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门 > 勒胡马 > 第十章、胡营约三事

第十章、胡营约三事


        裴该这份灵感自然是来自于《三国演义》中的“关云长土山约三事”。这桥段后世可谓家喻户晓,这年月却还没有被编造出来,不仅如此,就连类似掌故,过往的史籍上也都付之阙如,所以不怕石勒等人会有什么联想——你只是暂且栖身我处,得着机会还是想落跑吧?

        “将军若肯应允裴某三事,则裴某愿意效忠于将军!”此言一出,石勒不禁喜上眉梢——你肯降就成啊,至于条件,你还能开出什么条件来?总不会说只要我降晋,你就肯归附?傻瓜都知道那是不可能的事情,你应该不会拿这种说辞来耍我——与其胡搅蛮缠,还不如跟从前似的痛骂我一番,让我把你推出去斩了哪。

        而且石勒一直关注着裴该的表情,他发现从前一直存在于对方眉目间的求死之志,貌似略微减淡了一些……希望不是自己的错觉吧。你不再求死最好了,你只要想活,那我就有机会——“是哪三事,还请裴郎明言。”

        裴该竭力凝定心神,不让自己紧张的心态表露于外,为了加以掩饰,还特意嘴角上扬,假作笑容。他屈起中指,一字一顿地说道:“第一事,昨日蘷将军所掳获的晋人之中,有裴某一位至亲,请将军下令释放。”

        石勒当即一拍桌案:“此易事耳!”但是随即反应过来,自己问都没问清楚,未免答应得太快了——“不知是裴郎何亲?”

        裴该心说这就该图穷匕见了,我是跟裴氏一起死,还是能保着她一并活下来,就看接下来石勒的态度啦——“乃裴某姑母,裴道期(裴邵)之女兄也。”

        石勒听了这话,不禁微微一愣,但随即就笑了起来:“得无裴显威之女弟乎?”

        裴该脸色一青,不由得长叹一声,点头道:“然。”

        裴显威名盾,是裴康的次子,裴邵和裴氏的哥哥,曾经担任过晋朝的徐州刺史,不久前遭到胡汉大军进攻,他被迫弃城而逃。旋即胡汉将领赵固捉住了裴盾的妻子女儿,以此来要挟他投降,而裴盾又听信了长史司马奥的劝诱,最终便投入了胡汉阵营——算是河东裴氏第一个降胡的,然而也并非最后一个。不过裴盾降了没多久,他就又后悔了,赵固娶其女为妻,他三天两头地在女儿面前哭泣哀叹,结果赵固一生气,干脆把这老丈人给宰了——不过这时候,倒还并没有传来他的死讯。

        裴盾贵为一州刺史,石勒肯定是听说过的,对于他的兄弟姐妹都是些什么人,心里大致有数。裴该一开始还想蒙混过关,不打算道明裴氏的真实身份,光说她是裴邵的姐姐——裴邵你应该不大熟吧,我光提表字你应该想不起来吧?但听石勒一提裴盾,他就知道坏了——司马越曾经主持晋政,名闻天下,他继妻究竟姓什么,石勒不可能不知道啊。而且为什么司马毘逃亡的队伍中会有一位姓裴的贵族女性在呢?除了司马越的王妃,还可能有旁人吗?

        裴该知道这会儿扯谎也毫无意义,也只得黯然回答:“然。”

        他没想到,石勒不但不恼,反倒大笑起来:“哈哈哈哈,我知裴郎为何肯降了——莫非昨夜暗放裴郎者,即裴妃乎?”

        裴该一瞪两眼,说是又如何?“将军欲杀尽东海王一族,裴某便引此颈,请求一并受戮!”你要是肯给我和裴氏都来个痛快的,倒也不错。

        石勒摆摆手:“裴郎不必如此。”他说我明白了,你是发现裴妃在蘷安营中,生怕她受到损伤,纯出一片孝心,所以才幡然改图,答应降顺于我。这没什么,这很好啊——“更见裴郎心地纯净无滓,是真君子也。”他说我是恨司马家人,尤其痛恨司马越,这天下都是那票姓司马的给搞乱了的,若是他们不胡来——“先帝又何必肇国建基,以吊民伐罪?我也不必远离家乡,冲冒矢石……”

        裴该心说你恨司马家人?你应该感谢他们才对吧。倘若不是“八王之乱”,导致胡汉国建基,你就是一老农民,或者一牧奴,哪能象今天这么威风煞气?这搁太平时节,你得跪在我面前,我还未必惜得搭理你……

        就听石勒继续说道:“然而女子在闺中,何能照应外事?司马越父子之罪,与其妻妾何关?既是裴郎的姑母、钜鹿成公的女弟,自当宽放。”随即望向蘷安:“可即释放,我另将财货来补偿卿。”

        裴该闻言,当真是喜出望外——没想到石勒竟然这么好说话!他竭力压抑住自己内心的狂喜,控制着脸上肌肉,不至于太过失态,但还是忍不住顺着石勒的目光,斜眼瞥向蘷安。

        石勒既有命,蘷安自然不敢不遵,赶紧点头称是,心里却说:裴妃在我手上?是哪个啊,我怎么不知道?总不会是昨夜上了的那个娘们儿吧……真要那样,裴该是会跟我急呢,还是会真当我是他便宜姑父呢?“且候裴郎指认,末将当即释放,无需明公赏赐。”

        石勒双臂一扬,说那就这样了——你瞧我的心胸可有多开阔?还有什么条件,你一并都提出来吧,反正司马毗我已经给宰啦,其他你还想救谁,我就算全都放了,又有啥了不起的?

        裴该暗中长舒一口气,心说最危险的关口已经过去啦,我冒大险,撞大运,终于有惊无险地闯过了这一番惊涛骇浪……其实他真没有骗石勒,若是想逃,虽然未必一定逃得了,胡骑也不可能在洧水岸边就追上他。他确实想重返胡营的,目的就是为了援救裴氏。

        裴氏虽然已经三十多了,终究是个美貌的贵妇人,这落到胡营里,即便身份不暴露,也迟早都会发生种种不忍言之事,他裴文约又怎么能够一走了之呢?倘若救自己的是个男人,或许裴该就真逃了,将来想办法为恩人报仇,咱们一命换一命可也。但女人可能遭逢的某些事,比死还要凄惨得多,他心里那道坎儿实在是迈不过去。

        只能寄希望于石勒招揽自己的心意够诚,愿意为了自己而宽放裴氏了。其实裴该这趟回来,仍然怀抱着必死之心,倘若石勒不肯允准自己所请,那就干脆一脑袋撞死得了——大男人连个有恩于己的女人都救不下来,我活在世上还有什么意思啊?如此乱世,不是我应该涉足的,这趟穿越,就当临死前的幻觉好了。

        裴氏姑侄的性命就捏在石勒手中,但裴该被迫行此下策,倒也并非脑袋一热,临时起意,他其实在背靠大树,半梦半醒之间,反复筹谋了很久。关键石勒与其他胡将不同,这人虽然没文化,但是有大志,对于中原士人也还算比较客气——若无张宾,他一直在胡人群里打滚,还真未必能够做出日后那么大的事业来——倘若换了什么刘聪、石虎之类的,裴该此番回来十死无生,那纯粹是自杀了,不是冒险。

        在石勒面前,起码可以说是九死一生,甚至姑侄两人一起活下去的几率还要更大一些——这个险,值得冒。

        但是他本来还以为要多费一番唇舌的,没想到石勒那么聪明,一眼就瞧破了,裴该愿意归附自己,纯粹是为了救裴氏,所以根本不打磕巴,直接就答应下了那第一个条件。关键也在于裴氏乃是司马越的继室,不是司马毗的亲娘,本身也无所出——没留下什么姓司马的孽种——再加上娘家姓裴,所以石勒对她真恨不起来。

        当下石勒注目裴该,等着他继续提条件。于是裴该又再屈起无名指,竭力放清晰口齿,缓缓说道:“第二事,我今降石不降汉。”

        这要搁后世熟悉《三国演义》的人,一听就明白是啥意思了,但石勒虽然聪明,还真不象中原人心里有那么多弯弯绕,什么“降石”、“降汉”的,一时间彻底懵圈儿。他不禁转过脸去望向蘷安,正巧夔安也把目光移了过来,君臣二人面面相觑,谁都搞不明白裴该这话究竟是什么意思。

        “裴郎此言何意啊?”劳驾你说明白一点儿吧。

        裴该迈过了鬼门关,这会儿心情很放松,神情也极坦荡,当下微微一笑,详细解说道:“我祖孙三代皆受晋禄,虽然不值晋主之所为,痛恨司马氏搅乱天下,但即便背晋而去,亦不当出仕敌国。故而我不降汉,不取汉禄,不受汉职,我只感于将军礼贤下士之心,愿为将军效劳而已。”

        石勒还是不大明白:“我乃汉臣,裴郎今降我,即为降汉也,有何分别?”

        裴该说这不是一码事——“我只为将军帐下客卿,衣食住行皆仰赖将军,亦将奉献忠悃于将军一人而已。我为将军谋身、固势,献策保一族之平安,但不为将军攻伐晋国。”说着话又屈起最后一枚小指:“因此第三事便是——将军即将北上,攻打洛阳,我恳请留在许昌,不必从行。”

        石勒闻言,不禁把眉头给皱起来了,想了好一会儿,又再望望蘷安——看蘷安那表情,分明在说:你就应允了他吧,有啥大不了的?于是他最终还是拍了板:“此亦不难,都依裴郎。”然后说既然已经从了我了,那裴郎你赶紧下去换身好衣服,咱们准备动身往许昌去吧。

        裴该注目蘷安:“还请蘷将军释放在下姑母。”

        石勒说那是一定的,我都答应你了,也不在乎这一时半刻的,马上就要拔营起程,我还有话吩咐蘷安,你先下去收拾收拾,再让蘷安领着你去认人……

        裴该瞧瞧石勒,又再瞥一眼蘷安,心说你们心中尚有疑虑,所以还想好好商量一下是吧?行啊,我就让你们商量——基本上走到了这一步,后面就是水磨功夫,不至于起什么大的风波了。于是拱一拱手,退出帐外。

        ——————————

        裴该才刚离开,石勒便即将身体微微朝前一探,压低声音问蘷安:“卿以为,裴郎适才的话语,究竟是何用意?”

        蘷安皱着眉头“啧”了一声,回答道:“裴郎分明为救裴妃,故此屈从于明公罢了。”

        石勒说这我明白啊,我不管他如今是真心是假意,只要口头肯降,我便将其收入帐下,方便缓缓动摇他的心志,相信总有那么一天,他会诚心归附的。但他一开口就什么“降石不降汉”,这又是啥意思了?你还记得前几天他来谋刺我,假意说我如今势危,就怕被同僚所害……他不会想使离间之计吧?

        蘷安压根儿就没想过这一层,他光琢磨着石勒招揽裴该之意貌似很迫切,那你不赶紧答应对方的条件,要更待何时啊?这事儿若是成了,自己那一顿鞭子也算没白挨,一个女奴也算没白送,将来若真能与裴该同殿为臣,还能让他记得自己的恩情,相互间有个照应——前提是我昨晚上睡的真不是裴妃……

        可是没想到石勒竟然思虑得那么深,还担心裴该欲使离间之计。蘷安不禁伸手挠挠后脑勺,顺着这个思路仔细琢磨了一下,这才说出了自己心中的想法:“前日裴郎所言,末将以为不为无理。明公从先帝起兵,百战成功,眼看着便要灭晋,等到汉室统一天下,便该考虑子孙太平富贵之事了吧。我听说中国有谚语,‘飞鸟尽,良弓藏’,即便天子恩宠不衰,也要防备刘曜、王弥等人的构陷……”

        石勒匆匆一摆手,阻止蘷安继续说下去:“我受先帝宏恩,今天子也倚我为腹心,我终不背汉!”

        蘷安说我没劝你背汉啊——“然人无远虑,必有近忧,不可害人,也须防为人所害。裴郎终究数世为宦,家学渊源,难道明公将他领上战阵,会有用吗?不如请他分析朝廷局势,设明哲保身的策谋,那应该才是他的长项吧。降石不降汉之语,窃以为用意在此,未必是离间之辞。”

        顿了一顿,又再加上一句:“况且明公耳聪目明,心如铁坚,岂会中离间之奸谋?”

        石勒不禁暗中叹息,若是孔苌在此,或许能够瞧破裴该的真实想法,蘷安的头脑多少还差着一点儿啊……他拧着眉头又想了一想:“也罢,且带他返回许昌,交于张先生去探查吧。”


  https://www.3zm.la/files/article/html/43/43999/2002210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3zm.la。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m.3zm.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