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门 > 庶门风华 > 第三百五十章、怨念

第三百五十章、怨念

  陆鸣见开口回话的不是颜彦而是陆呦,且陆呦的话不管是语速还是用词或是文意居然都无可挑剔,一点也看不出之前的口不能言。

  这变化也太惊人了些吧?

  陆鸣仔细回想了一下,似乎自从陆呦成亲后,每次他们兄弟两个见面他都能感受到对方有明显的进步,不管是语言还是整个人的风度、气质,看来,这个女人真的改变了他。

  “夫君,我们走吧,二弟既然认错了,想必同样的错误不会再犯了。”颜彦见陆鸣走神了,可没耐心去应酬他,因而抻了下丈夫的手。

  “好。”陆呦自然是以颜彦为重,也没去看陆鸣,转身扶着妻子往前走了。

  陆鸣再次看着两人的背影沉思起来,不过这一次他没有再开口挽留,而是眯着眼睛看向了颜彦发髻上的那支三尾孔雀歩摇。

  说来也是巧,陆呦扶着颜彦进老太太的院门时,颜彧也扶着采莲从房里出来,她的眼睛没有先落在两人的妆容上,而是落在了两人的手上。

  彼时陆呦正小心翼翼地扶着颜彦过门槛,陆呦的右手握住了颜彦的右手,左手揽着颜彦的肩膀,看向颜彦的那双眼睛里满是宠溺,似乎柔得能滴出水来。

  颜彧看呆了。

  曾经,陆鸣也用这样的眼神看过她,为了这眼神,她违背了做人的基本良知和道义,飞蛾扑火般奔向了他的怀抱,好容易两人历经种种磨难修成了正果,可幸福的时光却如此短暂,短暂得让她误以为这一切只是一个梦,梦醒后那个人依然会在她身边坚定地护着她,爱着她,宠着她。

  到底是从哪里错的呢?

  倘若刚一开始她没有生出这些别样的心思,那么现在嫁给陆鸣的肯定是颜彦无疑了,她想知道的是,陆鸣会不会也用这样的眼神一直看着颜彦,他们之间会不会也有这种心心相印的甜蜜?

  还有,如果陆鸣纳妾了,颜彦又该如何自处?她的脸上还会有这么明艳的笑容吗?

  又或者说,倘若她成亲后,颜彦没有苦苦相逼,没有刻意的打压碾压她,那么她也不会被陆鸣责怪,陆鸣依旧会像之前那样信任她爱她,如此一来,她和陆鸣是不是也会像面前的这两人一样,真正的两情相悦夫妻和顺。

  短短的一瞬间,颜彧盯着颜彦闪过好几个念头好几个假设,自然也闪过许多怨念,而怨念最深的是颜彦为何不肯顾念姐妹之情成全她的幸福。

  毕竟颜彦已经得到了她想要的幸福,丈夫孩子都有了,为什么就不能放下之前的执念来成全她呢?

  她不是别人啊,是她的亲堂妹啊,她的父母是抚养颜彦长大的亲人啊。

  颜彦是走到院子中间才发现颜彧站在台阶上一脸幽怨地盯着她,顺着颜彧的目光,颜彦倒是也发现了对方看的是他们夫妻握在一起的手。

  颜彦笑了笑,并没有把手缩回去,她现在是一个孕妇,可以正大光明地让丈夫搀着走路了,她何必在意外人的眼光?

  于是,她故意抬头冲陆呦灿然一笑,颇有点示威叫板的意思。

  正是这一笑,让颜彧激灵了一下,回到了现实,开口说道:“大哥,大嫂,你们来了,祖母和母亲正等着你们呢。”

  颜彧的话音刚落,春眠掀了门帘出来,笑着跑到台阶下,一面从陆呦手里接过颜彦一面说道:“大公子也陪着大奶奶来了,老太太正念叨着你们呢。”

  陆呦原本没想把颜彦交到春眠手里,可颜彦主动从他手里挣脱了,扶着春眠上了台阶。

  她倒不是做给颜彧看,而是想着屋子里还有两个老古董,她不想因为这些小事去和长辈们起冲突,毕竟时空不一样,她一个人不可能挑战整个社会。

  果然,陆老太太见颜彦扶着春眠进屋了,刚要开口,看见陆呦了,忙满脸堆笑,“大郎,来,让祖母瞧瞧,祖母有些日子没见到你了,在书院念书好不好,习惯不习惯,有没有人欺负你?”

  陆呦没有回答老太太的话,而是先走到老太太跟前跪下去磕了个头,“孙儿给祖母请安了。”

  老太太忙弯腰扶起了陆呦,陆呦又走到朱氏面前,依旧跪下去磕了个头,这才起身回话。

  陆老太太一面命人送瓜果来一面又问陆呦吃过早饭没,得知陆呦没吃早饭,没等老太太吩咐,朱氏又命人要给陆呦传饭,颜彦拦住了她。

  “祖母,母亲,家里已经给夫君备饭了,我们还是先进宫吧,夫君送我们进宫后他就回家吃饭。”

  “也好,确实是有点晚了。这样吧,大郎就留下来,等我们从宫里回来后一起吃顿饭,确实有些日子没见了。”朱氏挽留道。

  “不了,家里已经准备好了。”陆呦冷着脸拒绝了。

  陆老太太见孙子进门后依旧是一副不甘不愿的神情,也知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这么多年的忽略和歧视哪里是几句话就可以抚平的?

  “也好,今天确实是晚了,明儿没什么事你带着你媳妇回来。”这话是冲陆呦说的,老太太看向的却是颜彦。

  颜彦笑了笑,避开了这个话题,问大家都准备好了没有。

  朱氏一听这话上前扶着老太太,“我们早就准备好了,就等你们两个呢。”

  颜彦一听扫了一眼朱氏的妆容,还好,脸上的粉擦的不多,肤色倒还正常,可惜就是眼袋太明显,看起来有几分憔悴,好在口红的颜色还比较艳,为整张脸提了点色。

  而陆老太太不知是年龄大了还是别的什么缘故,她脸上什么也没擦,整张脸看起来晦暗多了,倒是穿了身喜庆的衣服,紫红色的纱料褙子,下身是湖蓝色的裙子。

  “稍等片刻,祖母,我帮你在脸上擦点粉吧,看起来能更精神些。”颜彦提议说。

  “罢了,我老了,皮肤也松弛了,那些粉也待不住,回头出了汗,更难看。”老太太一边摆手一边说道。

  “放心,我这有更轻薄更服帖的胭脂,保证看不大出来擦粉了。”颜彦说完命春眠去打水,青釉一听忙把随身带的包裹打开了。

  https://www.3zm.la/files/article/html/50/50994/46673823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3zm.la。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m.3zm.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