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门 > 峨眉祖师 > 第一千零八十二章 大荒·海外北经——神冥国(二)

第一千零八十二章 大荒·海外北经——神冥国(二)

  “我来吧。”

  压下数位地仙的战欲,陈汤大尊向茅沧海开口,且言:“此为大荒第一战,不可有失,若在此被神冥国将士压制了下去,太华山将沦为七十二地之笑柄。”

  茅沧海看了他一眼,忽然是笑:“好,既然你出手,那必然万无一失,且放开手脚上吧。”

  陈汤躬身称是,他那面容极其俊秀,曾经不止一次提过,这位大尊的容颜是异常年轻的,这也源自于陈汤的修行年岁,到如今,不过才堪堪三千年。

  寻常仙人没有太上化身的优势,那是一步一步稳扎稳打,化茧成蝶是一个过程,不像是太上化身们,一入元神立刻破茧。

  仙人要经历风雨,元神与六神的打熬,到最后才能绽放无上的光辉,踏步在天桥之上。

  天桥天桥,通天之桥,走过九步,便可见天。

  震古剑君景渊眯起眸光,看见来人是天桥第七步,顿时冷笑一声,心中暗道:你觉得高我两步便能稳胜?这天垣大士让我出手,此万万不得有失,莫说你一个小小的天桥七步,便是八步九步来了,也要被我杀了。

  “且让你这仙孽看看本君的手段!”

  他大吼一声,啸音震动北荒九海十八陆,后方天垣大士坐镇中军,边上有人带着蔑笑,道:“此番景渊出手,便是稳了,对方果然托大,以天桥七步迎敌,以为这就稳操胜券,实在是大错特错。”

  旁边一人附和,唤“开海道君”,对之前出声的“转尘法君”道:“法君所言不错,剑君出手,十拿九稳,那震古剑出,便是天桥九步也不能硬撼其锋,区区天桥七步,我看这仙人长得俊秀,一会倒是要和剑君讨要,把那头颅取来,当个玉盏琉璃的宝器。”

  转尘法君大笑:“这自然是极好,不过杀了这仙人羞辱,不如趁他活着的时候捆缚为奴,毁其心智,这些仙家,最惧道心被破,一旦此道心破碎,则永世不能再抬起脊梁骨来。”

  “杀人不过头点地,最可怕的是让人生不如死,而且.........”

  他忽然拉长了声音,开海道君眼睛一动,对他道:“法君还有何以教我?”

  转尘法君嘿笑一声:“还有更可怕的,那便是把这人彻底毁了,弄成痴人,再放予他曾经亲朋故友身前,你只是想一想,那种怒不可遏,却无可奈何的感觉,得有多让人欢喜?”

  开海道君微微打了个颤,随后心道:这转尘依旧是那般恶毒心肠,不过作为同道战友,却是个极其不错的人,只是,日后恐要多多提防一下。

  在这里数十位地境都是神冥国内割据一方的盖世强者,若不是天垣大士号召,他们本就不可能并肩而战。

  此次神冥国内,盖世人物来了接近一半,而这些强者各有非凡手段,不能以寻常道理猜测。

  “震古剑君拥有的手段颇多,莫说显化真身,便是那震古剑也不是寻常仙人可以抵挡的,一剑便斩了胸中三炁,天垣大士让剑君前去,正是因为他的厉害不为外人所知,便是我们又有几人敢硬撼?此地三十余人,剑君最少也能排在第十二位,好了,且看那仙人如何去死吧。”

  又有人出声,面色冰冷,这位唤作“深水大君。”

  听他的话语,竟然是隐隐在指,那位震古剑君景渊并非人族?

  而这人一开口,开海道君与转尘法君同时闭口,只是在最后,转尘法君嘀咕了一声,露出冷意。

  “深水大君也到了,有意思,这位可是在九海之中,威震了其中四海的盖世高手啊。”

  海面上水汽弥漫,大雾不知道什么时候溢满四方,神冥国诸位地境没有在意这种事情,毕竟这片荒海外北,十八州陆之处,本来就暗无天日,常有大雾阴霾。

  不过区区雾气,怎么可能挡得住这些盖世人物的目光?

  连人仙都能看破的自然现象而已,更何况高高在上的诸地境?

  陈汤上前,身边水炁弥漫,腰间的竹简微起光华,对远方的景渊道:“贫道陈汤,太华山雨道尊者。”

  景渊冷笑,身侧那柄震古剑飞出,一道寒光在刹那升起,直擦过陈汤的两侧身畔,把衣衫撕开巨大的豁口。

  “这一次镇守人间之前的仙人不怎么样么,连本座一道剑光都挡不住吗?”

  景渊把震古剑舞起:“本座可还没有出剑呢,不过现在.......”

  轰——!

  两侧海水忽然掀天而起,数百巨手由水汇聚而尘,而景渊手中大剑悍然一转,那数百只由海水汇聚而成的巨大手掌,瞬间都被吸到剑尖之上!

  万法归于剑点,他手中震古剑递出,在一刹那,整片神冥大海陡然分开!

  “这剑有些古怪!”

  太华山诸地境中,云尊目光微动,此时呼出声来。

  诸地仙关注,亦有人高声提醒,然而声音喊出,却被对方的狂笑所覆盖,且那剑光更快,如音胜雷!

  “你当死去!”

  震古剑刃劈下,不知何时居然出现在了陈汤眉心之处,后者不动,似是没有反应过来一般,瞬间被此剑劈中!

  剑炁斩杀血肉,直贯真灵,让三魂也炸开,七魄也消亡!

  万千阴嚎向着四方传荡,天上的昏暗云海汇聚的更加深邃了一些,仿佛有桀桀的笑声自剑中响彻,那是万灵的怒与恐惧。

  “哈哈哈哈,蝼蚁而已!”

  剑君大笑,手中震古剑还带着血水,他目光中满是蔑嘲,望向太华山的方位:“你们就这点水平?”

  血洒长空,有太华山地境目光微缩,新晋真人有些激动,然而很快边上就传来一些笑声。

  “这个人有点本事。”

  商无尘和阴灵子互相交谈,风雷二尊对此时的情景评头论足,好似根本没有见到陈汤被斩的情况。

  有神仙境斗胆发问:“可是雨尊还有后手?”

  阴灵子瞪了这位神仙一眼,道:“修行也有千年,这点情况也看不出问题?”

  “什么?”

  那位神仙被没来由的一呵斥,顿时懵了下,但转眼再看前方,便是豁然开朗。

  那洒落长空的鲜血越聚越多,震古剑抬起,把陈汤撕开,但那景渊面上却没了之前的张狂,而是声音变得僵硬且冰冷:“幻术?”

  那些鲜血汇聚起来,却又是分别而散,陡然转瞬,化出十个陈汤来。

  “慈悲,你这剑上有让人感觉不舒服的炁息,恐怕是个凶物。”

  一位“陈汤”开口:“我太华山以兵器立足,故而对于神兵凶兵,这种东西,一查便知。”

  景渊:“以兵器立足?以前倒是没有听过这个福地,这么说你们属于兵仙?”

  一位陈汤开口:“若称兵仙,倒也无不可。”

  又一位陈汤道:“兵道成仙,以兵立足,不过我们自己倒是不会如此自称。”

  景渊的目光忽然动了动:“我以前杀过一个兵仙,这个剑就是从他手上夺来的,你知道他到哪里去了吗?”

  景渊忽然露出狰狞的笑容:“二十万年前那次的人间之战,我不过初次崭露头角,我杀了那个兵仙,然后把他的三魂七魄塞到了这柄剑里。”

  “善游者溺,善跑者伤,今日一个轮转,我功成名就,再杀一个兵仙于此。”

  十尊陈汤齐齐向前逼出一步:“雨落苍天,血洒尘寰,今日兵仙不死,之前你那话本当奉还,所谓善游者溺,你也知道这个道理。”

  “道友,一个轮回......到了。”

  https://www.3zm.la/files/article/html/42/42855/45653073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3zm.la。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m.3zm.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