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门 > 星沙若梦 > 第四百二十章 告示

第四百二十章 告示

  流浪汉的出现,算是这星沙城内城里面的一个小插曲。

  说也奇怪,自从二皇子将流浪汉接到酒店里面以后就很少出现什么古怪的言论。

  二皇子这边似乎很看重这一个流浪汉。

  好酒好菜招待着。

  林若有些不太明白。

  不过自从住了这酒店以来,流浪汉出事的那几天,恰是在这星沙城内城里面最热闹的时候。

  不过在流浪汉这边住下的第3天以后,二皇子就不曾出现在这酒店里面。

  不只是二皇子,像是薛望祖,羽化等人也悄悄离去。

  莫山这边早已经离开,将自己带来的钱换了一千个侍卫回来。

  也就说这次过来,他可谓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南召在莫山离开之后的第二天也已经离开。

  不过在南召离开的那一天,他特地找了他们。

  和他们说了一些很莫名其妙的话。

  之后其他人便一一离开。

  这个酒店瞬间成为了他们最初进来的样子。

  生下了他和白常宁,哦,不对,还多了一个流浪汉。

  不过这些人离开以后,林若又显得轻松了很多。

  他至少不用一直待在房间里面。

  这段时间在房间里面呆着,他甚至觉得自己马上就要致郁。

  在那些人离开了,这也让他从那个烦闷的屋子里面出来。

  “老板,来一份半酒,来点小吃。”

  林若倒是很喜欢这个老板,因为这个老板对他可谓是有求必应。

  “怎么,应小兄弟下来了。”老梆子看到林若下来有些惊讶。

  他还以为你若只是喜欢待在房间里面。

  “下来了,下来逛一下。”

  老梆子将酒和菜放到林若的面前,不知想到什么,又提醒林若道:“对了,应小兄弟,这段时间你可千万别出去,这段时间这城里可不太安稳。”

  听到老梆子这么说,林洛突然有些好奇。

  他看着南召等人,几乎要待在这里呆很长时间。

  但是就这么几天过去,这些人忽的在几天之内直接离开了这里,行色匆匆。

  现在听到老梆子这么说,怕是已经有些明白了过来。

  这些人,一个的身份非凡,因为出了什么事,他们家里人才让他们回去,以防牵扯到其中。

  林若这边还想要说话,突然感觉到底下有风,低下头看到一只手伸过来生,看那粗糙的手,然后直接拿走了他的酒。

  他抬起头,看到那一张苍老的脸,邋遢的身姿。

  不就是那个流浪汉。

  “酒,好酒。”

  林若生气了,想要说几句话,忽的又想到,也不能和这一个流浪汉一般见识。

  而且他这里还有钱,可以再买酒。

  “老板,再给我一份酒。”

  那话音刚落,流浪汉那边直接说道。

  “一份太少了,十分久,一份给他,九份放到我的面前来。”流浪汉的样子浑然没有将自己当做外人。

  林若这边想要说话,却强忍住,给就给了吧,反正他这边钱还富富有余。

  老梆子则笑笑的拿出十份酒,林若没有开口说拒绝,那就同意了。

  他卖出一份酒就赚一份钱,而现在在店里就那么几个人,能多卖出一些酒,自然就多卖出一些酒。

  老梆子可算的精明的很。

  而且这老梆子也不是普通人,如果是普通的酒店老板,饶是因为二皇子将流浪汉接进来,但是现在二皇子不在,是一个老板怕是也会把这个流浪汉给赶出去。

  但是老梆子没有,反而是让流浪汉住了下来,而且还给他住一个最好的房间。

  “今朝有酒今朝醉,林小兄弟,你觉得怎么样?”

  流浪汉突然的一段话,让林若心下一寒。

  他怎么知道我的姓?

  自从来到这里以后,我的姓氏变从来没有出现过。

  那有些不敢去看这流浪汉,甚至想要立马离去。

  然后想了一下,决定继续待在这里。

  这里可不止有一个流浪汉还有其他的人。

  他若是这么冒昧的离去的话,老梆子必然会怀疑他。

  老梆子和米粒之光拍卖场的关系,他的讯息怕是直接会被米粒之光拍卖场给知道。

  要知道米粒之光的拍卖场的情报网络可是无孔不入。

  知一能知十!

  他的身份若是米粒之光拍卖场的人,一下子就知道的话,那么其他这些大家族的人,都可以从米粒之光拍卖场的那边买到他讯息。

  这是他绝对不能允许的事情。

  所以他现在装作这流浪汉是跟别人说话,而他自己继续喝着酒,吃着东西。

  然而只有林若自己知道,他现在可谓是如坐针毡。

  偏偏现在身子连一动都不能动,但是冷汗却开始从脑袋上流了下来。

  “怎么样?兄弟?今天这天气很热吗?你的额头怎么这么多汗。”

  老梆子这边打点着自己的酒台,看到林若的样子,微微一笑道。

  “是有点闷。”

  什么明明是心中有些慌张,他就在想,今天他要下来做什么,还不如和白常宁一般老老实实在上面呆着。

  他现在就想着白常宁会突然想到一些什么事,然后从楼上叫他回去。

  只是这显然就是他的痴心妄想。

  白常宁到现在还什么都不知道,白常宁抱着自己那雪叶冰茶。

  然后眼睛看着桌上的水壶。

  就这样,瞄瞄自己怀中的雪叶冰茶,看看桌上水壶,这么来回着。

  好想泡一杯茶?

  我想喝啊,这里实在太过无聊了?

  ……

  白常宁彻底的陷入了茫然之中。

  这段时间来对他是有些无聊。

  他一直想着赶紧处理完这边的事,然后带着雪叶冰茶回去和他的妻子一起喝。

  以前的时候他想着,只要到了这星沙城内城,那么一切事都将水到渠成。

  然而现在呢?现在他被困在了这里。

  至于他都不知道接下来要怎么做。

  坐着坐着便泛起了困意,直接坐在椅子上睡着。

  所以林若想要等白常宁去拯救他,那显然是不可能的一件事。

  “哦,你说我这老小子老眼昏花,竟然将应小兄弟看成了林小兄弟。

  不过你们两个体型也未免太过相似了一点。”

  流浪汉这边已经喝了三分酒了,而林若这边连一份酒都还没喝完。

  “是吗?那老先生这边说的那个林小兄弟又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林若心定了一下,然后反问道。

  “什么样的一个人啊?我也不知道。”流浪汉笑着说道。

  这怕不是在耍我吧,这个人。

  林若的心中腹诽,他实在有些看不透这个老人。

  “既然老先生你都不知道那个人,又怎么觉得我和他的体型相像呢?”林若一副不惑的语气。

  若只有这流浪汉和他的话,他现在怕是要直接转身离开。

  但是现在却不能,因为有第三人的存在。

  而他这句话说完,这个流浪汉直接甩了一本书在桌上。

  看到那一本书林若一愣。

  “星沙帝国现代科学史。”

  这是什么书?林若从来没有见过。

  以前还在星沙学院的时候,林若也可以说是一方学霸,图书馆也时常的过去。

  在图书馆里面,他从来就没有看到过这本书。

  什么科学史?什么又是科学?

  不过林若觉得自己似乎听过这一个名词。

  他想起来了,是从白常宁那边听来的,而且似乎还和他有关。

  他拿过这本书,翻开了第一页,果然这本书就和他有关。

  这本书的扉页上就有他的照片,然后旁边有几个字。

  星沙帝国现代科学的奠基者,科学之神林若。

  “老先生也未免太看得起我了吧,我怎么可能像那一个科学之神呢?”林若这边灿灿的说道。

  “科学之神,是挺厉害的一个名词,可惜呀!”

  “怎么就可惜了?又可惜什么呢?老先生,我实在有些不懂。”林若开口问道。

  “你想知道吗?”流浪汉这边突然挑眉笑道。

  废话,我不想知道我能问你。

  林若心中一阵腹诽,但是脸上却依旧恭恭敬敬:“老先生,我这边还真有点想知道。

  他这边明明成为了科学之神,怎么在你这眼里又可惜了。”

  “哈哈,人死造神,人活着哪里有神啊!

  既然已经成了神,那哪里又怎么可能能活下来呢?”

  莫名的林若觉得,眼前这个流浪汉说话说得有些渗人。

  “你可要小心了,小心你也变成下一位神。”

  流浪汉这一边盯着林若笑道。

  流浪的话说给林洛听,而林若听着永远是有一种云里雾里的感觉。

  总觉得自己似乎抓住了什么,却又感觉到自己什么都没有抓住。

  “老先生你说笑了,你还要不要喝酒?我在为你点几份。”

  林若这边说完,就想要甩自己一巴掌。

  请什么酒直接走就好了。

  而流浪汉这边也是真不客气啊,他刚刚说完流浪汉直接又向老梆子要了十几份酒。

  这可真不把自己当做外人。

  “来喝酒,应小兄弟,咱们来个不醉不归,再过几天话,可就没有这么好的机会了。”

  “老先生又开始说笑了,这我一直都在这里,哪天没有这么好的机会啊!”

  林若一开始的害怕褪去以后,这时候便开始显得平和了很多,能自由自在的和眼前这个流浪汉说话了。

  “再过几天你可就来不了这里了,我那个地方对你来说是一种考验,更是一种磨练,很可能你会成为神。”

  现在听这个流浪汉说起这个神的字眼,林若心中都有些不再在起来,这听着可不是一个好事情,这不是在说他要死吗?

  “老先生,你继续喝酒,不够跟就跟老板说,一切都记在我的身上。”

  林若觉得自己一定要马上离开这里,奈何再与流浪汉说话起来,怕是要疯掉。

  “爽快!”

  林若听完这句话以后直接离开,其实这流浪汉也是古怪的很。

  当流浪汉刚出现的时候,疯言胡语,而现在说话又招招致命。

  等林若回到房间以后,就看到白常宁抱着他的雪叶冰茶,坐在椅子上直接睡着了。

  该死的人,我祈祷着你,过来拯救我一下。

  没有想到在这里面睡着了。

  不过林若看白常宁已经睡着,也就不吵醒她。

  而是走到走廊上,从上而下看向流浪汉。

  流浪汉似乎知道了他要出来一样,直接举起杯,冲着他微微一笑。

  这个流浪汉肯定发现他的身份了。

  林若在心中想到。

  他现在有很多话想要与白常宁说,然而白常宁睡的却像死猪一样。

  这似乎在白天,他就已经睡着了。

  林若挤出一点笑容给流浪汉,这一次他真的进去了,再也不出来。

  还以为那些人都走了,这里他可以来去自如。

  现在这有流浪汉在这里,她还是举步维艰。

  甚至还觉得更危险了一点。

  那些人可不知道他的身份,但是流浪汉却已经知道了。

  所以这显而易见。

  但是流浪汉似乎并不想过去举报他,他反而有自己的思虑。

  林若完全看不透这一个流浪汉。

  这一天,整个星沙城内城还是安安静静的过了过去。

  然而等到第二天的时候,星沙城内城完全混乱了起来。

  不只是星沙城内城,连星沙城中一城,中二城和外城,全都混乱了起来。

  等到第三天,星沙城周边的城也开始混乱了起来。

  原因很简单,就是因为一张告示。

  那一张告示上写着。

  “当今圣/上,偶得恶疾,现寻能人异士,能医好圣上者,封侯拜爵,金钱过亿。”

  星沙帝国的王,得了恶疾,这对于所有人来说可谓是一件大事。

  要知道这星沙帝国的王,从来不轻易得的恶疾。

  因为星沙帝国的王有圣灵守护,所以一些小的病患并不足以去危害到他们的王。

  然而现在他们的王却得了疾病,让他们有没有感到惊讶,甚至心里面有种不安的感觉。

  祸乱将至!

  放在心里面,莫名的想到这句话。

  不过他们也不敢胡乱议论。

  从颁布皇/榜开始,皇城卫的巡逻突然开始多了起来。

  而一些多言的人直接被抓了起来。

  皇/榜贴出以后的第一天,有人直接撕下了皇/榜进了宫去,只是再也没有出来过。

  而又有一些人觉得自己能医好王的疾病,一一揭下皇/榜进宫,只是这结果可想而知。

  进去了以后,就再也没出来过。

  皇/榜依旧在这城门口贴着,饱经风霜。

  

  https://www.3zm.la/files/article/html/48/48612/46168003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3zm.la。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m.3zm.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