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门 > 大美时代 > 9、画,不是这么画滴

9、画,不是这么画滴

  画画摆静物也是有讲究的。

  内行只要看一眼,就知道这个摆静物的老师水平如何。

  同样的一个南瓜、几个茄子加土豆白菜摆出来,得保证面前扇形围着的学生,每个角度看上去都不错,画起来有点意思。

  最关键就是光线要照在物体上,能体现出物件的特点、体积、美感啥的。

  光线产生光影,永远是西洋绘画里面很重要的一环。

  中国画不太需要。

  可赵哥这么走到前面来,立刻就挡住了光影。

  万长生还没吱声,有补习生已经不耐烦的开口:“卧槽!懂点规矩好不好,别瞎几把挡……”

  声音是戛然而止的。

  几乎所有人都一起抬头皱眉看这遮挡住光线的沙雕。

  可只一眼,谁都能看出来这位仙风道骨,苍白脸色长发眼镜,束了个丸子头的青年男子不是一般人吧。

  范儿,就是用来形容这种艺术家气质的。

  他身上的衣服,谁都能买来穿,可没那种味儿。

  除了扑鼻而来的油画颜料、松节油醇厚的气息,就是恃才傲物的那种睥睨众生气质,明明态度是温和的,可看周围人就是你们全都特么垃圾那种眼光。

  寻常人哪里会有。

  而且考美院的都是二十岁上下学生娃,这种中青年艺术范儿一看就是腕儿啊。

  学生们立刻被镇住,噤若寒蝉的那种。

  但紧接着终归还是有见多识广,潜心探索人际关系的考生,特别是女生,猛然发出追星的那种惊叹:“赵……磊磊?!赵老师是您吗?”

  人堆儿顿时哗然,极少数没听过名儿的也能马上被旁边攥紧了手安利:“赵磊磊呀!去年拿了全国青年金奖!油画系最牛逼的青年画家,现在红得发紫,香港画廊听说都是排着队找他签约呢,一张画都是多少万……”

  对于还在画习作的补习生们来说,踏入美术殿堂的目的,恐怕有大半人都是因为这条金光灿灿的大道上赚得钵满盆满的各位偶像。

  哪怕就像每个走进选秀镜头的选手都会充满感情的说我是为了追求艺术,证明自己……

  考美术学院同样是这种心态和口头表达。

  不管怎么说,赵磊磊都是个中翘楚!

  自幼书香门第,初中毕业进蜀川美术学院附中,十七八岁已经是名声鹊起的青年画家,然后直接保送进美术学院油画系,从学生起就各种奖项挨着拿,去全国最高水平的平京国立美术学院读研究生时已经去国外收割奖项了,去年更是漫不经心就拿下国内最重的两大奖之一,全国青年美术金奖,无论怎么强调艺术个性,这种获得国家官方认可的大牌,特别是还能保持自身艺术特点的大牌,就不管别人怎么酸溜溜,那都得竖大拇指服气。

  起码,实力、人脉都是一等一。

  在师徒关系提携力度非常明显的艺术界,这么粗的大腿,简直让考美院的补习生们难以想象会出现在这样的强化补习班教室?

  这就像贝克汉姆走进什么少儿足球培训班似的不可思议。

  赵磊磊不是明星,也就没明星包袱,更可能是习惯了这种惊叹围观,眼睛都没抬一下,直接蹲在万长生旁边:“老弟,画,不是这么画滴。”

  能听见后面各种议论惊叹的万长生抬眼,想看人。

  赵磊磊却扭着头只看画不看人:“老曹说你一点底子都没,这看起来不像啊,有些根深蒂固的坏习惯恐怕是很难改了,这种素描画了几年?”

  万长生对着这侧脸:“这是第一张。”

  赵磊磊终于哈了声转头:“真的是第一张?”

  陆涛都是满脸崇拜的忘了开口,他不过是普普通通一个美院毕业生,来做培训班老师是因为比来比去,仿佛自己在教导这种东西上还有些心得,艺术探索就别谈了。

  都是读美院,他跟赵磊磊这样儿的是两个世界。

  还是那个叫黄敏的女生,撑着膝盖隔着两三个人:“真是第一张,昨天他画结构都还是铁丝箍出来那种几何体,今天就突然像开启了复印机模式似的,很特别很精确,但没有虚实关系。”

  万长生终于能面对面看人,那副圆框眼镜后面同样温和的双眼,让他笑起来:“还请兄台指点……”

  补习生们终于轰然笑开,这都什么年代了,还有这种文绉绉的腔调。

  赵磊磊也笑,却从皮夹克兜里摸出个手机:“不是复印机功能,而是普通相机和高级单反相机的区别,你看看……”

  拿着这台市面上应该最贵的双摄镜头咔嚓嚓的拍了两张,再打开相册给万长生比较:“普通照相机只会忠实的记录所有拍到内容,到处都一样清晰,这叫照片,但只要用单反相机拍出聚焦虚化,或者用这种双镜头拍出虚化景深,是不是就有了前后不同的清晰对比,感觉艺术得多了?”

  有钱买,却从来都对这些现代物件不感兴趣的万长生,观音庙背后村里的手机店也买的多半是国产千元机,亲戚们更没人在乎什么艺术性,所以万长生还是第一次看这种手机照片。

  认真的捧在手里观看,赵磊磊还很不讲究的蹲在旁边帮他翻照片作对比。

  培训生们小骚动,站在那惊叹大画家是多么平易近人,好些学生都悄悄交流对赵磊磊要路转粉!

  陆涛在后面听见,暗暗叹口气,人家这是天才惜天才,普通人还是洗洗睡吧:“好了好了,不要打扰赵老师教学,大家坐回自己的座位去,万同学这是基础课程培训,你们还是做好自己的练习,今天我们针对复杂场景的不同材质处理强化……”

  培训生们却大多未动,这种可以称为大师级别的名家来画室指点,堪称金玉良言,怎么都值得听一下吧。

  走开的主要是低声抱怨发脾气:“凭什么都交一样的学费,有这种培训?有内幕……”

  培训生们也有觉得不公平的,但还是大多数人都只关注在前面那两个背影和画面上。

  赵磊磊更充耳不闻,细长白皙的手指在手机屏幕上滑动。

  同一角度同一画面的对比非常清晰,哪怕双摄手机只是故意利用算法做出来的周围虚化,但也确实强行突出了重点中心:“你画的就是没有虚实关系,所有东西都是清晰可见的,这就叫没有艺术性,艺术来源于生活,高于生活,就是要在清晰的基础上,突出重点,弱化模糊次要的部分,哪怕在同一件物体上,也有重点和次要之分,明白了吗?”

  万长生想了下:“我以为重点和次要的分别,应该是在神韵上。”

  周围人表情全都不以为然,你个复印机,不,照相机还敢跟大师争论什么神韵。

  赵磊磊蹲姿跟撇大便似的,却哈哈笑:“对,中国画的特点就是用神韵来区分一切关系,因为中国画是很少画物件的,要么人物、要么花鸟山水,不画这种死物,可在西洋画里面,静物绘画是个很大的门类,不光是入门台阶,有些大师一辈子都在画这个,你既然是参加西洋画风格的专业考试,就得把这个思想上的弯儿暂时转过来,明白了吗?”

  万长生却指指前面靠在静物台旁边的示范画册:“我是照着那个画的呀。”

  赵磊磊更笑,蹲着挪步抓了范画过来翻翻,果然找到一张:“喏,这是我十多年前画的,你放那么远,看到的是整个黑白关系,能看到我在里面表达的虚实关系吗?”

  万长生真不是傲慢,他只是根深蒂固的传统国画概念第一次受到西洋画冲击,做出了一个自以为简单粗暴的改变。

  以为只要画得像就行了。

  这个要求也许对其他考生已经可以接受了。

  可显然赵磊磊不愿这么要求他。

  太低了。

  https://www.3zm.la/files/article/html/57/57170/46648469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3zm.la。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m.3zm.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