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门 > 晴雯的如梦令 > 第八百五十六章

第八百五十六章

  浮山距离长安千余里之遥。

  此间云雾常年散淡无积,也跟南方大陆多雨水的特点显得格格不入,实在算不上修行的绝佳胜地。

  群山之间有一条向北流淌的河水,名洛。

  洛水是整个大陆唯一一条不向东的河流,也是浮山里唯一一条河。

  宝玉没吃着长安城的火锅,瞎打误撞倒是搭上沿运河南下的运米船。不出数日,二人便来到浮山外热闹的兴州城。

  浮山外以兴州为中心散落着好几个村镇,最著名的当属浮洛。

  浮洛镇背靠大浮山,面朝洛水,是块风水宝地。

  宝玉望着眼前的一切,心中早已忘却了北地郡的严寒萧蔽。

  入夜后的浮洛镇格外热闹,春禾店在最繁华的镇东头,紧邻运河码头。

  无论是船夫还是外乡游客,春禾店总是最受垂爱的地方。

  已是后半夜,春禾店依旧人声鼎沸。

  在老船夫的建议下,宝玉二人选了较为僻静的阁楼里拥挤的小间住下。

  比起大堂里的热闹,春禾店后院显得有些冷清。

  星光下,偌大的院子被一个个木桶填满,木桶里是泡足了十二个时辰的上好大米。

  角落里有一个黑不溜秋、个头还没磨架高的小少年,此时他正站在木凳上一只手舀起一大勺泡的圆滚滚的大米,然后用双手奋力推石磨。

  随着两块硕大的磨盘转动着发出呼噜噜的声音,白花花的米汁从两块破盘中间的缝里流出来,一条条细细地白线挂在磨盘边缘。

  “晴雯,赶紧,天快亮了。”

  睡眼朦胧的老板娘叼着一根细细的竹签子来到后院催促道。

  晴雯没有吱声,只顾推着沉重的石磨。

  喝足水的大米被石磨磨成米浆,不出一个时辰,它们会化身成诱人的米皮出现在食客眼前。

  每天睡觉前晴雯都会习惯性地看一看被浮云遮去大半的浮山,今天也不例外。

  他没有师父,自然不会有人给他安排像宝玉那样的帮手,更不不会像宝玉那样一帆顺风。

  两次面山失败后他选择留在浮洛镇,进了春禾店再也没离开过半步。

  ……

  洛水之畔的诸镇每年入秋都会吸引着八方来客,他们不是来一睹天下第一宗派的真容,也不是品尝洛水里的河蟹。

  作为天下凉皮的老祖宗,洛水凉皮分米皮和面皮两种。

  米皮、面皮又以米皮为佳。

  八月是洛水稻子成熟的季节,今岁孤山山一带罕见地度过了一个丰水年,稻子丰收了的消息甚至传到了陵江以北的极寒之地癸部。

  普通人都以为和往年一样,街上人头攒动的行人仅仅只是为品尝天下最正宗的米皮而来。

  韦小宝却不这么认为,她一刻也不敢松懈地盯着街上两个看不出啥毛病的少年。

  “姑娘,你若不吃就赏给老叫花吧!这米皮得趁热吃才好,凉了可就糟蹋了。”

  老叫花盯着桌上冒着热气的米皮,粗大的喉结蠕动了一下。

  少女本不想回头,手腕上的银色响铃却震颤的厉害。

  扭头,老叫花早已闻铃而去不见了踪影。

  “师姐,在等谁呢?!”韦小宝只顾着街面上,竟不知道已有同门弟子走了进来。

  “你看见了吗?”

  “看见了,是两碗热腾腾的米皮。”

  少年望着米皮上一颗颗饱满的芝麻还在红油中缓缓飘荡,差点没把舌头吞进肚里去。

  韦小宝摇了摇头掀起门帘,走了出去。

  ……

  “你的剑呢?!”

  老叫花在店里的时候就感到奇怪。

  作为堂堂浮山掌门最器重的女弟子,怎么会没有自己的剑呢?!

  此时老叫花已经卸去了伪装,现出青面书生的本来面貌。

  老叫花和韦小宝街上看到那两人都仅是这书生的影子而已。

  书生名叫冥九,是妖族闯字辈的弟子,论辈分韦小宝还得叫他一声师叔。

  冥九懒惰嗜睡的习气,早已传遍整个大陆。

  只是他这个时候出现在浮洛镇,一定不是为了那两碗凉皮。

  冥九闭上眼睛贪婪地嗅着从店里飘出来的油泼辣子的香味,他第一眼看到韦小宝的时候就知道自己不可能再跨过那湾浅浅地海峡。

  “你们妖族人真的也喜欢吃凉皮吗?”

  他怎么也没想到,这丫头问的最后一个问题竟是这个。

  凉皮在妖族领地兰陵流行并不是近几百年的事。

  兴州附近村镇的稻米虽不是年年丰收,好歹从来没有让八方来客失望而归。

  即使如此,也难解那些个对美味孜孜追求的食客们。

  更何况那些贪婪无度的妖族,那种霜冻长于焦阳的地方连草的都不生,更别指望稻米。

  “不过……”

  一缕青丝从韦小宝手腕的银镯中飞出,没给冥九机会说出那句流传数万年的话。

  冥九白皙的脖子上留下两滴血。

  即使相距十步开外,韦小宝也能感受到血液里令人毛骨悚然的寒意。

  “快雪不仅北地,浮水从来都是向东。”

  这句话在韦小宝孩提之时就曾听过,她从没有想过这句话的含义,在她心里只有剑。

  但是今天,在她扛着冥九的尸体过洛水的时候,对于那句话,韦小宝心中有了疑问。

  洛水不深,拖着冥九尸体的韦小宝走的很慢。

  洛水对岸有一片杏子林,可作为销毁妖魂的火场。

  街尾的痕迹,她已告知了附近的同门前去料理。

  杏子林深处,望着绿色火苗的韦小宝叹息道:

  “凭你的资质本不会差,看来你真的是太懒了。”

  即使冥九的妖魂很差,韦小宝还是等火苗完全熄灭才重新托着尸体离开。

  此时,整个孤山都注视着一个地方,自然没人注意到浮洛镇上发生的这件小事。

  韦小宝知道过松亭行走季青墨就在附近,不过她相信老夫子一定不会错过掌门闭关前的闲谈。

  暮色时分,浮山大阵启动,所有弟子以及各涧长老纷纷将视线落在孤峰青石崖上。

  唯独这个从胎里就得浮山剑道点化的少女头也不回向着远处走去。

  “元莯!”

  这是老夫子的话,他对门下弟子一项很严苛,唯独对韦小宝是个例外。很多时候他还会有意无意地对她有所偏颇。

  若非她知道老夫子不会出手阻拦,韦小宝也不敢将冥九的尸体私自处理。

  她所做一切都在被两个少年清清楚楚地看见。

  晴雯和宝玉仅一墙之隔……

  https://www.3zm.la/files/article/html/46/46932/46255973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3zm.la。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m.3zm.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