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门 > 田园翠色:豪门农女 > 第106章端倪

第106章端倪

  叶七根本没听懂宁沉烨的话,也没注意到他黑着的脸,而还沉浸在自己的喜悦和犹豫,还有那份怀疑的情绪中:“殿下,你知道之前我到江南去处理的李府的事情。”

  宁沉烨点着头,没说话。

  叶七继续呱噪着:“我在回来的路上遇到一对父子,这对父子太让人奇怪了,那男的我不认识,从来没见过,这不是重点,重点是那小孩子,我觉得很熟悉,很熟悉,好像在哪里见过,却一直都想不来了,现在我想起来,他应该和殿下长的一模一样,真的,根本没有一点差别,可我就是有些奇怪,为什么和殿下长得别无二般?可那男的我又不认识,实在是太奇怪了。”

  宁沉烨一听,瞪直了双眼:“小孩子和我长的一模一样,多大?”

  难道那女人为他生了一个儿子?

  叶七顿时回过神来,却还是有些犹豫不决:“大概……大概四五岁,不不不,没有五岁,应该,那么小个个头,难不成我看错了?”

  连他自己都有些怀疑了,这是不可能的事情。

  宁沉烨已经把手里的狼毫折断,也没能浇灭内心的震惊:“你最好给我找老实实的,从头到尾说一遍,不准错过任何一个细节。”

  此刻,叶七才觉得事态的严重性,他们都是跟随宁沉烨多年的人,当然知道事情的严重性。

  如果说的这件事情成立的话,对于宁沉烨会有多大的影响?

  那女人不仅还活着,还生了一个小太孙?

  这得有多大的震惊!

  叶七连忙把他遇见的事情从头到尾说了一遍:“……事情就是这样,因为我们两个都在马上跑着,我只是大概晃了一眼,而且那个孩子在他怀里也没看清楚,我也不敢确定是不是小太孙?”

  而叶三却回头望着叶十一:“小十一,我记得几年前,你也是从江南的那个地方回来,说看见一个女人长得像夫人,可又不太确定对不对?”

  叶十一看了看此时压抑着自己情绪,不让它爆发的主子,缩了缩脑袋,小心翼翼地说道:“是,当时我也觉得有些不确定,毕竟我也只是看过夫人的画像,也不知道是不是本人。”

  如果说叶七说的这件事情是事实的话,那么他好像似乎做错了什么。

  作为一个合格的暗卫,居然在如此低级的错误。

  不用别人提醒,他都知道自己该受到怎样的惩罚。

  宁沉烨冷硬的气息越来越重:“为什么当时不说?”

  叶十一脸色惨白,显得急促而僵硬:“我也和叶七一样,只是看了一眼,而且当时好像有好几个女人在一起,或许是我花了眼也说不一定背景,她当时怀着一个大肚子,而且身边有好几个女人和孩子,更何况我觉得,离事发地几千里远,应该没那么凑巧吧!”

  宁沉烨面无表情,目光冷凝,透着凛冽肃杀,可其实只有他自己心里很清楚,这颗心纠痛得有多惨烈:“你以为?……我当时动用了那么多人手都没找到,你一个以为,就把所有人的努力都白费了。”

  叶十一扑通一声跪了下去:“主子饶命!”

  而叶三和叶七也噗通一声跪下去求情:“公子,小十一来得太晚,并不知情,更不知道夫人对于公子的重要性,还请公子从轻发落。”

  而叶三更是这样说:“公子,要不让小十一将功折罪,去江南把夫人找回来。”

  宁沉烨已经放下手中的断笔,起身大踏步门外走:“不用了,孤自己去找,亲自把她接回来!”

  叶三等人顿时大吃一惊,纷纷跪在地上拦住了他:“殿下,现在京中事情尚未明朗,还请公子三思而行。”

  “对,殿下,这两天齐王频频往宫里跑,肯定有什么阴谋,殿下此时,万万不可离京呀!”

  宁沉烨迅速的看了他们一眼:“不用,他们要干什么是他们的事情,让沈家和井家多注意一点就行了,我必须去亲自把他找回来,靠你们,靠不住!”

  这是对他们暗卫的侮辱,如果连这点事情都办不好,要他们还有何用?

  “殿下!”

  “殿下。”

  几个人都不约而同的低吼一声。

  他们从来没有想到,那女人对殿下的影响会如此之大。

  明知道这现在的朝局汹涌,他仍然要一意孤行,去几千里之外的江南。

  每个人都很清楚,去江南没有几个月,是根本不可能的。

  毕竟那地方经济发达,人口流动极大,而他们去找一个根本没一点头绪的人,比大海捞针还要艰难。

  如果知道在什么地方?还好一点。

  可仅仅只是猜测,而且孩子和那女人的出现位置又根本不同。

  差之毫厘,渺之千里。

  再加上从这里到江南也要近十天的路程,来去就要耽误半个多月。

  如果太子殿下离京几个月,朝堂上会发生何种千变万化?

  谁也不敢想象?谁也不敢预料?

  可他根本不听任何劝阻,一意孤行,甚至连让人安排都等不及,即刻就走。

  现在已经是下午,出城门不久就会天黑,他这样着急,肯定要摸黑赶路。

  想想都觉得太让人惊悚了。

  当然,不是说他们作为暗卫,没有摸黑赶过路。

  而是宁沉烨身份尊贵,又怎么可能和他们一样?

  可主子的话从来是一言九鼎,决定的事情是八匹马都拉不回来的。

  叶三和叶七连忙让人去通知几个心腹,来应对他擅离职守后的各种危机。

  而宁沉烨此刻才不管这些,他脑海里永远都记得,那女人离开时的那种疏离,那种喜悦,以及那种畅快。

  他不会,也不愿意让女人离开自己,绝对不容许。

  哪怕绑,也要把人绑在身边。

  没有她的日子太艰难了,如果不是有一丝希望,他都不知道该如何面对这漫长的岁月。

  太子又如何?皇帝又怎么样?没有这女人在身边,他做这些还有什么用?

  ……

  谢宛凝并不知道他的好日子快要到头了,还在和曹氏商量着半个月后为她庆生的安排。

  “娘,你今年正好满五十,就听我的劝吧!咱们好好的,热闹热闹?”

  曹氏笑着摇了摇头:“知道你这孩子有心,想替我热闹一番,可还是算了吧。”

  “娘!”谢宛凝嗲着声音。

  “婆婆!要嘛,要嘛,好不好,好不好?”两个小东西接收到了亲娘的暗示,也喊得心尖尖子打颤。

  谢宛凝和曹氏相伴多年,情深义厚。

  尤其是自从回来后,一到曹氏生日的时间,她的心情就很不好,情绪也很低迷。

  谢宛凝知道,老太太是想那一对埋在地下的父子。

  可这件事情她无能为力,除了能够多绕膝下,表示安慰,别的根本帮不上什么忙。

  可今年不一样,今年是曹氏五十大寿,谢宛凝想热热闹闹办一场,反正也花不了多少钱,至少能让她开心一点,就值了。

  https://www.3zm.la/files/article/html/56/56787/6825528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3zm.la。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m.3zm.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