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门 > 重生之嫡女悍妃 > 第一百八十六章 我会心疼(一更)

第一百八十六章 我会心疼(一更)

  “小姐,你要不要休息会?”夏霜看着宁墨如此模样,终究不忍的出声提醒。

  宁墨闻言,摇了摇头,轻声开口:“无妨,煜儿现在还不知道在哪,我又如何敢有一时一刻的停歇呢?”

  随着她的话落,忽然有一道身影急速的闪来,待宁墨反应过来时,纤细的胳膊已经被人抓住。

  熟悉的兰香气息扑面而来,宁墨高挺的鼻尖动了动,动作僵硬地转头,步入眼帘的似是君煦充满担忧的眸光。

  “君煦,你来了,煜儿,煜儿...”宁墨嘴唇动了动,语气沉沉地出声,那嗓音低哑不安。

  君煦瞧着眼前的女子虽极力隐藏,但是他是如此熟悉他,又怎么能看不出他此时的心情。心不自觉得抽动,心疼地出声:“墨墨,我已经知道了,而且已经派出了所有的人手,相信我,煜儿定会没事的。”

  男子的嗓音虽温和轻柔,但却夹杂浓浓的笃定,让人一听尽忍不住地想要信服。

  “对,煜儿会没事的,我们去先前事发的地点再去探查一番。”宁墨神色一凛,似是又想到了什么,忙出声道。

  “好。”君煦神色郑重的应答道。

  不大一会,几人便到了陈蔓所说之地,虽说宁墨在最初已经将此地探查了无数次,可仍然觉得像是有什么遗漏的地方。

  此时的天色虽已漆黑,但是依着火把看去,仍然能够清晰的看到那滩血迹,周围虽有或深或浅的脚印,但它的范围只在这几步之遥,顺着往前看去,并未有什么的痕迹,像是此人从未出现过。

  君煦认真的盯着眼前的情景,不放过一丝一毫,突然,只见他缓缓地蹲下腰,伸出修长的玉手,捏起地几根杂草。闻了闻。

  “如何?可有何发现?”宁墨瞧着他的动作,屏息凝神,见他了然的点了点头,才忙开口提问。

  “怕是此事与西楚有关。”君煦低沉富有磁性的声音响起,推测地开口。

  “西楚?”宁墨一怔,秀眉微蹙,试探性的出声。

  “嗯,若我没有猜错,那受伤极重的男子醒了,与来人有短暂的交手,可来人使用了特殊的迷药,将他和煜儿都的迷昏了过去。而这迷药便是出自西楚。”君煦耐心地详细解释道。

  “如此说来,那受伤的男子同来人很有可能都是来自西楚,来人怕走露消息,便将煜儿一起带走了。”宁墨顺着君煦的推测,开口。

  “嗯,来人并未直接动手,而是选择将他们都带走,想来那受重伤的人手里掌握着什么砝码,短时间内,他们都是安全的。”君煦点了点头,客观的出声分析。

  宁墨听着他如此说,稍稍松了口气,只要他留给他们时间,她便一定会找到煜儿的,想着眼中闪过一抹坚定。

  其实君煦所说的这些,宁墨又岂会不曾想到,只是她猛然间得知此事,再加之有是上一世的阴影,不由的方寸大乱,脑子里全部都是空洞一片。

  君煦刚要开口,便见冷霄脚步匆匆的走来,神情间皆是凝重之色。

  “主子,属下按着您的意思,将四国的皇家之人和勋贵进行排查,现已探查到几个时辰前,魂殿的人出动了。而且他们出的方向,正是这一带。”冷霄顾不得其他,忙将第一时间的消息,禀告给君煦。

  “查,将他们之前所在的据点再好生探查一番,我要知道最确切的消息。”君煦语气冷厉的吩咐道。

  “是。”冷霄躬身应答,随即一个转身,消失不见。

  宁墨早在冷霄出声时,便见眸光转到君煦身上,若仔细看眼底自有一层朦胧的水汽。

  原来他一早得到消息便极快的做出了如此的决定,排查四国之人,宁墨不用想也知道这到底需要多大的势力。

  他为了帮自己找煜儿,不惜冒着暴露自己势力的风险,宁墨又何尝不明白,睿王府一直在东临朝中的地位是何其的敏感。

  “君煦,你...”宁墨敛下眼中的复杂,喃喃地道。

  君煦其实并未觉得自己做的又多么的了不起,却没有想到让墨墨如此感动和惊讶。

  他的傻女孩从来不会刻意的为难他,更不会主动要求他怎么样,即使是在她最需要的时候。这样子的她,又怎么能不让自己喜欢,又如此能不去爱。

  君煦不着痕迹地叹了口气,嘴角扯出一抹笑意,故作嫌弃的开口:“小胖子若不在你的身边,我都不习惯,所以无无论怎么样,我都会将他找到。”

  宁墨闻言,心中更是一暖,她本是通透之人,再加上君煦表面上作势夸张的语气,但实际是为了让自己不要想太多的做法,忙打断了万千思绪,肯定地点了点头,出声:“嗯,肯定会找到。”

  “所以,墨墨你现在可否能让我陪你去吃口东西,若你因此变得消瘦,待小胖子回来,我可定是要让他消瘦两倍。”君煦轻声夸张地开口。

  “好。”宁墨唇边泛起一抹浅笑,应声道,身子也不似那般紧绷。

  君煦见此,主动牵起她的手,想要带着她往另一个方向走去,只是在他的手刚碰到那柔软娇嫩的素手时,身子一顿,用最快的速度将她的手心翻过来,进行查看。

  宁墨暗道一声糟了,本能想将手从君煦的手里挣脱开来,可她刚一动,君煦便抓的更紧,宁墨那点劲道根本不能有半分的撼动。

  “君煦,我一时没注意,没事的。”宁墨讨好的笑了笑,出声。

  可对面的男子,听到她的话,仍然纹丝不动,那双璀璨如星辰的眸光,直直地盯着那血迹斑斑的手心,原本肤色白皙的手心,完全被已经干枯的血迹所占满,在烛火的照耀下,更显的妖冶和诡异。

  似是过了许久,正当宁墨实在忍不住的动了动时,只见君煦忽然低头,对着那手心吹了吹,语气极尽温柔地道:“吹吹便不那么疼了,等下给你清理下,再上药,下次再不能如此了。我会心疼的。”



  ------题外话------

  其实的其实,世子很可爱的。

  https://www.3zm.la/files/article/html/55/55815/6824199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3zm.la。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m.3zm.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