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门 > 侯门无良妃 > 第38章 好厉害的一桩心思

第38章 好厉害的一桩心思

  等级。尊卑。身份。

  在这个时代里都是要讲的,或许境州城内讲得不太明显,因为战争的关系人们考虑得更多的是生死,是活着,而只有在满足这样的条件之下才能去讲究更高一层的东西,比如苏莹儿和夜明珠嘴里的尊卑和身份问题。

  夜安宁清冷的眸子里慢慢的凝结出了一道冰凌,透过这道冰凌看着那夜明珠稚嫩的小脸。

  这样的小脸是很好看的,但这年纪放在现代也只不过是个小学生,按照人们的话来说,这就是一个祖国的花朵和未来啊,拥有阳光和美好的,可……

  夜明珠的一句话,便就是暗暗的给了狗儿山一记暗雷,这雷一但暴炸起来,狗儿山将不复存在。

  好厉害的一张嘴,好厉害的一桩心思。

  “这位年轻的小姐,你这说得就很恶毒了,圣人都说了不知者无罪,在我们还没有证实你们的身份之前,我们又怎能确定你们是不是真的苏妃娘娘的侄女儿呢?再者说了,这件事情也不能怪我们误判啊,你们在京城里好好的大小姐不当偏偏跑到这种地方来,这是个人都会怀疑的啊。”

  夜安宁反道。

  “你?”

  夜明珠再度看向这个暗地里的气质透着华贵的女子,就是她,就数她最能说了,黑的都能说成是白的,活的都能说成是死的。

  夜安宁又是冷冷一哼,“更何况,我们狗儿山可从来没有亏待过你们,只不过是将你们关在屋子里而已,一没有给你们上铐,二没有给你们用刑,按道理,你还应该感激我狗儿山的善良大度才对,若不是我狗儿山大胆的向那二公子求证,只怕你们还呆在那破屋子里出不来呢?”

  开玩笑的,她们这是给了丝阳光就灿烂了,若不给她们下下眼药,还真的以为这狗儿山是好欺负的。

  夜明珠此时的脸色更加的铁青了,张口想要说什么,却怎么也说不出来,毕竟,人家最终也没拿她怎么样。

  夜安宁不再废话,“好了,二位尊贵的有身份的小姐,你们若是再不走,我狗儿山也不介意的再一次热情的将你们留下来了。”

  此话一出,苏莹儿最先啊的一声,跳起脚来便跑了出去。

  夜明珠胸口原本就有气,此时更是气上加气,因为她不仅被苏莹儿压住了,更被这个区区贱民给压住了,这口气,她又如何能咽得下?

  在与她擦肩之时,她便撩下了狠话。

  “你莫要得意了,本小姐不是那苏莹儿,此仇我必报。”

  夜安宁呵呵一笑,“怎么?夜小姐你是想要将此事禀报给苏妃听吗?想利用苏妃将我狗儿山给灭了吗?那我还真要劝夜小姐小心行事了,因为,你们的簪子在我狗儿山人的手中,若是我们一个不小心将这簪子送给了某个乞丐,你说,这事情会如何发展?”

  夜明珠猛的一怔,她抬起头来不可思议的看着她,脱口而出,“你敢?”

  簪子对于一个闺阁小姐,一个尊贵的女子来说是有多么的珍贵,这东西戴在头上不仅是好看的,更是一种贴身的标记外人是不可轻易夺了去了,更何况是个外男,那更不可以了,不是有私相授受吗?那小白脸书生和清纯后院小姐便是用帕子簪子之类的做为私交之物。

  换句话说,簪子等于清白,簪子落到外人手里,那这清白也就等于是落到了外头人的手里,所以,夜明珠她不得不害怕。

  夜安宁冷哼,“你能做得出这样的下作事情,本当家的怎的就不能了?”

  她做初一,她一定做十五,绝不带假的。

  只不过是个小小的擦肩交战,但胜负已定,夜明珠败北而归。

  苏莹儿和夜明珠总算是得救了,事情看上去也像是告了一段落,可夜安宁知道,这事儿……没完。

  一处。

  白修双眼微眯,飘飘如仙的坐在高亭之上,轻风撩过他漆黑的发丝和身上那薄薄的长袍,如天神降临的气势坐在了布了黑白棋的棋盘边上,修长的手指夹着一枚白棋如王者盘的下着棋。

  漆黑的双眼紧紧的盯着黑棋的走向,不放过一丝,每走一步都要考虑这黑棋下一步又该如何会走,这盘棋是他遇到过的最难的一盘,毕竟这黑棋动向不定,时不时的会出现各种意外,实在是叫人头痛。

  他一句,“去,带苏小姐他们在境州城的边上逛逛。”

  肆风称是领命而去。

  白连这时走了上来,看着他家二弟自己给自己下棋,他一看这棋盘,十分怪异,手法怪异,棋路怪异,都是不按常理下棋的。

  “二弟好雅性啊,不过你这棋倒是别俱一格,难怪祖父说,整个侯府里也只有你的棋艺与祖父相当了。”

  白修淡淡道,“大哥说笑了,只不过是一盘棋,没什么大不了的。”

  白连自顾的坐到他的对面,想要执起黑子来下棋,可是他才猛然发现,自己竟一点也下不了,因为,他根本就不知道黑棋的意图到底为何?若是守,为何一边空出了一大片,若是攻,又为何不吃掉白子?

  白连心头有一丝的不悦,因为,他觉得在下棋这方面也比不过白修,暗暗咬牙,将黑棋丢回了棋篓子里,他再道。

  “境州许知府被你关押起来了?二弟,你可知道你这样做对境州是不利的。”

  那知府是境州的父母官,他的胆子倒是真的不小,竟二话不说的叫人关起来了,这不是让境州为难了吗?杀一个王狼他没意见,毕竟那是匪首,可知府呢?这又怎么说?

  白修语气不变,“大哥是要为许知府求情?”

  白连坚持,“境州知府在这里少说也有十年之久了,就算是他犯下了任何的错处,那也该是由皇上来定夺,而不是像我们这样的区区侯府的公子。”

  白修完美的唇角微微的勾起了抹巅倒众生的笑容,“大哥你不直接回答我就是间接的承认了求情?”

  “你?”

  “大哥不必解释,那知府夫人昨夜是不是跪在了你的府门前两个时辰么?那大哥你告诉我,区区两个时辰的跪,能抵消战前那近百名战士的性命吗?若真是如此,那战士的性命只怕也太便宜了些。”

  白修凌厉顿时而发。

  https://www.3zm.la/files/article/html/56/56322/3088092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3zm.la。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m.3zm.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