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门 > 妖孽将军俏公主 > 79.不要再执迷不悟了

79.不要再执迷不悟了

  午后的阳光穿过树梢,留下清凉的树影,微风徐徐吹着,仿佛纱幔漂浮,一点点、撩拨着心底的涟漪。

  最终还是千落首先投降,抬手捂上自己的眼睛不让其被美色所惑,悄声道,“你、能不能离我远一点……”

  自许情中圣手的秦深今日却突然变回了单纯少年,疑惑地盯着千落看了好一会儿,仍然保持着姿势不动,甚至还伸手去拨千落捂着眼睛的手,“你捂着眼睛干什么?又哭了?”

  “……”千落嘴角一抽,不想说话。

  奈何扛不住某人的大力,最终还是被秦深拨开了双手,露出了熠熠凤眸。

  千落眼光忽闪,将视线转向别处。要了命了,这妖孽最近是不是又变帅了?凑这么近干什么?……

  秦深不知道千落心里在想什么,只是盯着千落的凤眸看了一会儿,问,“我哪里祸害了?”

  千落咬唇,有些羞恼地瞪着他,“你现在就很祸害人!”

  话音一落,忽然一阵微风吹过,秦深垂下的发丝好巧不巧落到了千落的嘴边,伴随着她嘴巴的一张一合,刚好含进了嘴巴里……

  秦深先是一愣,随即桃花眼一闪,仿佛刚才还懵懂的少年瞬间长大了一般,嘴角逐渐勾起撩拨笑意,“原来公主殿下是害羞了呀……”

  千落脸色一红,赶紧扯下嘴巴里的头发,道,“你、你胡说什么?我怎么可能害羞呢!你起开,当着我看风景了!……”

  这妖孽有毒吧,还凑这么近干什么?

  秦深眯了眯眼,两指捏住了刚从千落嘴巴里逃出来的一缕发丝仔细打量,上面还沾着千落的口水,在阳光下闪着点点白光。

  千落脸色又是一红,急忙伸手抢过那缕发丝,怒道,“你干什么?”

  秦深轻皱眉头,看着她紧紧握着自己头发的手,“能不能轻点?”

  千落顿时羞愧难当,像抓了一块烫了手的山芋一样赶紧又松开了手。她现在只觉得躺着很不舒服,非常想坐起来喘口气,可是看着还趴在自己头顶的人,千落只觉得一阵憋闷!烦死了!

  秦深瞥了眼那缕头发,“某人明显就是沉迷在本公子的美色下了还不承认?”

  千落紧张道,“我没有!”

  秦深挑眉,“没有?”

  千落梗直了脖子倔强点头道,“昂!没有!”

  对上那双明显因为紧张而不断忽闪的凤眸,秦深笑了,“撒谎。”

  “……”千落抿唇,这妖孽就是祸害!

  秦深又保持着俯视的姿势盯着千落看了好一会儿,桃花眼逐渐幽沉,半晌低声道,“楚千落,其实你并不喜欢徐若之。”

  千落一愣,莫名其妙地看着秦深,“你这话说的,我不喜欢若之哥哥还能喜欢你不成?”

  秦深嘴角微勾,桃花眼恢复明亮,“那是当然!”

  千落嘴角一抽,对某人的厚脸皮感到深深的无语,“你能不能不要这么自恋?”

  秦深皱眉,“这不是自恋,这是事实,楚千落,你就是喜欢本公子,承认吧,又不丢人。”

  千落震惊地看着秦深,“你有病吧?你今天是不是不正常,或者说昨天晚上我不小心说了什么对你产生了极大的打击?”

  千落无语地看着面前的人,我滴亲娘啊!昨天晚上明明就是她委屈的苦了好吗?这个人今天又抽什么莫名其妙的疯?

  秦深拧眉思索了一下,点了点头,“的确产生了不小的打击,所以今天我才要明确的告诉你,楚千落,你不要再继续执迷不悟了,你真正喜欢的人是我。”

  千落嘴角一抽,慢慢从摇篮上坐起身,推开头顶的那张脸,“我觉得你需要静一静,我也需要静一静……”

  见着千落一脸生无可恋,秦深皱了皱眉,“你能不能认真一点?我在说很重要的事。”

  千落抬头看他一眼,“我累了,睡觉去了,你继续……”

  说着,千落转身走人。

  秦深站在原地,看着千落的身影,脸上几分阴郁,这矮子到底是不是姑娘?他都已经说到这个份上了,她还要怎样?

  而一路镇定回到屋里的千落,在关上门的那一刻瞬间崩了,小脸爆红,心跳加速,耳边仿佛还回荡着刚才秦深那认真又搞笑的话。

  这妖孽是真的变成妖孽来祸害她了吗?

  为什么?他为什么要这么说?她一直喜欢的人都是徐若之啊,为什么他可以如此肯定地否认她的感情,还有……为什么她在听到这番话后还有一丝窃喜?

  啊?窃喜?她为什么要窃喜?窃喜自己喜欢上的不是清冷俊雅的翩翩公子而是一个花枝招展的妖孽?

  娘呀,这是什么逻辑?

  千落只觉得脑子一片混沌,慌张走到桌边拿起茶壶就是一阵猛灌,才堪堪平复自己疯狂跳动的小心脏……

  晚上——

  秦将军和秦宇终于回来,简单吃完了饭,就去了书房。秦深也跟着走了过去。

  秦将军停下脚步,皱眉,“你跟来做什么?”

  秦深挑眉,“听说家里最近事情多,我过来看看有没有什么能帮得上的。”

  秦将军怪异地看着他,“哦,多少年也不见你有这份孝心。”

  秦宇清咳一声,“父亲,就让二弟跟着吧。”

  “哼,”秦将军哼了一声,没说什么,率先朝书房走去。

  秦宇回头看了秦深一眼,也是一样疑惑,“改邪归正?”

  秦深眯了眯眼,“大哥,你不会也变得跟父亲一样成老古董了吧?”

  秦宇嘴角一抽,“最近事情的确多,待会儿说话注意点,别气着父亲。”

  “这个当然。”秦深笑,“不过弟弟我也好奇,咱们家这都多少年没出征了,能有什么事?”

  秦宇脸色微变,厉声道,“闭嘴!这样的话以后不准在父亲面前说!”

  秦深撇嘴,“哦。”

  秦宇脸色微沉,终是没说什么。

  在外人看来将军府的确已经沉浸了数年,那北方蛮夷也的确数次挑衅内地,但是为什么自始至终将军府的大军一直不回应,只怕就要问陛下了。

  将军府效忠于皇帝陛下,那么将军府的一举一动自然也代表着陛下的意思。

  只是这其中到底是为什么,只怕没有人会知道,而最近将军府愈加忙碌,估计是收到了许多弹劾的折子了…

  ------题外话------

  秦深不解,他都已经说到这个份上了,这矮子怎么还是无动于衷?她还要他怎样?

  某蝉着急:再直白啊!你说了半天不也没说自己喜欢人家吗?是男人就表白!对人家小女生的感情说三到四算什么?

  秦深:……脸皮薄

  某蝉:没看出来……

  https://www.3zm.la/files/article/html/55/55825/3088089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3zm.la。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m.3zm.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