我在你身上感觉到了嫁梦的气息,但却又有些古怪,你就是凭借这种本事跨入青青世界的?”

  “有意思,我五万年来从不曾见过这种招数,假借剑灵踏入青世,你斩掉了一个宝剑的原本之灵,随后取而代之?还是夺舍了那道灵性?”

  剑轻笙开口:“我岂与你心思一般不堪?第一灵性无难,我身为第二灵性不回剑躯,我所存在的意义,就是为了查探青世。”

  “如今已经没有隐瞒的必要,我已经不惧你等!”

  醉花天子:“那就来吧,让我看看,得了小月王的法力,加上那道玄妙不可琢磨的剑意,你又能强大到哪里去!”

  “不是你的终究不是你的,看似完美配合,可一切终究有缺!”

  “时刻不要忘记,你所面对的,是一位真正的天仙!”

  醉花天子的炁息横扫镜世界,五色青冥高天盖压下来,化作五只指头,赤白黑黄青,如五色神天柱,凡所过之地,大地山海皆崩塌,星辰光华皆寂灭!

  五根指头化五行之势自五方围来,剑轻笙目光中酝酿风雨:“醉花天子,这里是青青世界,你算哪门子的天仙,在这里可不讲道行与肉体,纯粹拼的是法与心意!”

  “我之心意可开青天,我法可裂四海,没有肉身与道行的桎梏,你觉得我会比你差到哪里去?”

  剑轻笙把手中那柄神剑挥下,三寸剑光,三尺青锋,那五万年前的光芒汇聚到剑尖,此剑名为南乡!

  南乡者,人间也!

  此剑,聚拢整片人间的日月星辰之光华!

  醉花天子点下手指,那横扫镜世的五根大指汇聚过来,呈现碾压一切的姿态!

  触天天崩,临海海干!

  无人可以阻挡,无人可以抵抗!

  赤白黑黄青,五色神光碾压天地!

  醉花天子口中念诵古经!

  “柳溪青岁,玉关红颜;

  昆仑日誓,梧桐夜眠;

  五湖怨月,一醉愁天;

  西人知我,千古仙巅!”

  “五色神天指!”

  那五根大指点下,同时镇来,天地苍茫都破碎!

  剑轻笙抬起手中三尺长剑,日月星辰之光汇在三寸剑尖之上!

  “我有一剑!”

  那南乡剑被抬起,沉重无比,三寸光芒,当中带着的,是整片青世人间!

  光阴荡荡,青尘莽莽!

  这一剑:

  三寸光阴断千古!

  光华斩出,无声无息,但却带着淹没一切的滔天汪洋,炁浪补全天地众生,那五色天神大指被抵住,它们不断移动,光芒不断破碎,二者僵持起来,光在破灭,指在震颤!

  整个镜中世界都被撼得摇晃起来,这是镂青银所锁住的一片人间,是无数人间破碎之后被她炼化的真世,汇聚了无数人间的怨恨,但同样汇聚了无数人间的希望。

  三千六百大世外,瓶中小界,颠倒之界,不可知之界,多不胜数,又有谁会去在意它们呢?

  当初洪元与混元一战,洪元不计与混元道灭,二者对撞立刻打出一个瓶中小界,虽然刚刚诞生,渺茫到微小如尘,但那同样也是一个人间啊。

  这就是诸尘,不仅仅是大世,同样也是诸多小世。

  天上是伟大的代名词,但人间,也并不卑微!

  醉花天子眯起眸子,他一展手,整片天空都化出绯红如火的云霞,那轮虚幻的银色月亮被压盖过去,隐隐中,在这片镜世界内,似乎出现了辉煌到极点的太阳!

  剑轻笙说的不错,在这里没有肉体与道行的桎梏,只要法力够大,心意够坚,那么就是至尊级的强者!

  因为他们是灵,他们是既虚幻却又无比真实的存在!

  这就是无何有境所带来的变化!

  醉花天子动手了,他的五指握住,于是那五色神天指开始聚拢在一方,看五指并列,忽然那指根处生出无数光芒,桃花与风汇聚起来,他喷出酒水作为鲜血,一只巨大无比,压住了半个镜世界的手掌出现了!

  “天行有常,化为五行,天地五易,两界阴阳!”

  那一只手掌向着下方拍来,带着金木水火土五中滔天之力,又萦绕赤白黑黄青五色神光,当中五行相生相克,化作十类之芒,却是看五生为阳,五克为阴!

  五指摩弄天地下,阴阳大道两界山!

  醉花天子冷漠:“诸世阴霾,这里是镜世,但同样是梦幻与真实之间,青青世界可以使用嫁梦之术,自然也可以使用其他的梦法!”

  “你以为我抛弃了嫁梦就失去了可能性?大错特错!剑轻笙,你莫要小觑了天下至尊!我这一招两界天,五指山!你可来接下?!”

  五指山落,影子真正是压了半个镜世人间,这根本没有办法抵挡!

  镜世为一世,亦为无数碎世!

  剑轻笙手中南乡剑颤,发出愤怒的剑鸣,而在遥远的天下,南乡子抬起头,清晰的听见了这一道剑声。

  这似乎是她心中自己的渴望,那柄剑就是她自己,她所希望自己化成剑,也可以斩破那湛湛青天。

  “南乡子,你听见了吗?这是你心中的意,它渴望脱离出去,它渴望斩去不平!”

  “三尺剑,三寸光阴,不论可活千世还是百年,光阴都是公平的,抓不住光阴者,必然被光阴所抛弃!”

  剑轻笙在开口,在言语,同样被南乡子听得清楚。

  这一刻,她似乎就是那柄剑,纵然相隔极远,也恍如近在身前。

  南乡,那是人间的名字。

  她的眼中流下一滴泪光。

  而此时,剑轻笙已经把那神剑抬起,就是同一时刻,剑轻笙的袖中,突然飞出一块神铁。

  神铁有灵,自主显化,却是哇哇乱叫,不是旁人,正是通背猿猴!

  “你这混.....我你大爷!”

  通背猿猴抬起头,顿时见到那五指天山,吓得面色煞白,几乎两腿都在哆嗦!

  他咬了咬牙,看向剑轻笙,骂道:“你这混蛋,一定要和小月王告诉我出了多少力气啊!他之前和我讲的,补天不是取我性命,只是借我的力量而已,但现在你可别死,你死了我也活不成啦!真的要被填天坑啦!”

  他大喊一声,忽然举起双手,那身子一晃,顿时变得有几万丈高大!

  轰!

  五指天山压下,被通背猿猴挡住,整个镜世人间都震了一下,山岳崩塌,大海翻转,他是沾染了无何有境炁息的神铁通灵,自然有抵抗梦中圣法的力量,一切虚无之法都无法杀死他,只能压制而已。

  “娘啊,疼死我啦!小月王我艹你娘啊!”

  通背猿猴的脸被五指山打到,顿时哇哇乱叫,整个猴子背都弓着,似乎马上就要撑不住了。

  剑轻笙抬起神剑,人间的光华汇聚到剑尖,而这一次,更开始动用嫁梦之法。

  金色的火焰燃烧起来,附于剑上,曾经梦祖所传的无上法,如今终于绽放光芒。

  三更的道,三更的法!

  三世春秋!

  剑轻笙的眼中,闪烁着无上的杀意。

  “第一世,所传之世,于梦中乱诸梦之世。”

  “我有一剑,倒海搬天。”

  https://www.3zm.la/files/article/html/42/42855/44544163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3zm.la。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m.3zm.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