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门 > 盛武安宁 > 第一百四十章 随身侍卫

第一百四十章 随身侍卫

  “如何?”笑看着神色没有刚才桀骜的墨刑。

  “这种机关陷阱,任务中极少有可能遇到。”

  听到墨刑的回答,叶安宁暗叹,不亏为王统都头疼的刺头,这嘴犟挑刺的毛病是得好好整治整治了。

  侧过头与燕沐云使了个眼色,见到叶安宁眼中的跳动着不安分火苗,燕沐云无奈的点了下头。

  “好,既然如此,那我再给你一次机会,你在不用内力的情况下胜过我,这次的承诺我依然会兑现。可如果输了,你就要面临比之前重得多的惩罚,如何?”

  “墨刑!”王统及时喝住想要往前踏出一步的墨刑,转而对叶安宁告罪:“王妃恕罪,是属下没管教好!墨刑冒犯了。”

  叶安宁不在意的笑道:“是我允许的,怎么算冒犯?王教习不必担心,只过招式而已,说起来自暗影卫的指挥权王爷交到我手上后,对于这些还在训练的暗影卫,我了解的实在太少,今天也正好算是个机会。”

  叶安宁如此坚持,王统有些犹豫的望着燕沐云,见他示意便只能同意下来,眼神略带警告的看了眼墨刑才退到一旁。

  在对战上从来讲究先下手为强的叶安宁,这一次自然也不会客气,也不管头脑热度过去后,开始犹豫起来的墨刑,直接摸出袖中藏的短匕就攻了过去。

  而墨刑这一刻的犹豫不决正好给了叶安宁近身的机会,有些仓促的避过朝着自己致命处刺过来的短匕,对方毫不手软的狠辣让墨刑的眼神开始凝重起来,接下来的交手也不敢再做任何分心。

  对于墨刑转变的态度,叶安宁眼中露出一抹赞赏,再次交手不过转瞬,两人已经过了十几招,墨刑有些郁闷的发现,在被叶安宁近身了以后,想甩脱开身极为困难,除非他犯规用轻功拉开两人的距离。而且对方攻击的点极为精准,无论哪一次攻击只要他不小心中招,绝对就失去战力了。

  还有最让他头痛的就是,叶安宁左右手皆可以攻击,上一招他将对方握短匕的手扣住,可下一刻短匕便滑到了另一只手,差点反让自己被短匕刺中了腰际。

  “你输了!”墨刑感受到顶在后心的短匕,眼神有些懊恼,叶安宁的身手太过灵活,而且丝毫没有很有习武之人招数太套路的通病,刚才他已经扣住了对手的肩膀,可谁知对手的身体似灵蛇一般,一扭一转之下眨眼从他手中挣脱,直接绕去了身后刺中了他的后心将他制服。

  “王爷,王妃这招是……”王统双眼放光,这种奇特又如此有效率的制敌招式他还未见过,而且见王妃信手拈来的样子,肯定会的不只这一招,若是可以让他一队中的所有暗影卫都学会……

  “王爷,属下认为王妃的武功招式特别适合二队的女子练。”骆冰直接抢先求道。

  一旁的叶安宁听得满头黑线……却听燕沐云道:“如今阿宁才是暗影卫的掌控者,你们若是想学便去求她,而不是问我。”

  好嘛,又来个甩手掌柜!王统和骆冰听燕沐云这么说,都急忙想抢先开口,看到有些“悲剧”站那里完全被忽略的墨刑,才想起之前的比斗结束了。

  两人有些尴尬的退到一旁,叶安宁叹了口气:“墨刑,你可服气了?”

  “属下认输,之前的事情是属下目光短浅,任凭王妃处罚。”半跪在地,墨刑心服口服。

  “好,以后你便跟在我身边吧。”

  “啊?”墨刑不敢相信的抬起头。这是处罚?只有合格的暗影卫才可以离开训练营,穿上正规的暗影卫服饰,这简直是奖励,不是处罚好么!

  “有问题?”叶安宁轻轻挑起嘴角。

  “没有!墨刑誓死跟随王妃!”

  “王教习,墨刑我就带走了。”叶安宁对着王统笑道。

  能送走这位几次与合格擦肩而过的刺头,王统也乐得清闲,“一切听王妃的吩咐。那个……属下想恳请王妃可否将刚才的招式……”

  “我的这些招数严格来说并不能算是武功招式,而且一队的人并不一定合适。”王统略有失望,骆冰闻言喜上眉梢。

  “骆冰等会我教你一种训练方式,在武功上二队都是女子优势不大,且在外潜伏因为身份的关系多数难以动用武功,这些路数虽然比不上那些厉害的武功,但防身绰绰有余。”

  “谢王妃!”

  在暗影卫训练营耽搁了一晚,回到韶华庄已经是第二天午后,主院里,折枝和冬梅时不时的将目光投向值守在不远处,手中还抱着一把长剑的陌生男子,此人正是跟叶安宁回来的墨刑。

  而此刻的墨刑心中有些郁闷,因为叶安宁并没有让他穿上暗影卫惯有的服饰,却是直接让他便服跟随,按叶安宁的话说:“隐藏在暗处怎么算是随身侍卫?”

  “折枝,我刚才听王妃说,这个叫墨什么的,以后和我们一样要待在院里了?”冬梅撅着嘴,表情有些不乐意。

  “嗯,人家叫墨刑!”折枝无奈的白了她一眼,这小脑袋瓜子平日里记个吃的能报出一百种不重样的,怎么记个人的名字都这么难呢?“王妃说墨侍卫以后就是她的随身侍卫,要待在院里保护王妃的。”

  冬梅撇了撇嘴,颇有些骄傲道:“嘁,咱们王妃身边有王爷,哪个侍卫比王爷厉害?”冬梅的表情还有些傲然,“而且……这院里突然多个陌生男子,多不方便呀。”说着脸还红了。

  折枝捂嘴轻笑,“是啊,算算年纪你都快十八了呢。”

  “十八怎么了?”冬梅不明所以。

  “十八是嫁人的好年纪啊,不如我去跟王妃说说帮你留心着点?”折枝故意逗她。

  “你……不和你说了。”冬梅羞恼的扭头跑开了,走前还瞪了墨刑一眼,这让原本就有些郁闷的墨刑,更有些莫名其妙的,那两个婢女一直打量自己也就罢了,一转头怎么自己怎么还得罪她了?

  冬梅刚走开,身后的便被打开来,折枝转过身,正瞧见叶安宁穿着一身杏色的素锦宽松长裙,头发随意盘了个随云髻,只用一支紫玉流苏步摇斜斜的簪着,整个人带着少有的慵懒妩媚之感。

  叶安宁出了屋子,见折枝有些傻傻的看着自己,却满眼都是笑意,不由地问道:“你俩在闹什么呢?”

  

  https://www.3zm.la/files/article/html/54/54616/46264729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3zm.la。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m.3zm.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