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门 > 宠冠天下:将门商女 > 第一百一十一章 月蝉!

第一百一十一章 月蝉!

  太医们早就得了吩咐,要查的是哪一种毒他们心中都有数,这个时候如此惊惶地表示剧毒,自然就是陛下中的那种毒!

  天烬帝这次是真的寒了脸,对着有些不明就里一脸意外一下子没反应过来的月家主沉声怒喝道,“月爱卿,你还有什么要说的?!”

  “陛下!”这一声怒吼,生生拉回了所有月家家主、长老、老祖宗们的神,噗通一声齐齐跪了,异口同声,“陛下冤枉!”

  “陛下,臣以性命担保,月家绝对没有毒,能否请太医将盒子交给微臣,容微臣检查一二。”

  “这个盒子就是在月家主的屋子里找到的啊,月家主……连自己的盒子都不认识么?”那太医嗤笑一声,说道。

  闻言,仿佛突然头顶兜下的巨网,又似脚底陷阱轰然塌陷,令人不寒而栗,月家主怔怔看着那盒子,盒子很普通,棕色小盒子,雕着镂空的花纹,细看之下,的确是有几分眼熟,似乎日日不经意间都见过。

  但是——就是这份普通才让他绝望。这个盒子到底是什么时候出现在了他的房间,而他根本就不曾发现的?

  现在他几乎不用怀疑,那盒子里必然是天烬帝需要查找的东西,也是足够颠覆月家百年声誉的东西。

  他噗通一声跪下了,“陛下!微臣冤枉!月家冤枉!”

  天烬帝黑着脸,一声不吭。

  “看来……本宫来的的确不太是时候。”始终一言不发,置身事外的暮颜,突然上前一步。她姿态极美,身后暮书墨帮她撑着伞,她提着自己的裙摆小心地走着,露出绣工精致的鞋面,微微低下的头,线条精致美好到宛若上苍最华美的佳作。

  她一步步,打破这压抑到令人窒息的气氛,声音温润而缱绻,宛若午夜梦回,耳畔响起情人细语低喃,“只是,本宫也有一个问题要问月家主,月蝉,在哪里?”

  原以为她有什么大招,或者足以落井下石的手段,没想到只是这样直白的问话,月家主心底有些失望,回答,“殿下怕是要失望了,月蝉虽然还是月家人,但是这么些年,月家与她并无来往,她也常年不回府,本家主并不知道她在哪里。”

  “是么?”她随口应着,似乎有些失望,也有些无奈,“那真是太不巧了。本宫原想着,若是月家主能告知本宫,师姐在何处,本宫还能拼着这身份,替月家主说几句,指不定陛下还能看在本宫的薄面上,宽恕一二。”

  她微微笑着,端详着自己修剪的格外精致美好的指甲,粉红色的指甲,没有如同其他贵族自己一般涂上丹寇,看着小巧可爱。微低着的头,嘴角的弧度迷人而优雅。

  “多谢殿下,但……”

  月家主刚要开口,她抬眸看向天烬帝,“陛下,本宫能不能有个不情之请。”

  “殿下请说。”

  “本宫这次也带了几个人来,想请他们也进去这月府逛逛。”

  “荒唐!你当我月府是什么地方?!说围就围,说翻就翻,说逛就逛的!我这百年世家,你以为我摆在这儿是好看的么?”一听,月家主就炸了,怒吼道,“你以为这是在你们夕照么?!”

  “若是在我夕照,本宫做任何事情,都不需要请示夕照陛下的。”暮颜还是那温软的笑意,“正是因为这不是在我夕照,所以我请示了天烬陛下。”

  天烬皇帝眸子深深,看着暴跳如雷的月家主,缓缓点了点头,挥了挥手,立刻,方才进门查找毒药的御林军们,将月家家主、长老、祖宗们集体扣押了起来,天烬帝似乎心情很沉重,对着暮颜说道,“公主见笑了,请吧。”

  暮颜含笑低头,“多谢陛下体恤。”说完,抬头,某种锐光一闪而逝,挥了挥手,十六位黑衣侍卫齐齐一拽缰绳,黑马长鸣响彻雨幕,就这样,瞬间冲进了月家……

  从这件事发生开始,始终站在天烬帝身后的言正枫一怔——那双眼睛!

  他素来心细如发,看一个人从来不会只看容颜,眼睛才是最重要的地方,此刻,那双眼睛和某个人诡异的重合在了一起——那个面色蜡黄的少年,木讷、老实、除了一手医术没有任何出彩的地方,却长着一双亮地有些诡异的眼睛。

  如此一看,再看那身形,竟觉一般无二……而且,世上真的有那么巧合的事情么,莫姓少年失踪了,她便出现了……

  月家家主在如何鲁莽骄傲到目中无人,他也不会将下给陛下的毒堂而皇之地放在自己屋子里,相反,他的小心谨慎是出了名的,否则陛下为何这几十年来日思夜想却始终找不到月家任何错处?

  即使是今日这样的案件,也是定不了多大的罪名的,除非陛下要将他中毒的事件公之于众,否则只是家中藏毒,没有任何一条律法能将其如何。

  那么,她到底要做什么?

  因着这份疑惑,他终是没有站出来指认眼前的少女,就是到今日为止,日日堂而皇之化了妆出入天烬皇宫给天烬帝治疗的少年,他只沉默看着。

  所有人都在沉默等着。尤其是大长老,他不知道自己到底是什么心情,他知道,藏毒事件败不了月家,最多就是月家主换人做,但是一旦月蝉带出来,月家就真完了,这位长公主殿下,可不会认你月家有多少免死金牌,夕照和良渚有足够的能力要一个月家从这个世界消失。

  但是……他却又期待,月蝉真的会被带出来。那孩子……这也许是她唯一生的机会了。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

  所有人都几乎是屏住了呼吸在等待,就连月家主都沉默着,似乎在等待着某种宣判。

  马蹄声由远及近,这一次,却有些凌乱,其中似乎还夹杂着脚步声,远远看去,雨幕中过来的黑马数量比之进去的少了许多,那些黑衣人雨中策马而来,奔至门口,翻身下马,跪地,什么话都没说。

  暮颜却突然觉得有什么东西失控了,再顾不得丝毫形象,瞬间冲进雨幕,却突然直接停住了,一冲一顿,体内真气倒流,只觉得一口血腥甜地翻涌在喉咙口!

  月蝉!

  https://www.3zm.la/files/article/html/55/55628/6825265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3zm.la。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m.3zm.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