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门 > 打穿steam游戏库 > 第八十五章 七宝、帝网珠

第八十五章 七宝、帝网珠

  小婴儿们茁壮成长,他们时刻与鹿正康亲近,得到一股轻灵气息的温养,所以百病不生,耳聪目明。

  秃驴们一个个看着这些孩子都兴奋地直搓手,都是跟随菩萨的童儿,天生与佛有缘啊!

  出于某种心态,和尚们挤出一笔款子扩建了别院,这样就可以养更多弃婴了,或者可以让那些施主们寄养孩子……不过名义上是给佛子的供养。

  扩建别院的工程进行得热火朝天,很多富商都听说了少林寺出了一个小菩萨,于是都慷慨解囊,当然以后他们的小孩免不得要到别院小住。

  这些事情鹿正康都清楚,少林也知道鹿正康可以理解这件事,但双方不约而同有着一种默契,甚至可以说是鹿正康主动表露这个意愿的。

  其间来了一群尼姑,她们是逸姑庵的比丘尼,而鹿正康所在的别院就叫逸姑别院,少林收养的女婴以后也是要送到逸姑庵的,可见其实双方是很有渊源的。

  比丘尼们拜见了鹿正康,非常恭敬,还献上七宝,分别为金佛像、银饭钵、琉璃念珠、玛瑙手串、砗磲佩饰、珊瑚摆件以及最后一样,一副长鹿角。

  鹿正康收下了鹿角,其余的推了回去。

  尼姑们把东西转手给了和尚,最后拜了拜鹿正康,离开了。

  日子就此平静度过。

  白天鹿正康把鹿角摆在身前,时刻观赏,到夜里就立在窗棂上,月光投下的影子就像一株枯树。

  在他眼里,这不是一件死物,而是一头活生生的牡鹿。

  它在幽密多雾的深林游弋,踏踏脚步声远,起伏的脊背好似山峦……

  鹿正康非常享受这种同自然交流的过程,如今他只能对这样年份浅短的事物产生共鸣,尚未能与天地共感,或许到了那一步,他就真能被称为在世菩萨了吧。

  和尚们请来剑川镇的文人徐染血给孩子们启蒙,其实主要是为了给鹿正康启蒙。

  这位徐染血每天晌午才来,在厢房里摇头晃脑地吟诵一卷《初学记》,声音抑扬顿挫,婴孩们牙牙学语也是非常活泼可爱。

  读罢,徐染血去膳厅用饭,回来后接着诵几段《黄庭经》,完事后就施施然离开。

  这样的生活平静又安详,似乎能永远持续下去。

  徐先生也并不总是读这两本,有时还会讲一些历史。

  然后鹿正康就得知,十年前有一位名为相枢的邪魔连杀三十多位皇帝,数千官宦,自此无人再敢称帝,朝廷、官府就此瓦解,百姓再无人管束。

  现在的天下,原本的城镇、村庄各自独立,互不约束。

  鹿正康至此才意识到自己来到了《太吾绘卷》的世界。

  他对此既无开心,也不难过。

  徐染血每次离开时,日头还高,于是就有和尚来讲经。

  从《心经》、《金刚经》,到《华严经》、《楞严经》,乃至《梵网经》、《净土三经》等,这些经师往往只敢读原文,不敢说注解。

  他们怕主观偏见影响鹿正康的判断。

  鹿正康从这些文章里,读出的不只是宗教的世界观、价值观、道德观,他窥见了其背后更深的哲学理论。

  他对那些过于玄奇神妙的描述不置可否,对于一些同自己曾经接受的科学理论有冲突的地方也不偏从。

  这些经文里最得他欢心的无疑是《金刚经》,其中蕴含的一套完满的“是名-即非“的思辨体系叫他啧啧称奇。

  佛教充满各种前后的矛盾,这在鹿正康看来,实在是因为太过死板的体系,前人的言论被奉为真理,不敢稍有毁誉。

  若要鹿正康说,他未来自创一派,讲那些不实的经典统统一把火烧个干净,才是痛快,才是护佛。

  五月十四,当夜,鹿正康睁开眼。

  一位老妈子偷偷来到他床前,看到他在看自己,脸上既羞愧又难过。

  这位是孙王氏,今晚是她与另一位老妈子当值,她对鹿正康拜了拜,然后凑近他,在耳边轻轻把自己的祈求说了一遍。

  原来她家里有一个小女儿天生体弱多病,又是风寒入体,更兼有早夭之相,这种情况是药石难医,和尚们见了都摇头不语,而哪怕真有什么仙丹灵药,那也不会是贫苦人家能接触的。所以知道鹿正康非同凡响后,孙王氏就留了一个心眼,偷偷收集了鹿正康的“回龙汤”,回去煮鸡蛋给孩子吃下,果然病情稍有好转。现在她就是想求几滴鹿正康的指尖血给自己的孩子喂下。

  鹿正康听完,思忖一下,看着孙王氏热切渴盼的神态,这饱经风霜的粗粝脸庞暗示着常年的日晒雨淋,似乎与大地土壤有着某种连结。

  他走神了。

  人的行为与存在的境地绝不是割裂的,独立的,而是互相联系的。

  《华严经》中有一“帝网珠”,说天神帝释天宫殿装饰的珠网上,缀联着无数宝珠,每颗宝珠都映现出其他珠影。珠珠相含,影影相摄,重叠不尽,映现出无穷无尽的法界,呈显出圆融谐和的绚丽景观。

  这不断运动、变化着的帝网珠其实就是一切宇宙、生灵,非生灵,它们一起构成一张大网。每颗帝网珠都不是单独出现的,其每次改变都有背后的丝线拉扯,这些丝线又联系到其他帝网珠上。

  鹿正康陡然感悟,再看眼前的孙王氏,恍惚就能看到她在田间辛苦劳作,在家中努力编织,生火做饭,照顾小孩,更往前的,她的青年时代,她的幼年时代,曾经的孩童已经如此模样,未来更只是一抔黄土。

  每个人都是一条河,而相遇在不同的河段,就汇集出尘世的海。

  鹿正康轻笑起来,发出细细的呵呵呵声。

  孙王氏痴痴地看着鹿正康的笑脸,她也在一瞬间感同身受。

  鹿正康对她开口说道:“去把她带来吧。”

  然后他侧头又对窗外说:“你去吧,一切无恙。”

  原来是守护他的武僧不知何时出现在窗外,随时准备制止孙王氏。

  孙王氏脸上泪水纵横,她感到了巨大的辛酸苦楚,这些苦难原本并没有给她带来伤感,直到她遇见如此温暖和煦的阳光,这才意识到周身的冰雪已经快淹没了故作坚强的心。

  https://www.3zm.la/files/article/html/56/56851/46681646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3zm.la。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m.3zm.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