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门 > 峨眉祖师 > 第一千二百三十五章 简单你个姥姥

第一千二百三十五章 简单你个姥姥

  吃瓜群仙作鸟兽散,如同避开洪水猛兽,李辟尘愣在原地,不过转眼之后,除去左脚脚筋被挑了的少年剑仙之外,已然没有任何仙人存在了。

  而且即使是那个天不怕地不怕的少年,此时也居然露出了一丝怂态。

  他面色有些白,额头上冒着虚汗。

  李辟尘的目光盯向他,这让少年剑仙心脏狠狠一跳。

  “以地仙之身从排云峰上下来......”

  他语气艰难,李辟尘却是直接打断:“我不是地仙。”

  不是地仙,那么,就是天仙。

  少年剑仙神情瞬间一变,但眼中惊恐更甚。

  “你们老是说排云峰排云峰,我当时看见的,和那峰一样的山头简直数不清楚,虽然都在云遮雾罩之内,但一座山罢了,和穷凶极恶,罪大恶极怎么又联系起来了。”

  李辟尘俯下身子,眯起眼睛:“说。”

  少年剑仙面色惨白:“你不要动手,我说,我都说!”

  “你刚来,或许还不知道你犯了多大的罪,这万世青城内的所有人,都是曾经犯下大罪的,当然这个大到底有多大,我们自己也说不清楚。”

  “但有一条规律是正确的,那就是,犯罪越大的人,出现的地方就越高,从最下等的鎏池开始,到巷子,大街,道口,山丘,城门,城墙,半空....最后就是排云峰!”

  “出现在排云峰上者,皆是在人间,或者是天上犯下了极大过错的人,其罪行可以说是罄竹难书,罪大恶极,孽海滔天......并且这种人,往往穷凶极恶,法力无边.....”

  李辟尘:“万世青城....这里就是万世青城?原来是个天牢?”

  这下基本上理清楚了,那么所谓的大罪....联想到天墉城与万世青城的关系.....

  “三火吗.....”

  为了不存在的前路,而把自己定性为最大恶极之人,这其中,恐怕还把大荒崩溃的罪孽,算了一部分在自己头上。

  同样,也是为昆仑背锅了,因为说到底,最开始是因为昆仑之道太过危险,后来自己再去,三火中,尤其是曜火,就像是看见了最遂古时代的恶魔般恐惧,乃至于三番两次扬言要杀了自己。

  帝阍世尊都看不见的道,究竟危险在哪里?

  正是因为看不到,看不清,后面又因为阴阳炸碎,所以认定未来极度危险?

  李辟尘倒是忽然笑了,同时心中升起无边的好奇。

  那么,在光阴云霞的另外一面处,未来的自己,究竟会做出什么惊天动地的事情?

  这很有意思啊,他们越是惧怕,自己就越是想知道。

  “难不成我还黑化吗,但天上天下的大佬这么多,就算灭世也轮不到我,君不见昆仑如此强横,事实上只是因为应劫所以无人斩他,且他苟且在人间不去飞升,也正是看准了大罗封天之事。”

  “当然,他的隐瞒,确实也是登峰造极,但我没有那种手段,苟一百万年,那可真的要变成青蛙了。”

  李辟尘明白了,把这少年拎起来,道:“带我去找大长桑道,找那两个卖人参果的。”

  他怀疑那两个家伙,是自己曾经遇到过的那两个偷树賊。

  少年剑仙面色青白不定:“你要抢?那两个天仙可不好对付!”

  李辟尘笑了:“我抢干嘛,他们会送我的。”

  少年剑仙微微一怔,随后心头狂跳,暗道不愧是穷凶极恶之徒,把明抢说的这么文雅高尚,这一个抢和一个送,一字之差天壤之别。

  真正的凶人从不会表露在外,咬人的狗都不叫,杀人的虎从来静悄悄,那种动不动就咆哮狂吠的,反而是最没有威胁的东西。

  因为只有惧怕,狗才会吠,只有不愿意动,虎才会发出威慑。

  掠食者与被掠食者,猎人与猎物,这里面有自己的规矩和门道。

  少年剑仙的神情变化了无数次,他想过,或许这一次过去,他就会被对方灭口,但眼下自己被他所制,想到之前那个凶狠天仙不过一眨眼就被杀掉了,这种级别的战力,远远不是自己能够抵抗的。

  而且,现在也没有什么隐蔽的东西,更没有地利天时。

  至于人和....没有人敢和排云峰人交谈,打对台,除了天仙坊。

  地仙抱团不过都是些散兵游勇,如聚拢在一起的沙子,看上去很高很威风,但风稍微大一大,这些沙子跑的比谁都要快。

  这一点上,天仙坊,就是一块坚固的顽石,任凭雨打风吹,它自岿然不动。

  “好,我带你去。”

  少年剑仙硬着头皮答应下来,咬破了指尖,这个动作看的李辟尘有些好奇。

  “你要做什么?”

  “御剑啊,不御剑怎么过去,隔着三四条街道,你以为万世青城很小吗?”

  李辟尘看了眼前方:“好吧,你且施出手段我看看。”

  少年剑仙捏了口诀,在万世青城之中,一切和剑术无关的神通与道法都是被禁止的,难以施展出来,被封印住了。

  这座城池就是最大的天牢,也是最强大的封印。

  他手中的裂剑嗡鸣一声,化作一道辉光把两人给包裹住。

  少年剑仙捏着手印,操纵辉光飞遁,但李辟尘看出来了,他的容颜越来越苍白,指尖那伤口中,居然有大片的精气神开始流逝。

  “这不是普通的御剑术,你在消耗自己的性命?”

  李辟尘忽然出手,压住了他,一股绝强大的炁息顺着手掌注入少年剑仙的身躯之内,后者肉体顿时一颤,真灵清醒,原本弥漫在镜湖上的血气迅速的褪去!

  “你.....你怎么可以动用......”

  少年剑仙满是惊骇:“青城压制道法神通,你怎么能给我渡气?”

  李辟尘:“渡的是剑气,正如你所言,在这青城之中不允许动用道法与神通,那么,只要把道法与神通,变成剑气,剑法,就可以了。”

  “这很简单。”

  少年剑仙张大了嘴巴,瞪着眼睛,脑海中一片嗡鸣混乱,根本听不懂李辟尘在说什么。

  道法是道法,神通是神通,这都是习得便固定的东西,剑术是剑术,既然有各种法门的分别,就表示各种道法并不是相通的。

  即使有相似,也不过是部分而已,但眼前这穷凶极恶的排云峰仙人,却说什么,只要把神通与法术变成剑气剑法就好,这简直就是胡扯。

  关键是....他真把这个胡扯给扯出来了!

  简单,简单你个姥姥?

  少年剑仙几乎就骂出去了,李辟尘看他一眼:“你不会?”

  “我.....”

  少年剑仙的嘴角一抽,想要砍人,但再想想砍不过,于是这口气只能憋回去,硬生生吞到肚子里。

  我会个鸟!这城里有几个会的!

  “来,告诉我方向。”

  李辟尘拍了拍他,又把另一只手向前轻轻压去,于是辉光之中升起一股亲近之意。

  原本裂剑上的碎裂之处,以极快的速度被修复了。

  少年剑仙有些麻木,但再想到此人乃是排云峰上下来的第六十一人,便也就释然,毕竟是干出了祸乱天下之事的人物,再怎么厉害,那也是理所应当的。

  现在就连自己的剑也有点背叛倾向,好像这个人才是它的主人。

  日了狗了。

  “西,南......转,向前.....再向前......转北.....”

  少年剑仙充分认清楚了自己的职责,现在驾驭剑光的是这位大佬,而不是自己这个三级残废。

  并且更让他大受打击的是,这道剑光飞遁出去,那速度,比自己全力施为,消耗性命之根的精气神,要快上不知多少倍。

  简单一个比喻,一个是飞龙,一个是蜗牛。

  关键人家飞龙只是扇扇翅膀,蜗牛爬的都要吐血了。

  青城之中不知岁月,太阳高挂在第一重天似乎永不落下,在剑仙少年的指引之下,那团辉光落到了一处老旧铺子的前面。

  里面的柜子上,放着一堆晶莹剔透的小娃娃,竹椅子上,更有个脸盖竹简,呼呼大睡的家伙。

  那不是许久不见的天根,又是谁呢。

  https://www.3zm.la/files/article/html/42/42855/47106527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3zm.la。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m.3zm.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