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门 > 峨眉祖师 > 第一千二百九十七章 过丹丘!

第一千二百九十七章 过丹丘!

  黑暗的阴影与雾气渐渐消失,却不曾注意到在青城之巅上的那两道光芒。

  “你看,站得高了,看的也就远了,而眼神如火炬,很多的细枝末节也就可以窥视的清楚。只是可惜,你现在不能对他动手,他的真身不在这里。”

  “终究是一世天道,但九百年之后的那个瞬间,我相信你有能力解决这点麻烦。”

    吞天大圣站了起来,收回自己的目光,对李辟尘道:“我该走了。”

  李辟尘点点头:“不送。”

  帝女随着吞天走了,嘻嘻的笑,又有些不舍:“天上人,我走了哦。”

  李辟尘同样笑了一下:“日游人,九百年之后再见吧。”

  大圣带着帝女化作光阴之羽散去,李辟尘独坐在青城之巅,他的目光落在那位名为羔羊的太上杀者身上,又是下一个瞬间,这道目光蔓延开来,渐渐扩散到整座宏伟青城之中。

  “九百年后,太华将灭,乃是定数,原来天罡祖师已经知道一切,白帝祖师,龙蛇祖师.....那么玉门祖师与渔歌祖师是不是也知道什么?”

  “我早已知道,太华山有着问题,当我与其他仙山福地接触越多,发现的问题也就越多,天罡祖师看完了那第七洞天的天书后立下太华山,白帝转世在太华山,龙蛇大圣曾为雷神,亦托生太华。”

    “仅仅两万多年连续出现四位大圣,这怎么可能呢,古往今来的绝世人物都聚集到这小小的后起山门了吗?两万六千年就晋升福地,坐镇人间七十二数之一,本身就有着不同寻常的背景。”

  “天罡祖师与云原的天道打了一个赌注,他赢了,所以他为了什么而打的这个赌,真的仅仅是为了求证大道?”

  李辟尘摇头,目光垂落下去,巨阙之剑重新归入他的身后,插入那青城巅峰上,原本属于青萍的裂隙内。

  一千年,这应该是平稳的一千年,因为千年之后剑仙路重开,但已经没有了守城人。

  坐镇青城一千年,其实根本没有什么用处,剑仙路不开,九重天牢死死压制之下,没有人能够攀登上青城巅峰,纵然没有第九关的守城者,还有前八关,前八重天牢的看护者们,他们同样会施展无上法力阻挡前行之人。

  大部分的囚徒,是连剑道天人那一关都过不去的。

  “蝴蝶遇到我是命数,我们都是蝴蝶,飞不出这浩瀚的沧海,但是可以尽力振翅,在东方的尽头,蝴蝶扇起翅膀,西方的尽头,便刮起汹涌澎湃的风暴。”

  “九百年后,手下真章,一切恩恩怨怨,皆在那时了却......天尊,你欠我一剑。”

  李辟尘闭上了眼睛:“大圣,我等着看你告诉我的东西。”

    风雷隐起,青城之巅依旧藏在厚重的浓雾中,无人见到那巨阙剑上散发的光芒,已经越来越旺盛与炽烈。

  ..............

  幽黎深处,荒芜的赤色岛屿,大地如火染,云霞带着三色,绚烂非常。

  这座岛屿有一个流传在神话中的名字,佛陀踏上这座岛屿的三个呼吸之后,他才想起来,自己以前在过往神话内,听闻过这片地方。

  如果自己没有记错,如果天尊没有送错,那么这里,应当就是“丹丘”!

  “仍羽人于丹丘,留不死之旧乡!”

  佛陀的心中现在一团乱麻,暗道这果然是个大坑,这里是丹丘,那么这里的所谓不死之人,其实就是那些羽化飞升的古仙遗蜕!

  正是想着,前方便已经出现了那些东西,一位又一位栩栩如生的古仙们走来,他们并非古老仙人,应当用另外一种说法来称呼。

  可以叫做“飞仙”!谓之羽化而飞仙。

  “蜉蝣之羽,衣裳楚楚,心之忧矣,于我归处;蜉蝣之翼,采采衣服,心之忧矣,于我为归息.....”

  遂古时代的飞仙遗蜕走来,他们无视了佛陀,在这片赤红如火的大地上自由自在的行走,不知道要去往何处,但他们每一个的双目中都有五彩斑斓的世界。

  它们并非生者,更非死者,所以才是不死人。

  “传说中古老神奥的丹丘,怎么会出现在冥海,大慈仁圣天尊果然挖了大坑给我.....”

  佛陀注视着这些飞仙遗蜕,他口中念诵佛经,尝试着度化其中一位落单者,却不了那具飞仙遗蜕转过身来,用那五彩斑斓,却又无比空洞的双目注视着佛陀。

  “佛啊佛啊,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你讲究苦难,但这里只有无拘无束的快乐,这不是你该来的地方,佛啊佛啊,离去吧,回到属于你的彼方!”

  飞仙遗蜕的声音洪亮,并不为佛法所压,这让佛祖惊异,便上前询问:“你为何知道我的道?你是什么时代的人呢?现在你的真身又在何处呢?你可认识大慈仁圣天尊吗?”

  飞仙遗蜕道:“你来到冥海,光芒照亮十方,诵经声通达天上地下,这又让我如何不知道你的大道呢?”

  “我乃遂古末年之人,我的真身已在无忧无虑的桃花源内,现在的我是过去之我,也是真正之我,身体不过是形骸,精神永远离去,可怜我自己,我的真身可以遨游无穷无尽的虚海,而我只能被困锁在无拘无束的快乐净土之中。”

  佛陀不解:“你说这里对于你是无拘无束的快乐净土,那你为何又要可怜自己?”

  飞仙遗蜕道:“佛啊佛啊,井底的青蛙看见一方圆的苍天,便以为这是穷尽,它同样很快乐,饿了有蚊虫,渴了有井水,每日能够晒到最正午炽热的太阳,每日又可以躲在石壁的窟窿中酣睡乘凉,夏天到来了也不炎热,风雪刮下也不让他寒冷,但世人又为什么可怜它呢?”

  佛陀失言,好半响才回应道:“井底之蛙不知天高地厚,原来是作这般解释......你在遂古之末恐怕也是赫赫有名的人物吧?”

  飞仙遗蜕道:“世人叫我容成氏。”

  这具遗蜕离去,佛陀独自一人站在荒芜的土地上,思考了良久,他身上的气息渐渐升腾,最后那枚舍利子大放光明!

  接引佛祖的身体内,无穷的脉络蔓延出来,佛陀闭目又睁开,这一瞬间,他仿佛靠着天尊的道路更近了一点。

  他向着远方可以看到的那片青青之地走去,在那座高渺的山岳上,有一株立了无穷岁月的古桑。

  即使是一具遗蜕也有如此点破大道的智慧,那么树下的那位少女,究竟又通晓多少世间的道理?

  佛光七子化作上古七佛,已然各自离去,光明胜佛也圆寂,不动明王入厉鬼境,阿弥陀已成接引,世间万千化身皆已斩尽,佛陀只是佛陀,不能再一念驱动万人万想。

  让少女开口,让坟上黄草泛青,让那桑树开花结果?

  那株桑树,难道是......

  佛陀的眼中满是困惑:

  “天尊,您究竟想要让我做什么?”

  https://www.3zm.la/files/article/html/42/42855/46629565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3zm.la。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m.3zm.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