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门 > 腹黑女帝择夫记 > 第两百七十四章 搬了还是逃了

第两百七十四章 搬了还是逃了

  好半天没声音,齐三泰扶额,“不会被摔死了吧,怎么这么倒霉”。

  话音刚落,里面传来怕打身上灰尘的声音,齐三泰绝望的脸立刻浮上笑颜,“你还活着不?”

  “活着呢”,官兵从头摸到脚,发现没有受伤,惊喜的感叹,“我还有点功夫的嘛”。

  “快点把门给我打开啊”,齐三泰说完赶紧跑到门前,眼睛又挤在门缝上万里看。

  门闩终于拿掉了,齐三泰一进门顾不上什么礼节了,一边打开门房的门一边喊,“人呢,人都去哪里了?”

  门房空空,前院的下人房间也空空,似乎人都不翼而飞了。

  唯一的官兵跟着齐三泰,这时候觉得事情似乎不太对,立刻拔出腰刀,双手握着在齐三泰身后左顾右盼,似乎会有人突然袭击一样。

  三进三出的大院,前院主要是会客还有仆人的房间,宽敞的中央空地铺着磨平的大理石,中间还有一个童子抱鲤鱼的白山石喷泉,沾满阳光的水从鲤鱼的嘴里流出,溅到下面水池里的荷叶上,圆润透明的水珠顺着荷叶的脉络滚动,最后形成一个拇指大小的水滴,最后从被压低的荷叶边缘滑下,落尽下面的水池里。

  四面回廊,回廊后侧的镂空墙后面都是数不尽的景色,青草地上点缀着红黄两色小碎花,如梦如幻。纤细的水流在人工垒砌的河道里缓缓流动,水流冲击曲折河道的拐弯处,铺在底部的卵石相击发出清脆的声音。

  三五米高的土坡把园子隔成一块一块空间,几座假山分立其中。其中一座假山是独石成山,基座直径有近十米,整体如雕花的镂空高楼,顶部如蘑菇,光滑如盖。不过最让人称奇的是这块奇石底部一空,若在此孔点燃一株香,香的烟气会顺着此孔往上,然后从每一个孔里喷出,喷出的烟气不会立刻消散,而是直直向上汇聚到顶部之下,受到顶盖的阻拦后,烟雾开始左右发散,整体看上去如同一座仙山,亦如带着帽子的女神在朦胧中向人召唤。

  不过这次齐三泰可没有心情去仔细看一看临安府最神奇的石头了,他直接从喷泉边走过然后穿过会客室来到第二进院子。

  这个院子中间也是宽广的白色大理石铺就的地面,回廊边上都是成盆成盆的鲜花,此时多钟鲜花开的正旺,大红、大黄、大紫……把这个院子渲染的如同画的海洋。

  平时齐三泰若是应招来王若清的家里,他经过这个院子时是万万不敢多看一眼的,因为左右回廊上的半月形大门后面是王若清各房小妾的房间,尽管他也只是来过几次,但是每次都能从那半月形的门里闻到香的让他筋酥骨软的味道,让他忍不住猜想那些门后面住的到底都是什么样的绝色美人啊。

  今天没有管家跟着他,当他经过左侧半月形雕花石门的时候,他驻足了片刻。

  没有一如既往的香味,或许有吧只是他闻不出来,就像从来没有过香味一样。齐三泰有那么片刻想从半月门进去,然后推开任意一间房门看一看,不过最后理智还是战胜了心底的欲望,齐三泰还是咬咬牙从半月门边走开了。

  “走!”齐三泰穿过与正门形成一条直线的院门来到王若清的院子。

  院子中空旷极了,空旷的让他觉得好陌生。

  齐三泰皱皱眉,“大人什么时候把院子里的东西全弄走了?”难道是打算重新换一批?

  竖在地上的包着银箔,罩着琉璃罩的灯托,那些价值连城的灯托原本沿着回廊而立,可是现在原本放灯托的地方只剩下一个圆形的痕迹。院子中的一张茶桌也不见了,那可是王若清最喜欢的茶桌啊,通体用乌木制成,上面嵌着沉香木做放茶壶的基座,还有一套白天呈现墨绿晚上则是白色的茶具,平时是绝对不会离开这里的,可是那个放茶桌的地方什么也没剩下。

  齐三泰几乎是小跑着直奔会客室,会客室和大门在一条直线上,若大门是起点,那么这个会客室就是终点。

  门咯吱一声被打开,齐三泰在眼睛适应里面的黑暗后脑袋一懵,眼前一黑几乎晕倒。

  硕大的会客厅一侧连着王若清的书房,这间会客厅和书房中间挂着三层厚重的遮光丝绸帘布,帘布后面是雕花的镂空香木墙,平时从会客厅是看不到书房的。

  可是现在呢,一眼望去,空空如也。

  十把楠木座椅不见了,椅子之间的小茶桌消失了,什么都没有了。角落里放置的如真人大小的瓷瓶也像是从来没有过。

  隔开书房和会客室的帘布不见了,那道雕花镂空香木墙也没了,地上留下拆除木墙后留下的一道浅槽。

  齐三泰在看看书房,除了墙体什么也没有,干净的如同刚盖好的房间,连个纸片木屑都没有。

  官兵站在房间左右瞅了瞅然后感叹,“知府大人居然这么廉洁,会客厅都舍不得摆一把椅子”,然后他挠挠头不解的问齐三泰,“师爷,你们来见大人的时候都站着的吗,和我们这些当兵的待遇也差不多嘛”。

  齐三泰没有理会官兵,转身出了会客厅。

  出了会客厅齐三泰左转,顺着回廊走到一个木门前,木门没有上锁,链条挂在门边,风一吹,门稍微的开开合合,链条也随着发出清脆的声音。

  齐三泰小心的推开门,头先伸进去试探性的喊了一声,“大人?”

  没人回答,齐三泰走进院子,发现里面所有活动的东西都消失了,“难道大人搬走了?”或者是逃走了?

  一种不安和从未有过的不解占据了齐三泰的心,他招手让官兵走近些,“你去那边,我从这边找”。

  官兵立刻跑开了,齐三泰推开最近的一扇门,里面干净的如同被十二级狂风刮过,什么也没留下,第二间也是,官兵也对着齐三泰摇摇头,那边两间什么也没有。

  只剩一间了,齐三泰叹口气,猛然推开中间的那件屋子。

  这件屋子里外两间,外间可以会客可以吃饭,里间外侧靠近走廊是暖阁,暖阁的墙上靠着一个硕大的多宝阁,上面摆满了奇珍异宝,暖阁里面是卧室,卧室后面还有一间放着马桶的厕所,设计的合理又实用,舒适又隐蔽,简而言之就是低调的奢华,因为痰盂都是纯金的,马桶是汉白玉的。

  当然这是平日,今日呢,齐三泰推开门啥也没看到,别说桌椅板凳、摆件挂画了,就连软塌都不见了。

  “软塌?”齐三泰突然想起在大街上看到的那张熟悉的软塌,“怪不得觉得眼熟,不会是同一个吧?”

  https://www.3zm.la/files/article/html/56/56371/3088092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3zm.la。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m.3zm.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