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门 > 重生八零:福妻有点甜 > 336章 没觉悟(3更

336章 没觉悟(3更

  顾海琼看着坐在车子下头哭的一踏糊涂的女人。

  忍不住抽了下嘴角。

  这女人,你说你哭什么啊?

  就现在这情景,该哭的是她家一一好不好?

  不过,这事儿她占着理儿呢。

  全车的人可都是看着的。

  而且,她也只是让对方给一一道歉,可没对她做别的!

  打她什么的。

  她可都没有!

  所以,她也只是瞟了眼坐在那里猛哭的女人,然后神色淡定的牵着一一要回座位上。

  两人后头。

  那个女人猛不丁的朝着顾海琼大喊了起来,“这下你满意了吧,你们都欺负我,一个个的都欺负我,连个孩子都嫌弃我。我不就是胖吗,我胖怎么了,又没喝你们家的水没吃你们家的饭菜的,我胖是我愿意的吗?”

  顾海琼,“……”

  她扭头看了眼对方,摇摇头还是没说什么。

  谁知道身后那个女人好像是情绪一直紧绷,这会儿因为一一这事儿而突然绷断!

  竟然朝着顾海琼不管不顾的大喊了起来,“我一个还没出嫁的大姑娘,她说我肚子里头有娃娃,我我又没怎么着她,我就是轻轻推了她一下怎么了?谁让她多管闲事儿,胡说八道的啊,我我就是讨厌你们。”

  “我讨厌你们一个个的多管闲事儿!”

  偏这个时侯车子噶然停下。

  有人下车。

  那个妇女猛不丁的坐了起来,哇哇哭着扭身冲着车外冲了出去。

  车子重新开起来。

  车子上头的气氛有些怪异。

  顾海琼抱着沈一一坐在座位上,她隔着车窗,刚好一眼看到那个女人一边抹着眼泪一边朝着街边跑。

  扭过头,心情有些沉重。

  脑海里头总是不由自主的浮现那个女人的哭喊。

  半响后。

  她不禁苦笑了起来,这事儿,该怪谁?

  “妈妈,那个阿姨为什么哭着走了啊?”

  沈一一很是不理解,“我没有骂她,也没有推她啊。”

  “阿姨是觉得错怪了一一,所以难过的哭了。”

  面对着自家女儿纯真的双眼。

  她也不知道该怎么一一说清楚这事儿了。

  这事儿,能怪谁?

  怪一一?

  一一只是听她的话,做好事儿。

  可怪刚才哭着跑下去的那个女人?

  好像,想想,也不能全怪她刚才的那些激动!

  毕竟吧,换成自己,一个女人因为胖,会被误认为是怀孕,偏又有个孩子老是在自己耳边说着这些话。

  虽然是童言无忌……

  可是,这个女人明显就是心情不好。

  一一那几句话,应该只是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吧?

  她摇摇头,不再让自己去想这一时间理不出什么头绪的事情。

  倒是车上的其他人。

  除了那个女人哭着跑下去,因为她喊的那些话而瞬间的沉默。

  每人心里头都觉得有几分古怪过后。

  车子开出去一段路。

  有些人就暗自议论了起来,“你们说,刚才那女人喊的是真的吗?”

  “这谁知道啊,你瞧她那肚子,那好像和怀着六七个月娃似的,她不说自己是胖谁知道?”

  “可不是,我也觉得。”

  “这事儿啊,要说也怪那孩子多事儿……”

  “显摆呗。”

  “大人显摆,孩子也显摆……”

  一时间,车子里头的人说什么的都有。

  顾海琼听着这话后,只是抬眼轻轻扫了下众人,然后,她轻轻把一一的耳朵给捂住。

  社会风气……

  不是她一个人能改变的!

  即然是这样,那么,她只能是尽量让自己身边的几个孩子少沾染这些!

  直到下车。

  顾海琼牵着一一,脚步有些沉重的走在街道上。

  路过一家小小的卫所生。

  顾海琼伸手牵起身侧的沈一一,“走,去里头给你把伤口消下毒,涂点药。”

  “妈妈,那个紫药水好疼的,能不凃吗?”

  “不行。”

  顾海琼捏捏自家女儿的脸,鼓励着她,“一一乖啊,一一是最勇敢的女孩子,对不对?”

  “……是。”

  小丫头的这声是字儿应的没那么响亮。

  不过,好歹的,还是被顾海琼给牵到了卫生所里头。

  伤口解开。

  里头皮肉里头翻出些灰尘,对方给她拿双氧水擦洗了一遍。

  然后又涂了云南白药。

  简单的包好。

  “这两天别沾水,过几天很快就好了。”

  “谢谢医生。”

  顾海琼又拿了两天的消炎药,这才牵着沈一一走出来。

  母女两人走在大街上。

  沈一一用左手牵着顾海琼的手,“妈妈,咱们什么时侯到学校啊?”

  她低头看了眼自己的右手。

  紧紧的抿了下唇,“妈妈,老师会不会觉得我手受伤了不能写字,不收我啊?”

  “不会的,咱们今天先去和老师说一趟,要是面试或是让你写题的话,咱们过几天等手好了再来。”

  “好。”

  沈一一高兴的点头答应。

  市三附中小学。

  这就是沈南川拐弯抹角找了几个战友,最后给沈一一开证明就读的学校。

  在门口,顾海琼拿出自己的介绍信,“老大爷,这是我们的介绍信,和你们学校的周主任约好的十点半。”

  “行,那你在这里登下记再进去。”

  顾海琼笑着答应。

  然后按着那个老大爷说的小路,拐了两个弯,远远就看到了招生办三个字的牌子。

  “请问,您是周主任吗?”

  “对,我是。”

  一个四十出头的女同志抬手扶了下自己鼻尖上的眼镜,带着几分疑惑的看向顾海琼母女两个,

  “请问你们是?”

  “我姓顾,顾海琼,这是我女儿沈一一。”

  顾海琼赶紧自我介绍,一脸的笑容,“周主任,我之前给您通过电话的……”

  “哦哦,我知道了,你们就是介绍过来说是要读一年级的那个学生吧?”

  “对,就是我们。”

  顾海琼看向沈一一,“一一,问周主任好。”

  “周主任您好。”

  “这孩子挺乖巧的,几岁了?有没有满八岁?”

  顾海琼听了这话顿了下,“还差一些,不过这孩子聪明,她以前在部队跟着一年级读过大半年的……”

  不然的话,她也不会直接想着把沈一一送到一年级里头来。

  “我听说,她以前读书的那个地方是个小镇,师资一定不怎么样吧?”

  这话,顾海琼前头半句还能点个头。

  她们的确是从小镇上搬过来的,这没啥好隐瞒的。

  再说了,小镇也不是不能见人。

  可后头的半句……

  师资,不怎么样?

  她听着这话,忍不住抬头看了眼面前的周主任。

  果不其然的。

  从她眼里头看出一抹属于城里人对乡下人骨子里头的疏离以及,漠然和矜持!

  她摇了下头正想说什么。

  就看到那个女人低下头在自己面前的小本本上不知道写了两句啥。

  然后才抬头看向顾海琼和一一两人,“即然是这样的话,那就让她做下题吧。”

  她从自己抽屉里头拿出两份试卷一只笔,“这是数学和语文第一学期的小结题,你要是能做到八十分以后就可以过来读,要是不行的,怕是还得再另说啊。”摇摇头,看着顾海琼和沈一一两人的眼里多了抹不以为意。

  在她来看,这个女孩子不知道在哪个旮旯角落里头读了些所谓的书。

  就想着进她们这三中附属小学?

  还敢说聪明?

  乡下来的能有多聪明?

  心里头有些不以为意。

  不过,多年来身居招生办主任这个位子的身份让她愈发的矜持。

  脸上的笑意清浅,“我给你们五十分钟,应该没问题吧?”

  顾海琼自然是不可能没看出对方的倨傲。

  可是,现在的确是她们有事求人!

  是她家孩子要上学……

  心里头叹了口气,她硬着头皮轻声开口道,“周主任,孩子的手刚才在来的路上擦伤了,您看,这才包好,医生说这几天不能沾水不能用力,怕发炎感染的,要不您看这样,等到缓几天,我们周四或是周五您看您哪天有空的,我们再来?”

  “要是实在不行,我们下周一过来也可以。”

  顾海琼觉得自己是把姿态放的够低了。

  可惜。

  对面的女人却是完全不是这样想的。

  听了顾海琼的话之后,她猛不丁的脸色就变了。

  呵的一声笑后。

  收回手中的试题,她看着顾海琼摇摇头,再开口,语气多了抹居高临下的不屑,“这位顾同志是吧,你以为你现在是在做什么,还讨价还价的,你以为我们学校这是菜市场买菜么?”

  “还今天不行明天,后天大后天的。”

  “顾海琼同志,我们这里是学校,是教导咱们祖国未来主人的地方。”

  “这是最为神圣的地方。”

  “容不得别人诋毁或是轻视。”

  顾海琼被她这么一番话说的哑口无语,同时,她也有点懵。

  自己不过是实事求是的说了一一受伤,过两天再来做题。

  这怎么就,就上升到这个高度了?

  还诋毁,轻视?

  她啥时侯有过这样的想法了?

  眉头轻蹙,她看着对方,试图讲道理,“周主任,一一手受伤了,她现在不能拿笔……”

  “不能拿笔那你带她过来做什么?”

  周主任想也不想的打断她的话,语气严厉,“你这是把我们学校领导耍着玩吗?我们的时间多宝贵啊,你不知道浪费时间就是浪费生命吗?你这个同志简直是……行了,我不和你一般计较,你赶紧带着孩子走吧。”

  “我们学校不招你们这样一点没纪律没组织没觉悟的家长孩子!”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https://www.3zm.la/files/article/html/57/57196/444692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3zm.la。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m.3zm.la