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门 > 纯洁防线 > 250、被跟踪到了警察局门口

250、被跟踪到了警察局门口

  文晖从古北家出来的时候,已经十点了,古北要送他,他没让。

  几乎是一出古北家那片社区,文晖就注意到自己被跟踪了。过了那片社区,要经过一段相对偏僻的街区,这一段路上行人车辆都比较少,交通灯信号灯几乎没有,跟踪他的那辆车,是辆深蓝色的别克车,颜色虽然低调,可是跟踪的司机,有点肆无忌惮,要不就是经验不足,几乎是亦步亦趋,文晖一开始注意到时,故意试探性的不断变换车速,又特意绕了几次道,那车始终紧咬着他不放。

  文晖心里明白过来,先开始感觉有点慌,但也并没有手忙脚乱,他倒是庆幸刚刚让古玏跟古北呆在一起。他拿出手机,将早就与古北手机相连的定位系统启动。他暂时还不想惊动古北,想着先看看对方是何方神圣,到底想干吗。

  对方既然跟踪他,肯定也知道他的身份,个人信息估计也一清二楚,自己去哪儿也不需要藏着掖着了,文晖先开始想着直接回家,又觉得这样子三番几次被人跟踪,对方实在是欺人太甚,他好歹是个辅警,敢这么大胆跟踪他,也太胆大包天了。

  文晖确认对方跟踪意图,直接把车开到市局门口,那车先开始毫无防备跟着他的,待文晖车子停下来,司机大概看到眼前市公安局几个大字和正中间的那个气势非凡的警徽,吓了一大跳,慌得急忙掉头要跑,谁知道慌忙之间,撞上了后面一辆车,那车子的警报器响起来,车主下车来堵住那车子,文晖见势一个箭步走上去,那车子终于无路可走,前面有文晖的车子堵着,后面有被撞的车主。

  市局门口值班的警察认出文晖,出来问怎么回事,文晖道:“把这个人带进去审讯,他一直跟踪我到这里的。”

  值班警察一招呼,里面出来两个警察,把那个人顺便连着被撞的车主一并带进去,那车主道:“怎么带我到这里来?这不是得找交警吗?”

  文晖道:“让你进来坐会,一会儿让交警过来处理。”

  李徽和小朱都在,一看案子来了,想着先汇报给古北,文晖道:“先别告诉他,我刚从他家里出来,就被这人跟踪上了,他家里忙得一锅粥,走不开,我们自己先审着。”

  李徽问那司机道:“你为什么要跟踪他?”

  那司机狡辩道:“你凭什么说我跟踪他?”

  文晖道:“你车上有行驶仪吧?要不我拿下来,跟我车上的行驶仪比对一下,看看咱俩的行驶路径和时间,是不是一样的?你胆子不小啊,跟我竟然跟到了公安局门口?”

  李徽大吼一声,道:“老实交代。为什么跟踪他?”

  那司机脸色变来变去,最后终于认怂,道:“我不知道你是来公安局的,我要知道你是局里的警察,我根本就不敢跟踪你。”

  文晖道:“你为什么跟踪我?”

  那司机道:“我也是受人之托。”

  李徽见他已经松口,道:“带身份证没有?”

  那司机把身份证拿出来,文晖看驾驶证也在,问:“你那辆车的车牌号是多少?”

  那司机说了,李徽看着身份证上的信息,依然问道:“你叫什么名字?住址?户籍地?身份证号码?全部告诉我。”

  司机叫祝长发,32岁,东临市人,国企在编不在岗员工,相当于半失业状态,等着被精简裁员的那种,目前靠自己原来买的一辆车子,挂靠着第三方打车平台做顺风车业务,捞点外快补贴家用,偶尔也受人委托盯个梢。

  祝长发道:“我做这个好几年了,最开始是我一个朋友,从私家侦探社那里接的活,分给我做,他们业务量太大的时候,跟不过来,就找一些跑车的司机,尤其是我们这种私家车运营的司机,帮他们盯梢,慢慢就做出点名气来,论跟踪,我还是很厉害的,总是能很快搞到他们要的料,圈子里口碑出来了,找的人就多了,大家都叫我发哥的。”

  文晖道:“就你这手段你还厉害?你知道不,我一出门就注意到你了。”

  祝长发道:“那你是个警察吗,寻常人根本就没有一点警觉性的,你跟得再近,他们也傻乎乎地不知道。”

  祝长发不知从何判断,一口咬定他是个警察,文晖和李徽也不去纠正他。

  文晖道:“所以你胆子大了,是吧?靠我靠得那么近,你都差点几次撞上我的车跟我追尾了知道不?”

  祝长发道:“哎,我还正准备问你,你是不是刚学会开车啊?我今天差点出车祸了!”

  祝长发说着说着竟然还怪起文晖来,文晖朝坐在一旁的被撞车的司机努努嘴,道:“你已经出车祸了!等着赔偿别人吧!”

  李徽道:“是谁委托你跟踪他的?”

  祝长发道:“今天他们发微信给我,然后打了预付金过来,要我去那个美巢小区下面等你,还有你的照片,车子型号,车牌,什么都有。”

  美巢小区就是闻纹的家所在小区。

  他这会儿倒是乖乖交出自己手机给两位警察看,文晖看他微信,发给他微信的人,是一个昵称为KILLER的人。

  KILLER,杀手。文晖道:“你认识这人吗?”

  祝长发道:“不认识,今天上午才加的。他备注信息是别人介绍的,还称呼我发哥,如果不是熟人介绍,他不可能知道我是发哥,所以我就加了他,他先打给我五千块钱,然后再跟我说跟踪的事。”

  文晖看那上面的信息,祝长发的昵称是发发发。

  KILLER:发哥好!

  发发发:你好!什么事?

  KILLER发了转账5000元,发发发接受转账。

  发发发:兄弟,有啥事吩咐。

  KILLER:帮我跟踪一个人。

  接着是文晖的照片,还不止一张,都是生活照,都是文晖没见过的,应该是偷拍的。然后是姓名,家里住址,公司地址。

  文晖看完微信信息,道:“这上面没说让你干什么啊?”

  祝长发道:“就是跟踪啊。”

  文晖道:“为什么跟踪我,都没说?”

  祝长发道:“他们不会说的,还有行话,如果需要照片,会加个P字,需要摄影会加个PG。”

  文晖道:“可是他什么都没说啊?”

  祝长发道:“什么都没说的,是最麻烦的,是一切细节,所有细节都要,事无巨细都要汇报的意思。去哪儿,见什么人,吃什么了,几点起床,几点上班,几点下班,全部都要汇报的,最麻烦的那种。”

  文晖看那人朋友圈,不出意外是屏蔽的。

  李徽道:“你知道你今天的行为已经是违法行为了吧?”

  顾长发道:“我知道,知道,但是,我也没干什么大坏事,能不能放我一马?我下次绝对不敢了。”

  https://www.3zm.la/files/article/html/50/50395/46769791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3zm.la。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m.3zm.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