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门 > 峨眉祖师 > 第九百二十六章 楼台剑雨风流去

第九百二十六章 楼台剑雨风流去

  轰——!

  风雨汇来,剑轻笙周遭,影影灼灼,无数灵圣围拢,他们面色凝重,此时俱都对剑轻笙带着一种敌意。

  这是大敌,亦是灵圣之争中的最大祸患,如果剑轻笙存在,就会威胁到他们争夺天意。

  雷雨在汇聚,出乎意料,这一片山海天上,青天居然是没有敌意的。

  有至尊曾低声语,说这是原本的青世高天,并非是湛苍刀沉眠的梦境。

  自己成为众矢之的,剑轻笙早有预料,但这一次,腰间的佩剑却没有动作,而是把两只手抬起,如托山海一般,凭虚定在半空。

  灵圣咆哮,有人显化自身兵法,亦或持王书将册,四海八荒,无穷苍茫,有杀声隆隆而响,震动黄尘云霄,裂千万山石。

  “狂人!此刻就是你失败之时!”

  之前被一寸光阴剑吓到的那个灵圣站出来了,他的身边是同行的六位未央宫强者,气势汹汹不可抵挡,而在灵兵之中,俱都是列在地仙境。

  太强大了,这青青世界足以与真正人间抗衡,这里参战的灵圣,凡是争天之人,俱都是地仙修行,足有万数,这比起云原之上,纵然是九玄七魔,再带上无垠龙海与诸神六道,在地仙数量之上也难以之比肩!

  九玄七魔,无垠龙海,诸神六道,南山北海,全部地境高手绑在一起,也不过是数千人而已,但这青世之中,灵争一开,地仙灵圣足有万位!

  撼天震世,岂能言哉?!

  而若是灵兵,则地仙境极为简单与精巧,无非是“斩金”与“截玉”。

  这其中,再细分“至宝”与“重宝”。

  大锤遮天,有一位灵圣力士挥舞兵刃显化,那是他本体的虚幻投影,此时在雷雨青天下,燃烧着如幽冥中的黑色烈火,对准剑轻笙的头颅便锤了下来。

  另外一位灵圣挥舞着春秋刀,当中萦绕着无比绚烂的杀气,以肉眼可以见到其中的光芒,众生的嘶吼缠绕其上,那么这一位曾经在真界之中,必然是一柄赫赫有名的可怕兵器。

  大戟,长戈,铁剑,浑天伞,玉如意。

  无数的灵圣亮出自己本尊的投影,这数万位堪比地仙的神兵杀来,这种景色一如曾经苦界老祖渡无量劫时的模样。

  “死——!”

  “狂人当灭——!”

  地境的伟大力量震开了云霄,大雨倾盆的倒下,但那些烈火与雷霆在雨水之中绽放,辉煌的让人难以睁开眸子。

  纵然强如苦界也不得不假死避其锋芒,甚至打开了只有传说中才存在的“生死海”。

  但在这一刻,剑轻笙知道,这些灵圣虽然强大无匹,但绝不会是自己的对手了。

  如果是五天前,自己不过是他们其中的一位,原本该觉得可以横行的青世,到如今才明白,那地仙不过如同蝼蚁一般众多,真正的主宰者只有那九位。

  天意,这是可以让地仙兵化作天仙器的至高之力,挟带着青天的威能,真正凌驾于凡尘诸多生灵之上,得天意者,一步登天,甚至可以再塑兵宝真身,重回寰宇真界。

  灵争之会,争的就是那片天意,或者说,这这里青天破碎的边角,但再是渺小,对于这些地仙灵圣来说,依然是通向至高的钥匙。

  “天意吗?你们在争,但我已经有了一片。”

  “我以天意杀地仙,青世虚幻,但依旧还是人间,只不过是一片天仙可以存在的特殊人间罢了,小月王说的不错,这里是避难地,亦是可怕又悲凉的地方。”

  “我愿意作为他的剑,助他斩破青天,因为我也有我要做的事情,醉花天子要取我的法,斩去我的性命,可我并不是嫁梦本尊;镂青银要让我永远留在这里,我亦不知道她的目地,那最初见到我的目光,是在说天意难违?”

  “我只知道,小月王与她必须要做过一场。”

  “我只是剑轻笙,我存在的意义,就是为了探寻这片青天,我不是天阿,不能给本尊带来无上战力,我更不是李辟尘。”

  “我不是李辟尘,我是剑轻笙。”

  剑轻笙喃喃自语,向着高天,又像是在对着那些敌人轻言。

  洛神与虞主争圣位,洛神败而身死,斩千世亡命身,轮回天人而去。

  虞主得太上位,化作河伯,永坐岁月长河之中。

  五万年前的神话传入五万年后的仙人耳中。

  ..........

  小月王要撕破这片青天,镂青银则是要护佑这片青世。

  看似是月王为恶,青银为善,但青世高天已被觊觎,如果继续维持的话,等湛苍刀苏醒,一切依旧会崩溃,而且青青世界也会不复存在。

  但如果,有人以身代天,遮天蔽日化作新的青天大道,便可以补全这片破碎的青冥,这样湛苍刀醒来,及时离开,青青世界可以逃过一劫,且不会再被放置于虞主以及那些“古老仙人”的注视之下。

  通背猿猴所化的神铁可以补天,而小月王要以身合为青天。

  只有这样,青青世界才能化作“真正的人间”,不再是“无何有之乡”的附属物,既可以脱离诸多强者的窥视与觊觎,更可以自主离去,投入三千六百大世之中。

  而一些被困在这里许多年的强者们,也可以脱离这片“只可进入不可离去”的牢笼。

  这仅仅是对于部分的强者来说,因为他们的真界躯体,已经坠入青世,同样化作了虚幻。

  不破不立,破而后立,若不舍得剐去腐烂的臭肉,又怎么能迎来新生?

  这就是为什么其他至尊会说,月王是在和整个青世为敌。

  偷宋贼与赤心鬼,他们是自愿堕入青世的。

  凿天者则是被人放逐进来,五万年来,一直都在与青天抗争。

  醉花天子为了谢烟尘而进入青世,最初是不愿再归真界,认为一切因果起源于太上之身,只需要舍弃便可干干净净离开,但后来他有了想法,发现失去的太多,试图在青青世界之内寻找到无何有之乡的真正入口,也就是湛苍刀的刀尖,从其中或许能找到复活谢烟尘的办法。

  当然,还有对付那已经留存在梦幻之中,化作“夜惊”之怪的上代嫁梦——鬼雨,而剑轻笙,或者说“李辟尘”的出现让他重新产生了一个念头,就是再一次取回嫁梦,以梦幻化真,那么一切都可以迎刃而解。

  杀鬼雨也罢,复活谢烟尘也好,嫁梦之道,练到高深,是真正的一种“无中生有”的“法”。

  而这其中的一个关键,似乎就是“龙山”。

  至于其他的人,镂青银是洛神的六截断剑之一所化的银镜,但她同时,一样自高天映照青尘,只有在梦幻之中,才能寻到其他的五截断剑,她同样有野望,如果月王登天化作青冥,便击碎了她的幻想。

  至于新古人与旧今人,不提也罢,毕竟无人知道他们从何而来。

  ........

  剑轻笙闭上了眸子。

  天穹在告诉自己,雷霆是它的怒吼,电光是它的注视,大风是它的呼吸,暴雨是它的泪水。

  这片青天在哭泣,它的天意被剥夺了,那柄刀将还不曾成型的它给斩下,让那些碎块成为了众生追逐的宝物,更是通向无上苍茫的至高道路。

  但它却又知道,如果没有那柄刀,或许它自己如今便已经彻底从这个乾坤内消失了。

  它痛恨那柄刀,并且曾经向着那柄苍刀哭泣,然而那柄苍刀自从劈断了那柄不存在名讳的神剑之后,从岁月的长河内坠落,便一直在沉睡,并不曾醒来过哪怕半点。

  五万年前的光辉洒落在五万年后的人肩头。

  五万年前的风雨飘落在五万年后的人身上。

  小月王的法力,那片青天之中蕴含的洛神剑意。

  此时正是发威的时候。

  剑轻笙半抬着手,风雨晦光,那虚天之内,有万剑之声响彻。

  一条长河自青天上显化流淌,那是洛水,亦是天的故乡。

  洛水是从岁月长河之中所分出的支流,洛神便是凭此而诞生。

  天下无数的溪流汇聚过来,茫茫无穷,无垠无尽,甚至化作了无数的丝线,在大雨之中带起浩浩沧浪之水。

  沧浪之水浊兮?

  沧浪之水清兮?

  渔父雨拂。

  波涛声声,白水鱼梁。

  灵圣们的攻伐被定格了,他们难以再动弹半点,四海八荒,滚滚苍茫,那种几乎让人惧怕至死的感觉突然涌上心头,于是他们惊恐的抬起头来,见到了永生难以忘记的一幕。

  青山天宫中,镂青银的睫毛在震颤,犹如被雷霆扫过。

  青山天宫中,醉花天子捏碎了手中的茶盏,那水流坠下,一如溪流。

  那些自青天之上坠下的大雨,在这一瞬间尽数化作了神剑。

  不知道多遥远的山海乾坤,这更不是以数量能说清的剑意。

  只知道是漫天漫世。

  森罗殿前鬼神听。

  第一指,风为剑气。

  第二指,雨为剑躯。

  第三指,光为剑意。

  第四指,晦为剑形。

  五万年前,苍天的光芒坠落下来。

  五万年后,盖世的风雨杀向人间。

  整个青天之下,大雨横推山海,无数辉煌与璀璨的光芒在同一个刹那熄灭,数万灵圣被大雨所化的神剑贯穿,无尽无熄,他们眼睁睁看着那就在不远处的人,儒生的双手抬起,里面闪耀着的,是整整一片青天。

  青天之中,有一道剑意。

  而这仅仅是开始,因为儒生腰间的那柄剑还没有出鞘。

  五万年前的青山迎来了五万年后的剑意。

  五万年后的沧海迎来了五万年前的光芒。

  地仙如雨落。

  江天暮尽,楼台剑雨风流去。

  红尘昼扬,梦里寒光山海惊。

  https://www.3zm.la/files/article/html/42/42855/44565604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3zm.la。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m.3zm.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