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门 > 强制婚宠:非你不可 > 180 萧颜清,你是不要命了吗?

180 萧颜清,你是不要命了吗?

  艾琳能这么说凯文,算是十分满意凯文的表现了。萧颜清调侃道:“凯文要是知道能得你的评价还不错,估计乐疯。”

  萧颜清说着趴在办公桌上。

  “你要是累了就回去休息,没人催着你。”艾琳说道。

  “本来打算回去的,又想到蒋素了,要不就让凯文亲自去一趟,把人给拐回来。”萧颜清笑道。

  “别不厚道!”艾琳笑道。

  “我不是那个意思,我们俩都上阵了,她还不答应了,那还有谁能出场?凯文巴不得来人帮你,肯定不会拒绝的。”萧颜清分析道。

  艾琳看着她,狐疑道:“我怎么觉得你的意思不是凯文,上次你是和成萧一起碰到的蒋素吧?你是想要成萧亲自出马?这不可能!现在成萧是计氏集团的总裁,不说他同意不同意,这不合适!”

  “所以让凯文去啊。”

  “光这个脾气,凯文都不会喜欢!”艾琳分析道。

  蒋素脾气有些拗,凯文是想找个有能力脾气好的人帮她,不是找个人来当祖宗的!

  “可是我觉得她真的合适。”

  “我也觉得合适,我看看哪天我亲自去她们学院见见她。”

  “别,你去,凯文要是知道不骂死我?过几天我去吧。”

  “不要!”艾琳听到萧颜清一说去北京,立即反对道。

  萧颜清愣了一下,明白她的意思,笑道:“难不成北京还成了龙潭虎穴,我不能去了?”

  “颜清,不是说你,你知道凯文妈妈一直在疗养院的事情吧?凯文虽然没有说,但是我隐隐猜到她妈妈是梁家的人害的,你不要掉以轻心!”

  艾琳担心萧颜清真的为了蒋素一个人不声响的去了北京,再出什么事!

  萧颜清低头,垂下眼帘,应道:“我知道了。”

  “颜清,你和君泽--”艾琳一直看着萧颜清的表情,没有继续问下去。

  “艾琳,你说我要是遂了她们的愿和君泽就此分开,她们是不是高兴的举杯庆祝?你说,为什么要如她们的意?”萧颜清的神色瞬间转冷,寒似冰霜!

  艾琳自从知道君泽母亲所做的事情,一直想找机会和萧颜清聊聊。她觉得无论五年前还是前不久,哪一个都不能原谅。可是萧颜清什么都不知道,还和君泽在一起,太可怜太可悲了!

  是的,不仅可怜,她甚至觉得可悲!

  但是现在看萧颜清的意思,她好像是知道的,艾琳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萧颜清说的也没有错,她要是和君泽分开,那些人哪个都高兴。她呢,只不过剩一身伤痕。

  可是不分开,难道不难受吗?

  五年前的事情,她是没有办法开口的,但是上次的事情,她觉得可以说一说!

  “颜清,要是那些人包括君泽的家人呢?”她试探着问道。

  萧颜清一直低着头,声音幽幽:“她们也不例外!”

  艾琳一怔,低声问道:“代理商的事情,你都知道了?”她记得凯文说萧颜清不知道的。

  “嗯!”

  “颜清,可是以后你们怎么办?”不可能一辈子不和君泽家里联系吧!

  “艾琳,哪里想那么远呢,连明天的事情都不知道呢!”萧颜清抬眸,轻轻的笑了,只是笑容浅淡!

  从艾琳办公室离开,萧颜清和阿美说了一下离开了计氏服饰,她在街边站了许久,最后打车来到市政府!

  从开始都是君泽过来找她,除了那次君泽和程羽吃饭,她联系不到人跑到君泽工作的地方外,她再也没有来过他工作的地方!

  这里也不是几年前的地方了。

  办公楼前,人并不多!

  萧颜清对门卫说找君市长,门卫狐疑的看看她,问她有预约没有,萧颜清笑着摇头:“我是他朋友!”

  “你直接给他打电话吧。”门卫建议道。

  萧颜清拿着手机没有打电话而是给他发了一条微信。一会儿,上次的秘书跑了过来,笑着请萧颜清进去,说君泽在主持会议!

  萧颜清跟着他慢慢朝里走,还没有走到办公室,君泽迎了过来。秘书有些惊讶,不过没有说什么,悄悄住了脚。

  “今天下班这么早?”君泽边给她倒水边问道。

  “嗯,想偷懒就逃出来了。”萧颜清浅笑着,打量君泽的办公室,和他家里的装修一风格,很简单。一面墙的书柜,一张大办公桌,待客用的沙发茶几,干净的一尘不染!

  君泽看萧颜清一直笑,问道:“怎么了?”

  “我们俩的办公桌完全不一样。”萧颜清回答道,她的是工作台,上面从来都是满满的!

  君泽把水放到萧颜清手里,正打算在她身边坐下来,听到敲门声,抬头看人。

  “君泽啊,我说--”来人推开门看到萧颜清惊讶了一瞬,打哈哈道,“你还有这个闲情?”

  君泽伸手拉起了萧颜清,介绍道:“这位是蒋柘,在北京市委工作!”

  “你好!”萧颜清笑着打招呼!

  “你就是萧颜清?”蒋柘露出一个不怎么笑的笑容,点头示意。

  “是!”萧颜清面上一直带着浅笑,眼眸明亮。

  蒋柘笑容多了一点,指指会议室的方向,提醒道:“那些人都等着呢!”

  “你忙吧,我在这里等你!”萧颜清想到秘书说君泽正在主持会议!

  君泽眉头皱了一下,说道:“还要一会。”

  “没关系,你去吧!”萧颜清轻声说道。

  “你看会书!”君泽说着从书柜上抽取一本书递给萧颜清。

  萧颜清接过来笑了,是上次她无意中提到的一本书,没有想到已经在君泽的书柜上了!

  蒋柘看着两人的笑,自己不禁也露出笑来。两人之间给人的感觉很恬淡,旁人多说一句好像就打扰到他们。

  蒋柘和君泽一起走出了办公室,面上的笑容立即消失,问道:“来宣誓主权的吗?”

  “她不用宣誓。”君泽回答道。

  在一群发小眼里,君泽就是发疯了,虽然见到萧颜清,他有些理解,但是还是不赞同!

  “她看着就如水墨画一样,给人的感觉风一吹就散了。”蒋柘嘟囔了一句。

  君泽眼眸骤冷,蒋柘急忙道歉:“我只是说说,没有别的意思。”腹诽道,玩笑都不许,真是变态!

  萧颜清坐在沙发上,翻着书。

  一会儿,秘书敲门进来,手里提着一兜的饮料零食,笑着放到萧颜清面前的茶几上。

  “君先生担心你无聊。”秘书笑着说道。

  “谢谢!”萧颜清笑得不好意思了。

  待秘书出去,萧颜清打开一包腰果,吃了一颗,然后继续翻着书,不过心思却没有在书上!

  在君泽会议结束之前的一个多小时里,共有三拨人以各种名义进来!

  萧颜清一直面上带着淡淡的笑,回答君泽不在,在开会!

  等到君泽回来,她一本正经的讲了有几个人来找他!

  “不用理他们。”君泽回道,面上有些无奈。

  萧颜清低头轻笑。

  两人并肩走出办公室的时候,旁边一溜的办公室,同时都有人走出来,然后和两人打招呼,有好奇君泽的女朋友到底是谁,长什么样子的,有知道点风声特意来验证的。

  君泽一律打招呼,介绍萧颜清!

  坐到君泽的车子上,萧颜清忍不住低头笑出了声!

  “这么好笑!”君泽问道。

  “嗯!”萧颜清低头应着。

  “少见多怪,谁还没有个女朋友!”君泽抱怨一句,嘴角带笑。

  两人当作笑话讲,却不知道两人走后,多个团体在讨论两人的事情。有觉得般配的,有觉得不配的,还有打赌两人会结婚,也有另外一些人猜测两人多久会分手!

  当然也有一些人咬碎了牙齿!

  冯峮在接到电话收到照片后,气的摔了手机。她怎么都没有想到,都这样了,萧颜清竟然还不死心不放手,真是打算缠死君泽了!

  手机已经几半了,可是怒火还在!

  萧颜清,你是不要命了是不是?冯峮阴恻恻的声音响起!

  和君泽一起吃过晚饭,回到酒店的萧颜清,从进了房间就保持着一个姿势不变,坐在床上,看着手机。

  她在等,等着电话!

  今天她之所以去找君泽,就是要昭告那些人,她,萧颜清还在,还在君泽的身边,还是他的女朋友!

  她看着手机,甚至猜测会是谁先打电话,陌生人或者君泽的家人?

  “叮铃铃!”手机响了这个铃声提醒着她,来电是她不认识的人的!

  “喂!”萧颜清声音都是带着笑的,她心里激荡的兴奋冲破了胸口,脸上是奇异的红!

  “你怎么不去死!”只一声,冯峮用上了所有的恶!

  她这几天一直在等待着,等待君泽和萧颜清分手的消息。萧颜清都知道了,当年和上次的事情出自她手,她没有理由不和君泽闹翻!

  虽然这段时间生气,可是想到这个她不是不能忍耐!

  谁知她的忍耐没有换到她需要的消息,换到的是萧颜清直接到君泽单位公开。

  她这是挑衅,挑衅的就是她,她的尊严!

  今天短短几个小时,认识的人都给她打了电话。询问的,明着关心暗地嘲讽的,她这一辈子都没有受到的侮辱,因为她,她全部受到了!

  贱人!

  https://www.3zm.la/files/article/html/56/56125/3088105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3zm.la。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m.3zm.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