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门 > 峨眉祖师 > 第一千二百五十四章 截天七剑

第一千二百五十四章 截天七剑

  过去的道路上,无数游荡的光芒向着未来走去,它们汇聚到一起,成为一幕幕心中最古老也是最初的记忆。

  每一幕最绚烂的景色都被定格,美好的过往成为永恒画卷中的景色,李辟尘的逝我带着大千万象,带着曾经所见过的一切美好过往,从岁月的尽头归来了。

  心中幻境,李辟尘的身影渐渐消失,而缩在角落,藏在白色世界边缘的虚假童子,则是依旧在颤抖。

  随后,这片心灵幻境彻底破碎了。

  “今人不见古时月,今月曾经照古人。”

  李辟尘的声音响起,却不知道,这句感慨,和太上逍遥离去时吐出的话,是一模一样的。

  有些人控制棋子,是刻意为之,却不知道……有心栽花花不活,无心插柳柳成荫。

  而有些人,则可以把这枚棋子放在一个地方,长达两千年的春秋。

  李辟尘眼中的光芒越发炽烈,他的背后,不完全逝我所化的虚影向着三位至尊招手。

  “过去之路已现,未来之人,还不回来?”

  逝我开口,亢长,且带着呼唤与回忆:

  “三位,回家了!”

  话语悠悠,话音朗朗!

  圣人向前走来,帝君向前走开,青女向前走来。

  尘埃,苍火,风雪。

  尽数与逝我的光芒融合,最后化在李辟尘的身上,过去未来的道路延展开来,终于不再是缺失的状态!

  轰隆——!

  星辰聚集,星云移来,万千太阳的力量汇合到一处,坐忘极境的枷锁回应着辉煌的星光而断!

  崩开!

  一股绝强的力量横压千古而动,伴随着心灵境界的提升,本尊的修为也从观世破入道圣!

  观遍世间繁华,重头再看我心,如此得道之真,方能超凡入圣!

  ……

  人参果店中,李辟尘的身边爆发出恢宏的气浪大海,滔天不可近前,那少年剑仙被这一下直接掀翻,砰的一声摔到墙壁上!

  天根也被这股力量直接震飞,无名则依旧坐在原地,只不过他身前的所有砖石神木,全都在瞬间炸碎开来!

  “卧槽,人参果,人参果飞了!”

  天根慌忙爬起来,那些人参果摔在半空,眼看就要遇木而朽。

  他连忙掏出一个金鼎,大喝道:“南天北海,水火阴阳,兵贵神速,金龙在上,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

  话语一落,金鼎发威,把所有飞出去的人参果都收了回去。

  李辟尘升为道圣的这种动静同样惊动了外面的真武道人,后者大为震动,因为整个大长桑道的天空,此时已然彻底见不到太阳了!

  那是星河浩瀚!

  无数的太阳闪耀着,但是因为距离这片天地太过遥远而难以被窥见,所能查看到的只有湛湛如清梦般的银辉!

  “好!好!”

  真武道人眼中光芒大放,手中宝剑嗡嗡震颤,发出浩大且威严的剑鸣!

  “此子之威,天下罕见,若下任守城人是他,或许也不弱与太上截天!”

  “如今他化为道圣,且让我试一试他!”

  真武道人如此想着,一步踏了岀去,就是此刻,他的那股力量直接与李辟尘晋升的云烟撞击在一起!

  “来者何人!”

  人参果铺内,无名大喝一声:

  “天根!”

  此时扛着金鼎的天根神色一变,猛然飞出店铺,一手竖起,捏两根剑指,厉声道:

  “南天北海,水火阴阳,天地无用,混沌开窍,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

  那两根剑指爆发,水火二气纠缠,如天剑般砸出!

  太上倏忽,乃天地之间水火之祖!

  有常言道,水火无情!

  “来的好!”

  真武道人大笑,大袖一展,顿时天昏地暗,一片威严的漆黑高天当头压下,里面星辰罗列,金光熠熠,神圣不可敌!

  无名出手,他同样离开店铺,眉心中飞出一柄通透仙剑,只看他两手一合,这柄仙剑立刻化作撑天之巨!

  “极于情者极于剑,坐忘之上忘情天!”

  忘情仙剑飞斩,如辟地开天!

  真武道人手中镇佑圣剑挥出,那龟蛇二相横压天宇,整个大长桑道都在震动,无数仙人惊骇欲死!

  有真君交战!

  地仙奔逃,天仙乱窜,然而震动这条大道的交手力量依旧在疯狂扩散!

  真武道人呼唤北天苍穹,手中镇佑圣剑狠狠向前压下!

  “九天荡魔!”

  身为太上截天的化身,如果被天根无名阻拦,那也太过没有面子,又何谈去试一试李辟尘的剑锋?

  更何况天根无名本不是剑修,他们的实力被限制了!

  如果在这种情况下还打个势均力敌,那可真是让这青城所有剑仙都要耻笑。

  他真武可丢不起这个人!

  在这荡魔剑砸下的时候,无名天根面色皆是一变,他们所衍化的仙剑开始哀鸣,而后寸寸崩裂!

  轰——!

  就在这时,李辟尘睁开眼睛,手中星河汇聚,化作一剑劈出!

  岁月光阴聚在一处,真武道人眼中只看到恢宏的一道剑光,而后,手中镇佑剑剑锋,叮的一下,被那强横的天望剑挡住了。

  砰!

  天望进一寸,镇佑崩一寸!

  真武道人面色愕然,但很快,不怒反喜!

  就是这种力量,就是这种级别的剑意!

  这才像话!

  真武道人眼中明光大放!

  他无比高兴与开心的大吼道:

  “这就是天阿剑吗?果然厉害!”

  李辟尘挥剑与他战在一处:“错了,这是天望剑。”

  “天望?”

  真武道人眼神突然炽热起来。

  如是剑痴,最喜听剑。

  “你还有几剑?”

  李辟尘语气叹然,却带着开怀的畅意:

  “那要看你能挡我几剑!”

  天望剑猛然砸出!

  仿佛岁月洞开!

  “越天吟!”

  这一剑落,荡魔仙剑崩开,真武道人后退!

  李辟尘左手化剑,星河聚来,剑匣早开!

  天禾剑!

  圆镜如月,倒映人间!

  “镜天曲!”

  真武道人兴奋到极点!

  他猛然把龟蛇二相收回,镇佑剑上凝聚北天神威,悍然劈出!

  “这一剑可是那天阿吗!”

  “非也,此剑名为天禾!”

  如此般的对话再度上演,真武道人手中宝剑轮转,喝道:

  “好剑!好剑!你也接我截天七剑!”

  

  https://www.3zm.la/files/article/html/42/42855/46966219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3zm.la。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m.3zm.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